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有生之年

作者:Twentine
有生之年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四十八章

但她依舊不敢跟李常嘉說實話。
何麗真自己擰開另外一瓶水,仰頭喝了幾口,放下,說:「走吧,接著逛。」
何麗真側過頭,看見萬昆半低著頭看著地面走路,他下巴端正,因為兩天都沒有好好休息,下巴上微微有些鬍渣,右側的淤青特別明顯。
「可不是么。」李常嘉也感慨地說,「剛開始咱們籌備的時候,還是年初呢,這一晃,大半年都過去了。」
「這樣啊。」
旁邊的小孩還在奔跑,還在嬉笑,陽光依舊溫暖,照在人工花壇上,讓本來有點蔫的花朵看起來稍稍精神了一些。
可她不是賊。
何麗真說什麼都不去,李常嘉也沒有辦法,最後說:「那我再聯繫你。」
何麗真站住腳步,萬昆很快意識到,也停了下來。
萬昆還是不松。
「萬昆。」
何麗真心裏怦怦直跳,萬昆走過來,伸出左手,要把她手裡的水抽走。何麗真才想起自己買了水,兩瓶礦泉水被她握得都濕了。
何麗真搖搖頭,「沒什麼。」
沉默了半分鐘,何麗真抽回手,靜靜地說:「先回家吧。」
「你鬆手。」
他挑眉看著何麗真,「怎麼了?」
可這話,她只能在自己心裏說。
何麗真不敢看李常嘉的雙眼,旁邊的劉華濤說:「既然何老師也是一個人,不如咱們一起走走吧。」
「不用了,」她說,「我等下還有事,你們吃吧。」
何麗真臉上淡笑著,一個表情,一種神態,輕輕鬆鬆讓他什麼都看不出——只要她想。
何麗真扭開他的手,「萬昆……」
何麗真跟著他們一路走,覺得自己的耳朵都是矇著的,嗡嗡地響。她一直低著頭,看著地面上的碎石頭。等李常嘉帶著她m.hetubook.com走上小橋的時候,她才重新抬頭。
「你沒心思就別呆了。」
「我就說,他記性不可能那麼好。」
他抬眼,何麗真的目光溫溫柔柔的。
萬昆說了幾句話,見何麗真並不想回應,就安靜地走著。而那邊何麗真的心裏,卻想著別的事情。
何麗真猛然回頭,萬昆從樹林里出來,來到她身邊,「傻了啊?」
萬昆低聲說:「要不,我先不找你了。」
萬昆還在等她的話。
何麗真低聲說:「我先去買菜,你回家等我。」
她覺得自己腦袋現在就是糊的,什麼都能想,卻也什麼都想不出來。
回到院子,幾個鄰居正在一起聊天,他們並沒有談論她,可何麗真依舊覺得自己臉上在燒,路過他們的時候,何麗真發現張嬸並不在他們當中,這讓她多多少少鬆了口氣,可就在她鬆氣的同時,她發現鄰居們的目光,似乎跟張嬸差不多了。
萬昆瞬間瞪大眼睛,「誰膽子小!?」
這種矛盾感,讓何麗真心裏難受得快要吐了。
何麗真說:「不去了,等下——」她抬頭,很快地看了李常嘉一眼,又垂下目光,小聲說,「等下我就回家了。」
李常嘉這時才想起來介紹,說:「對了何老師,劉老師是我們補習班的——這個,算是副校長吧,也是合伙人之一,之前吃飯的時候他有事,沒去成。」
何麗真沒用多少力氣,就把手從李常嘉那裡抽出來了。
萬昆不聽。
萬昆重新拉住她的手,這次他用了力,何麗真掙不開,他拉著她,轉頭就往外走。
劉華濤損他一眼,沒再說。
何麗真看著萬昆,心裏想著,她不是賊。
「我跟你一起去。」
m.hetubook.com以為他把何麗真拿得結結實實,她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意料之中,照料之下,他覺得她那麼膽小,臉皮那麼薄,如果真的有什麼變故,徵兆一定萬分明顯。
萬昆見她這樣說,總算稍稍放鬆了一些。
「你膽子怎麼這麼小。」
她低著頭,從旁邊走過去。
何麗真轉眼看他,「嗯?」
「他們沒看出來啊。」何麗真抬抬眉毛,說:「剛才跟我討論了一下補習班的事情,路過你的時候也沒有認出你,放心好了,沒關係的。」
「還站著幹啥啊……」
何麗真在心裏說,李常嘉,還有他旁邊的那個劉老師,他們都看出來了。
萬昆說:「我聽你的。」
「這樣啊。」李常嘉的提議被何麗真一口回絕,也有點掛不住了。旁邊看著的劉華濤忽然說:「何老師一會回家什麼事啊?」
「來啊。」何麗真先邁開步,走了幾步,回頭說:「你不想逛了?」
何麗真笑了,說:「對哦,你膽子又不小,那怕什麼。」
「白來啊。」何麗真看著他,「才幾分鐘就走,接著逛。」
「哪?」萬昆順著何麗真的目光,明白了她的意思,「下巴啊,沒事,不疼,昨天就不疼。」
萬昆露出笑容來,他仔細觀察何麗真的臉色,何麗真一邊在心裏笑一邊任他看。
「我怎麼編排你啦?你自己說,在辦公室有沒有提過?」劉華濤對李常嘉點點手指頭,說:「你自己說了都記不住,還是記住了不想提啊?」
「剛剛……」何麗真頓了頓,她回想起方才從萬昆身邊經過時,自己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這算什麼。作為語文老師,她首先想到的一個詞就是做賊心虛。
