退出閱讀

有生之年

作者:Twentine
有生之年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三十六章

這回連陳路都抬起頭了。
「好好好。」萬昆不敢太胡鬧,說:「是住在工地,那包吃包住。」
「昨天你幫忙,謝了。」
萬昆沒說話,一臉欠揍的得瑟表情,慢條斯理地把飯盒拿出來,然後打開。
他告訴她工地里都是怎麼分工的,都有些什麼活,工人都是哪裡來的,平時有什麼娛樂。只是決口不提那些糟心的,被人欺負的事情。
不管出於什麼原因,現在中午吃飯萬昆也算是拉上伙了。他一個徹頭徹尾的新人,加上一個不太受其他工友待見的陳路,還有一個蔫包子楊剛。
萬昆說:「王力那伙人里傻逼偏多,都是腦子容易犯沖的,到時候陰你一下,傷筋動骨,活就輪到他們做了。」
「我再準備一套飯盒,明天晚上給你換過去,我到了會給你發簡訊。」
萬昆:「……」
萬昆看著她,說:「真要給我做飯?」
「……哎呦,你都不知道,好幾次了啊。」
他們談了一個多小時,其實細究一下沒什麼乾貨,都是些隨口聊聊的話題,可一個小時里他們停都沒有停一下。
萬昆一頓,低聲說:「沒什麼好說的。」
萬昆說:「這麼便宜的事幹嘛不做,安紗窗總比搬水泥輕鬆吧。」
「一期?知道啊,不就在馬路對面,我還去裏面的小超市買過煙呢。」
其實今天萬昆吃的並不是很多,他最近兩天的情緒一直很高漲,高漲得只喝白開水都能精力飽滿。
可何麗真不同,具體哪裡不同,現和_圖_書在的萬昆還不能說清。
萬昆抬眼,何麗真身上的圍裙還沒有解開,淡黃色的,雖然是圍裙,可以上面一點污漬都沒有,比他身上這件強多了。
「前不久房子不是開始銷售了么,好像賣的還不錯。」
何麗真回過頭,看見萬昆橫著躺在沙發里,一條長腿抬起來,搭在沙發最上面,然後頭枕在沙發扶手上,躺著玩手機。
「那這邊怎麼辦。」
萬昆不躺得正爽,不想動,磨磨蹭蹭地說:「做好了?」
何麗真帶給他很多新的體驗。
陳路說:「我不順眼他們很久了。」
「操啊。」楊剛看見裏面,忍不住罵了一句。
楊剛和陳路難得行為一致,白了萬昆一眼,各吃各的。
因為剛剛煮飯,她的臉上還帶著點淡淡的紅暈。何麗真本來長得就嬌小,現在這一低頭,從萬昆這裏看過去,居然有了一些低眉順目的意味在裏面,萬昆一個打滾從沙發上坐起來,嘀咕似地說了一句:
萬昆笑罵一句:「你他媽的自己有主意了還拐我,費什麼事,直接告訴我就得了。」
「嗯。」陳路看著萬昆,以為他看不上,說:「你別小瞧了,這種活都是一家一片地方,有地盤的,輝運一期是新小區,裏面活多的做不完。」
就在她自己瞎尋思,走進院子里的時候,聽到人聊天的聲音。何麗真一抬眼,看見張嬸和院子里其他幾個阿姨正在說些什麼。
何麗真覺得晨風涼涼的。李阿姨眼睛尖,一http://m.hetubook.com下子看見她,咽了一聲,張嬸後腦勺長眼睛似的瞬間領悟,馬上開始聊家裡有蟑螂的話題。
等萬昆從袋子里拿出飯盒的時候,楊剛筷子差點沒掉地上。
「張工。」陳路說,「我們之前就認識,所以我覺得這活應該還是我們的。」
陳路說:「那怎麼辦。」
「……還有凌晨呢,那個時間,簡直不得了的喲。」
萬昆松肩的手頓都沒有頓一下,說:「成不成我不知道,試試看唄。」
何麗真垂眉,緩緩地說:「你不願意讓我問是么。」
「兩個就夠,我想找你去。」
何麗真準備的午飯很豐盛,白米飯、排骨、油菜,在飯盒下面還放了兩個橘子。
「朋友?」萬昆晃著脖子,腦海中浮現那幾個較為熟悉的面孔,說:「也算有吧。」
最後飯菜做好,何麗真用飯盒裝起來包給他,說:「中午吃完,你直接裝在袋子里就行,你晚上是在工地住么。」
「裏面有安紗窗的活,他問咱們誰有興趣做。」
何麗真深吸一口氣,「你別蹬鼻子上臉。」
「我倒沒有很久。」萬昆抬手,鬆鬆肩膀,說:「為什麼找我。」
軟弱,附屬,嘰嘰喳喳,就像李瑩一樣。
他只是知道,這個女人,是不一樣的。
張嬸瞪著眼睛,「我衝著你呢,我後背又沒張眼睛,怎麼看見她回來。」
「我沒見過老闆,帶我們的是包工頭,聽說老闆很有錢,是做房地產生意的。」
萬昆說:「你和圖書想知道什麼。」
