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良師如此多嬌

作者:席江
良師如此多嬌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五十四章 師父的威脅

第五十四章 師父的威脅

對於他的出現,我太過震驚,腦子有點發懵,怔怔地盯著樓襲月的臉,心情一時複雜到了極點,說不出是喜是澀。
意志已然遠去。
身體緊貼著廝磨,湧起瘋狂的歡愉,一波波的情潮強烈到我無力抵抗。迷離的意識稍微回歸的剎那,一想到抱著自己的是誰,我的心口就像被撕碎了一般痛。靠著殘存的最後一絲意識,我拚命地想著蘇莫飛,想他送給我的那張小貓面具,想他為了救我和我一起跌下懸崖,想他抱著我跪在冰冷徹骨的雪地里,想他為我熬的那一碗兔肉湯,想他的好,他的溫柔,他的體貼,他的一切一切……
樓襲月背對著我,將紫嫣緊摟在懷裡.紫嫣的臉上帶著迷醉的笑容,血順著嘴角往下流淌,「公子,公子……」一聲聲喚著,慢慢的在樓襲月懷中永遠閉上了眼睛。
他逼我直視著他的眼睛,問道:「小絮,你不救蘇莫飛了嗎?」
「小絮,小絮……」
我被他眼底的嗜血瘋狂嚇住了,猛然回過神來,一把抓起衣服裹上,像逃似地躍下床往門外衝去,眼前突然一花,路已經被人擋住。
樓襲月接著不慌不忙地道:「你留下,他就能活命。」
「留下來,小絮。」
一個細微顫抖著的女聲激動地說:「公子,我就知道你會叫我回來的,我就知道。」一把清冷悅耳的嗓音悠然響起,問道:「紫嫣,你愛我嗎?」紫嫣急忙表達心意:「公子,從九年前見你第一眼起,紫嫣的心裏就只有你一個人。」隨後,那道悅耳的嗓音似乎帶上了笑意,柔聲道:「那如果,我要你死呢?」
耳朵里聽到的東西,讓我猛地僵住了身子。連幻聽都有了嗎?
手指抽搐著拚命攥緊那個木盒子,指甲在盒面上摳出道www.hetubook.com•com道痕迹。
淚水不停地往下流。身體卻因為媚葯的關係,情不自禁的往他衣衫上去磨蹭。
那人抱著我好像遲疑了一會兒,沒有其他舉動。得不到紓解的情潮折磨得我快要暈了過去,我張開嘴瀕死般喘息著,全身幾乎爆炸開來,喉嚨里翻湧起一股腥熱。忽然間,雙唇被覆住了,緊隨著的是一陣激烈地親吻和吸吮,狂熱的像要將我整個人吞下去。
從始至終,她沒有得到一句回應。樓襲月只是抱住她,一動不動。
別叫了!別想騙我,別想。都是假的,抱住我的,只是一個我連臉都沒看清楚的乞丐,一個骯髒不堪的乞丐。
在我驚悚顫抖的注視下,樓襲月緩緩轉身看向我。右手垂放在他身側,指端有血一滴滴往下墜落。
他停下動作,捧住我的臉為我擦著眼淚,等我緩過氣來后,繼續動著,將我捲入那片令我窒息的慾念浪潮里。
「是給蘇莫飛的么?」樓襲月問,語氣里不是疑問而是肯定,他笑了一笑說:「真好。為了他你能犧牲到這種地步,如此情誼,師父怎能不動容。」
「小絮,」樓襲月拍了拍我的臉頰,笑容半分未減,說道:「讓你為難了,是嗎?如果現在出現的是蘇莫飛,那該多圓滿。我還是那個乞丐,對你而言都差不多吧。」樓襲月俯下身,長發如瀑傾瀉在我的身上,涼如雨絲,「又或者,你寧願跟那個乞丐親熱,也不願意我碰你。」
「小絮,小絮……」
