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有生之年

作者:Twentine
有生之年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四十四章

「那你們商量一下吧。」
【我有事出去一下,晚上我直接去你家。】
「萬昆……」陳路說,「有時候我覺得你很能忍,有時候又覺得你心眼小的不行。我之前一直覺得你就是個半大孩子,嘴裏說的天花亂墜,卻不做什麼,可現在,我又覺得,你的心是真的毒。」
在他砸下來的前一刻,他的目光跟地上的萬昆對上了,萬昆顧著捂住身上要害,並沒有跟他說什麼,可就是那麼一個目光,硬生生讓陳路住了手。
「我這的,我對得起。對面的,我管他死活。」他說著,忽然抬眼,看著陳路,說:「你信命么?」
安紗窗需要的東西並不多,不過張工說工地這邊不給他們提供紗窗原材,只有工具可以用,陳路從建材市場上了一批紗窗,堆在板房裡。
命運對於一個民工來說有點過於飄渺,陳路想了想,說:「不信吧。」
「你——」
陳路暗自鬆了口氣。
警察一拍桌子,「沒動他他傷哪來了?自己揍自己啊!?」
在車上,警察一直問萬昆還行不行,要不要先去醫院,萬昆說沒事。
「不過,你咋這麼損呢,你還會錄音,我以前就沒見過這招。」
等警車來了的時候,幾個包工頭都被驚動了。張工一路跟著跑到板房,就看見萬昆躺在地上,旁邊站著兩個茫然失措的人。
萬昆轉頭看看,認出跟陳路吵架的兩個是王力的老鄉,也就瞬間懂了。
「哎呦我操,你——」那倆工人氣得抖起來了,「你小子——他媽真陰,你真陰!」
聽著聽著,大夥都聽出問題了。
「你——」工人看了張工一眼,張工瞪著萬昆,「你別胡鬧!」旁邊的人事專員也站出來,說:「我跟你們說,現在輝運正在評市裡優秀工程,老闆馬上就要來了,絕對不能因小和_圖_書失大,你要這麼不給臉的話,那你們幾個一起收拾東西滾蛋。」
萬昆捂著胳膊站起來,說:「錢你打我戶頭上,張工知道,我還有事,先走了。」他路過張工的時候,停了一下,誠心地說:「給你添麻煩了。」
「你他媽再說一遍?」
「你啥意思?我們沒事找事?」
一直沒說話的張工這時候開口了,「私了私了。」
「就放一下啊。」
萬昆沒說話,把手機合上。
「不過……」陳路頓了一會,說,「你也真狠,對別人狠,對自己也狠。」
「媽的!」陳路忍不住罵了一聲,「你真他媽要少了,這看病看完,估計你就剩六千多了,基本是白挨一頓揍。」
陳路跟著萬昆出來。
一點退路都沒了,那兩工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僵持了半分鐘,最後只能罵一句,「操,行行行,私了,你要多少。」
本來這個撿便宜的活被他們拿去已經讓人眼紅,加上陳路跟這幫人關係也不好,找麻煩都不需要理由的,但他們知道陳路這個人不太好惹,可耐不住心裏過不去,總是想讓他也吃吃虧。那倆人也是工地的老工人了,出自項目里最大的一個同鄉組,平日在他們沒想到萬昆這個剛來工地的小子居然敢這麼囂張。
「我信。」萬昆的聲音很平淡,可是陳路聽著,總覺得那字字都是帶著重量的。「我以前也有渾身力氣,可我不使,因為我不知道為了什麼。」
「沒見過就學著。」
另外幾個人又驚訝了。
萬昆在外面站了一會,已經傍晚了。他聲音有點低,「要多了給的慢,拖來拖去明年也拿不到,這個價馬上就能給。」
