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有生之年

作者:Twentine
有生之年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三十七章

「我也有女朋友。」楊剛也笑笑,說:「她在我老家呢。」
「每個任課老師都要參加的。」胡飛說。彭倩在一邊幫腔,「對啊,我就參加了跳高。」
「何老師打算報什麼項目?」胡飛把桌上的一張表拿起來,細細核對,「啊……何老師你這稍稍有點晚了啊。」何麗真往他的方向走了走,說:「還有什麼沒被報上的么,我填個空就行了。」
彭倩又擦嘴進來,「哎呦,跟你說,別看五班六班學習成績不怎麼地,但體育水平獨領風騷啊。」
萬昆轉過頭,不耐煩地說:「幹啥?」
何麗真笑笑,「嗯,真的想不到。」
何麗真晚上下班回家,手腳麻利地把飯菜做好,裝在白天在超市新買好的飯盒裡,包著出門。
「……」
胡飛有點尷尬地看著何麗真,說:「何老師你看……」
彭倩哈哈大笑,「好好好,就報這個了。」
「今天?」萬昆頓了一下,腦袋裡浮現了一個人的身影。「不行不行。」他說,「今天不行,晚上我有事。」
「有。」胡飛看看她,「鉛球。」
「我操。」楊剛被個大老爺們調戲了,渾身都燙起來,站在後面惱羞成怒地叫:「萬昆你真他媽噁心你。」
「我說……」楊剛在一邊說,「喂。」
萬昆這個人,簡單起來很簡單,複雜起來又完全讓人摸不著頭腦。
運動會兩天和十一是連在一起的,怪不得學生過年一樣的興奮。
「哦?」何麗真看向彭倩,彭倩一揚下巴,「想不到吧。」
萬三歲被「女朋友」三字電暈了。
「瞧不起人不是?」彭倩一扭腰,一條腿伸出來,巴和*圖*書掌拍在自己的大腿上,對何麗真說:「看見沒,全是能量。」
萬昆當然也能狠,但他不會亂狠,陳路很快就體會到了這點。
遠遠的,萬昆就看見何麗真。何麗真穿著一身薄大衣,單肩挎著包,頭髮扎在腦後。她手裡拎著一個兜子,站在工地門口,正在看施工安全須知。
「那她肯定已經出牆了。」萬昆一邊玩手機,啪啪啪地回簡訊,一邊說。
楊剛一怒,「誰說的!」
前路茫茫,可他總覺得有了期待。
萬昆滿心地炫耀,「當然不會。」
彭倩一臉詫異地看著何麗真,說:「再有兩天就是運動會啊,你不知道?一個星期前學生就開始惦記著了。」
「有人來找我。」
「我當然清楚。」萬昆把充了一個電的手機拔下來,揣進兜里,一轉頭,把楊剛頂在床柱子上,半彎著腰,在他臉前說:「老子的女人就是好,怎麼著?」說完,他嘿嘿一笑,抬起一根手指頭在楊剛臉上輕輕一劃,邁步走人。
何麗真:「……」
萬昆找遍整個屋子,終於從一個工友那借來一個充電器,插上電源,他迫不及待地把手機打開,還好,還沒有發來消息。
「我操他個媽的。」萬昆看著空空的插排,「這點便宜也占,萬能充也偷?」萬昆咬牙切齒地說:「別讓我找到你,我他媽把你插萬能充上。」
陳路找到萬昆一起干,就是因為看出了這一點。
「但我可提醒你啊。」萬昆說,「要做這個手腳就得利索點,別被人抓住現行,到時候會有麻煩的。」
「對。」彭倩說,「不過學校也不做強制要求和*圖*書,反正馬上就放十一長假了嘛,也有老師想要多幾天假期,直接就請了假走了。」
她看得很認真,表情有些嚴肅。
就在他放下手機的下一秒,簡訊就到了,萬昆神速打開,然後對著那幾行字看了個沒完沒了。
萬昆說:「怎麼不帶來。」
何麗真覺得簡直難以相信,彭倩天天穿著高跟鞋,居然會報名跳高。
「那今天?」
「真的?」
胡飛氣喘吁吁地回屋,坐在座位上捧起茶杯一頓豪飲,彭倩看笑話似的跟何麗真說:「看見沒,我們胡老師也要鍛煉身體了。胡老師,到時候教師接力我們可等著看你表現啊,可別給高三年級丟人了。」
楊剛愁眉苦臉,「我的跟你不是一個型號的啊。」他看著一臉怒火的萬昆,忍不住絮絮叨叨,「你看我說啥來著,讓你好好看著吧,你平時就不聽我的,就那麼隨隨便便插在插排上,現在被人給順走了吧,你看這一屋人有誰把自己的東西就這樣放——」
萬昆恍惚地覺得,做了老師以後,何麗真的氣質似乎慢慢地變化了。她現在的表情,像極了她在上課時的樣子。
陳路說:「這個行,不用記那麼多東西。」
胡飛還在寫字,悶頭嗯了一聲,「差不多了。」
何麗真來到辦公室,問彭倩:「今天怎麼了,怎麼有人買氣球?」
胡飛說了聲得嘞,就把何麗真的名字填在表上,何麗真站的近,看到那張表下面就是班級的報名表,何麗真心裏一動,問胡飛說:「胡老師,你們班的學生都報名了么?」
楊剛切了一聲,說:「那你選的女朋友就這麼好,肯定不www.hetubook.com會出牆?」
楊剛一臉壞笑,小聲說:「誰啊,這麼注意,你女朋友?」
楊剛也說不過萬昆,臉憋得通紅,「你就這麼清楚?」
楊剛臉紅脖子粗,「誰說的,曉冰不是那種人。」
正好萬昆和陳路都搬完自己那份,倆人蹲在一邊抽煙,萬昆說:「你想要光明正大地跟他剛一剛也行,我都無所謂。」
在決定要拿下輝運一期的活之後,當天下午,萬昆總共跟陳路說了六個方案,過程千奇百怪,結局高度統一,條條大路通羅馬,陰死王力才算完。
胡飛有點飄飄然,嘴裏還很謙虛,「都是以前的事情了。」
「我們也要參加吧。」
他平時看著懶洋洋的,總像吃不飽飯一樣,可在某些特定時候,他又鬼一樣的精明。
眼看時間差不多了,萬昆急的不行,那邊楊剛還在不停說話,萬昆腦子翁翁直響,忍無可忍時,他猛地一轉頭,瞪著楊剛。
老子的女人就是好,怎麼著?
