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有生之年

作者:Twentine
有生之年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番外 買車

楊昭沒說話。
萬昆不太滿意,「走什麼啊,那——」
兩人對視一眼。
楊昭直起身,一臉正經。
萬昆慢慢直起身。
「媽的中國是不讓開坦克,讓開老子第一個把她家炸了。」
年初,楊昭要重新買車。陳銘生問她為什麼買。
「可你沒坐下啊。」
「什麼破車。」
「先生,這是我的座位,請你站起來。」
人家對面那個就一條腿啊,秉承著中華傳統美德也應該禮讓殘疾人啊,你不讓座不說,瞅這架勢還要打起來了。
「為什麼?」楊昭馬上看向他,「這是我們的座位,我先來的。」
萬昆手裡捧著兩份盒飯,靠在椅背上,「我先坐的。」
另一邊,楊昭和陳銘生吃完飯,走出餐廳。楊昭跟陳銘生說:「我出去站一會。」
「行行行,你說了算。」
於是何麗真只能順著他,指了一輛越野車,「那個怎麼樣?」
這不是欺負人么。
楊昭搖頭,「不值得。」
還是沒回頭。
低緩的一道聲音,楊昭轉頭,陳銘生買好東西找過來了。他一手拄著拐杖,一手端著盒飯。楊昭接下來,把包拿開。
人群感慨,裝相的,怕老婆。
男人多懶,什麼都模稜兩可。楊昭在心裏默默地白了一眼,轉頭之際,看到一輛酒紅色的車,她指著那車問陳銘生:「那個怎麼樣?」
兩人出了車展大門,楊昭點了一根煙。
那女人穿著一件長裙,黑眸直發,臉上沒有表情,就那麼淡淡地看著他。
「哦。」楊昭點點頭,「我覺得——」
所以就有了今天這一出。
語氣還是淡淡的,可眼神已經冰冷了。
「我告訴你,中國是不讓開坦克,不然我就買輛坦克了。」
「你總不能只挑結實的。」
「大庭廣眾你搶人家座位幹什麼?你年輕力壯的大男人跟一個女人搶座位,你真好意思啊你。而且、而且人家的——」何麗真簡直不知和圖書道要說什麼好,「那男人腿還有殘疾,都拄著拐杖呢,你還——」
萬昆說:「那就拿著你們的——」
陳銘生靠在一邊的柱子上等著。楊昭抽了一半,轉過眼。
何麗真去洗手間了,萬昆一個人端著兩份盒飯,手裡已經有點燙了,可從他臉上一點都看不出來。
另一邊,萬昆很快就追上了何麗真。
萬昆聽得出,這個詢問只是個開篇而已。他挑了挑眉,準備應戰。
楊昭語調平靜地開口詢問,「你說這車叫什麼?」
萬昆還在笑,他慢慢站起身,解開手錶往桌上一扔。
萬昆笑了。
陳銘生:「餓了。」
他舔舔牙,歪了歪頭,不經意道:「看什麼?」
「你喜歡哪個?」
楊昭轉頭,陳銘生只來得及抿起嘴,可笑容還掛在嘴角。
他抱了一會,楊昭忽然說:「我還是要買凱宴。」
陳銘生剛要忍住,被她一句話又逗笑了。他伸手,拉住楊昭的手,低聲說:「我連笑都不行了?」
「什麼叫都不錯。」
陳銘生點頭,低聲說:「好,我陪你。」
有一天,他們和他們,在一個車展上相遇了——
楊昭說:「陳銘生,你要幹什麼。」
「誰看啊,誰——」
「把你包拿開,我要放東西。」
嘴笑,眼睛沒有。
又一個聲音插入,所有人看過去,一個女人進了店,從人堆里正往這邊擠。
眼神雖淡,可萬昆終究混了許久,不可能看不出對峙的意味。
陳銘生抬手,抹開她額前的碎發,「本來就不值得。」
而且明顯不是一般的眼睛。
萬昆把她一把攬過來,低頭,笑吟吟地說:「我買?老子求婚的視頻輝運幾千員工都看過了。」
真是冤家路窄狹路相逢啊。
旁邊的圍觀群眾這時候開始覺得萬昆有點不地道了。
