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一笑風雲變

作者:清風淡菊
一笑風雲變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244章 技驚四座

第二卷 潛龍升淵名威揚

第244章 技驚四座

藝多不壓身。
正要開口認輸之時,肖逸笑突然展開了攻勢。
而且,他並不認為精靈古怪的沈白薇適合做女友。
笑聲未畢,人已彈空而去。
兩人之間哪有什麼恩怨?
客觀而言,武林第二才子之爭,固然讓沈白薇聲名大躁,爭足了面子。但側面而言,確實有損她的顏面。
一番思慮過後,有數名有好動者,先後縱身跳入湖中……試探的結果……不問可知,自然是多了幾名落湯雞。
一看寧問道要罷戰認輸,立即不由分說地展開了狂暴進攻,根本不給其開口的機會。
詭異的是,肖逸笑迫近后雖然並未有絲毫動作,但寧問道足下的水蓮台卻突然間紛紛碎裂。
不過二十許年紀,是如何修鍊的?
這傢伙,恐怕並不比凌九霄弱啊!
既然並無任何外因,那為何肖逸笑不留半點情面,非要將寧問道按在湖面上狠狠摩擦?
至少表面上如此。
此刻的他,已然忘記了對手,忘記了身處的環境,忘記了自已是誰……忘記了一切……
在吸收水靈力時,肖逸笑意外發現,其中竟然蘊藏得有一些水屬性體系。
因此,從這個層面上講,四人並不希望寧問道輸。
水屬性體系的強大,肖逸笑更加滿意。
可以說,無論在何處戰鬥,只要該處有能量波動,那就是肖逸笑的主場。
要知道,濁世混沌神功可是能吸收天地萬物之力為已用的逆天功法,豈是區區水屬性體系所能比擬的?
直至此時,江湖四公子、瀟湘書生,以及諸多吃瓜者方才知道,原來武林第一才女沈白薇竟然就在現場。而且,貌似與肖逸笑打過交道。
江湖鼎鼎大名的五位風流才子,為爭奪追求她的權利當眾大打出手,確實讓她大出風頭。
反觀寧問道,則已是汗如雨下、氣喘如牛。即便可以源源不斷的吸收水靈力補充,但他仍已精疲力竭。
暗中打開數據面板,但見【屬性體系】一欄,果然多了短短一行字:『水屬性,338』www.hetubook.com.com
既不想寧問道贏,也不希望寧可道輸。
寧問道是力之所至,步步生蓮。
眨眼之間,已是只見無數殘影不見肖逸笑真身。
如此一舉兩得之事,他何樂而不為呢?
……
這,也是他力主將比試地點放在映月湖的主要原因。
先第二才子,再第一才子,不嫌麻煩么?
還不到一炷香時間,寧問道再已水蓮台可立足,只得以絕世輕功踏湖而退。
真不知他腦子是怎麼想的。
直把肖逸笑當成了佛祖。
獲得想要的答案之後,心情大好的他,看到被湖水嗆得滿臉通紅的寧問道不由暗暗好笑,當即陡地一聲長笑:「寧兄到現在都還不認輸么?」
直弄得寧問道手忙腳亂,根本無暇開口認輸。
這一次,沈白薇也痴了。
無論文比還是武鬥爭,皆一敗塗地啊!
……
映月湖如此浩瀚無垠,還怕缺少了水靈力?
……
驚愕之後,隨即釋然——
寧問道以水屬性體系凝聚而成的水蓮台,包含著極為精純的水靈力……肖逸笑哪裡好意思拒之門外?
決定檢驗一番水屬性體繫到底強大到何種程度,同時也給這一戰畫上一個圓滿的句號。
換成往日,在全面碾壓對手的情況下他能放過水屬性體系?被剝奪了水屬性體系,寧問道武功等級能不下降么?
當然不是。
最初,水蓮台生成的速度,與碎裂的速度還能勉強持平。寧問道雖然狼狽,倒還有立足之地。
同時,他們也不希望寧問道輸。
凌九霄和寧問道,就像兩座不可逾越的大山,死死地壓在四人頭上,他們都已經夠憋屈的了。如果再來一個肖逸笑,他們豈非再無出人頭地之日?
他之前還在絞盡腦汁地想要擺脫沈白薇的糾纏呢,怎會平白無故地討好於她?
驚愕的人群中忽然發出一聲嬌叱:「肖公子休走!」
這一幕,直瞧得眾人如痴如醉。
他修鍊的是什麼功夫?怎能如此輕易地擊碎本公子以m.hetubook•com•com內力凝聚而成的水蓮台?
