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良師如此多嬌

作者:席江
良師如此多嬌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六十四章 我的三妥協

第六十四章 我的三妥協

看著他像喝水一般把那些酒灌下去,我驚訝地站在原地,許久沒有動。
我望著他沒接,「三生花呢?」
樓襲月也不生氣,細長的指隨意地勾起我肩上垂落的髮絲,「小絮,還有一個月就到你的生日,我會在那天將三生花給你,你願意等著嗎?」
樓襲月噗哧笑了出聲,眼眸彎彎,裏面璀光如波流轉。一瞬間我幾乎不敢逼視,慌忙錯開視線。聽他止住笑道:「為師原本不打算提條件的。可小絮既然問了,為師怎能讓你失望。」他伸手摸向我的髮鬢,我一驚,側頭躲開了。
樓襲月站起,翩然走近:「還是蘇大俠寧為一己之私,害同門被困?」
「三生花,我可以給你。」
「別怕,小絮。」樓襲月柔柔地道,「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說完,他擁住我的確再沒有其他過分的舉動。
「小絮,跟我走。」蘇莫飛攥住我的手腕便要轉身離開。
我張了張嘴,終是忍不住說了句:「別這麼喝酒,對身體不好。」
於是我留在了天一教。我當初與紅葉前輩已然說好,讓她攔住紫宸派的人,別來尋我。無論成與不成,我自會在莫飛出關前趕回去。
似曾相識的動作,那雙眼底藏得極深極深的悲涼孤寂,看得我心都揪了起來,情不自禁的想要開口詢問他。卻在這時候,樓襲月放手鬆開了我。
我被帶著進他房間時,樓襲月正坐在窗前用錦緞擦拭著幻雪劍。修長白皙的手指襯著剔透的劍身,陽光下美得讓人移不開眼。hetubook•com•com他每一個輕微的動作更像在心弦上輕撥慢捻。即使現在,我仍然不得不承認,樓襲月的美過於妖異魅惑。可是這份絕世驚艷之下,他卻有著嗜殺的本性——
而後十日,我再沒見到樓襲月。在我生日當天,他回到了天一教。
我一愣,突聞「嘭」的一聲大響,房門被猛力撞開。
樓襲月夾了一塊糖醋魚放在我面前的碗里,對我溫柔一笑道:「吃吧小絮。」我很是不習慣他這樣子,驚訝地舉起竹筷沒動。稍後見他又要幫我布菜,我慌忙道:「不用了,我自己來就行。」樓襲月動作微頓,隨後放下了竹筷,「好,你自己來。」
我忽然想起去年我生日那天,樓襲月根本沒有喝醉。他清醒的知道我故意灌醉他,是為了奪那塊玉牌去救蘇莫飛,可他還是把我親手遞上去的酒都喝了下去。
樓襲月牽起嘴角沖我微微一笑:「我沒餓,你用吧。」我聞言放下竹筷道:「我也不餓。」在他這種目不轉睛的注視下,我只覺後背發汗,哪裡還有什麼胃口。
「你放心,」樓襲月頭都沒抬的懶懶道:「這次不是紫宸派。」我剛呼出一口氣,又聞他道:「下次可就不一定了。」手腕一轉,在空中挽了個漂亮的劍花,眸光向我瞥過來,笑吟吟道:「生日快樂,小絮。」
「樓……」我悚然出聲。
蘇莫飛沒有理會他,目光激烈跳躍地望著我,喉嚨鼓動卻沒發出一個音。初時驚詫后,我陡然回過神,慌https://www.hetubook.com.com忙起身跑到他面前急道:「你來幹什麼?!」
我聽出他話里的隱意,眼眶一熱,反握住他的手輕聲道:「你小心。」話雖如此,我心中也明白,樓襲月練成天一神功后已經天下無敵。他若要傷害莫飛,我只能以命相護。
「莫飛,等等。」我用力拽住他,掙扎開他的手跑回樓襲月跟前,急忙說:「樓襲月,我馬上把他勸走,三生花請你守諾給我。」
我還沒來得及反應他說的意思,樓襲月續道,聲音從背後傳來有些發空:「小絮,我以前問你的那個問題,你沒有答完,現在我想聽你說。」我艱難地搖了搖頭,「說什麼都沒有意義了,樓襲月。」緊挨著我的身體驀然一僵,隨後聽見他笑道:「我來替小絮說。救了蘇莫飛后,你會和他白頭偕老,雙宿雙飛,對嗎?」
我緊張得渾身僵硬,卻又在下一瞬,聽見樓襲月說的話后驚得轉過頭去。
樓襲月每次這樣擦拭寶劍時,都是在他大開殺戒之後。他素來沉迷於幻雪劍此刻的美麗。
一股濃郁酒香撲面而來。我順著香氣走去,只見院內有一人背對著我坐著,墨發如瀑披散在他背上,隨著他舉杯的動作光澤瑩瑩閃爍。在定睛打量后,我愕然一驚。那人身旁的石桌上酒罈翻倒,淋漓一地,若不是酒香四溢,我真不敢相信那人會喝了這麼多酒。
「小絮,過來。」
我猛地轉頭看向他,不意間臉頰擦過他的嘴唇,那溫軟的觸感讓我心頭頓和*圖*書時一悸。樓襲月卻恍若未覺,漆黑眸子深邃無底直望進我的眼睛里,語調無波無瀾地說道:「算是賀禮。」
忽然間,屋外一陣嘈雜聲起。
「小絮!」蘇莫飛疾步走近拉回了我,長眉緊蹙道:「別和他說了,快隨我離開。大師兄和其他師弟還在外面,我怕他們有危險。」說完,不容分說地把我拉著往外走。
樓襲月時常不在教內,那天後我只匆匆見過他幾次面。見面時,兩人也不怎麼說話,默默對坐著,喝茶,吃飯,然後他起身離開。
他的唇靠得很近很近,每輕輕吐出一個字,彷彿唇瓣就會碰到我的耳廓。
「蘇大俠,」身後一把清越好聽的嗓音徐徐響起:「你若能接下我二十招,我便毫髮不損地放了屋外那些人,怎麼樣?」
「小絮,」過了許久,樓襲月開口道:「蘇莫飛對你很好吧?」我沒有回應。樓襲月輕笑一聲,環在我腰上的手臂緊了一下,低喃般道:「這樣也好。」
樓襲月笑容半分未減,「到時候,自然會給你。」我打量了他片刻,伸出右手去接過。
僵硬如石雕般的身子被他慢慢地扳過去,讓我面對著他。樓襲月凝目看了我很久,抬手在我額上敲了一記,勾起嘴角似乎笑著道:「師父的小絮,如今是別人的了。」

