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夢落芳華

作者:也顧偕
夢落芳華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公子番外 二

公子番外

華公子病得很厲害,似乎熬不了多久。他的脾性很怪,主子對他噓寒問暖,他卻不怎麼答理,嘴裏總是念叨著韓子川。
後來我見著主子念念不忘的人了,他是華公子,也是只真正的芳華獸。好日子沒過多久,主子便留下我照顧華公子,自己進宮為他找「負心人」去了。
主子若是有一天知道了真相,或許會恨我。恨就恨吧,只要能保住她的性命就好……這是華公子的心愿,也是我的。
只有一截枯木沒入土裡,孤零零地立著,旁邊還有沒燃盡的衣衫。
鸚鵡已經能把我教它說的話說得很利索了,它會告訴主子芳華在黃土坡。我想她該去見他最後一面的,這是他所希望的,和圖書也是我所能做的。
他笑著答應了。
一間屋子只剩下一個人,一隻鳥,一隻獸。
遇見主子的那天,我正被人圍追堵截困在火海中,是她救了我……
一天又一天。
其實,那都是屁話。
藥王不是猝死,而是被我殺死的。
我或許是能說真話、也是唯一能告訴世人真相的人,可是我選擇沉默。我身上也流淌著少許芳華獸的血,所以沒有人能比我更了解他。這隻獸被情傷得很深,全身已成墨黑,別說續魂,就算重新幻化為人也會耗盡他所愛之人的精血。他不忍心傷了他的勺兒,我更不能害了我的主子。
呸……
他撒了一個彌天大謊。
這是貳兒用元氣與www.hetubook.com.com精血做的藥丸,我體內也有少許芳華獸的血,或多或少也該有些用處。
芳華自浴火海的那天,下了很大的雨,可他卻那樣笑著,一步一步踉蹌地走到了黃土坡上。他說看到勺兒回來了,他要去接她。
我想了想,被江湖人追殺總比被那老頭子關在屋裡沒日沒夜地虐待來得強。
守在這兒……我怕保不住秘密。
人一旦陷入了愛情,都會變成傻子。華公子是這樣,主子也是這樣。在山下總是有主子的消息源源不斷地傳來,韓子川的血沒有用,所以他回了宮,而主子正用自己的血去挽救那個已經逝去的華公子。
主子不讓我說髒話,我也www.hetubook.com.com就不說了。
我候了不知道多少天,才等來了準備上山的弄玉公子,交給了他許多藥瓶,托他一定要轉交給主子。
我叫么兒,被主人救了之後,便改為了貳兒。
當我趕去的時候……
我也安心了。
他用自己的生命為代價,向主子隱瞞了一切,包括他的愛。
他會情不自禁摸著主子穿過的衣袍,一摸就是很久。
從那一刻,我才有所察覺,或許負心人不是當今聖上,而是我家主子。
藥王一共收養了多少徒弟,只怕連他自己都記不清了,我是唯一存活下來的。聽說幾百年前我的祖輩有一代曾與芳華獸有過姻緣,但是到我爺爺這一輩已經沒能顯現出什麼特別的體質了,和-圖-書反倒是我從小身體忒好,而且還被那藥王發現了我的血能醫洲人解毒,所以那老頭子隔三差五便把我扔入桶里泡葯,然後取我的血喝。
偶爾精神好的時候,他便會讓我說說主子的事,比如她平日里幾時起床,愛做什麼等,他聽多少遍都不會厭倦,每回聽著聽著便睡著了,臉上就會盪起疲憊卻很溫柔的笑意……
主子一走,他便像變了個人似的,整日坐在榻上望著窗戶發獃。我原以為他是在等韓子川,結果……發覺似乎不是。
我是藥王的徒弟,世上人都傳我被藥王從小用各類藥材泡澡,身子早已是百毒不侵,血液金貴還能入葯。
走之前我去了趟黃土坡,在他墳前拜了幾拜。
她沒像其他人一m.hetubook.com.com樣要喝我的血,反倒是給了我新衣衫、新房間,還有新名字。她從不問我的過去,還手把手地教我配藥、煉丹……雖然藥王以前也教過我那些,但是我還是裝作不懂且很虛心地學著,因為我喜歡聽她說話。每當她湊近來低聲與我說著那些藥材的用途時,聲音是那麼柔軟,眼神也在笑,這讓我覺得很舒服,也很安心,主子說,我的神韻像極了某個人,她說這句話時很感慨,神色很寂寥。我想那個人應該對她很重要。
你救他,我救你。你若執意要救華公子,我便拼卻性命來救你。只是我能力微薄,或許不能保你健健康康,但也一定能讓主子你撐到芳華的續魂重生。主子,請好好活著。
主子,請你一定要服食。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