樓襲月勾了下嘴角,平淡的語氣:「小絮,你離開的這四十六天里,去了哪兒,做了什麼,為師統統都知道,你什麼時候去的孤雪峰,蘇莫飛什麼時候離開的,你又何時到的盟主林。」
https://www•hetubook•com.com淚水再也忍不住,奪眶而出,模糊了咫尺那張無比魅惑的俊美面容。
「求你,求你還給我。」我完全沒有去思考他說了什麼,拚命的想要忍住,淚水還是溢出了眼眶。我看著他一邊說,手一邊在收緊,指節都開始泛白,像要將那盒子連同裏面的東西都震成粉末。頓時,恐懼像一隻無形的手攫著我的心臟,我撲跪在他的面前,顫抖著拉住他哭求:「師父,我拿命換它,好嗎?」淚如泉湧,「你派人跟蹤我,是為了練天一神功吧,好,我把命給你,現在就給你,你也把它還給我……」
樓襲月的眸子突然顫了一下,光彩黯淡的猶如死灰一般,笑著對我說:「唐絮,東西在我手裡,你除了信,還能怎樣?」
只要能救蘇莫飛,什麼,我都甘願……
不知過去了多久,樓襲月低聲道:「我原本,不想殺你的。」語調沒有起伏的說完,將手鬆了開。紫嫣的身體癱倒在地上,面朝著我的臉上還帶著那一抹永不再消散的美麗笑顏。
「不可能。」我紅著眼眶,側臉瞪著他,「樓襲月,我和你沒有關係了。」
「你……」
體內的那股火,幾乎燒光了我所有的意識,我癱軟在地上,任由那人擺布。
「不,不!別搶走它!」骨頭都快被捏碎了,我眼睜睜看著樓襲月掰開我的手指,將那個裝著紫金丸的木盒子奪去。我撲上去想要奪回來,被他輕而易舉地壓制住,絲毫掙脫不開。
我回道:「與你無關。」使勁掙脫他的桎梏,下一刻,卻被猛力拉到他身前。樓襲月抬起手摸向我的臉,我一瞧他手指上的血跡,心中就一陣惡寒,慌忙偏過頭去避開他,卻還是被他鉗住了下巴。
我全身驀地僵硬m.hetubook•com•com
渾渾噩噩中,身體被平放在被褥上,絲滑的緞面一觸及我滾燙的背部就像立刻點燃了起來,而我全身都包圍在火里燒。我難受地扭動了一下,卻被緊緊地困在那人臂間動彈不得。
我不想看那人一眼,緊閉著眼睛,嫌惡地偏頭避開他的手指,嗓音嘶啞地問道:「紫嫣,夠了嗎?我可以帶走」后話被封在壓下的兩片唇瓣間,深深淺淺地吻著我,這種感覺……
那人的動作霍然僵住。
盒子里,有一粒紫金丸。
我心中忍不住悸動,我明白他的意思:只要我留下,他就將紫金丸送到蘇莫飛手中,可是……「我不相信你,樓襲月。」太多太多次的欺騙,我還敢用蘇莫飛的命來賭嗎?
那是紫嫣心口的血。
我沒有任何力氣去反抗。袒露的皮膚貼在冷硬的地面,陣陣寒意蔓延全身,就像是從地下伸出無數只冰冷的鬼手,把我一寸寸拖入絕望的深淵。
唇被放開了,我喉嚨鼓動著只擠出這一個字,便再說不出來話。
一片昏眩過後,我身子還細微顫抖著,臉上突然感覺一涼。冰涼的手指摸上我的臉,拂過我的眼睛和鼻樑,最後停在我微微張開還在不停喘息的嘴唇上。
若是從前,我會喜極而泣的擁住他,將所有的委屈都說給他聽,然後慶幸自己沒有被人污辱;但是現在,一切都不一樣了,我選擇的是蘇莫飛,和樓襲月再這樣……心裏亂得一塌糊塗。
屋內登時沉寂下去。我甚至聽到了自己咚咚的心跳聲。
只要能救他,再痛苦我都甘願。
我邁步越過他往前走,手臂霍然被拽住。我平視著前方說:「樓襲月,要麼殺了我,要麼讓我走。」
