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良師如此多嬌

作者:席江
良師如此多嬌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五十五章 師父的殺意

第五十五章 師父的殺意

我頓時驚訝了。以前他從沒告訴過我他的生日是哪天,甚至這八年裡,他從未過過一次生日,那麼今天……
趙單沒有多問一句,雙手接過:「是。」簡短回道,幹練地轉身離去。
我嗤笑道:「樓襲月,你醉了。」他沒醉的時候,絕對不會對我說胸口痛這種示弱的話。
為了怕節外生枝,在趙單送紫金丸去紫宸派的這段日子,我只能安心留在樓襲月身邊。
這時,趙單出現在門外。身形挺拔的少年大步邁進來,目光先是詫異地在我身上掠過,而後收斂了所有情緒,對樓襲月低首抱拳道:「師父有何吩咐?」
快要說出口的祝福登時夭折在嘴邊,我有些訕訕地低下頭去。
他輕笑出聲,摸了摸我的臉頰說:「一定沒有。」
我渾身一僵。
「或許吧。」樓襲月喃喃道,收緊雙臂將我抱得更緊。他的呼吸變得有些急促,手臂也細微顫抖著,卻真的沒有碰我一下。我不知道他怎麼了,想轉回頭去看他一眼,最終還是忍住了。
門就那樣大敞著,風呼呼地往屋裡灌。
「唐絮,過來。」
樓襲月眸色一沉,開口道:「小絮,只要你願意,我們還可以有第二個、第三個孩子……」
我連忙躲開m.hetubook.com.com他,額頭冒出了一層冷汗。我手忙腳亂地撐坐起身,往床頭縮去,「你出去,樓襲月,我困了。」他彷彿沒聽見,拉住我腳踝一使勁,將我拖回到他面前。
我原本擔心樓襲月會像那天一樣,常常毫無顧忌的對我做那種事,好在幾日過去后,什麼都沒再發生,我不禁長鬆了一口氣。
我抱著膝蓋坐在床上,心底陣陣發寒。方才那一瞬間,樓襲月的眼中真的有殺意閃過。
在我因為他已經睡著的時候,他低啞的嗓音在我耳邊響起:「小絮,今天是我的生日。」
我一愣之後,繼續掙紮起來,不得不放軟聲音道:「樓襲月,你醉了,回你房中休息去吧。」
「小絮,」他把下巴擱在我頸窩處,滾燙的熱氣呼在我頸項上,問道:「你娘曾經提起過我爹嗎?」
今天晚飯前,樓襲月差人叫我去他房中,我借口身子不舒服沒去。現在這種情況,我再和他單獨相處,只會讓我更加無所適從。
樓襲月許久沒有出聲。他只是邁步走到門前,拉開房門對外面的手下道:「讓趙單過來。」頓了頓,清洌的目光一掃地上的紫嫣,淡淡地道:「把人送回董王府。」
我憋https://m.hetubook.com.com了許久,終於下定決心,深吸口氣準備對他說聲生日快樂時,驀然聽見他說道:「也是我爹的忌日。」
樓襲月將裝著紫金丸的那個小木盒遞給他。我登時緊張地死盯住他的手,聽見樓襲月說:「你去,送到紫宸派。」

