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有生之年

作者:Twentine
有生之年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四十一章

何麗真笑了出來,「怎麼又是雞蛋餅。」
「我覺得……」萬昆一邊吃雞蛋餅,頭也沒有抬起來,就這麼出了聲。
萬昆直起身,「好好好,聽你的還不行么。」
「當然沒吃。」萬昆痞痞地說:「走吧,咱們進教室吃。」
「那就早一點,六點半,怎麼樣?」
陳路說:「你還真是學生?」
何麗真低著頭看地面,臉上還掛著眼淚,腦子裡止不住地想,說是練鉛球,結果練到哪裡去了。
萬昆笑著說:「這樣不是顯得有誠意么。」
何麗真回到桌邊,把剛剛萬昆吃過的飯盒一層一層收拾好,裝在布兜里,等她整理完,覺得自己的臉依舊是熱的。
少年得瑟起來很是臭屁,讓人看著就忍不住彎了嘴角。
這個人,說不好是冷漠還是熱情,要留的時候百般地耍賴,再膩的情話也講得出口,要走的時候乾乾脆脆,轉過身,一次都不曾回頭。
陳路看見,說:「你這是校服?」
何麗真把手抽出來,壓低聲音,「在學校你老實一點!」
「……」
「……」萬昆收斂神色,雙手掐著腰,看向一邊,復又轉過頭,說:「你別擔心,下個月的錢我還有,而且……」萬昆聲音低了低,說,「欠你比欠他們更讓我難受。」
回去的路上,何麗真偶爾轉過頭,後面一個人影都沒有。她回想起很多小說和電視劇里,分開的男主角會悄悄跟著女主角,保護她的安全,送她回家,現在看看,簡直是玩笑。
聽見聲音,萬昆抬起頭,何麗真剛好到他面前。
「不……你能起得來么。」
何麗真無法,只能把信封裝m•hetubook•com進自己的包里,說:「你幾點到學校,工地那邊不去能行么?」
萬昆說:「還有沒有什麼要跟我說的。」
萬昆說了句明天見,就轉身離開了。
萬昆無賴一笑,說:「你怎麼給我加油。」
「你……你加油。」
「拿回去。」
外面的天漸漸大亮了,操場上也陸陸續續來了不少人,慢慢的,外面的走廊里也偶爾有人經過。學生們都很興奮,你吵一句,我吵一句,嘻嘻哈哈,成群結隊。
萬昆拉著何麗真的手,低聲說:「太晚了,我送你回去。」
「真沒有?好好想想。」萬昆歪著脖子看著她,何麗真覺得自己臉上又有些熱,她在自己變得更窘迫之前投降了。
「那你加油了,別到時候陰溝翻船,白吹牛了。」
「我都到了啊,你出來了么。」
他關門離開,白色的衣角翻飛,乾爽又輕盈。
萬昆淡淡地說:「本來就是欠你的。」
萬昆擰開門,想起什麼,轉頭對何麗真說:「今天手機要保持暢通,我會給你發簡訊的。」
她抬起眼,萬昆坐到了桌角,長腿踩在地面上亂晃。不等何麗真把東西拿出來,萬昆自己動手,把飯盒捧過來,打開之後欣賞了一會,然後拿起筷子開吃。
「……」何麗真不可見地一撇嘴,說:「早飯吃了沒?」
何麗真出門時是六點鐘,她給萬昆發了條簡訊,問他起了沒有,很快萬昆就打電話過來。
萬昆指指臉,說:「親我一口。」
何麗真臉上輕鬆的神態消失了,她抿著嘴不說話,把信封推回去,可萬昆雙手已經插在衣兜里,m.hetubook.com何麗真要放也沒出放。
萬昆一臉平靜,從雞蛋餅里抽空抬了個頭,跟何麗真四目相對,何麗真心裏一動,莫名地移開目光。
何麗真最終沒有讓萬昆送她回家,「太晚了,你也早點回去休息,我自己回去就行,這一路上都有路燈,不會有事情的。」
「行。」
「……」何麗真有點憤慨,「你是覺得我脾氣好,容易欺負是吧。」
何麗真抿了抿嘴,「沒有。」
「我會去的。」萬昆說,「我跟胡飛說了。」
何麗真挑眉,說:「要是不做呢?」
何麗真沒有說話,萬昆抬起頭,吸了一口氣,打起精神似地說:「好了,我送你回去,明天記得起早給我做飯,我八點多就會到學校。」
「我說——!」何麗真急得快要跳腳。「我在跟你說正事,你能不能正經一點!」
萬昆說:「報了一百二百和四乘一,我年年都跑這幾個。」說完,他拽拽地扯著嘴角,又補充說:「年年都是第一。」
何麗真就在旁邊看著。
何麗真驚訝地說:「那麼早?」
萬昆說:「雞蛋餅吧。」
「……」
萬昆語氣平淡地說:「我長得還不錯?」
萬昆吃飽喝足,慵懶地舒展身體,骨頭嘎嘣嘎嘣地響。他一抬胳膊,把外面的陽光都遮住了好多。
他們來到辦公室對面拐角處的那個小儲物間里,推開門,裏面依稀是上一次離開的樣子,何麗真把門關好,把帶來的飯盒放到桌子上。
何麗真說:「你認真一點。」
何麗真低低地嗯了一聲。
