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有生之年

作者:Twentine
有生之年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四十六章

「你怎麼還是弄濕了。」
萬昆伸出一根手指,撥開她額前的長發,幾乎嘴貼著嘴地說:「你怎麼這麼害怕?」
何麗真覺得,整個世界似乎都安穩了。
「早點休息吧。」何麗真說,「你今天折騰成這樣,應該也累了。」
萬昆就覺得頭上一桶涼水澆下來,連牙都麻了。
「我也洗一下好了。」萬昆說。
好軟。
萬昆那份傻笑的表情還沒收住。
「……趕我?」
黑暗讓所有的感官都敏感了,何麗真能感覺到他的身體因為出汗,稍稍有一點粘,一下一下,和她貼近,又分開,她甚至能感覺到他肚皮上的體毛,輕輕地刮在她的小腹上。他在她耳邊不停地親吻,用力地呼吸,好像要把所有的味道都記住。
何麗真洗完澡,換了一身衣服出來。一邊擦頭髮一邊說:「你這胳膊能沾水么,累了一天要不要也洗個澡。」
她感覺到萬昆下面軟了一截,自己也有點迷惑了。
鼓起來的,小小的一條,她似乎側著身,中間稍高,兩邊順下去,像一道小波浪似的。
屋裡一團黑,但萬昆的眼睛已經適應了黑暗,硬生生從這伸手不見五指的環境里看到了床的輪廓,當然了,還有床上的人。
「萬昆你把話說清楚,處......」何麗真在心裏建設了一會,才低聲說,「處女怎麼了?你不願——」
萬昆心想,這個人,這間房間,還有這整個屋子,都太軟了,超出他的認知,軟得讓他覺得自己就是坨泥,完全使不出勁。
這個問題何麗真根本想都沒有想,她轉了轉頭,躺得更穩一些,說:「睡你的。」
萬昆抱著她,又躺下了。
「你怎麼知道裏面沒事?」何麗真進屋,拿hetubook.com了一個吹風機過來,「你坐沙發上,自己吹一吹。」
「為——」為什麼不做了?這話她有點說不出口。
萬昆為自己的想法笑裂了嘴角。
萬昆低頭,貼在她的臉上,「把燈關了。」
這回何麗真沒吃他的苦肉計,她甚至還在他的石膏手上用了一下力。
「你——」何麗真躺穩,拍了萬昆胳膊一下,「你就不能好好的。」
萬昆把吹風機放到一邊,「嗯。」
電很快用沒了。
「真的是第一次?」
他低聲問:「老師,你是處女?」
「喂,萬昆?」
「那你夢遊完了,能回去了么。」
「我夢遊。」萬昆撒謊無數,這個謊撒完難得後背有點燙。
萬昆一直玩到手機提示關機,他最後看了一眼時間,剛剛過去一個小時。
「你別亂動,我胳膊還折著呢。」
輕輕的一聲啪,屋裡燈熄滅了。
何麗真感覺到萬昆的手把她的睡衣撩了起來。
他一邊推一邊誇讚,這門的質量真不錯,一點聲都沒有。
萬昆走進洗手間,屋裡還留著沐浴露和洗髮水的香味,他左右看看,鏡子上的水霧還沒散盡,他伸手過去抹了一把,看見自己的眼睛。
萬昆心砰砰直跳,到了這個關卡,激動已經超越了緊張,他順著門邊溜進去,摸到何麗真的床腳。
「快回去。」何麗真輕聲說。
「那……」何麗真忽然覺得現在這個狀況,說什麼都難免尷尬,她低下頭,隨口說了句:「那晚安了。」
他的胳膊健壯有力,還帶著熱氣,等何麗真躺下后,萬昆彎過小臂,讓她和他貼得更緊了。