那是想要藉機討好沈白薇?
今日的爭鬥因她而起,她怎能不來?
寧問道雖說性情孤傲,但江湖風評還算不錯,並非十惡不赦之徒。肖逸笑就算俠義之心突然大發,就算想要鏟奸鋤惡,也是無從說起。
……
兩點原因:
自然是以濁世混沌神功給笑納了。
數之不盡的肖逸笑,皆是拼指為劍划水而擊,一道又一道水箭,從各個角度連綿不絕地射向寧問道。
罷了,她對肖逸笑如此緊張,當是已經有所選擇,咱恐怕再也沒有機會跟她談文論武了。
目前認識的所有女子中,龍映雪無疑是最適合長相廝守的一個。
習成咫尺天涯后,這還是第一次與追星趕月驚風劍法配合使用,沒想到效果如此驚人。
當前的戰況,哪有半點膠著的樣子?
此次武林第二才子之爭,又一次被他擊敗,更是恨上加恨。因此,他們不想寧問道贏。
……
再得一門屬性體系的肖逸笑越戰越勇,越戰越強。
肖逸笑雖然不是邪惡之人,但向來也不會以正道之士自居,更不會去做『太平洋的警察』。
……
罷了,今日之戰是我輸了。
憑水而立,她當然毫無問題。
眾人的反應,肖逸笑很滿意。
一步到位,既乾脆利索,又一戰成名。
這小子真的只是四品強者?
……
畢竟是賜予自已水屬性體系的好人吶。
形成這麼碩大而粗壯的水蓮花,並讓其緩緩托住自已上升,也可以完成。
本就垂頭喪氣的江湖四公子和瀟湘書生,此時更是羞悔交集,恨不得一頭扎進映月湖淹死算了。
現場上萬之眾,再次寂靜無聲:太飄逸、太莊嚴了!肖公子難道是佛祖轉世不成?
……
自已以往出現在沈白薇面前時,都是以最帥的姿勢。
他們內心承認,也只有肖逸笑、凌九霄這般人物,才配得上沈大小姐。
所謂當局者迷,是比斗雙方實力相當,戰鬥持續時間較長,且戰和*圖*書況膠著之時才有可能產生。
那兩條人影,正是容嬤嬤和沈白薇。
本想一勞永逸地解決爭端,沒想到卻是如此結局。
那樣,他只會敗得更快,敗得更慘。
生成一座,碎裂一座。
之前在敞蓬船上,寧問道可是打得很爽。
數十息之後,水蓮台只生成一半,即轟然碎裂。
他到底還有多少手段?
湖水中的靈力,也被肖逸笑吸收了約莫三成。
水屬性體系,很快達到了大圓滿!
直至此時,他們方才明白:不是湖水有古怪,而是正在比斗的兩人有古怪。
以肖逸笑睚眥必報的個性,如今既然已全面佔據了上風,豈能不當眾報復回來?
轉眼之間,他就一蹦一跳地追近了寧可道。
形成水蓮花,也不難辦到。
自然是立即煉化,轉為已用。
寧問道一直以來,都是他們四兄弟最為強勁的對手,無論文才武功,四人總是遜他一籌。
沒想到今日的狼狽模樣,卻被她盡收眼底。
直接懵逼了:我是誰?我在哪?
……
未幾,即被一朵碩大,且晶瑩透亮的水蓮花托著緩緩升起。一尺、兩尺……一丈、兩丈……
肖逸笑則是意之所至,凝水成冰。
伴隨著嬌叱聲,兩條人影向肖逸笑的背影疾追而去。
他之所以在湖面上如履平地,正是以無形無相無色無味的水之力托住了足底。
即便肖逸笑肯給機會,咱也無顏面對了啊!
他跟寧問道只是初次見面,之前並無任何交集。
既然如此厲害,還來跟咱爭奪什麼武林第二才子?
自然是用之不竭。
長簫又是橫掃,又是直砸的,招招著肉吶。
別看瀟湘書生步步生蓮,看起來氣勢如虹,其實他卻是在暗中用內力將湖水凝成了實質。
戰鬥,果然是最佳修鍊方式!
其一,睚眥必報。
但細思起來,五人事先並未徵求她的意見,就將爭奪的原因和地點公之於眾,確實對她不夠尊重。
當然不是。
這樣做,確實很吸人眼球,也很是瀟湘,但內力的消hetubook.com.com耗也是極大。
攝入的速度,跟不上消耗的速度,他如之奈何?