樓襲月對望了我良久,直起了身,隨手拉了一下滑落在他臂彎的衣衫,和_圖_書動作慵懶中透著股惑人的風情。我瞧得心口突地一跳,慌忙深吸口氣穩住了心緒,問他道:「你怎麼知道我……」腦子裡倏忽閃過一個念頭,沉聲說:「難道,你一直派人跟蹤我?」
我驚得拚命虛開一條眼縫兒,失去焦距的眸子望著前方,什麼都看不清地顫抖著。那人把舌頭伸進了我嘴裏,翻攪著,糾纏著,掠奪過每一寸地方。帶著十分熟悉的,獨屬於樓襲月的氣息充溢在我口中。
我驚恐地突然睜開眼睛,直迎上一雙深邃無底的明眸。眼尾飛揚,勾魂奪魄。
我望著他,心底開始發冷,忽然翻身抓起衣服想要逃開,卻被猝然抓住了手腕。
當身體被橫抱起來時,我顫抖的死死咬住嘴唇,嘴裏是濃烈的血腥味,用僅存的力氣去握住手裡的那個小木盒不掉下去。
卻在這時,身上的重量忽然一輕,耳畔似乎有什麼動靜,我也無力撐開眼去看。過了片刻,身子被兩隻手臂更用力地箍緊,用要將我腰肢都勒斷的力量抱著。
我聽他這麼說,再看著他的臉瘦了一圈,下巴也更尖了,心頭不由得抽痛不已,甚至有一瞬間我差點忍不住伸手去抱住他。可在最後一刻,我都強自忍住了,手裡死死緊攥著那個木盒子什麼都沒做沒說。
樓襲月冷嗤一聲,「那你和誰有?蘇莫飛?」
但我知道,不是他,根本不是。
情慾飛快地堆積,突然間爆發。我眼前頓然一片白光閃過,快|感像尖銳的刀子劃過我全身,我失控地抓住了那人,弓起身子,往後仰著頭哭喊出口:「莫飛……」
樓襲月對我笑,溫柔地讓人沉醉,輕輕撫摸著我汗濕的額發說:「小絮,你剛才的聲音真好聽。蘇莫飛抱你的時候,你就是這麼叫他的嗎?」
他忽然對我笑了一下,魅得勾和圖書人魂兒,語氣輕柔地說:「小絮,傷害你的人,師父絕不會放過。」
「咚」的一聲悶響,後腦勺突然一陣劇痛。那人發怒地抓住我的長發,把我的頭往地上撞去,眼前頓時天旋地轉。
他就那樣不吭一聲的在我體內掠奪,每次頂入都深到像要將我撕裂,每次撤出,又把魂都生生扯了出去。我手指痙攣著抓住他的胳膊,全身不停地發抖,指甲深深摳進他的皮肉里。媚葯的餘韻還在腦中盤旋著,我表情空白地睜著眼睛,視線渙散,模糊不清。
斷斷續續的喘息,像黏稠的水銀在空氣中瀰漫。
樓襲月定定地沒動一下,彷彿身體都化作了一尊石雕。我攀住他的手想要去搶回那個盒子,突然間被他按倒在床上,用唇兇狠地堵住了嘴巴。
達到情致的那一刻,他猛地低下頭含住我的唇。恍惚間,有幾滴滾燙的東西墜在我臉上,我卻無力去分辨是什麼。
我已經不再是那個唐絮了,回不去了。
那人欺身壓在我身上,手在我身上胡亂摸著,粗重的喘息噴在我臉上。
當那人分開我的雙腿,沉下身,毫無徵兆地挺進我身體里時,我胃裡猛地一陣痙攣,捂住嘴乾嘔起來,痛苦到彷彿連五臟六腑都要被擠壓得吐出來。
不久后,紫嫣嘶啞著聲音一字一句地說:「只要是公子要的,紫嫣都給你。」我心驚地撩開紗帳,眼前一道寒光乍閃,我還沒來得及發出一個音,劍,已然刺穿紫嫣的胸膛。
那個人不是樓襲月,即便是,也不能這樣了。我要陪伴一生的,要一心一意對他好的,是蘇莫飛。不是樓襲月,不是他……
再醒來時,我只覺得頭痛欲裂。我捂住額頭低低呻|吟了一聲,剛要坐起,驀然聽見有人說話的聲音。
「小絮!」
因為醉合歡的作用,我明白的。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