楊昭淡淡地說:「這位先生,這座位是不是你搶的,我們心知肚明。現在請m•hetubook•com你站起來。」
他沒回話。
陳銘生俯下身,在她耳邊輕輕說:「我身體好不好,你還不知道么?」
「沒騙你,我后屋辦公室的那幾個糟老頭子都團購買的。」
何麗真轉頭就走,萬昆哎了一聲,追了上去。
「找個地方吃飯吧。」楊昭看了一圈,車展里沒有什麼像樣的店鋪,只有幾家買快餐的。楊昭說:「要出去吃么?要不湊合一下吧。」
陳銘生說:「沒事。」
咣地一聲。
何麗真立馬停下。
何麗真笑笑,「你也買了?」
「……神經病。」
楊昭有點心疼陳銘生,已經走了大半天了,再沒個坐的地方,累都累死了。她讓陳銘生排隊買盒飯,她去找空位。
「好好。」陳銘生把盒飯上的表拿開,楊昭瞄了一眼牌子,冷哼一聲,低不可聞地道了句:「……暴發戶。」
地概括一下中心思想,就是「每個男人心中都有一個越野的夢」。
楊昭在車展上走了很久。
「我就不讓了,怎麼著?」
撥開一半,另外一隻手擋住了他。
胳膊一疼,何麗真擰了他一下,他低頭,看見她一臉紅彤。「你不走我走!」
楊昭抬眼,「餓不餓?」
何麗真連忙拉住他,低聲說:「別胡說,走了……」她沖楊昭點點頭,「對不起啊,他亂說的。」說著,就拉著萬昆離開了。
「……」
楊昭臉上一熱,忍不住笑了,「陳銘生,你真混蛋。」
何麗真想了想,說:「安全……」
「你說買車什麼最重要?」
「我警告你,別亂來。」
周圍人都在看他們,何麗真臉不可抑制地紅起來,又剛巧看見陳銘生拄著的拐杖,簡直想找個地縫鑽起來。
「我看你才欠抽。」何麗真一手打過去,「把手拿開,我們去外面吃。」
何麗真根本聽不著:「給老弱病殘讓座你小學就該學過吧,你真不嫌丟人。」
hetubook.com楊昭深吸一口氣,「你笑什麼?」
楊昭早就知道他要這麼干,一手擋開他的盒飯,一手把陳銘生的東西放到桌上。萬昆反應也快,兩盒飯一摞,騰出一隻手就要撥開她。可剛
楊昭走到他身邊,一手輕輕攬住他的腰。陳銘生低聲笑,「還氣呢?」
「怎麼就稀粥了。」何麗真說,「我覺得挺好看的。」
「買輛大一點的。」楊昭說,「越野車,好不好。」
她也沒敢過去,原地沖楊昭低了低頭,小聲說:「對不起對不起,我們這就走了。」
「那男的不是一般人。」
別說,還正巧有個人吃完了,楊昭走過去,把包放在桌子上,然後眼前一晃,一道高大的身影就坐了下來。
快餐店早就沒有位置了,大多數人都捧著盒飯隨便找個地方坐。
「……」
可他們錯了,那女人半分要讓的意思都沒有。
「幹嘛呀。」耍賴。
「萬昆?」
萬昆想起什麼,笑話似地講給何麗真聽:「這車在孫孟輝那叫啥知道不?」
他盯著陳銘生的眼睛,又瞥了一眼楊昭。
萬昆在外跑了幾年,回來的一刻,彷彿洗盡鉛華。
何麗真一直勸他買輛普通點的轎車,萬昆是這麼勸她的。
「累么?」
「二奶車。」
楊昭剛說到一半,就聽見旁邊一道聲音。
「不是有一輛了么。」
何麗真臉一紅,批評的底氣也不足了。
一抬頭,陳銘生淡笑著扯開筷子。
後面有人喊:「表——表還在這呢——」
兩百米外的另外一對,男的還在女的身邊抱怨。
何麗真還在走,萬昆拉著她,「老師……」
「你別叫我老師,我沒教過你這麼牛氣的學生。」
陳銘生看過去,「挺好啊。」
身後忽然傳來一聲淺笑。
萬昆眨眨眼,忽然咧嘴一笑。一伸手就抱過來了。何麗真掙他,掙不開。
陳銘生點頭,「好。」
何麗真無語。
「你可以試和*圖*書試。」萬昆雙手虛虛地搭在腰上,盯著陳銘生,「看看你們倆今天能不能坐在這。」
萬昆叉著腿,有一句沒一句地聽著。
陳銘生抬手,將楊昭劃到身後。
