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有生之年

作者:Twentine
有生之年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四十九章

啪地一聲,何麗真的心跟著一跳,劉華濤拍著手坐直,一臉揭開謎底的神色。
「有什麼事啊?」
本來李常嘉是想開車來接何麗真的,可何麗真並沒有同意,她告訴他自己家門口坐車很方便,不用麻煩來接了。
「當然你請客啊。」劉華濤應和。
何麗真看著短短的一句話,輕輕地笑了。
李常嘉拿著盤子去取吃的,何麗真和劉華濤在原位等著。何麗真覺得這種場面似乎應該找些客套話來說,但她想來想去,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那就那家自助餐了。」李常嘉笑著說,「我請客我請客。」
劉華濤說著,轉頭,李常嘉注意到,跟他對視上。劉華濤說:「你看我幹啥啊,給人家夾點東西去啊。」
「何老師也快去吧,這我看著就行。」
「那我先走了。」何麗真轉身,李常嘉忽然拉住她的手腕,何麗真反射性地甩開他,李常嘉看著自己被甩開的手,還微微有些發愣。
「那行。」
現在座位里又只剩下何麗真和劉華濤,何麗真連抬起頭的想法都沒有了。
「畢竟新開的嘛。」劉華濤拿著盤子,站起來。「走吧,何老師。」
劉華濤抬起頭,「哎呦何老師,你這麼吃不賠死了。你夾了快二十分鐘了,就弄這麼點東西回來。」
李常嘉和劉華濤都穿了一身便裝,劉華濤沒怎麼說話,何麗真餘光覺得他總是盯著自己看,這個人讓她有點不舒服。
還沒吃東西,何麗真已經覺得有些反胃了。
「哎呦何老師久等了吧,我們停車來著。」李常嘉把眼鏡拿下來,擦了擦,又戴上,說:「節假日,這邊停車位實http://m.hetubook.com在太難找了,我們倆找了好幾家商場才發現空的。」
劉華濤偷偷地跟何麗真說:「我告訴你啊,李常嘉特別喜歡女人穿裙子,當初吃飯的那天,你是不是穿了一條藍裙子,他就很喜歡。」他那叉子點了點盤子,說:「所以女人最好還是打扮打扮,多穿穿裙子,多好。」
何麗真抬眼,劉華濤臉上帶著笑,他似乎一直都是這種笑眯眯的樣子。劉華濤相貌普通,或許是因為虛胖的原因,他的皮膚看起來泛著一股不太健康的白。
「我的裙子……」何麗真緩緩地說,「不是給他穿的。」
「吃海鮮吧。」劉華濤頗有興緻地說,「前面有家新開的自助餐廳,就去那吧。」
「這玩意就跟一張被似的,面子裡子可能不搭,也能理解。」他壓低聲音,像是跟何麗真分享一個秘密似的,說:「幸虧咱們那天碰見了,是不是?」
劉華濤沖李常嘉努努下巴,「你先去吧。」
她盡量找離劉華濤遠一點的地方夾菜,都不知道自己裝了些什麼東西,這夾一點,那夾一點,磨磨蹭蹭十幾分鐘才回去。
劉華濤眼神飄忽,看看這,看看那,可那點注意力還是集中在何麗真的身上,他松垮地靠在背後,說:「李常嘉之前跟我說啊,說在教研會上碰見個女老師,哎呦,文文靜靜的,像只小貓一樣。」
劉華濤沒再說什麼,拿著盤子先離開。
何麗真看著那四個字,幾乎看到快要不認識,她也不知道自己的臉色有多蒼白,一開口,眼淚就不知不覺地流出來。
「還有劉老師,上次見面有好多和*圖*書話沒說完,這次正好是放假,何老師沒什麼事情吧。」
愣過一秒,他收回手,站直身體,從包里拿出一個小包裝袋。
「何老師。」
何麗真本想開口,可劉華濤先一步說:「我們沒吃呢,正好餓著,咱們找個地方先吃飯,現在也快十一點了,就當早飯和午飯一起吃了。」他看著何麗真,說:「怎麼樣啊何老師?」
就在這時,李常嘉回來了,手裡端著兩個盤子,一個裡面夾了意大利麵和幾塊電信,另一盤裡放著各種各樣的小吃。
何麗真沒回答。
「你們去吧。」李常嘉說,「樣式還不少。」
「哎——」劉華濤一挑眉,「怎麼沒呢,李常嘉可是跟我說過好幾次,想約你你都沒答應。」他說著,往前探了探身子,點了點桌面,小聲說:「不應該啊。」
何麗真跟他對視兩秒,說:「沒吧……」
「何老師,這幾天也在忙?」劉華濤意有所指地看著何麗真,一邊吃了口魷魚,說:「一直忙著散步啊?」
何麗真抬眼看他,劉華濤說:「挺漂亮的。」
何麗真小聲說:「不用了……」可她話還沒說完,李常嘉已經拿著何麗真的盤子離開。
「不用了。」
何麗真看著自己面前的一個小小的菜單夾,說:「你先去,我馬上來。」
何麗真說:「家裡的事情。」
何麗真想起剛剛劉華濤的話,連問都省下了。
何麗真低著聲,說:「什麼怎麼樣……」
劉華濤似乎看出何麗真的情緒,笑著說:「別啊,我開玩笑的,何老師別當真。」
