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良師如此多嬌

作者:席江
良師如此多嬌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六十二章 我的選擇

第六十二章 我的選擇

「徒兒沒有胡鬧。」我死死盯著咫尺處的地面,沙啞了嗓子回他道,「師父對唐絮有養育之恩,唐絮大喜之日沒去告之師父,是徒兒的錯,師父盡可責罰。至於我和莫飛的親事……請師父成全。」
大殿內有人厲聲喊道,隨之躍出數道人影橫劍擋在樓襲月身前。樓襲月恍然未覺,腳步紋絲不亂地往前走,逼得那些人連連後退。
「我先出去一下。」蘇莫飛忽然道。
「唐絮,你說的是真心話?」樓襲月問,嗓音有些發緊。
「唐絮……」蘇莫飛忽然拉住了我。
常與又打量了我半晌,點頭:「好吧,我暫且相信你。你別想害二師兄。」最後一句刻意加重了語氣,說完,走出了房間。
常與幫著我把他扶回房間放躺在床上,我連忙為他褪去鞋襪和外衫,然後打來清水替他擦臉。蘇莫飛喝醉后很安靜,從始至終都乖乖地任我擺弄。
蘇笑,一生安寧,無憂常笑。

等我忙完了這些直起身,才發現常與還一直站在屋裡沒有離開。「常與,有什麼事嗎?」我狐疑地問他。常與定定地盯著我,說道:「唐絮,你真的和樓襲月斷了關係?不是跟他合謀做戲給我們看的?」
紅綢的碎片,悄無聲息地飄落在地面,刺目得好似誰心口滴出的血。
沉默了許久,從上方www.hetubook.com.com飄落下一道空茫茫地聲音,囈語般的口吻道:「紫嫣你還真說准了。」他說話的語氣震得我心中一跳,我驀然抬起頭去,卻在這一瞬間,樓襲月的手腕輕抖,割斷了纏在幻雪劍上的那張喜帕。
劍如烈光,瞬息便至。
於是,在紅葉和蘇莫飛的悉心照顧下,挨到第八個月,我順利生下一女。
我有些虛弱地笑了笑,撫摸孩子還有些皺巴巴的小臉回他:「你取吧。」
「好,就叫蘇笑。」我欣然諾道,輕輕在孩子的額上吻了一下:「笑笑,來,給你爹笑一笑。」話出口,逗得蘇莫飛樂了。
我澀然一笑。這般讓心肺都痛得快撕裂開的感覺,我倒真希望是在演戲。我沖他回答:「我和他……沒關係了。」
樓襲月的劍微不可查地顫了一下。
在那個漫天大火的噩夢中,最後握住我的那雙溫暖的手,註定今生,我再也握不到。
明明知道自己該怎麼選,那為何,心底還會覺得痛?
目光激烈交匯,我瞧見蘇莫飛眸底晶亮閃動的光彩,側身回抱住他說:「對不起,蘇莫飛,我暫時做不到。」不僅僅是因為腹中的孩子,更重要的是,我一閉上眼,腦海里就像著了魔障一般,不停回放在昏暗水牢里發生的那一幕。
我鼓動著喉嚨,一個https://m.hetubook.com.com字都再說不出,只覺得視線里一片猩紅,彷彿那張喜帕還蓋在我的頭上。
我在這份令人安心的溫暖里,慢慢睡了過去。
一道溫潤的嗓音在我耳畔輕輕響起:「唐絮,我可以等。等到你完全接受我的那一天。」
我走近床邊坐下,目不轉睛地看了蘇莫飛的睡顏半晌,伸出手去撫摸他的臉,卻又僵停在半空不敢去觸碰。
經過一段日子的調養,蘇莫飛的武功如他當初所言恢復得差不多。但是他的雙腿卻落下了病,每到變天時就會脹痛難耐,我只能抱住他的膝蓋幫他揉捏,緩解痛楚。
「怎麼了?」話一出口,我突然明白過來,臉上登時有些發燙。如今我和蘇莫飛已經是夫妻了,更衣這種親密的事,自然不用再相互避諱,甚至做妻子的還應該主動幫夫君……
剔透的劍身和艷麗的紅帕糾纏在一起,像一團烈火中包裹著的玄冰,美得炫目。
我將額頭磕到地面上,久久沒再抬起,撲跪著對他說:「師父若要殺我,徒兒絕不躲開;可是你若要傷害莫飛,徒兒絕不答應。」
我還來不及回應他,眼前一花,倏地閃過一道寒芒,直刺向蘇莫飛的胸膛。
