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有生之年

作者:Twentine
有生之年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四十五章

「不,你——」
預感成真,萬昆還不甘心,想再努力一下,可憐巴巴地說:「我都這樣了你還讓我睡沙發。」
何麗真被萬昆趕回屋,他又順手關上了門。何麗真看了一會,轉頭去洗漱。
何麗真好久沒有這樣大聲吵過,喊完之後也有一種不現實感,看著萬昆,說不出話。
萬昆用左手把門關上,說:「什麼怎麼回事。」
「但是動手永遠不會真正解決問題,你現在覺得自己身體好,感覺打架不會輸,可不管你再怎麼厲害,人的身體都是很脆弱的,真的失手,不管傷人還是被傷,到時候就晚了。」
萬昆輕笑一聲,說:「怎麼了這是,瞪個眼睛,炸毛了?」他抬起左手,摸了摸何麗真的頭,「做好飯了?」
萬昆狼吞虎咽地吃完飯,說:「我去洗把臉。」他在醫院吃了點葯,現在有點犯困,想去精神一下,何麗真看出來,說:「洗吧,洗完今晚就在這裏休息了。」
兩人都沉默著,屋裡像是點了靜音一樣,一點動靜都沒有。
「你既然了解我,」萬昆抬眼,看著何麗真,「就該知道我會不會說。」
何麗真才想起來要說話。
「你不想說我不逼你。」何麗真也認了,她拿起筷子,落在一盤菜上,可餓了一下午沒有吃飯,現在卻沒什麼胃口。
「走過了。」
何麗真穿著一身運動服,從學校里出來,直接去了超市,買了一堆東西,先放回家,又跑到菜市場再買一堆,等回來的時候腳都軟掉了。今天本來已經很疲憊,但是何麗真覺得很有精神,回到家,她看了看時間,已經傍晚,換衣服,洗菜做飯。
他瞬間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嚴重么?」
和_圖_書我氣人你還這麼喜歡我。」
萬昆干站了一會,長嘆一口氣,「別,你去屋裡。」
萬昆關好門,轉過頭,看著何麗真,她圍著淡黃色的圍裙,就像之前一樣。
「萬昆。」
何麗真用筷子幫他把骨頭撿出去,萬昆放在碗里,淋了一點醬油,一點形象都沒有地開始啃。
萬昆咧嘴笑了,他拉著她的手,一用力,把何麗真拉過去,探頭,在她脖子上狠狠親了一口。
萬昆拉住何麗真握著筷子的手,說:「這次真的是意外,我不會動手的。」
萬昆吃著吃著,慢慢停了下來。
何麗真急火變氣火,從廚台上拿了一副碗筷,當地一聲按到桌子上,「吃吃吃!吃死你好了。」
「我不是在罵你。」
其實今晚萬昆回來的時候就想好了,他有心想讓何麗真心疼他一下,多佔點便宜,可當他看見這一桌子菜,看見她還沒摘掉的圍裙,還有同樣有些疲憊的臉頰,那些玩笑他又開不出來了。
萬昆還沒敲門,還沒說話,可何麗真似有預感一樣,放下手機走過去開門。
「萬昆,你真的能把人氣死。」
「我怎麼說啥都是錯。」萬昆拿勺子舀湯,裏面有骨頭棒,萬昆似乎是想撈出來,但是一隻手不太靈活,他側過眼,看著依舊在生氣的何麗真,說:「幫個忙唄,我好想吃它。」
「除非別人惹到我頭上來。」
何麗真就坐在一邊,沒有話,沒有動作,甚至連一個表情都沒有。
何麗真閑下來,圍著圍裙坐到一邊,拿出手機,上面什麼都沒有。
「要不我就走了。」
何麗真瞪著他,「你這、你這身上!?」
何麗真嚴肅地看著他,「你跟人打和-圖-書架了。」
萬昆拉住何麗真的手腕,察覺她的手腕在輕微地顫抖,萬昆說:「真的沒事,我已經處理好了。」
萬昆聽著裏面的洗澡聲,躺在沙發里,長腿搭在廚台上。
「你……」她幾乎忘了怎麼說話,「你怎麼……」萬昆臉上青了好幾塊,他看著有些疲憊,但臉色還挺放鬆,甚至沖何麗真笑了笑,說:「我都沒照鏡子,沒破相吧。」
他說的對,她了解他。
「你撒謊。」何麗真看著萬昆的眼睛,說,「就算沒撒謊,你也沒有說全。」
他的笑容堆滿了情意,何麗真通通都知道。她還知道他依舊在撒謊,他依舊有很多事情在瞞著她,不管她拿任何事情威脅他,逼問他,他都不會說。
「你要說是了解,那就算是了解吧。」
萬昆在洗手台前仔細看了看自己的臉,覺得雖然青了幾塊,但是燈一關,應該沒什麼影響。他還把自己牛仔褲解開,往裡面看了看。
「說完了?」
何麗真覺得自己現在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萬昆臉上掛著笑,差點沒哼出曲子來。
「我不聽你對不起。」何麗真說,「你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奈何萬昆一副沒事人的樣子,字字句句都是賴皮,「餓了嘛……」
何麗真說:「不是你睡,我睡。你去屋裡休息。」
「我知道。」萬昆轉過頭,對何麗真說:「你說的我知道。」
萬昆晃晃自己右胳膊,「難道我自己包的啊。」
「沒幹什麼,放張被子,晚上睡。」
萬昆說:「也沒多重。」
