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夢落芳華

作者:也顧偕
夢落芳華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卷 朝露曇花,咫尺天涯 第十六章 義父對峙

第一卷 朝露曇花,咫尺天涯

第十六章 義父對峙

他呆了。
他果然並不是無意中拾得我,並把我撫養長大……那次破廟的相遇,都是他的刻意為之,這麼說來,那一天他是有意來尋人?
「切,我才不希罕呢。」我斜乜了他一眼,彎腰扯了一截草叼著,「逗你,還不如義父來得有趣。」
這突然而來的一句話讓我有了興緻,身形停滯了一下,用餘光瞄到他極專註的望著我發間的簪子,他就站在柳樹下,靜止一動不動,像是化作了石頭一般,臉上是柔和的笑容,眼神既興奮又有些彷徨。
芳華咦了一聲,盯著某一處,放開了我,彎下了腰。「這東西雖摔不壞……」
我一怔,「再過幾年,勺兒就快成年了。你與我不一樣,不能總呆在我身邊。」他感嘆了一聲,雖是這麼說,下一秒又被擁入了他的懷裡,我眯起眼睛享受,那是一個暖暖的懷抱,柔軟的布料,陣陣的香氣鑽進了鼻子里,讓人心裏一悸,我抬頭望著芳華,才有一絲的恍惚,原來時間過得如此之快……
「那是以前的事了……」他淡淡一笑,略有些苦澀,目不轉睛的望著我,「可我如今只依稀記得他的模樣了。」
笑話……
他不再說什麼,拂著我遮住眼的發,只是沉默了。
由我怎麼https://m.hetubook.com•com戲弄他,他都垂著眼瞼,我湊近了去看,他卻別開了臉,「你……離我遠一點。」
風徐徐的吹著,發揚起,空氣中盪著甜甜的花香隱約還有一股獨特的氣味夾著葯卻又香著酥到了骨子裡。
他一呆。
一聲不吭地跟在我後頭,二人一前一後,腳步都很輕柔,偶爾有落葉簌簌地聲響,他的聲音上揚,響亮如玉,「芳華避世而居,一人清靜慣了,他卻還收了你作養子。」
他拉住我的手,稍稍一用力,我竟沒有絲毫掙扎的餘地就倒在了他的懷裡。
「這十多年來,芳華當真沒把你做女人養?」韓子川沒來由的突然冒出了一句。
眼珠滴溜溜的轉,「我要陪芳華一輩子。」
「為何?」他嘴角微微揚起。
成家立業?
我的心卻恍若擊鼓般,怦怦直跳。
他一笑,像摸小孩一般的摸上了我的頭。
「你與我父親相熟?」
「毒解了么?」
「你見過芳華木對不對?」我眯起眼睛望著他,想從他神情探出個究竟,「這簪子我天天戴,為何現在才告訴我?」
啊,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他臉上想笑卻又笑得愈發的苦澀,「芳華木珍貴得很,能解百毒和圖書,世人都在尋,我以前有幸也見過,不過你的這支不太一樣,我也只是揣測,不敢枉自下判斷,如今你身上的大變化,怕是與它也脫不了關係,所以我才能確信。」
「你的義父是芳華獸……對不對?」
我癟癟嘴,懶得搭理他,瞥了他一眼,繼續走。
我一驚,立馬來不及想遍破口而出,「那可不行。」
韓子川果然是好男不和女斗。
切,這人……毛病,翻臉比翻書還快,一會兒工夫便走得沒了影兒了。
眼神里滿是溫暖,他離我那麼近,呼吸的氣息都拂在了我的臉頰上,痒痒的也讓人有些不安,心裏一陣亂的跳動,我不由自主地退了幾步,手撐在案上,卻把一個什麼東西,撞在了地上,發出好的聲響。
突然一陣細微的聲響從我身後傳來。
韓子川的聲音頓了一下,「竟然還把芳華木贈與了你。」
芳華認識我的家人,難道……
饒恕我,怒了。
「這麼多年,性子也愈發的像他了。這麼糊塗可不好,以後還得成家立業。」
叫他義父,還真吃虧了。
這是我第一次,喚他芳華。