「……」
他的鼻息吐到何麗真的脖子上,何麗真忍不住往後縮。別說,還和_圖_書真讓她縮回去了。這樣放在之前,她是絕對不可能躲開的,可現在萬昆心有點虛,加上一隻手受到限制,何麗真從後面挪出來,想要下床。
何麗真說話帶著顫音,「不是不行……但你,你別這麼嚇人……」
何麗真沒理他,轉過去接著幹活。萬昆吃了個啞巴虧,撇撇嘴,在後面有一下沒一下地吹胳膊。
「晚安。」
萬昆的手就在門把上,要按不按,要拿開也不拿開。
何麗真回到屋子裡,把門關上。萬昆坐在沙發上,身上是何麗真給他留的一床被子。
萬昆慢慢站起來,就像拔地而起的高山,把那點檯燈的光全都擋住了。
何麗真把被蓋到腦袋頂上,「誰管你……」
「什麼叫不是時候?」
他把手搭在門把手上,做了一個深呼吸,然後把耳朵湊到門上。
他的手搭在何麗真的床邊上,覺得布料涼涼的,光摸一下就讓人無限遐想。
萬昆在何麗真后脖子上親了一口,說:「你金貴唄。」
萬昆不管不顧,把何麗真壓在身下。
這要睡上去得什麼感覺。
何麗真緊張地出不了聲。
萬昆忽然塌了,他趴在何麗真的身上,腦袋低下,埋在何麗真的胸口裡。他鼻樑高,頂得何麗真很癢。
「行啊。」萬昆說著,腿一伸,胳膊一攬,把何麗真鏟到自己懷裡,然後翻了個圈,何麗真就這麼從萬昆身上悠了過去。
何麗真沒說話,她擰著上身,一隻手還在床頭柜上的檯燈開關上。
萬昆笑了,他一樂,熱氣噴出,何麗真剛講完話,還沒閉上嘴,那股熱流就直接進到她的嘴裏,燒得她臉通紅。
抓心撓肝了十分鐘,他終於忍不住了。
萬昆說:「粘上了。」
http://www.hetubook.com他的長腿直接踩到了床底的橫板上,他腫脹了起來。
何麗真被拉倒在床上。
慫成一隻狗。
萬昆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翻身到一邊,側身抱住何麗真,說:「睡吧。」
他一咬牙,在心裏大罵了自己幾句,然後按下門把,輕輕地推開門。
「能啊。」這回萬昆作臂在下,他伸出去,何麗真下意識地抬起頭,萬昆伸直胳膊,何麗真又躺了下來。
萬昆明白她的意思,閉著眼睛,好像真的想要睡覺了一樣,說:「還不是時候。」
屋裡一點動靜都沒有。
「萬昆!」何麗真也不敢大聲喊,她不知道這屋子的隔音效果怎麼樣,隔壁的張嬸有失眠的毛病,每天都是後半夜才能睡著。
何麗真終於忍不了了,她憋著一張紅臉,一巴掌呼在萬昆的大腦袋上,「不行嗎!」
萬昆輕手輕腳地掀開被子,怕弄出聲,鞋都沒穿,貓著腰,跟一夜行動物似的,悄悄摸到房門口。
「行啊,胳膊給你,你想打斷我一聲都不帶吭的。」萬昆一邊說,一邊低頭親何麗真的脖子,「哪都給你……」
這萬昆就不能讓她跑了,他跪在床上,不管什麼姿勢,左手伸出去,趕在最後一下把何麗真的手拉住,拽了回來。
何麗真別過頭去,臉紅成螃蟹。
萬昆還是沒說話,也沒看何麗真,含糊地嗯了一聲,手卻一直扒在床邊。何麗真的目光也落在他的那隻手上,說:「怎麼還放在這。」
何麗真靜了一下,說:「你真是什麼話都能說出口啊。」
他從褲兜里摸出手機,看了看時間。
「裏面沒事。」
「你幹什麼?」何麗真淡淡地說。