萬昆嘿嘿兩聲,在包里掏著什麼,何麗真又說:「你要懂得尊hetubook.com敬師長,不管怎麼說,我也是你的老師,其他的身份都要排在這個後面,你——這是什麼?」何麗真話說一半,目光被萬昆伸過來的手吸引,那是一個信封,何麗真笑了,說:「哦,你也難得做迴文明人是不是,還寫東西給我?」
萬昆直起腰,臉上神態輕鬆,他看著何麗真的臉,就像是欣賞一樣,一邊態度無所謂地說話:「正經就是欠債還錢,沒什麼好說的。錢還給你,你要是不想要,就捐給貧困山區的兒童吧。」
何麗真手一哆嗦,臉上險些破功,萬昆湊過來,在她身邊低聲說:「別這麼急。」
何麗真說:「不是已經……」想起剛剛那熱烈的畫面,何麗真還是忍不住臉紅,說也說不出口。萬昆覺得何麗真的臉皮就跟豆腐皮似的,薄薄的,一戳就破。他今天心滿意足,也不再逗她,說:「算了,不難為你,你給我帶飯就好。」
萬昆沒看他,「你以為我跟你開玩笑啊。」他洗完臉,跟陳路對了一遍要買的物品,又核了一下預算。
何麗真笑了一聲,加快腳步往家走。
「什麼錢?」何麗真還沒反應過來,萬昆把信封放到她手裡,說:「欠你的,三千塊錢。」
「放心,都說好了。」萬昆把東西整理了一下,然後一甩,把布兜掛在肩膀上,說:「走,我送你回去。你明天幾點到?」
萬昆聽了神色一愣,然後樂出來,「想啥呢你,錢。」
萬昆笑笑,「當然。」
「我知道。」萬昆站起來,活動了一下,「你放心好了。」他走到門口,開玩笑似地說:「我都跟他打交道多少年了。」
和-圖-書「你想睡懶覺?」
這樣過了好一會,他們才鬆開彼此。
何麗真看他,說:「你明天……」
何麗真說:「還有,如果你見到胡老師,一定——」
何麗真說:「你要參加運動會?報名什麼項目了?」
何麗真嘆了口氣,說:「萬昆,我平時沒有開銷,不急著用錢,既然我們……總之,這錢你先拿著,你原來的工作不做了,剛剛來這裏,也賺不了多少,如果下個月人家找你催債怎麼辦。」
萬昆的注意力完全沒有在債務上,他說:「既然我們怎麼?」
萬昆鬆鬆肩膀,說:「隨你現在怎麼說。」他到旁邊把外套拿過來,說:「反正明天你肯定會帶著的。」
萬昆說:「當嫁妝么?」
「嗯。」
「你這麼早?」何麗真說,「我很快就到,你在教室等我就行。」
「給不給做?」
何麗真定定地看著他,「貧困山區的兒童,除了山區,其他的你都能占上,我就勉強捐給你了。」
六點多,學校里一個人都沒有,何麗真和萬昆步入教學樓,走到二樓的時候,何麗真有點猶豫,說:「要不,我們找間別的教室,直接在教室里——」
果然,萬昆輕輕笑了兩聲,什麼都沒說,接著大口地把雞蛋餅吃完。
「不是讓你去教室里等嗎,站在外面幹什麼。」
「去那麼早幹嘛?」
他今天難得穿了一整套的校服,秋季校服是藍白相間的運動服,穿在他身上,乾淨利落得就像秋日的清風。
萬昆沖她輕輕地笑,「中午等我一起吃飯。」
何麗真說:「我已經跟你爸爸說過了。」她抬頭看他,「跟你也說過了,這錢不用換和-圖-書了。」
何麗真看他,說:「你想吃什麼?」
萬昆側低著頭,看了何麗真一眼,說:「跟你說說話,九點多集合了就得去看台上坐著,好無聊的。」
第二天一大早,陳路和萬昆一起起床,拜萬昆所賜,陳路今天一個人要干兩個人的事,選材搬運都要自己來,時間很趕,五點半就起床。他去外面洗漱的時候,萬昆已經換好衣服出來了。
何麗真差點一腳踩空,「什麼定情之所。」
萬昆被她噎得爽快,一邊在心裏罵自己賤,一邊樂呵呵地說:「那就留著買菜好了,就當是我在你那存的。」
何麗真點點頭,「行,那就六點半。」
陳路皺眉說:「八百多,肯定不夠。」
萬昆想了想,說:「給這些已經不錯了,你先買,記賬,到時候回來我們倆平攤。」
何麗真也是起了個大早,天還蒙蒙亮就爬起來烙餅,然後把做好的雞蛋餅放到保溫飯盒裡帶著。
何麗真加快腳步,到最後一路小跑,十分鐘不到就趕到了學校。校門口,萬昆手插著兜,靠在門衛亭的牆壁上。
剛移開她就後悔了,這不是認慫了么。
「那個儲物間啊。」萬昆拉住何麗真的手,何麗真反射性地往回縮,萬昆湊過來,在她耳邊小聲說:「又沒人,怕什麼。」
「快要集合了吧。」何麗真說,「你也下去吧。」
「張工給你多少錢?」
萬昆和何麗真往外面走,萬昆拉住何麗真的手,已經自然無比。
何麗真一挑眉,「嗯?」
何麗真說:「你要怎麼加油。」
「行。」萬昆知道她在擔心什麼,「就去咱倆的定情之所。」
何麗真說:「我幾點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