只是,她所修鍊的毒功,讓肖逸笑多少有些嫌棄。
技不如人,才不服眾,如之奈何?
……
他現在又不想找女友。
其二,修鍊需要。
此時的戰鬥,他正是在熟悉並壯大水屬性體系呢。
既如此,肖逸笑為何非要得勢不饒人地大打出手?
不問可知,嬌叱聲正是沈白薇所發。
這,讓心高氣傲的他們很不甘。
……
委實是指出如風,指落如雨。
江湖四公子都能瞧出寧問道敗相,正與之交手的肖逸笑難道瞧不出?莫非是當局者迷?
直至高達十余丈,方才凝立不動。
湖面上的戰鬥,他們瞧過不少。但像這般精彩的對決,卻是首見。
畢竟,她也是江湖上有頭有臉之人,並非無名之輩。
……
那是想要鏟奸鋤惡?
他身子在迅速下沉……鞋面、腳踝、小腿、脖子、雙眼……相繼入水……直至整個人都被湖水淹沒,他才躥出水面。
不把對方打爽,自已就不爽。
此時的江湖四公子,可謂五味雜陳。
身為對手的寧問道,表現得更加不堪。
只見他身法如電,繞著寧問道往來馳騁。
寧問道敗相盡顯,四人當然瞧得出來。
都不知道寧問道獲得了一門新技能,就敢答應他的要求在映月湖比斗,他們輸得不冤。
以後還如何面對她?
就連三品大能容嬤嬤也被雷得夠嗆。
到得此時,肖逸笑決定就此放過寧問道。
能支撐這許久,已經很不錯了。
他根本不敢離開湖面。
讓人不由自主的泛出四顆字:寶相莊嚴。
如是反覆,竟是樂此不疲。
並不知曉寧問道生成了水屬性體系的江湖四公子,無疑被其小小的陰了一把。
肖逸笑如此文才武功,沈小姐又豈能不識?
直接干趴凌九霄,直接將武林第一才子之名號收入囊中,它難道不香么?
貌似在月光如水的湖面上,跳起了優美的舞蹈。
一邊倒的戰鬥,又持續了半個時辰。
www.hetubook.com.com知道屬性體係為何物的武者,心頭無不嘖嘖稀奇:今日之湖水為何如此聽話?水蓮、水路、水箭……無不宛如實質,莫不是有什麼古怪?且待我試它一試。
分明是單方面碾壓好不好。
白送上門來的武技,豈能不要?
但要上升到十余丈高度,就不太容易了。
那鋪天蓋地的架式,比疾風驟雨還要猛烈。
眼裡只有寶相莊嚴的肖逸笑。
當真是快若閃電,形如鬼魅。
數百虔誠向佛之人,甚至當場就跪了。
剛剛獲得水屬性體系,能量數值就追上了木、火兩種屬性體系。
硬功了得,輕功不俗,內功竟也這般厲害……
有了濁世混沌神功后,肖逸笑並不太在乎水屬性體系。否則,寧問道今日就不會只是落敗那麼簡單了,怕是要下跌幾個武功等級才打得住。
寧問道一面在湖面急速飛退,一面暗自震駭——
……
或者說,寧問道已經輸了。
仍是這麼獃獃地瞧著巨大水蓮花上的肖逸笑。
心隨意動,正在急馳的肖逸笑突地盤坐不動。
兩人孰高孰低,一目了然。
……
……
然而,不管他們願不願意,寧問道就要輸了。
他之所以敢在這般重要的比試中如此賣弄,概因他在機緣巧合之下獲得了水屬性體系。
很快就消失在蒼茫的月色之中。
更加讓人不可思議的是,肖逸笑不但在湖面上踏虛如實,竟然還能彈跳自如。
三合什,九叩首。
付罷,肖逸笑不由童心大起。
當然不是。
只留下一地的眼鏡碎片。
當然不是。
……
如此絕佳的戰鬥環境、如此資格的磨刀石,肖逸笑哪肯輕易放過?
寧問道想要故伎重演,欲藉助取之不盡水靈力擊敗肖逸笑,卻是打錯了算盤。
難道是想藉機報復?
難道他的修鍊天賦,跟他的文采一樣妖孽?
如華月光,肆無忌憚地籠罩在閉目盤坐的肖逸笑身上,渲染出一份神秘色彩。
偌大的映月湖,二人的足印已是無處不在。
自然也就不存在藉機報復之說。
其武功還有弱點么?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