「我今天偷喝了半罈子酒。」
「你知道我想問的不是這些,」我視線移至那澄亮的紅木簪子上,眯起了眼,「https://www.hetubook.com.com芳華木做的簪子,還有我的父親……這一切的一切,我都需弄個明白。」
他徒然間笑了,凄絕與悲悴。
「義父什麼時候推門進來的,我竟一點也不知道。」
他卻舉手撫上了我的臉,指間摩挲著我的眉目,捧著我的臉。
當初來的時候,我才與他齊膝,如今身子都能到他肩頭了,他可卻仍是我初次見他時候的模樣,不曾改變。
我一激靈,瞧到這火紅的木簪子,便又想起了開頭的事了,一把握住了他的手,「義父,你有什麼瞞著我?」
風徐徐的吹過,紙窗沙沙作響,隱約可以聽見屋外韓子川走動的聲響,似乎是準備將擺在外頭曬著的藥材收拾進屋。
他愣怔了一下,像是看傻了……
我心裏一窒,他卻拱了拱手,「我乏了,先走一步。」
靠,我低下頭,「因為,」
我伸著手撩開了袖袍,胡亂將濕發挽著,拿紅木簪子插好。
我站著望了一會兒,慢悠悠回了宅子,合上門,抽了發間的簪子,拿在手裡,細細的看著,低頭,湊近了,聞了一下,這會兒竟沒有剛才那般的香了。
「慢慢想,不急。」
我驀然的睜大了眼睛,忙往後移一大步,卻撞上了木案,眉一蹙,腰痛極了,和-圖-書苦不堪言啊。
從方才韓子川的神情上不難看出,他似乎還有所隱瞞,唉……究竟是什麼呢,我嘆了一口氣,將簪子擱在案上,不經意間,突然瞅見了銅鏡。心裏一窒,遲疑了一下,徐徐走了過去,心情竟有些迫不及待。
因為,哪有聽說一個女子成家立業,討妻生子的。
竟比我以前,好看不知多少倍……
他搖搖頭,「你可以去問他。」
他一笑,整張臉也柔和了起來,並沒有因為我直稱他名諱而生氣,反倒是挺受用,眼角的硃砂卻像是淚,聲音也沉重化作了一聲嘆息沒入了空氣中,「誰又能陪誰一輩子……」
「哎呀……」我低頭。
憑空多出了一個聲音,讓我一驚。
身形竟有些倉皇失措。
說完像是被咬了舌頭,老實地低下頭,偷拿眼瞄他。
他這舉止與表情,隱隱讓人覺得不對勁兒,卻又不知道究竟是哪兒出了錯。
一抹身影,雖是穿著男袍,卻遮不住那婀娜的身段,這般搭配竟揉雜著男子的風流與女子的柔弱,引人無限遐思,讓人移不開眼。
我眨了眨,他的語氣是從沒有過的溫柔,比春風都要拂過都要暖人心,「你的相貌與你父親竟如此的相像……」
說到底,這麼久了,除了皮膚白了點兒,我還不知和*圖*書道自己究竟長什麼樣,銅鏡映著著昏黃的人影,徐徐近了,也清晰了不少。
鏡子里多出了一個人的身影,他立在我身後,那綴在眼角下的硃砂,襯著一雙美目,讓人覺得分外多情。
他撫著我的發,揚著修長的眉,那眼裡的神情似乎在說,你慢慢編謊……不急……
「來了也沒多久,惦記著你,便來看看。」他攬上了我的肩,將我拉著正對他的眼,低頭望著我,笑了。
什麼東西掉了?
這真是芳華木么?看著也和普通的紅木沒兩樣啊。
握在手心裏暖暖的……
「他待你極好……」
這眉宇,輪廓。
那黃土墳旁的骷髏……那遺留在他懷裡的破布……
「不是這件?我把你種在地里的白菜挖了,換成了美人菊,我覺得後者比前者好吃。」
我遲疑了一下,摸了下簪子,卻見他眼裡神采一亮,我心裏緊張,收了手,「……這簪子是芳華木做的?對我義父很重要麼?」
當時的太陽剛巧有些耀眼,我眯了眼睛,轉身望著他。
「……」
他拾起了地上的簪子,吹了一下,「下回摔它時,卻也別讓我看見了。」說畢,挽著袖袍,細緻地拿布擦了擦它,執在手裡,舉起就要給我別入發間。
半晌,視線才從我臉上緩緩移開,落至了我的頭上。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