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夢落芳華

作者:也顧偕
夢落芳華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卷 朝露曇花,咫尺天涯 第十七章 初揭生父之謎

第一卷 朝露曇花,咫尺天涯

第十七章 初揭生父之謎

兒子……
他神秘一笑,「就與你們被父母生下之後,胎盤會妥善保管與埋好是一個理兒。」
「你不是已經知道了么……」
我蹙起眉頭,問了一句:「為何?」
那是他們上一輩子的事,與我無關,我只想與義父呆一輩子。
柳絮紛飛,飄著卷進來了不少,韓子川就這麼站在門外,手裡捧著一些藥材,傻傻的望著我們,肩上還有一兩瓣花。
像是正背著他在做一些見不得光的事兒。
挺著小身子板,長吁了一口氣,也總算沒了屋裡的壓抑氣氛,回頭瞥了他們怔愣的身影。
我趴在他腿間,身子依偎,仰頭,收緊手臂,「告訴我父親的事。」
「你不喜歡它么,」他望了我一眼,輕聲說:「可是我卻很想把它給你。」
門,砰的一聲開了。
我不知需是用什麼話語與聲調,才能像他這般將這幾句話說得凄入肝脾,只是知道現在的芳華很讓我痴與心疼,我拉緊了他的手https://m•hetubook•com•com,「義父……」
看著他笑得和煦的臉,我突然啞然,只是挺直身子骨,埋入他的懷裡。
哼,若是沒有我……
我從沒見人可以笑成這樣。
我無語。
我倒地……
這年頭,他不想承認也不行,他一個人在僻靜的地方呆久了,一到集市便有些分不清方位,有一會兒我蹭著粘上他逛了一會兒街,就有人往他身上撞,撞了一個再來二個。
他笑得有多美,我疼得就有多厲害。
他身子僵硬卻也一聲不吭地的將我環住,絲絲的香味鑽入我的鼻間,還有暖意充斥我的身邊,暖烘烘的,讓人不舍……
我的父親,是為芳華而徇情的……他們上一輩子究竟有何糾結。
末了,他還報以神聖的笑容,展袖伸了手,徐徐指著他們的背影對我說,那幾個人都熟人熟臉了……他都認識了。
「義父,別岔開話題。」
「所以呢……」https://www.hetubook.com.com
他一笑,我又被電得七葷八素,有些恍惚了。
你肯定,就你這記性沒弄錯人?
這真相,比謊言還來得殘酷。
「你猜得沒錯,這是芳華木,卻也不是普通的那支。凡人都知芳華木能解萬世之毒,可卻不知木分兩種,一種是芳華獸死後化作的木,它便能解百毒;另一種是芳華獸出世,化成人形后留在土裡的木,它只能祛蛇蟲,可卻比前者更難尋。」
我無語望天。
宅里沒了銀子,他就拿了聖葯去換了幾回,原本以為他出門一趟回來后,便沒有些余錢供我花,結果……
「勺兒,我已經是重生一回了,前世忘了許多,我只依稀記得你父親的容貌與他棄在墳旁的遺書,我要照顧他的子嗣,你是他唯一的兒子。」
我卻心亂如麻,萬分糾結。
他徐徐站了起來,似乎覺得不妥當,又彎腰來扶我,笑著對前面的人說:「你怎麼進來了?」
和_圖_書他為啥,他說,他們撞他是經常的事兒。
韓子川更絕……
韓子川似乎才回過神,怔了怔,望著手裡的藥材說:「我把它收拾了一下,曬得夠久了,宅子里銀兩不夠了,想找你要些藥丸丹藥,拿出去換些平日里用的。」
「小時候,你要像現在這麼撒嬌該多好。」溫馨融洽的氣氛瀰漫在我們二人周身,芳華低頭笑著,撫著我的發……
他垂著眼,每說一詞,眼角下的硃砂便隨之輕顫。
他的眼睛還死死的盯著我們二人相疊的手上,半晌抬頭,朝我笑了一下。
這其中定有什麼誤會,就算一開始便是個錯,我也不想探究到底了。
靠,有這麼嫌棄人的么。
等等,我是個母的。
「這個著實珍貴,你要收好了。」
芳華沉吟了,從袖子里掏了一下,展開手,伸了過來。
他們兩可怎麼活。
讓我感到有些不舒服。
我一瞅,兩三個袖珍小瓷瓶。
我垂頭,改望地……呦,這地真乾淨哇,m.hetubook.com.com灰沒有一兩也有二錢。
兩三個小廝抱著花花綠綠的布匹,糕點吃食,小至柴火大到馬車全給一併買回了宅子,不僅賣葯后的銀兩沒了,懷裡還揣了好幾張借據。
他的手緩緩摸著我的發,聲音溫柔極了,卻讓我發寒。
芳華沒呆,卻一把推開了我。
我袖袍一劃,忙撥開正走來的韓子川,一把將它們搶來握在手裡,掂量了幾下,「義父,你與子川歇在屋裡,這賣葯的事,還得由我來。」
「你去了黃土墳,對不對……那個依偎在墳旁的死屍便是你的父親,乖勺兒,你記性那麼好怎就忘了,記得他懷裡羊皮上寫著的么?你看過的,」他的指緩緩的滑過我的臉頰,摩挲,一字一句地說著,「那日一別,空惆悵,相見無由。強說歡期,誰料天人永隔,你我二人早已魂斷千里,是我待你不夠好,如今便用命來補償,只望你還魂之後,能照顧吾孩兒……」
臉上浮現的明明是笑,可卻如此悲傷,讓人為之https://www.hetubook.com.com觸動,竟動不得分毫,連帶著心裏某一處也開始疼了起來。
他像是察覺到了我的視線,徐徐轉頭,看向了我,莞爾一笑,「我記性不好,可這些話,我記了一輩子,再也忘不掉了。」
他卻手放在我後腦勺,俯下身子,微用力將我逼近。
我呆了。
容我暈個先……
我一抖,心裏油然升起一股莫名的不安,撐起身子就想遠離。
雖是這麼想著,心卻更惶恐不安了,索性將頭埋入他的懷裡。
他怔忪,神色坦然坐在榻上望著窗外。
芳華笑了,一席欣長的身子立著,手沒入袖袍,也沒說什麼就算默認了。
一進門,那叫一個氣魄……
他賺錢的本事不錯,花錢的功夫卻更勝一籌。
所以,我翻了翻白眼,瞥了屋裡的二人,乖乖的揣了那些金貴的小瓷瓶,低頭出了門。
但這個笑……
斜乜一眼,他低頭,摸了摸,一臉動容,不用腦子都能猜得出,他身上的錢囊又被人摸了去。
這麼說來,這個壓根就不能解毒。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