「你怎麼回事啊?」
「你……」何麗真憋著一口氣,「你真不要臉。」
何麗真轉過頭,看見赤膊的萬昆,心裏m•hetubook.com一緊張,又轉過去接著鋪。
何麗真還站在旁邊,萬昆坐在凳子上看她,挑了挑眉,「來啊。」
何麗真一口氣上來又下去,臉都急紅了,「你——」
萬昆差點左腳絆右腳,直接倒地上,他轉過頭,「你說啥!?」
萬昆站在小廳中央,聲音有點沙啞地說:「我好餓啊……」
外面天已經黑透了,門一開,一股乾冷的風吹進來,何麗真一開始沒注意,等把萬昆迎進來才發現他那一身傷,一個下午的功夫,人像上了一次戰場似的,下巴和脖子的地方青了好幾塊,還有右臂,胳膊肘打著石膏,被一條帶子掛在胸口。
「你這麼了解我。」萬昆臉上藏不住的疲憊,但是這時還是提了提嘴角。
「沒事啊。」
「對不起。」
何麗真垂下頭,萬昆感覺到她放棄,鬆口氣,低下頭接著啃。
「我真的沒事。」萬昆說,「胳膊是意外。」
何麗真看過去,萬昆單肘支在桌子上,歪著頭,臉上帶著笑,「又走回來了。」
天上掉餡餅了,萬昆暈暈乎乎地就進廁所了。
不錯,他穿的一條灰色的褲衩,跟她很般配。
萬昆放下勺子,聲音有點低啞。
何麗真覺得自己本應該生氣,可她瞧他這個樣子,偏偏笑了出來。
萬昆腳上用了點力氣,上身一點都看不出來,優哉游哉地說:「你還沒見過我更不要臉的時候。」
何麗真從凳子上站起來,一邊解開圍裙一邊說:「不行,我要聯繫你們的負責人,我要問清楚,我不相信你說的。」
萬昆跨坐在凳子上,仰著頭接著賴,「給我勺子,我左手不會用筷子。」
何麗真放下筷子,臉色發沉,「你在逗小孩么?」
「好和*圖*書,那吃完飯隨便給你說。」
「就我剛剛說的。」
萬昆說:「就是工地里有人找我朋友麻煩,我幫著說了幾句,人家不願意了,就動手了。」
何麗真看著他,萬昆的臉在頭頂燈光照耀下,顯得有幾分凝重,何麗真看著他的嘴角,裂開一個口子,還有一道淺淺的血印,或許是他隨手擦掉的。
何麗真低下頭,把筷子放下,說:「我很怕你走上歪路。」
「你告訴我到底怎麼回事。」
何麗真有點不明白,「怎麼就說幾句就動手了,工地里沒有管事的么,沒有負責人么,允許你們打架鬥毆?」何麗真看到他的胳膊,眼眶都紅了,說不清是氣的還是難過的。「這不是隨隨便便打的吧,這下了多重的手。」
「不嚴重,稍稍裂了一點。」
萬昆安安靜靜地聽著何麗真的話,何麗真喊完,屋裡靜悄悄的,萬昆轉頭看她。
「你別亂想!」何麗真皺著眉頭,都不知道自己臉上也是紅的,「你這樣子怎麼去工地睡,再出事呢,今天太晚了,你現在這湊合一晚,明天再商量怎麼辦。」
開玩笑,門又沒鎖,老子有腿,漫漫長夜,機會簡直不要太多。
等到九點,何麗真終於忍不住了,剛要撥出號碼,門口就響起聲音。
萬昆把碗筷放到她面前一份,「說完了就過來吃飯。」他左手好像不太靈活,一根筷子滾到桌子上,他按住,捏起來。「你今天多累啊。」萬昆不緊不慢地說,「罵人都沒力氣,吃好飯,隨便給你罵。」
萬昆心猿意馬,什麼傷痛都忘了,一分鐘都不想耽誤,單手脫掉上衣,舒展了一下筋骨,大踏步地走出去。
何麗真後退一步,皺著眉頭看著萬昆,「你別岔開話題,你m•hetubook•com怎麼了?才一個下午,你到哪去了?你跟人打架了?」
「那……」何麗真有一大堆想要說的,可關心則亂,到了關頭一句話都問不出來了。
「你說清楚。」
今天所有的惡戰拼殺,所有的心情起落,到現在,全都化為一股白煙,在他腦袋裡面轉啊轉啊,最後凝成一條小小的白褲衩。
何麗真不跟他鬧了,正色問他:「你去過醫院了沒?」
她知道萬昆回了工地,心想著他或許有什麼事情在忙,就把手機又放下了。
何麗真挑眉。
何麗真傻了。
她燉了一鍋骨頭湯,一直怕來不及,趕著時間做,可八點半了,她最繁雜的菜都做完了的時候,萬昆還是沒有回來。
然後就看到何麗真在客廳里鋪沙發。
她來到桌邊,坐下,萬昆說:「這就對嘛,下午比賽成績怎麼樣?」
萬昆動了動自己包起來的胳膊,說:「是被打了。」
四點左右的時候運動會第一天的項目就差不多了,李常嘉想跟何麗真一起吃個晚飯,何麗真推脫有事,就先離開了。
「你處理好了?你會處理事情么?」何麗真幾乎要跟他吵起來,「你所謂的處理事情是不是就是動手解決?哪一次不是這樣,在家裡打,在學校打,現在到了工地你還打。」她說著,用手點了點萬昆的肩膀,「你告訴我你是不是有勁沒處使,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命大,你仗著自己身體好就不把自己當人看是不是?」
「你在幹什麼?」
「你——」
萬昆手裡抱著個碗,側頭看她,說:「碰到點事情,你別擔心,已經解決了。」
何麗真忍不住在桌子下面踹了他一腳,誰知道萬昆反應神速,兩腳一叉,把何麗真的腳夾在裏面,怎麼抽都抽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