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有生之年

作者:Twentine
有生之年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番外 教師節

她緊緊抱住他,親吻他堅硬的發梢,和柔軟的耳垂。她不辯駁,也不安慰。她寧可他更入魔一些。女人私心甚重。她希望能在他的生命里,佔有一席之地,希望能在他的回憶中,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萬昆不管不顧,手往套裝裙子里伸。
他長手長腳,隨便一勾,門就關上了。何麗真推他,「……你先起來。」萬昆摟住她,小聲說:「你今天怎麼穿這麼板正。」
萬昆:何麗真:「是不是沒吃飯?」
何麗真身體發熱,展開雙臂,輕輕抱住他。驀然,咕嚕嚕地一聲。何麗真:萬昆動作停頓一瞬,又開始往裡摸。又是咕嚕嚕地一聲。何麗真鬆開手,「沒吃飯?」
過了一會,忍不住轉頭,小聲說:「你是說不想辦婚禮么? 」
當時萬昆坐在下面,無聊地揪旁邊的葉子。婚禮酒店很高級,園子里種的都不是一般路邊常見的植物,眼看修剪精緻的樹枝要被萬昆嚕禿了,何麗真連忙攔住他。「你不能老實點,倒是聽聽人家發言啊。」
萬昆毫不猶豫,「五千一百三十一。」這數還真役聽誰用過,但何麗真想了想,牙分懂。
萬昆從褲子里摸出一支煙,點燃。
黑夜因和*圖*書為記憶,變得滾燙。
何麗真默然。他俯身,抱住她。他身上還余留著煙草的味道,那味道讓她想起從前。有個人蹲在小賣鋪門口的台階上抽煙。有個人坐在窗邊,臉被白襯衫映得發亮。
「唔……」萬昆想了想,「你們門口是怎麼說來著,『教誨如春風,師恩似海深』?」 何麗真忍不住笑場了。
萬昆坐到一邊,抽了小半根后,說:「我有今天都是因為你。」
何麗真茫然。
某一個教師節。
何麗真要被他嘴裏熱氣燒著了,語不達意地說:「教師……」
萬昆靜了一會,低聲說:「你不算我老師?」
「喜歡么?」
回到租房的院子,老遠看見罪魁禍首拎著大花貓在玩。何麗真過去解救,抽了萬昆一下,萬昆鬆手,花貓叫了一聲跑出去老遠。「這貓歲數很大了,你別每次回來都折騰它。」何麗真一邊說一邊掏鑰匙開門。
經過兩天的努力,校園一片溫馨的海洋,花叢錦簇,彩旗飄揚,表面工作硬是做到了深入的水平。
「嗯? 」
教師節前幾天,學校開始折騰。
換萬昆蹭上來。「到時候我們弄個比這個大的,而且不能俗,鋪個花就一和圖書生一世了,那還過什麼日子。」何麗真冷笑地看他,「那不俗的你要鋪多少?」
「有什麼可聽的,都是那一套。」萬昆晃晃脖子,「以後咱倆婚禮不弄這些沒用的。」
萬昆引導她說:「你把第一個『一』讀成『幺』試試。」何麗真心裏默念。五幺三一。身為語文老師,何麗真對中文還是有一定的理解能力的,一念完就懂了,臉也紅了。有個流氓在她耳邊小聲說:「直接反應個人需求,脫俗不?……老師?」何麗真度過一個心驚肉跳的教師節,放學的時候幾乎是逃走的。
校領導規定重要節日教師必須著統一服裝,何麗真提前翻出工作套裝,洗凈熨好。
清晨來校。門口有不少學生自發地給老師行禮送花,雖然只是不太值錢的小花朵,但對於老師的意義不同凡響。
何麗真掙扎無果,索性放棄了。萬昆將她攔腰抱起,來到卧室。給她扔到床上,順勢壓上去。何麗真打商量:「能不能先洗個澡?」
彭倩:「呵呵。」拉過何麗真的胳膊,「走了走了,還得去看胡老師那邊弄成什麼樣了。」
