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有生之年

作者:Twentine
有生之年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四十章

何麗真接過鉛球,回憶著以往在電視上看到的運動員的動作,側著身,胳膊肘一彎,把鉛球扔了出去。
「喲,還叫板。」萬昆一伸胳膊,瞬間抓住何麗真手腕,何麗真一慌,鉛球就沒握住,萬昆另一隻手在鉛球落下的時候接住,然後扔到地上,拉過何麗真的手,放在自己手上。
他瘦了好多。
何麗真轉過頭,說:「還行的,不小了。」
何麗真明知道他在耍賴,在裝相,還是忍不住走過去。
何麗真心裏一顫,又垂下眼帘。
「我看到了,我看到你回頭了。」
何麗真聽著他哽咽的聲音,眼底一熱,眼淚就那麼毫無徵兆地流了出來。她抬起頭,看著他的臉頰。
「你是不是第一眼,就看上老子了。」
「拿著球,站好,等下出手的時候右腳蹬地。」
萬昆沖何麗真扯了扯嘴角,說:「你過來抱我一下。」
萬昆嘴唇輕顫,「我已經不做了,以後都不做了……」他拿拇指輕抹何麗真的臉龐,說:「你哭什麼,不開心么,我今天很開心。」
「……」何麗真說,「累了?」她想起他在工地已經幹了一天活了,現在晚上還出來陪她練鉛球,也覺得很過意不去。
他將她轉過來,何麗真不敢抬頭看他,萬昆聲音低啞,說:「你要不喜歡,現在就說。」
「真記住了?」
何麗真不知道扔鉛球的平均水平是多遠,感覺自己扔的還可以,轉頭對萬昆說:「還行么?」
萬昆驀然一咧嘴,伸展身體,打著哈欠去撿鉛球。
何麗真的眼淚止不住地流,她一遍一遍地重複地低語。
萬昆沒做聲,何麗真抬眼,看見萬昆低著頭玩手指頭,渾身上下都散發和-圖-書著「我很失望」的氣息。
他的吻並不清新,但也沒有絲毫的霸道,他只是在吻她,充滿了意味。他咬起她的嘴唇,舔舐她的嘴角,不停地用蹭觸她的臉頰,上上下下,糾纏不休,何麗真覺得自己的臉被蹭得幾乎有些澀澀的疼痛,可這疼痛在清晰感受之前,又被另外一股帶著熱氣的呼吸蓋過。
何麗真看著萬昆,目光難得精明,她想分辨一下他是真的停頓,還是像剛剛一樣,設一個陷阱給她跳,然後再將她一軍。
「不是扔,是推。」萬昆糾正說,「鉛球不是扔出去的,你力氣再大也扔不了多遠,是推出去的,像這樣。」他一邊說,一邊示範給何麗真看,「看見我的手沒,拇指和小指托在鉛球兩側,手腕要這樣掀開,球落在食指和中指上。」
寂寞中等待,黑暗中祈禱。
萬昆轉了兩圈,渾身舒爽地把何麗真放下來,她瞪著眼睛看著他,他臉上還帶著耍無賴地笑容,哪裡有一絲一毫的低落和失望。
他的鼻樑很硬,可嘴唇很軟。他的臉頰很硬,可嘴唇很軟。
「你別胡鬧了聽見沒。」
萬昆把鉛球遞給何麗真,說:「你先試一下。」
萬昆慢慢低下頭,在黑夜裡,人的感官是如此的敏感,他只要碰到她一根髮絲,何麗真就能感受得清清楚楚,他停在她的耳邊,何麗真聽到他的口息,就像兒時跟小朋友玩的紙杯電話的遊戲,一點點的聲音,聽在耳朵里,震在心口上。
何麗真被他摸得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她連忙抽出手,萬昆也沒阻止,只不過在何麗真的手抽出之後萬昆的手還在原處,表情也沒變,http://m.hetubook•com就像是在回味一樣。
她忍不住在心裏嘀咕,這個萬昆,現在就像個神經病一樣,跟他相處先要練就好心臟,要不誰受得了。
何麗真:「……」原來萬昆也懂得鼓勵教育。她有點不好意思,說:「你力氣很大啊。」
那冷冷的白,看得久了,又與月色相差幾分?