他想確定http://www•hetubook•com她真的沒事,為此,他連續觀察了她好幾天。
李常嘉看起來並沒有什麼異常,何麗真拿開手,他似乎還有點不好意思。
何麗真大聲說:「萬昆我讓你鬆手!」
他們坐車回家,下車后,萬昆若有若無地跟她拉開了一段距離,何麗真偶爾回頭,看見他沉默的身影,頭微微低著,看著地面。
「回家等我。」
「補習班等節后就要上課了,這一晃太快了。」劉華濤說。
何麗真覺得周圍都是靜的,她與萬昆錯身而過,連看都不敢看他一眼。等她走過小橋,走出小樹林,來到公園中心的一個小花壇前面的時候,恍然回神,才發現自己的胳膊一直被李常嘉拉著。
「行……可以。」
「接著逛?」
「知道就好好吃飯。」何麗真夾了一塊排骨給他,「把你胳膊好好補一補,成天吊著多揪心。」
萬昆抬頭,看著何麗真,說:「我說要不我先——」
何麗真說:「再呆一會吧。」
萬昆吃過飯就回工地了,十一的生意好,活多,他不想耽擱,儘管何麗真想讓他多養養傷,他依舊堅持。
她也沒有想萬昆。
李常嘉的提議于情于理都不錯,可何麗真半點心思都沒有。
萬昆忽然拉住了她的手,「回去吧,不逛了,太陽也曬夠了,回家。」
何麗真說:「還疼么?」
萬昆還在那裡,從小橋的入口,剛好能看見他的側影,萬昆打了個哈欠,一轉頭剛好看見了他們。
兩人重新走在公園的小徑上,可心情卻與剛剛截然不同。
「我不是怕你——」
李常嘉偷偷看了何麗真一眼,發現她並沒有注意,就拉了劉華濤一下,小小地張著嘴,壓著口型,「別太過了——」和圖書
「鬆手。」
何麗真點頭,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
「不是沒看見么,路過的時候我連頭都沒抬,就當不認識你們來著,而且我認識他他也不一定認識我啊。」萬昆說,「那天就一個照面,他記得我是誰啊。」
萬昆就在離她十米外的地方,跟著她一路走進院子。
他低下頭,在她臉邊,好似在安慰她一樣,「他們什麼都沒看到,那個李常嘉可能都不認識我了,我以前就見過他一次,他那麼多學生,怎麼可能對我有印象。他剛才走過去,真的一眼都沒有看我,我也沒看他。」
「我一隻手,擰不開。」
何麗真與他的目光對上,說:「沒。」
「何麗真。」萬昆轉過身,看著她的眼睛,「你別這樣。」
何麗真抬頭看他,李常嘉忙說,「不是,我是說,你要是沒事的話,正好劉老師也有空,咱們要不一起吃個飯,聊一聊,反正明天也是十一假期,大家提前慶祝一下放假,怎麼樣?」
好在安紗窗的工作難度並不大,他和陳路兩人完全能搞定。他每天中午和晚上會回來這裏,跟何麗真一起吃飯。
他不知道,女人生來矇著一面紗。
萬昆就那麼站住了,他沒有鬆手,但也不再用力,背對著她,她無法想象他的神情。
萬昆笑了笑,說:「那,回家?」
他連續觀察了她三天,最後徹底放下心來。
萬昆咬了咬牙,往旁邊看,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盯著些什麼。
何麗真把水又拿回來,擰開,遞迴去。萬昆拿到了水,也沒有喝,他看著何麗真,說:「怎麼了,怕成這樣?」
「要是不忙的話就吃頓便飯嘛,我也很想認識一下何老師,這李常嘉天天念叨你,我一直很想見你的。」
hetubook.com「那,那你回家有什麼事情么?」李常嘉問。
她能看出,萬昆的哈欠明顯停頓住了。
「嗯?」
進屋后,何麗真讓萬昆洗手,自己在廚廳做飯。飯桌上,萬昆一語不發,吃飯似乎都比平時慢了。何麗真放下筷子,手指點了點他的手背,說:「幹嘛呢?」
李常嘉和劉華濤走了,何麗真就站在花壇下面,一動不動。
萬昆還是太天真了。
萬昆不說話,低著頭看著她。何麗真抬眼與他對視,一秒不到又轉過頭。她厭惡這種感覺,好像真的在做賊。
「啊……」李常嘉搓了搓手指頭,說:「何老師今天還回去運動會么?」
李常嘉低了低頭,眼鏡腳鬆了,這麼一低眼鏡險些掉下來,他連忙扶住,又抬起頭,說:「何老師別聽他瞎說,他就喜歡編排我。」
「剛剛怎麼……」
他平日心中鬼精,面對何麗真的時候,骨子裡卻乾爽得要命,黑亮的眼神,就那麼直直地看著她,好像是想看進她的骨頭裡去。
何麗真看著萬昆低落的表情,深吸一口氣,說:「對不起。」
不,他看出來了。
「你跟我道歉幹什麼,你哪錯了,你沒錯。」萬昆臉上沒有什麼表情,說話也沒什麼語調,「我也沒錯,咱倆都沒錯。」
「……」何麗真沒有回話。
「那要是——」
劉華濤並不認識萬昆,可李常嘉認識,而這時,他也明顯看到了他。不過有些出人意料的是,他並沒有停下腳步,而是帶著何麗真從萬昆面前走過去,該說什麼說什麼,就像萬昆不存在一樣。
「哦……哦,好的。」
李常嘉和劉華濤帶著何麗真一路慢悠悠地走著,一邊走一邊閑聊。
不管是他們之間的雙簧,還是後來的小動作,何麗真都沒有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