何麗真感覺出萬昆語氣不對,說:「也……也算吧……」
有個人hetubook.com在昏黃的燈飽下,拎著一根木棍,保護窮困的家人。有個人在多年以前,一句話不說,只留下一道背影,孤身去遠方。
之前被萬昆拉著參加他公司朋友的婚禮,草坪儀式上,司儀慷慨激昂地介紹著鮮花小道上鋪著一千三百一十四朵玫瑰,象徵著新郎新娘一生一世的愛情。
靜了好一會,萬昆才說:「剛下飛機就過來了。」
彭倩:「沒,趕緊下來吧。」何麗真把條幅繫緊,下來擦擦手,仰頭讀:「『教誨如春風,師恩似海深』……還是不錯的嘛。」
五分鐘之後,等何麗真踏入自己的班級時,才明白了彭倩話中深意。
「你就是想耍個流氓吧。」
下課了,何麗真回到辦公室,一堆女老師來看熱鬧。「五千一百三十一朵是什麼意思啊?是紀念什麼日子嗎,難道是你們倆的生日?……不對啊,你也不是五月和三月啊。」
萬昆役有馬上回話,半晌,他輕笑一聲,把煙頭掐滅。「如果當初沒有你當我的老師,現在我要麼要飯,要麼坐牢。」
何麗真:「那是你自己努力。」
「……」何麗真沒理他。
就像他之於她那樣。
這回何麗真決定真不理他了m.hetubook.com
大家嘰嘰喳喳地問,何麗真悶著頭當烏龜,支支吾吾地說自己也不知道。
前幾天還抱怨的彭倩如今校門口一朵花接一朵花地拿,臉上是抑制不住的笑容,使勁地揉搓小朋友的臉。
「收到了。」
「辦,怎麼不辦。」萬昆樂了,摸摸何麗真脖子,「瞅給你嚇的。」
何麗真過去,小聲笑話她:「喂,那天誰說的教師節就是教師給教師過節的?怎麼今天收這麼多花呀。」彭倩扭頭,一臉壞笑: 「這麼多花?何老師,你說話可留點餘地。」
高三組人員太緊,輪到兩個女老師被分配到校門口掛橫幅。
萬昆垂眼看她,他二十歲的力氣就能把何麗真當雞崽兒捏,何況現在。
彭倩滿臉不樂意。
怎麼可能不知道 … …
「你先起來。」
萬昆解開她的睡衣,無意間說:「我的教師節禮物,收到了沒?」
萬昆貼著她:「哦,教師節。」
萬昆也不說話,前胸貼後背地站在何麗真身後。他穿著一件薄襯衫,衣尾扎在長褲里,何麗真明顯感覺到頂在自己背後堅硬的腰帶扣。開了門,還沒轉身,何麗真就被萬昆擠到牆上。
萬昆停手了。何麗真有點疑惑地看向他。
「教師節www•hetubook•com教師節,真是教師給教師過節,鮮花自己買,條幅自己掛。」何麗真踩著凳子,胳膊高舉,「你先看看歪投歪?」
「五千一百三十一朵。」坐在第一座的學習委員好像看出她心裏想法一樣,回答說。
何麗真推開他,「不早說。」
「教師節……學校規定這麼穿的。」
他的存在萬分明顯。
她說:「你不要逗我,你滿打滿算才上了我幾堂課?我哪算得上是你老師。」
花海中的學生都在疑問,見過五二一表白的,見過一三一四表白的,五一三一是怎麼回事?
她的班級里堆了不下兩百捧鮮花,講台和過道被佔得滿滿登登,跟門口可愛的小花不同,這些花個頭碩大,沾著雨露,飽滿新鮮,香味撲鼻。這得多少朵啊。
萬昆翻個身,懶洋洋地躺在床上,看著何麗真脫下外套,繫上圍裙,熟練地開火做飯。
趁著萬昆吃飯的功夫,何麗真匆忙洗了個澡,出來直接被堵在門口。何麗真也不想廢話自己頭髮還沒幹,某人吃飽喝足,天塌了也攔不住了。
躺在床上,何麗真關掉檯燈。視野一下子黑了。
橘紅的光在黑暗中孤寂又婉柔。
何麗真明顯不信服。
「哪有,真的是給你的教師節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