聲音雖小,可劉華濤依舊聽到了,「那給誰穿的,不會是張敬吧。他和圖書可都五十多了啊。」
【想老子沒?】
何麗真一直安安靜靜,劉華濤自說自話,「有機會就好好接觸一下,就算沒那想法,多認識個朋友也好呀。」
「拿著吧,我特地給你選的。」李常嘉伸手,把何麗真的包拎了過來,直接塞在帶子中間夾著。
「你就拿了這一點。」李常嘉看著她的盤子,何麗真這時才看到自己拿了什麼。一塊小蛋糕,一點肉末茄子,還有零星的幾口其他的菜。
吃完飯,劉華濤提議去唱歌,何麗真覺得自己寧可去死。
她不喜歡他的語氣。
「就覺得他人啊。」
他們約定的時間是上午,何麗真並沒有告訴萬昆。
何麗真的手在桌子下面攥了起來,壓在自己的腿上。
「那咱們先進去吧。」李常嘉四下張望了一下,似乎在選地方,「何老師吃早飯了么?」
手機震動,何麗真拿出來,上面是一條簡訊,來自萬昆。
他們來到自助餐廳,雖然還沒到正午,但是店裡已經有不少客人了。李常嘉三人來到靠窗的座位入座,光線充足,照在人身上暖暖的。
「這個給你。」
「想了……」
何麗真搖搖頭,說:「我也沒等多久。」
吃了。
「家裡?」
何麗真半點胃口都沒有,可李常嘉就坐在她對面,自己盤子的東西也沒吃,一臉熱切地看著她,何麗真沒辦法,只能放下包,拿起盤子去取菜。
何麗真低聲說:「不用了。」
劉華濤往餐廳裏面望了望,看見李常嘉還在那邊夾東西,又轉過頭悄悄跟何麗真說:「何老師啊,告訴你個驚喜,等會李常嘉會送你禮物啊。」
劉華濤好像沒聽到似的,和-圖-書接著說:「我先告訴你,是一條裙子。」
「真的不用了,謝謝你,我不需——」
何麗真覺得這頓飯簡直就是一場煎熬,她手裡拿著叉子,扎在麵條上,連續扎了好幾下,麵條都斷了,她還沒放到嘴裏。
何麗真手腳發抖,咬著牙。
【我幹完活了,等下去找你。】
餐桌上,李常嘉和劉華濤你一句我一句,一會聊聊學校,一會聊聊補習班,雖然何麗真的話少的可憐,可還算是沒有冷過場。
「哪裡不應該?」何麗真說,「有什麼不應該。」
「我跟你說,他人真的還挺不錯的。」劉華濤一邊說,就像忘記他們之前那段對話似的,「他家裡條件你也不是沒看見吧。」
她連番推辭,最後劉華濤臉色都難看了,不是調地吭了一聲,到一邊去買東西。何麗真對李常嘉說:「不好意思,我今天真的有事,你們去吧,我就不去了。」
李常嘉回來了,一手一個盤子,裏面裝了各式各樣的東西。
「何老師覺得李常嘉怎麼樣?」
何麗真很少厭惡什麼人,但是這個劉華濤,真的讓她從頭到尾不舒服。
李常嘉一拍手,「那敢情好了。」他指了指劉華濤,說:「就你最有辦法,那你說,咱們吃什麼?」
劉華濤聽著,擺了擺手,「得,沒意思啊。」
何麗真應下了。
何麗真單肩背著一個小包,她往上提了提,說:「可以,聽你們的吧。」
「這不就約出來了么。」劉華濤說到興起,還顫了兩下腳,「所以說,何老師也是聰明人。」
何麗真的假期,除了給萬昆買菜做飯,還真的一點別的事情都沒有,偶爾空閑了看看書,也不大看和圖書得進去。
十點多,何麗真來到武鳴廣場,就在那個波浪的雕塑下面等著。
何麗真看著旁邊來往的行人,「我都可以。」
李常嘉和劉華濤離開,何麗真慢慢走到那個藍色的雕塑前,緩緩坐下。
李常嘉看著劉華濤,忽然笑了一下。那笑容微乎其微,幾乎看不出來,可何麗真就在那短短的一瞬中,注意到了。
李常嘉看向何麗真,「何老師呢?」
何麗真沒說話,劉華濤停頓片刻,盯著她,又湊過來。
李常嘉和劉華濤吃到了十分鐘,趕來的時候李常嘉額頭上還急出一點汗。
萬昆緊接著發來第二條簡訊——
「何老師不好請啊。」劉華濤忽然開口。
李常嘉后一步過來,說:「我已經買好了,直接去拿吃的就行。」
李常嘉臉上也沒笑,眉頭輕輕擰著,看著旁邊的馬路沒說話。
那是一種你知我知,飽含深意的笑。
在公園撞見的第三天,十一假期期間,何麗真接到了李常嘉的電話,約她一起吃飯。
她羞恥,難受,可閉上眼睛,又怎麼都不能睡,只有一層接一層的噁心感湧上來。
何麗真低下頭,李常嘉轉眼,說:「我幫你拿一點。」
劉華濤已經吃得熱火朝天了,盤子前面對了好幾個螃蟹殼。
何麗真臉色發青,說:「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行了行了,就這樣了。」李常嘉打斷何麗真的話,「下次我再聯繫你。」他說完,又補充一句,「你有空也聯繫一下我,什麼時候都行。」
李常嘉約的地點算是個老地方,武鳴廣場。
何麗真坐在裏面,出去不太方便,就說:「你們先拿吧,東西放在這,我看著,等下我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