何麗真又紅了臉,低聲說:「別鬧。」
萬昆說:「不坐。」
「給你。」萬昆把球給何麗真,何麗真按照萬昆說的,把球拿好,「這樣?」
何麗真一直注意著萬昆的指導,忽然感覺到他的氣息越來越近,他站在她身後,就像一個巨人一樣。
「那你要幹嘛?」
在微弱路燈的照射下,何麗真的手放在萬昆的大手上,真的小得像個小孩子。萬昆本來想逗何麗真玩,順便佔佔便宜,結果一低頭,看見何麗真的手白白細細,指尖乾淨,修剪整齊,握在自己粗糙的手掌里的觸感又是那麼的嫩滑,還帶著點薄薄的汗,就像摸著一塊濕潤的水豆腐一樣。
萬昆笑得開懷,抱著何麗真原地轉了兩圈,何麗真本能地收緊手臂,胳膊攬著萬昆微微後仰的脖頸。他剛剛理過發,后脖上的短髮讓她的小臂有些癢,有有些刺疼。
何麗真低著頭,一語不發,身體卻在輕輕地顫抖。
萬昆說:「還行。」
萬昆語氣平緩,講解的細緻,何麗真不說話,當好學生,聽得無比認真,按照他說的一步一步來,萬昆走到她身後,說:「把身體重心移向右前方,落在右腿上……」
「你——」何麗真氣急,憋出一句,「你怎麼成天犯渾!」
「我看到了。」萬昆聲音低啞,靜靜地說:「最http://www.hetubook•com後你回頭看我,我看到了。」
看出了這個,何麗真提起來的火又滅了。
萬昆這輩子見到過很多女人哭,可只有這一個人能讓他動容。
「你看,是不是很小。」
「對。」何麗真流著淚,萬昆的眼眶也是紅的,可他忍著沒有哭。何麗真抽出手,輕輕覆在他的臉頰上,「我第一眼就看上你了,我在想,你這麼年輕,為什麼要做這些。」
「行,我抱你一下,你別再胡鬧。」她一邊說,一邊探出手,打算抱他一下,誰知萬昆動作更快,微微一彎腰,雙臂一插,一提,何麗真瞬間離地。
何麗真覺得自己嗓子眼又被堵上了。
何麗真笑了一下,跑過去把鉛球撿起來,想要再試一次,萬昆說:「給我。」
何麗真嘴唇發顫地說:「然後呢,可以推球了么。」
何麗真走過去,萬昆迎上一步,何麗真瞪他一眼,萬昆乾巴巴地又縮回去了。
「你告訴我……」萬昆的氣息依舊有點不勻,他在何麗真耳邊說話,語氣是那麼的平穩,就像是拉著自己的愛人回憶從前。
天色昏暗,看不太清楚,何麗真走進了些,站在萬昆身邊,盯著他的手瞧,萬昆又說:「掌心最好是懸空的。」
月色無比溫柔,可惜照不透層層的灰塵天空,只有角落裡一盞老舊的路燈,發出微弱的白光。
「我試試。」
萬昆看不得她哭,好像能把整個人都哭碎了一樣,他把她緊緊抱住,深吸一口氣,說:「我不怕苦,只要你給我一點念想,我就不怕苦。」他的手臂又收緊了一些,「你等我。」
他就像是等著她一樣,眼中帶著笑。
何麗真說:「後來我見到你,你做和_圖_書錯事,我很氣,可我看到你受的那些苦,我心裏好難受。」她輕輕地摸著萬昆的臉,萬昆為了幹活方便,剃了個板寸頭,臉頰輪廓更加明顯,刀削似的。
「萬昆你放我下來!」
「行行行。」萬昆嘴裏說行,身子卻斜到一邊,說:「我有點沒勁了。」
「嗯。」
只要短短的一瞬,她就看出,萬昆是真的擔心她在生氣。
「好。」
沒聲音,何麗真轉過頭,剛好與萬昆的目光對上。
萬昆心猿意馬,忍不住又摸了幾下。
對,對,就是這樣。何麗真看著他弔兒郎當地背影,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然後?」萬昆的鼻尖輕輕碰在她的耳垂上。
萬昆撿回鉛球,放到何麗真手裡。
何麗真大腦一片空白,想不得,說不得,做不得。
「我沒生氣。」何麗真說。
半晌,萬昆轉過頭,聲音有點低啞地說:「來,我繼續教你。」
鉛球在空中劃過一道沉重的弧線,最後落在離她一米多遠的地上,咕嚕嚕地滾了幾下。
萬昆從何麗真手裡拿到鉛球,掂了兩下,也側過身,手一向前,看著輕輕鬆鬆,鉛球一下子就飛了出去。
一旦沒事,馬上原形畢露,多一分鐘不帶裝的。
最後他們都沒了力氣,萬昆緊緊抱著何麗真,他的臉貼在何麗真的臉旁。他們似乎融在了一起。
「然後,我想吻你……」
他想,他應該會牢牢記住這一天。
何麗真張了張嘴,啞口無言。
「不說,就是喜歡了……」他話語未盡,一個「了」字就落在兩人的唇間。
萬昆的等待結束了。
「我看你受的那些苦,我心裏很難受。」
「差不多吧。」萬昆看著,忍不住說了聲,「你手怎麼這麼小啊。」
http://m•hetubook.com的靈魂很硬,可他的嘴唇很軟。
留在她胯上的那隻手,慢慢向前繞,蓋在她的小腹上。
何麗真感覺不到現在究竟是冷,還是熱,她只能感受到渾身的酥麻。
「然後把重心轉移到左腳,右腿跟上,轉髖……」
隨著他低沉的聲音,一雙大手,輕輕地放在何麗真的胯骨上,何麗真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手正在輕輕地抖。
萬昆:「……」
記住那飽含著所有包容與勇氣的,述說著一切堅強與愛的,女人的眼淚。
何麗真閉上眼睛,她也想低頭,可她的額頭頂在萬昆的胸口上,萬昆察覺到她的動靜,沒有鬆開,也沒有抱得更緊。
「萬昆你幹什麼!」
萬昆聽不到回答,聲音更加沙啞,他似乎一定想要追問出結果,不停地重複著自己的證據。他覺得自己想要一個答案,想讓她也感受到,她曾給予他的那份宿命感。
她被嚇了一跳,大叫出聲。
「你在那坐一會吧。」何麗真說,「我自己練一下就行了。」
「剛才我說的你都記住了么。」
何麗真斜眼看他一眼,說:「鉛球是推不是扔,拇指和小指托在鉛球兩側,手腕掀開,球落在食指和中指上。」
何麗真轉過眼說:「你一共也沒說多少。」說完,她聲音漸低,不知對著他還是自言自語,「心思都花在別的上面。」
萬昆似乎注意到了,他抬起一隻手,把何麗真的手掌連帶著鉛球,一起托住。他噴吐的氣息從耳邊開始,順著脖頸的弧線,一直向下。
萬昆的笑忽然一頓,「你生氣了?」
「力氣大是一方面,用力方法是另一方面。」萬昆把鉛球撿回來,何麗真挽起袖子,說:「我再扔一次試試。」
萬昆眨眨眼,「真的記住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