輝運一期是去前建設好的,一個沒有花的花園小區,萬昆說:「怎麼了。」
陳路靜了一會,盯著萬昆的眼睛,說:「我也不知道為啥,就是感覺。」
那晚因為要重新做飯,萬昆在何麗真家待了好久。他坐在沙發上,一會功夫換了八個姿勢,偶爾側過頭,看見在廚台前有條不紊地忙活著的何麗真。
萬昆站在原地,思索片刻,說:「這事誰負責。」
真他媽值,萬昆心想,跟這比起來,那點苦吃得算得了什麼。
幾位阿姨看著她的背影,看她進屋后,李阿姨拉了張嬸一下,「哎呀你看著點再說啊,人可能都聽到了。」
「那就跟他說唄,要幾個人?」
萬昆簡潔地回答,「飯。」
說實話,在此之前,萬昆一直不怎麼在意女人。因為他不缺女人,他也不相信女人,在他看來,女人都是一樣的,就算有的好看點,有的難看點,扒了皮,本質也都是相同的。
「工地的老闆怎麼樣,對你們好么。」
萬昆從早上起床開始,就惦記著那盒飯。但早飯時間給的短,他覺得吃了有點白瞎,所以硬生生地忍著,想留到中午吃。
萬昆按著他的腦袋,給他推到一邊,「自己吃你自己的。」
「怎麼不記得。」萬昆冷笑一聲,當初揚了他一身飯的人,打死他也記得。
何麗真回到屋子,看了下時間,離上班還有半個多小時,她把菜洗好,肉腌上,然後去卧室換了件衣服,準備上班。
「飯!m•hetubook•com?你哪來的飯。」楊剛說。
何麗真忙過一陣后,也閑下來,就坐在書桌前,跟萬昆閑聊。
何麗真第二天起了個大早,去菜市場買了一堆菜回來。萬昆不挑食,但是偏好肉,蔬菜很少吃,水果也基本不碰,何麗真秉承著科學營養的配菜理念,雜七雜八買了一大兜子。往回走的時候,腦子裡就在想晚上做些什麼。家門口有公交車,坐兩站,再下去走一段路就能到萬昆工作的地方,路程不是很遠,但是米飯和肉菜感覺應該先做好……
何麗真說:「很晚了,你快點走吧。」
萬昆領了飯回來,楊剛坐在他身邊,把盒飯打開,抱怨一句:「這他媽一天比一天少啊,能吃飽么。」
萬昆踢了踢腳邊的石頭子,陳路就安靜地等著。萬昆抬起頭,跟陳路四目相對,兩人忽然都咧嘴笑了。
「但是……」陳路轉了個折,說:「吳立權他們也有人想去。你還記得王力不,就是他想要去。」
「誰給你帶的啊。」楊剛說,「還是你買的?」
「張工的意思是想找工人直接做,算是另外一份工,這邊的工資記著,那邊每做一個給提成。」
「……」何麗真說,「你就不能好好坐著。」
萬昆說:「你想讓我在這住也行。」
「我要是覺得麻煩了就不做了,有幾天你就吃幾天吧。」
萬昆懶懶一笑,「對啊,羡慕不?」
「什麼?」
「沒事。」陳路說,「我是想跟你說件事。」
「這是啥?」
萬昆嘴巴溜,就算何麗真沒和_圖_書有話講,他也能不停地說。
陳路沒說話,不過也抻著脖子往這看。
陳路說:「你女人做的?」
「你說什麼?」
萬昆抱著裝好盒飯的袋子離開。時間已至深夜,街道上的行人很少,路燈昏暗,照在積了滿地灰的人行道上。萬昆走得不快不慢,頭微微低著,看著地面,臉上還帶著點傻笑。可笑著笑著,卻又覺得自己很想哭。
「行。」
排骨湯咕嘟咕嘟地響,何麗真沒有聽清楚他的話。
何麗真從她們身邊走過去,目光相對,幾位阿姨一點不自然都沒有,笑呵呵地跟她打招呼,何麗真沖她們輕輕點點頭,拎著菜回屋。
「不帶這樣的,犯規啊。」
「然後呢。」
「跟我說說你工地里的事情吧。」
「排骨還要再燉一會。」
「安紗窗?」
萬昆還真的給她講起來了。
風好像都吹得都陰森了。
萬昆手虛虛地掐著腰,說:「小心點。」
「你不嫌麻煩?」
「嗯?」
何麗真說:「不需要?」
「對吧。」陳路說,「我也是這麼想的。」
張嬸背對著她,穿著一身晨練的運動服,正在跟李阿姨比比劃劃地說些什麼。
何麗真想了想,說:「也沒什麼,你隨便講一講。」
「感覺?」
陳路說:「昨天你不在的時候張工來說的,你知道輝運一期不。」
「嗯,感覺找你能做成事。」
何麗真隱約聽到幾句。
陳路悶頭吃飯,沒理他。
「在那有朋友么。」
吃完飯,萬昆收拾好飯盒,陳路叫住他,萬昆先跟他道了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