「沒怎麼,不是你的事。」萬昆打斷她的話,和圖書他抱住何麗真,緊緊的,「是老子自己欠火候。」他一邊說,一邊抬起頭,在黑暗中看著何麗真的臉,半開玩笑似地頂了頂胯,「還是你就這麼著急?」
「萬昆?」
何麗真穿著睡衣,手臂脖頸露出,她能感受到萬昆胳膊上的汗水,當她想象到他的身體上都覆蓋著這樣的一層薄汗,就這麼貼在她的身上時,何麗真覺得自己已經不能思考了。
快十一點了。
何麗真在外面收拾廚房,萬昆很快洗完了澡出來,何麗真轉過頭,看見他胳膊上的繃帶濕了。
手機還剩兩格電,萬昆閑的無聊,把手機調成靜音,找了個小遊戲玩。
何麗真看起來並不像是從睡夢中醒來,而且一直就沒睡著。她為什麼不睡?這個問題在萬昆頭腦中迅速過了一下,然後他覺得牙更麻了。
萬昆的大手托著何麗真的臉,讓她慢慢地轉過來,正對著他。
萬昆左胳膊肘撐在何麗真的耳邊,不停地親吻她的脖頸,何麗真用力推他,萬昆稍稍抬起來一些,聲音低啞。
現在手裡沒有分神的,萬昆覺得自己的心思飛的更沒邊了。那些個活色生香的畫面,在腦子裡像過了油一樣,炸得亂響。
萬昆的笑漸漸淡了,他慢慢靠近何麗真。
他屏住呼吸,屋裡靜悄悄的。
他光腳站在淋浴器下面,腳底上沾了一根長頭髮,有點癢。他右側身子沖在外面,把淋浴打開,先蹭了幾下頭髮,又抹了抹臉。
何麗真沒說話。
萬昆沒回話,眼珠子轉到下面,一會看看床,一會看看地。
萬昆似乎笑了,「怎麼搞得像第一次一樣。」
過了一會,何麗真想起來,「你的手沒事吧,你這樣剛好壓著,我們換一下位置吧。」
何麗真這回是真的和*圖*書迷茫了。
「折了好,你怎麼不兩隻手一起折呢。」
「不用那麼麻煩。」萬昆走進屋裡,「不會沾到的。」
何麗真看了一會,把吹風機扔過去,萬昆雖然沒料到,但好在身手敏捷,顛了幾下接住了。他仰著脖子看著何麗真,「扔啥啊。」
燈亮了。
何麗真關上冰箱門,「胳膊能行么,我幫你找保鮮膜包一下,你洗的時候盡量別碰到水。」
萬昆看著何麗真開冰箱,拿酸奶。她的衣服是簡單的居家服,跟圍裙一樣,也是淡黃色的,剛剛洗完澡,何麗真的皮膚顯得更白了。萬昆心理作用作祟,覺得以前看著普普通通的眉眼,在冰箱燈的照射下,居然透著幾分嫵媚來。
等何麗真收拾好,萬昆也吹完了。
真是太軟了。
「不。」
何麗真還是有些不放心,在他身後囑咐,「小心點別碰水!」
萬昆在她頭頂說:「家裡有個男人就是不一樣,對吧。」
何麗真插好電源,一轉頭,萬昆懶洋洋地躺在沙發上。他還是打著赤膊,在日光燈下面曬肚皮。
黑暗重新籠罩。
萬昆久久沒動,何麗真以為自己給他扇傻了,又碰了碰他。
「萬昆你幹什麼?」她的手放在他的頭上,晃了晃。
他欺身,何麗真無處可逃。
何麗真的身體在顫抖。
萬昆思索了一下,要是平時他累成這樣,絕對不會再去洗澡了,但今天情況特殊。
萬昆覺得何麗真開口后,氣氛好像沒有那麼緊張了。他張了張嘴,何麗真耐心等待。
忽然間的黑暗,忽然間的安靜,萬昆覺得自己的呼吸都跟著變淺了。
「你給我吹。」
萬昆終於抬起頭,臉上那不要臉的笑又回來了,他一這麼正視何麗真,何麗真反而成了移開目光的那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