我稍鬆口氣,夾了口菜放在嘴裏,隨便咀嚼了幾下咽入腹中,連味道怎樣都沒來得及細辯。再嘗了幾道菜,我發現樓襲月從始至終沒吃一口,有些不解地抬頭看向他。
hetubook.com.com子裡被這些雜念攪得像一團亂麻,我腳下隨意走著,猛然停下回過神來。我抬起頭四顧,驚愕地發現,我竟然無意間走到了樓襲月的院前。在心底自嘲地笑了笑。曾經的習慣還沒有改掉。
心頭猛地一跳。我對望著他的眼眸,半晌後點了點頭。
樓襲月挑眸看向我,似笑非笑。他的臉色帶著酒醉后的微微酡紅,可那雙洌灧的眸子,清透的不粘半點醉意。
我的手腕被蘇莫飛一下無意識地緊捏,生起陣陣痛楚,隨後,他意識到慌忙鬆開,低眸歉意地看向我,目光溫潤如水。許久后,他啟唇道:「小絮,這一次,我一定帶你走。」
樓襲月很少貪杯的。他說他討厭酒醉后那種無法掌控的感覺,他不允許自己有掌控不了的時候。而眼下……
我在瞧見站在門口那道身影時,整個人都懵了。
寶劍入鞘,他長身而起步到我身前,將手中的一個小糖罐遞給了我。我探手接過,雙手抱住糖罐沒吭聲。樓襲月徑自走到桌邊坐下,俯身倒上兩杯酒,端起一杯遞給了我,笑言:「不用這麼魂不守舍的,小絮,用過這頓飯後你就可以走了。」
「回屋去吧。」他說,轉手端起酒杯一口喝乾。我說:「你這麼喝很容易醉的。」樓襲月不以為然地笑,輕搖杯中的美酒說道:「小絮,我若不想醉,便是千杯也醉不了。」
院內霎時沉寂下去,彷彿連風都靜止在耳畔。
十年前的那一幕,不會再重演。
樓襲月應該不在院內,我暗想著正要轉身往回走https://m.hetubook.com.com,忽然聽見一個瓷器墜地碎裂的聲響,在寂靜的院內顯得很是突兀的刺耳,如同撕裂了空氣。
我屏息看著他,心中慢慢籠罩的恐懼讓我不敢開口去問。
「哈哈。」樓襲月放聲大笑,眼中水光熠熠,「小絮真是貼心。」他沖我招招手,我遲疑了一下還是上前了兩步,忽然間手臂一緊,被他毫無徵兆地拉住手腕扯了過去,從身後一把抱在懷裡。
一把悅耳的嗓音將我喚住。我稍時一怔,抬腳走了過去。
蘇莫飛和我同時打住了腳步。
我愣了片刻,問道:「樓襲月,你有什麼條件?」
我腳下一頓,鬼使神差的邁步踏了進去。
然而這份平靜,卻像石頭般壓在我胸口上,一天天加重。
樓襲月眸色一沉,語氣微變:「我想看你吃。」他話里的陰沉讓我心底一顫。很明顯,他想看我吃東西,就算味同嚼蠟,我也要讓他看個滿意,看個夠。我不再多言,舉筷夾菜放入了嘴裏。
樓襲月的反應太過異常,表面看著似乎毫不介意我和蘇莫飛的事情,可依他平素的性子和一貫的所作所為,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兩隻酒杯輕輕一碰,樓襲月攬袖不緊不慢優雅地喝下,我不敢多飲,只用嘴唇輕輕啄了一小口。坐下后,我略微往桌上一瞧,備的菜式也都是我喜歡吃的。
樓襲月舉起手中的酒杯,慢條斯理地喝著,悠然道:「蘇大俠,不請自來實非做客之道。」
一開始,我心裏還有些惴惴不安,不知道樓襲月留我下來有什麼目的。可十數日過去,一切風平浪靜。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