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良師如此多嬌

作者:席江
良師如此多嬌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五十六章 我的答案

第五十六章 我的答案

樓襲月一步步走近,停在了我面前,瑩玉般的眸子被垂下的長睫半遮住,光華如波流轉,瞧得我心跳霎時全亂。他居高臨下地打量著我,輕勾了下嘴角似笑非笑地說:「才分開幾天,就茶飯不思了?」
渾身忍不住打了個寒戰。
而後,連著兩天都沒見到樓襲月。我總覺得心被一根線拉著懸了起來,忍了忍,終於還是問起照顧我的那人,「你們教主去哪兒了?」
『記住這些,小絮,記住我給予的,包括痛……』
我沒法忘記,那些從前。所有的笑和淚,所有的痛楚和溫馨,無論是出自他的真情還是假意,我都沒法忘記。
他把下巴放在我頭頂上,肩膀輕微顫抖著,似乎是在笑:「小絮,難道我們要一直這樣嗎?」他低頭咬了咬我的耳垂,蠱惑般的嗓音清泉般流淌出:「小絮,把我問的那個問題,回答完。你救了蘇莫飛之後呢?」
聽他說起『死』字,我頓時心驚膽戰,連日縈繞在腦海的那些念頭瞬時都涌了上來,急得脫口而出:「我在這兒,你還會走火入魔?當年你不就是為了這個目的才帶回我的嗎?」
那一晚,我抱著膝蓋在床上坐了整整一夜。和_圖_書我以為樓襲月這次決計不會再輕饒我了,我那樣和他硬碰硬,惹他生氣,甚至在他生日當天也不肯說句軟話,這要是擱在從前,按他的性子我早都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我長嘆一聲,對自己說:這也好,至少少了見面的尷尬。端起碗筷,我吃了沒幾口就放下了,走到門口喚來那人,讓他把盤中幾乎原封不動地飯菜都收走。趁著他在收拾的時候,我對那人說:「以後不用這麼多菜樣,我吃不了。」那人回我:「這些是教主吩咐的,屬下不敢減少。」
我愣了一下,「哦」了聲低頭望向桌上的飯菜。
我從趙單手裡接過那株乾花,想到自己剛才有些慪氣地舉動,低頭對樓襲月說了聲:「謝謝你。」蘇莫飛終於能化險為夷,我的心情也不由得輕鬆了許多。
『記住這些,小絮,記住我給予的,包括痛……』
我說不出口。就在聽見他那個問題的瞬間,我腦子裡浮現的答案是,我會救蘇莫飛。然後再陪著樓襲月一起,就算是死。
樓襲月果然生氣了。
一想到樓襲月會死,我心底就揪痛得厲害,連氣都有點喘不過來。我抱住頭,將臉埋在https://www.hetubook.com.com臂間,使勁揪著頭髮,想把那些不停往腦子裡鑽的影子都趕出去,可是沒有辦法。
『記住這些,……』
樓襲月突然沉默了,隨後不容抗拒地拽住我往外面走。
樓襲月竟然點頭,「對,蘇大俠嘛。自然人人交口稱讚。而他為了你,也準備放棄掌門之位,實在是有情有義得很。」他不輕不重地捏了捏我的下巴,凝眸端望著我,臉上的笑容漸漸淡去,一字一句道:「可你休想再回他身邊去,休想。除非我死了。」
今天,是他父親的忌日。
這和從前有什麼區別?從前的唐絮是傻乎乎地粘上去,現在的唐絮是傻站在原地。
彷彿深埋心中的恐懼被撕裂開來曝露在空氣中,任由烈日灼燒,心痛得緊縮成了一團。我咬住下唇思量了許久,顫聲道:「我會救……蘇莫飛。」
思考著這些東西,我心裏像有團亂麻在攪著,很煩。我不可能再像當初那樣,乖乖的把自己送到他手中,無怨無悔地讓他殺。可是,我又能逃開嗎?如果我逃了,樓襲月會不會因為這個走火入魔……
「啊——!」
話說完,下巴被兩根修長的手指輕輕和_圖_書挑了起來。樓襲月讓我看著他,方才的勃然怒氣像被大風吹散了,在他俊美的臉上蕩然無存。他平靜地問我道:「小絮,如果有一天,師父和蘇莫飛都被困住了,你會救誰?」
我眸子劇烈顫抖,剛想要說這種事情不會發生,嘴唇被樓襲月用手指壓住了。他面容認真地說:「回答我,小絮。」
如果我逃走,樓襲月也會那樣嗎?
腦海里有一個聲音兀自迴響——
我咬著牙不吭聲。
我被他嘴裏呼出的熱氣撩得皮膚又燙又癢,強忍著沒有閃躲,回他道:「蘇莫飛太好了,我沒理由不喜歡他。」
我心頭莫名一跳。
我張了張嘴巴想要說什麼,可一觸及他冰冷的目光,又把話都咽回了肚裏。我只得重新坐下,捧起那碗米飯,一口口往嘴裏塞著東西,直到吃得胃都有些脹痛了,我還在不停地吞咽。
想到這,心頭難免毛毛的。可心悸之餘,我卻又更是困惑。
樓襲月眸子猝然發亮,我一瞧慌張地轉身要跑開,卻被他從身後牢牢抱住。
出了門,我一抬眼便瞧見院中那道站得筆直的身影,訝然道:「趙單回來了?」趙單也看見了我們,邁步走過來,對樓襲月抱拳回話:www.hetubook.com.com「師父,紫金丸已經送到。」說完,從衣襟里取出一株枯乾的花朵遞給樓襲月。
樓襲月聞言,呆了一瞬,我也呆住了。等回過魂來,我真想把方才那些話都塞回去。
迎上我的視線,樓襲月徐步走進屋內。那下人見是他,連忙放下手中的東西行禮。樓襲月隨意一瞥那些飯菜,轉回目光看向我,道:「唐絮,要我喂你吃嗎?」
我一聽初時驚訝,轉瞬紅了臉。原來樓襲月早已料到我會不放心趙單是否真去了紫宸派,所以讓趙單帶回了這個東西,以證明他真的去過。
「樓襲月,你要怎樣明說吧。」我轉頭盯著他,「我不想再猜了。」這種順著也不是,逆著更不是的日子,我受夠了。