「我說你唐僧轉世是不是?沒完啊。」
何麗真點點頭,「行,那就這個吧。」
萬昆摳摳耳朵,「保不住哦。」
認識他的人都不能用一個詞來概括他,有人說他是好人,有人說他是混蛋,有人罵他,有人愛他,也有人怕他。
「嗯。」彭倩感慨了一聲,「也算是這屆最後一次運動會了。」
陳路說:「他們人多,我們這就……」萬昆看他一眼,覺得他可能下意識地想說三個人,然後想起楊剛那個小身板,最後還是說:「我們就倆人,怎麼弄。要是失手的話被捅出去,搞不好工作也沒了。」
屋漏偏逢連夜雨,萬昆http://m.hetubook.com的萬能充還被人給順走了。
聽到萬昆的名字,何麗真和胡飛都頓了一下,胡飛說:「別提那混小子。」
何麗真沒有說話,聽著胡飛和彭倩你一句我一句地扯皮。原來別人在她面前提起萬昆,會讓她有如此異樣的感覺。明明臉色神態都沒有變化,可是心裏卻砰砰跳,就像心底的某個角落多了一個小瓶子,把外面通通擋住,只有自己偶爾打開,嗅到那份沉寂的芬芳。
萬昆把楊剛拎過來,「有沒有充電器?」
「那就用最簡單的。」萬昆說,「晚上跟著,路上下手。」
何麗真今天一到學校,就發現氣氛有點不對勁,好像全校同學的心情都莫名其妙地躁動了。她甚至在二年級的一個班級門口發現了掛著的氣球。
「那當然,不信你問胡老師,高三六班次次運動會都是第一名,是不是啊胡老師。」
「你會跳高?」
胡飛難得運動,咧著嘴笑,說:「放心放心,保證完成組織交代的任務。對了,何老師想報名什麼項目?」
楊剛乖乖閉嘴。
陳路說:「那就明天。」
萬昆說:「准啊。」
他很想衝著所有人喊一句——
萬昆回完簡訊,神清氣爽,靠在上下鋪的樓梯上,老神在在地對楊剛說:「你還小,不懂女人,我看你一天到晚也不聯繫她一次,誰在家給你守活寡,你要不信就給你家鄉的兄弟打個電話,讓他晚上抓姦去,一抓一個準。」
「啥事?」
當然了,他一個初中文化的農民工,分析不出那麼多條條道道,他只是有一種感覺,萬昆這個人跟一般好勇鬥狠的工人不一樣。
「你以為是行李啊,m.hetubook.com說裝包帶來就帶來,她在老家那邊也打了一份工。」楊剛說著,有點傷感,「咱倆一年就過年的時候能見一次。」
萬昆一步一步走過去,心裏舒暢極了,這是之前從來沒有過的。他掙的比以前少,工作比以前苦,被很多人笑,可他心裏舒暢極了。
那邊工地里,萬昆手機一天沒離身,隔幾分鐘就看一眼,翻一翻。萬昆手機已經用了快兩年了,已經老化的比較嚴重,雖然上次堅強地撐住了萬昆的怒火,但到底還是老機子,電池壽命也快到頭了,太陽剛剛落山,手機就黑屏了。
「操,你……」陳路聽到最後,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你怎麼這麼損啊。」
楊剛急的直跳腳,萬昆一邊天涯一邊撓肚皮,完全看熱鬧一樣。楊剛說:「你看這些看得很准么。」
「好。」
彭倩說:「主要當時有萬昆和吳岳明他們。」
「……」何麗真花了幾秒鐘的時間,深刻反省了一下最近脫力群眾的行為,一邊說:「我有點印象,運動會開兩天吧。」
萬昆說:「都行。」
胡飛喝完水,靠在背椅上,說:「我說何老師,你可千萬別小看彭老師,人家彭倩當初還參加過市裡的體育比賽呢,當時還拿了三級跳的亞軍。」
「我?」何麗真猶豫地說,「我就不用了吧。」
萬昆踩著楊剛的叫罵聲大踏步向前走,天色已暗,不過等下晚上還有夜班,中間這一個半小時的休息,總算是讓他等到了人。
陳路眉頭緊蹙地抽了一口煙,說:「放心。」一談起這樣的話題,陳路似乎也激動起來,脖筋爆出,呼吸也變快了,他把煙按在地上,說:「什麼時候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