「擋路啊,沒看地方小么。」
到了警察局,事情就簡單了,萬昆和陳路自然說了實話,那兩個工人感覺事情http://www•hetubook•com有點鬧大了,硬是不承認。
萬昆回去的時候,陳路好像正在和兩個工友爭論什麼。
打頭一個推了萬昆一下,下巴對著他,「你挺行唄?」
陳路盯著那人,說:「我影響誰了?」
萬昆看他一眼,說:「想公平,那就走法律程序吧。」
李常嘉一直在她旁邊給她加油,加到最後,何麗真都有點臉紅了,寧可沒人看到她比了這一場。
四個人,加上張工和一個工地的人事專員,跟著警察走了。
陳路跟他對視一眼,轉過頭去。萬昆又往前走了一步,他臉上神色淡淡,眼珠子左看看又看看,最後落在那人的臉上,說:
陳路看他一眼,說:「先別說別的,我帶你去醫院吧。」
萬昆當時沒說話么?當然說了,只不過他的聲音很輕,蓋在了吼叫聲中。
何麗真一開始在賽場上找萬昆的身影,沒有發現,她那時是跟著李常嘉一起下來的,她以為萬昆看見他們在一起,不太想出來。
現在不是休息時間,這倆人過來也是明顯找茬,板房裡現在就他們四個人。萬昆走過去,站到那兩個人面前。
何麗真的鉛球比賽慘不忍睹。
「要不呢?」
「知道了。」
陳路滿臉不耐,示意了一下地上的東西,說:「他們說礙事,那難道把東西堆外面?」
張工氣得脖子都粗了,「你們幹什麼呢——!」
陳路又要上來,萬昆拉住他手腕,不動聲色地用了一下力,陳路覺得有些奇怪,但是他知道萬昆肯定是有打算,也壓下了火。
「給個方便唄。」
扔完第一輪的時候,她給萬昆發了一條簡訊,問他躲哪去了,萬昆過了一陣才回復。
陳路覺得萬昆已經有點迷糊了,「說啥呢你。」
「我管你放哪呢,反正你別放m.hetubook.com我床邊上。」
這回陳路也驚了,他印象里的萬昆,不好口頭上的爭強,從來都是直接陰了,這次居然罵起人來。
那倆工人臉都蹦出血管了,上來就是一腳,萬昆不躲不閃,被他踹了一腳,後面那人緊接著一拳跟上,萬昆被他們撂倒在地上。
「我要錢……」萬昆緩緩說,「這個月的,下個月的,六千多已經夠了。」
「那你說放哪,這麼多東西。」
陳路沉默了一會,萬昆也沒有說話,一支煙都快抽完,夜已經很冷了。
萬昆轉過頭,「滾蛋。」
警察走了,幾個人在屋裡,張工站起來,跟他們說:「你們行啊,啊?一會看不到就鬧到警察局來了。我告訴你們幾個,你們最好就給我花點錢私下解決了,今兒這事你們要是讓警察立案了,那你們也就別想幹了。」
「等會不是要掛瓶水么,這就走?」
一提賠錢,兩邊都安靜了,那倆工人對萬昆說:「你這也不是什麼大傷,別不要臉地訛人啊。」
那人瞪著眼睛,「我哪知道啊,東西是你們的,放哪也是你們決定,反正咱們也都是一個地方工作的,你們不能太影響別人了。」
警察進來,「讓一下,怎麼回事?」
從醫院出去,萬昆在院門口的廣場上抽了根煙,陳路依舊陪著他。
萬昆回工地了。
「放誰誰能忍啊警察同志!」
可是到比賽開始,何麗真還是沒有看到萬昆,這就有些奇怪了。
「你不能光想著自己啊,你這樣別人怎麼過去。」
電光火石間領悟,陳路跑出板房,卻沒有叫人,而且掏出手機報了警。
萬昆彈了一下煙,風把煙灰吹得又飛了起來。
「你怎麼不多要點?」
陳路眼看要發火,萬昆抬手攔住他,「哎,別。」