樓襲月晶亮的眸子在夜色中星子般耀耀發光,定定地瞧了我許久,翻身躺在了我身旁。我驚得差點沒跳起來,連嗓音都有些變了:「樓襲月,你……」「噓。」他輕聲道,把臉埋在我濃密地發間,隔著髮絲吻了吻我的後頸。我登時全身顫抖不已。
樓襲月伸臂忽然將我抱住,用力把我僵硬的身子壓在他胸口上,撫著我的發頂溫柔地說:「笨小絮,師父怎麼捨得傷你。」我知道他又在說謊騙我了,可我聽到他這麼說,還是忍不住心跳加快,眼眶潮熱。是因為謊話聽了太多遍,所以也難免當真了么?
鼻子聞到樓襲月身上濃烈的酒氣,我登時緊張地伸手推開他,急道:「你要幹什麼?」樓襲月沒有再動作,臉頰微微酡紅,眸子有些迷離地望了我半晌,嘴唇抿成了好看的弧度,湊到我面前囈語般低喃:「小絮,小絮……」和-圖-書
我看著他的眼神,心臟像被一隻手狠狠捏了一下,躥起一陣子疼。轉瞬,我逃避開他的目光,啞聲問道:「你的獨情蠱還沒解?」所以還對我抱有這種虛無的感情,要把我強留在身邊,卻捨不得殺了我。
突然間,樓襲月噗嗤笑了出來,笑聲清越的如同仙樂般動人,我不明所以,怔怔地扭頭瞥向他,卻被他趁機吻了一下眼角,「笨小絮,還是一樣的輕信別人。」他單手撐住頭,絞玩著我的髮絲,一改方才的低落神情笑吟吟地道:「你說,若真讓你和蘇莫飛在一起了,為師怎麼能放心呢。」
樓襲月默了片刻,問道:「是因為蘇莫飛?」這一次,我沒有避開他的視線。蘇莫飛清澈溫潤的眼眸倏忽浮現在我眼前,我心緒竟奇異地平靜了下來,我直迎著他的眸光回道:「即便沒有蘇莫飛,我和你,也不可能了。」
望著他伸過來的手,我往後再縮了縮,警惕地盯住他。
我急得大叫:「樓襲月,你喝醉了。」樓襲月一直不是個貪杯的人,喝成今日這樣子,我還從來沒遇到過。急得用上武功想要逼開他,豈料就算他醉了我也不是他的對手。樓襲月輕而易舉就將我壓制在身下,手腳都動彈不得。
親手殺了所有陪www•hetubook•com.com伴他的人,他難道真的毫無感覺?
樓襲月吃痛地鬆開了我,捂住嘴唇怒瞪著我。我連忙坐起身離開他遠一點。
這段看不見希望,把自己低到塵土裡的感情,如果再不放手,總有一天會把我逼瘋的。
樓襲月纏繞著我髮絲的手指停下。白皙的長指上,盤繞著一縷烏亮的髮絲,奇異的和諧好看。突然,他就著那縷發用力一扯,痛得我倒抽了口涼氣,下意識地把臉揚起緩解痛楚,唇卻忽然被堵上。
直到屋內又只剩下我們兩人,樓襲月回眸瞥向我。我赫然低下頭,咬了咬嘴唇說:「下一個,輪到我了吧。」話剛說完,陡然一驚。
我在心底自嘲地笑了笑,略微掙扎了一下沒有掙開,也不再浪費力氣,任由他抱著說道:「樓襲月,你留下我,又不殺我,是為了什麼?」我抬起頭看向他的眼睛,「我是不會幫你對付紫宸派的。」
紫嫣的屍體搬走沒多時,地上的血跡就被清理洗刷得乾乾淨淨,再打開門窗一吹,連空氣中瀰漫的血腥味也變得淡了很多。彷彿方才發生的一切,都只是我的幻覺。
「小絮,就這樣,讓我抱著你睡一晚上吧。」他說:「我胸口有點痛,抱著小絮就不痛了。」
我驚得瞪大了眼睛。當那m.hetubook.com•com條靈滑的舌頭撬開我唇齒,探進我嘴裏肆虐時,我一狠心,閉上了牙關。
我搖頭打斷了他:「不可能了。我不能再辜負了蘇莫飛。」
樓襲月微眯著眼,眸底水波流轉,惑人心魂,「小絮,你只要像從前一樣,乖乖陪在我身邊就好了。」我搖頭:「不,我沒法再像以前那樣了。」發生了那麼多事,什麼都變了,曾經對他的依賴痴纏,我再做不出。
樓襲月胸口急劇起伏著,許久過去,幾乎是咬著牙對我說:「唐絮,有的時候,我真想掐死你。」言罷,躍下床去,頭也不回的摔門離開。
入夜後,我像往常一樣沐浴更衣,躺在床上睡得迷迷糊糊的,腰肢忽然被人緊緊抱住。我驚了一跳,睜開眼睛,所有的瞌睡都跑了。
我看著那人架起紫嫣的手臂往外拖時,心中難抑悲切。紫嫣雖然對我做了很過分的事,但是這八年的照顧陪伴,不是假的,她曾經對我很好很好。在我心目中,紫嫣已經算是我半個親人。如今,白謙走了,她也走了……我渾身莫名一顫,霍然抬起頭望向門邊那道俊逸的身影。
我聽出他是在說蘇莫飛也笨,不由得有些生氣了,不無好氣地頂了回去,「至少,我不用天天去猜莫飛的心思。我知道他對我好,這就夠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