陳銘生抱著她,淡淡地應聲:「是么。」
陳銘生覺得,她是把車展當成了超市在逛,挑挑揀揀,總是問他的意見。
其實在這樣的車展里,人這麼多,熙熙融融,根本沒空注意別人說什麼,但是這道聲音就這麼鑽進了楊昭的耳朵里。
「操。」萬昆低聲罵了一句,連跑帶顛地過去,剛剛氣勢猶在,人群自動分開一條路。
萬昆瞄了一眼那輛擦得反光的凱宴,不屑地說:「什麼破車。」多看了幾眼后,更不喜歡了。「稀粥似的,娘們唧唧。」
「叫什麼?」
楊昭看著兩個人進到人群中,不見了。
他的聲音不管多低多輕,永遠都能清清楚楚地進入楊昭的耳朵。她低頭,手微微用力,陳銘生慢慢地將她整隻手都握了起來。
可能整個餐廳里,只有萬昆一個人,能看出這個男人幾斤幾兩。
「那是什麼車……」楊昭離得有點遠,看不清牌子,人群擁擠,又不好擠過去,陳銘生拉住她胳膊,說:「不用去了,保時捷的凱宴。」
萬昆今年也想買車。
「那人沒什麼眼光,我要買我喜歡的,你喜歡么?」
「……」陳銘生心說反正哪個他都買不起,當然都不錯。
「朋友,幹什麼?」
一個男人,聲不大,但勁足。
她在看到楊昭的時候明顯一頓,認出了她是剛剛那個女人。她往桌上瞄了一眼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萬昆!」
「陳銘生,沒有什麼是『都不錯』的,你總會有個喜歡的。」
「對吧,安全第一。想安全,車就得結實點,想結實,就得買越野車。」萬昆表情欠欠的,一副「我說的就是真理」的樣子。
萬昆賴賴地說:「給我兒子累著了,誰負責?而且那女的…http://m.hetubook.com…」萬昆想起楊昭,還有點咬牙切齒,「一臉欠抽的樣,我真是——」
楊昭抬眼,陳銘生輕輕地親了她一下。
「喲,有幫手的啊。」
楊昭不久前從美國參加完一個展覽,坐飛機回來的時候,在機場隨手買了一本雜誌。裏面有一篇文章給她留下深刻的印象,文章很長,簡潔
萬昆瞬間就要往桌上放。
可在家住了兩天後,又回歸本性了。
你這麼嚴肅地問我,我哪還有別的回答。
楊昭說:「我包已經放在這裏了。」
「……」
「喜歡,你想買什麼都行。」
陳銘生說:「都不錯。」
他把兩盒飯隨手一扔,飯灑了一地。
「不用擔心我。」他說。
何麗真到萬昆面前,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楊昭和陳銘生。
萬昆聽到這,抬起頭了。
楊昭說:「我先來的。」
楊昭又覺得自己嘴臉不太好看,安靜地低頭吃東西。
旁邊幾個人在看熱鬧,萬昆人高馬大,體格健壯,而且眉目之間流著一股難掩的痞氣,表明了不好惹。大家都覺得那柔弱的女人會先讓路。
萬昆一邊打趣地跟何麗真玩,一邊象徵性地左右環顧。別說,還真跟一雙眼睛對視上了。
何麗真掙開,「別鬧,公共場合你注意點,這麼多人看著呢。」
「彆氣彆氣。」萬昆一隻大手放在何麗真的肚子上,說:「你話沒說完啊,老弱病殘後面還有個孕呢。」
陳銘生拄著拐杖站在她身邊,「真的都不錯,你買你喜歡的吧。」
「怎麼了?」
楊昭在眾人注視下,面無表情地坐到座位上。陳銘生試探著說:「要不……換個地方吃?」
流氓,臭不要臉。
萬昆冷笑一聲,沒錯,座就是他搶的,那又怎麼樣。
她回想了一下和陳銘生相處的細節,越來越覺得陳銘生其實是很喜歡車的。
楊昭一把撥開陳銘生手,擋到他身前,看著萬昆。
萬昆抬眼,對面的男人眉目低垂,聲音更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