比完二百米的項目,他今天就沒有事做了,四http://m.hetubook.com乘一和一百二百決賽都在明天。萬昆到底有些掛心工地那邊,給陳路打了個電話,陳路說東西都買好了,萬昆想了想,決定下午過去看一下。
他感覺萬昆似乎讓他做些別的事。
工人見沒轍,就說了實話,把萬昆罵他們的話重複了一遍。
陳路完全驚呆了,萬昆現在就是被人按在地上打,他驚到足足三秒鐘才反應過來,從旁邊拿了一個馬扎舉起來就要砸。
一萬塊錢,在鬥毆私了的單子上,真的算是白菜價了。兩個工人雖然不樂意,但是這個價也是比較容易接受的,點頭應下。
「……」
陳路開玩笑,「你心眼這麼多晚上睡得著覺么,不透風?」
何麗真頓了頓,回復了一個好。
「別沒事找事啊。」
萬昆沒拒絕,陳路打了一輛車,到附近的醫院一查,身上幾處軟組織挫傷,右肘骨裂。
「這不是方不方便的問題,你這礙事啊,對不對?」一個人說,另外一個人跟著附和,「對啊,大夥辛辛苦苦幹了一天了,回來還被你這玩意絆腳,鬧不鬧心。」
萬昆冷笑著看著他們,「反正比你們兩個死媽貨強。」
「說真的,要是他們不給錢,你打算怎麼辦?」
張建設懵了一樣目送萬昆和陳路離開,剩下的人事說:「心眼真他媽多啊。」
萬昆左手一直捂著右臂,頭靠在牆上,說:「我不要你多,一萬。」
不過好在,萬昆並沒有看到這一場比賽。
萬昆說:「我們是無所謂。」他從兜里拿出手機,按了幾個鍵,一段錄音播出來,正好是剛剛打架的錄音,從他們吵架開始。
這是一段有點摸不著頭緒的對話,利落簡潔,一句廢話都沒有。聽起來好似詞不達意,文不對題,可是陳路總是覺得,好像關於萬昆的所有問題,都有了答案。
錄筆錄進行了兩個http://m.hetubook.com小時,之後警察打量了一下萬昆,說:「公了私了啊?」
萬昆看著他的眼睛,不緩不慢,一字一句,輕輕地說:「傻逼。」
陳路擰著眉頭,「那你說放哪!」
萬昆打了葯,胳膊被固定住,人看著有些疲憊,坐在醫院的凳子上,閉著眼睛養身。
萬昆轉過頭,他旁邊有一個大燈牌,上面是醫院的名字,還有一個紅色的十字,他身後就是馬路,路邊是橙黃的街燈,這是條主幹道,路上車水馬龍。
「在我這,人只分兩種。」萬昆拿煙的手點了點自己,「我這邊的,」又點了點馬路對面,「那邊的。」
萬昆走過去,問陳路,「怎麼了?」
「罵你幾句你就動手,那多說一會你是不是就要殺人了啊?」
「看見沒,你們我也不說啥了,幹活偷懶,吃的比誰都多,那就老實點唄?哎,偏不!每次惹事的都是你們,這次好了,踩硬夾子了吧。」
那人也不耐煩了,「反正你就別在這放著!」
「我操——」那倆人瞬間就著了。
張建設轉過頭,看牆角兩個認栽的工人。工地不大,派系鬥爭得卻厲害,他打心眼裡煩吳立權的人,見自己人讓他們吃癟,心裏也有點得意。
裏面沒有萬昆的聲音,偶爾插了幾句陳路的聲音,都是讓他們行個方便。
萬昆低聲說:「我都行。」
陳路有點忍不住了,可看了看萬昆,咬著牙,又硬生生地把話憋回去。
萬昆沒出聲。
陳路說:「你現在知道了?」
萬昆已經往外走了,有點煩躁地留下一句,「我想抽煙!」
「我們根本沒動他!」
「我操你個媽逼——,你再說一句——」
萬昆站起來,「走吧。」
「在傷上動手腳,送他們坐一年。」
雖然她把萬昆告訴她的所有技術要領都在比賽之前好好回顧了一番,但是扔出去的鉛球依舊只有三四米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