忽然間,「都退下吧。」一把蒼老渾厚的聲音響起,「莫飛的大喜日子,怎能刀劍相向。」清遠說https://m.hetubook.com.com話的語調不高,卻清晰送入了每個人的耳中。
我怔怔看著和他十指相扣的手,眼前霧氣瀰漫。
樓襲月應對上我的目光,眼眸漆黑如夜,望不見半絲光芒。
我的身體忍不住瑟瑟發抖。蘇莫飛將我抱得更緊,用他的體溫暖著我冰涼的胸口。
我往床內挪了挪身子,咽了口唾沫對蘇莫飛道:「離天亮還早,你也再休息會兒吧。」
「唐絮。」
溫柔,堅定,毫不動搖的一個擁抱。
陣陣驚呼聲中,蘇莫飛冷靜地錯步閃避,下一瞬,我不假思索的將手裡捏著的東西往外一甩,纏繞在透明的幻雪劍上。
蘇莫飛極少飲酒,喜宴上被他的師兄弟們拉住灌了幾杯,醉得人事不省。
多麼屈辱。
由於第一次的意外,我這次顯得格外緊張,本來胃口就不好,現在更是咽不下東西。蘇莫飛沒有法子,只得去請求紅葉前輩勉為其難地留在紫宸派。
屋內只剩下我和蘇莫飛。我聽見蘇莫飛輕淺綿長的呼吸聲,還有燭花爆裂時噼啪的輕響。
他微微勾著嘴角,似乎在笑:「唐絮,你讓我覺得自己是個笑話,很好,太好了。」言罷,緩步轉過身去。
一隻手攙住了我的胳膊。我渾身一震,側頭木然看向身旁的蘇莫飛。蘇莫飛將我扶了起來,眸光深深地看著我,沒有說話。在他這樣的凝視和*圖*書下,強忍在眼眶裡的淚水悄然滑下臉頰。
我躺在床上抱著笑笑,抬眸凝望著身前的蘇莫飛,只覺得,幸福不過如此。
我撲在桌子上睡得迷迷糊糊的,身子忽然一輕,頓時虛開眼清醒了過來。蘇莫飛抱著我對上我的視線,笑了笑說:「抱歉,讓你在這裏睡覺。」 我稍愣后,問他:「天亮了嗎?」蘇莫飛說:「還沒,你躺下再睡一會兒吧。」
雙腿虛浮的,整個人有一種空空的感覺。
「哦。」蘇莫飛低低應下,然後又僵站了片刻,抬手解開了中衣。我只瞥了他一眼,就不自在地移開了目光。
樓襲月停下手,默然看著我拉住喜帕的一角慢慢跪了下去。
劍刃冷然逼近!
蘇莫飛望定我的眼睛,執起我的雙手慎重地道:「謝謝你留下,我會一生對你好,絕不辜負。」
他俯身把我放在了床上,我聞到他身上殘存的酒氣,拉住他的衣袖:「你把衣服換了吧,我備好了。」說著指了指床頭矮几上的衣物。蘇莫飛道了謝,拿起衣服后再沒動作。
喜帕的兩端繃緊了,絲絲顫動。
等蘇莫飛換好后,緊接著,又是一陣子沉默。
我嚇得膽戰心驚,失聲尖叫出口:「不要,師父!」
那時,恰值陽春三月。春歸大地,綠柳吐翠,半敞的軒窗外一樹桃花開得正艷。
從今以後,陪伴我一生的人,是蘇莫飛。https://m.hetubook•com•com
清遠掌門站起身續道:「樓教主,你已經身負太多血債,莫要再……」樓襲月全然不顧他在說什麼,點地騰飛而起,衣袂翩翩,不過眨眼身影便消失在門外。
再往後的幾個月,隨著我肚子漸漸明顯起來,蘇莫飛和我的所有心思又都轉移到孩子身上。
紫宸派的弟子們相互對望了一眼,不再猶豫地收起了長劍,移步立在兩邊讓開了道路。
不是樓襲月。
眼瞧著他快要打開門,我一聲喚住了他,紅著臉支吾道:「莫飛,你就在屋裡換吧,我沒事的……」
「哦。」蘇莫飛又低聲應下,邁步走到床邊,動作有些僵硬地躺在我身邊。我下意識的絞緊了衣袖,然後感覺蘇莫飛悄悄往我靠近了些,再靠近一些,腰被人抱住了。
我渾身僵硬,良久,深吸口氣側頭望向他。
「掌門!不能讓這個魔頭全身而退!」
遣走了那一群鬧騰呱噪的師兄弟們,蘇莫飛把孩子小心翼翼地抱到我面前,喜難自禁地問我道:「小絮,孩子的名字,你想好了嗎?」
被當著蘇莫飛的面呀……
我眼睜睜看著他離去,緊咬著下唇,淡淡的血腥味在嘴裏散開。
「小絮,」樓襲月出聲時嗓音依舊平和得如無風的湖面:「你說不放心蘇莫飛,為師便讓你來親自確認,沒答應你胡鬧到這種地步。」
蘇莫飛低頭瞧著我倆,略微思索后道:「蘇笑。」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