樓襲月面無表情地揚起手,將我的碗筷打飛到地上。瓷器碎裂的聲音,彷彿一瞬間撕碎了什麼。
「給她吧。」樓襲月沒有探手去接,冷著臉說:「這是紫宸峰上獨有的凌霄花。」
樓襲月何必對我容忍至此?算算日子,他也該閉關練天一神功第九重了,獨情蠱也是時候解了,那他為什麼還不動手?我腦子裡閃過一個念頭,猛地想起,或許是八年之約剛到,樓襲月覺得在這個www.hetubook.com.com時期閉關不太合適,往後推延了吧。
那人一邊幫我把飯菜布好,一邊恭聲回道:「教主沒有外出。」
樓襲月眸色驟變,轉而又藏起了一切的情緒波動,狀似無所謂地柔笑著,摸摸我的臉:「笨小絮,也不知道說句謊話哄哄師父。」說著說著,不管旁邊還站著誰,旁若無人地將我攬入懷裡,俯首在我耳畔低語道:「你就那麼喜歡他嗎?」
「才沒有。」我以為他在說我和他,像心虛一樣慌忙出聲否定。音還沒落,就聽到他不冷不熱地續道:「你放心,『你的』莫飛死不了了,用不著這麼擔心他。」話語微頓,接道:「把飯菜都吃了。」
我低聲嘶喊著,拚命地捂住耳朵不想去聽,可是沒有用。這聲音是從我內心深處響起的,從一個深得我碰觸不到的地方,我想剜掉這些回憶,卻又束手無策。
我心中微赫,不假思索地辯解道:「我沒胃口。」
我保持著捧碗的姿勢,紋絲不動,樓襲月拉起我的胳膊,蘊含著怒氣地嗓音道:「你故意的,是吧唐絮?」我回道:「我沒有。」他又問:「那你這是在做什麼?」
忽然,我出於直覺地抬頭看向前方,只見一抹俊逸的身影悄無聲息地出現在門邊。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