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作者:小盤古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百一十章 聽我解釋

第二百一十章 聽我解釋

「我這不是想要留著當盾牌,有危險或者未知的事物,就將他給扔出去查看或者擋刀么?既然你不殺那就算了。」
有人同她切磋她自然是願意的了,只是她如今手裡多了離殤魔君,就不太方便了。
「在下邱元,你身下那位是我師弟邱傅,事情我已經知道了,這樣吧,我來坐個擔保,保證我師弟不會再對你出手,不知你可否,從我師弟身上下來。」
那中年美男聞言點頭,剛才他聽這女修的話就猜到了,他也知道師弟在瞎折騰,如今這在再聽這女修一番解釋,又看了眼一旁的元嬰後期魔修。
「再給我煉製個防禦盾牌,回頭給你換到手上。」
「果真是渡厄丹,還是極品渡厄丹,好啊!這渡厄丹正是如今他所需要的,有了這個渡厄丹,你體內的異獸精血就能徹底被煉化,再也不用擔心會暴走了。」
「那既然不算什麼,你怎麼不自己殺了他?」
他一個閃身來到竹林前,見到阮琴徒弟就問
「竟然是渡厄丹,快快拿來我看看。」
「我都說了我可以解釋的,你這人到底聽不聽?」
「兩位能出現在我們泰安宗也是緣分,說來,兩位若是想要再次離開這裏回到你們的干元修仙界的話,還要靠我家師弟。」
他整那個空間隧道,我又正好跌入了空間裂縫中,就順著他的空間隧道出來了,事情就是這麼簡單。
雖然她不覺得這些人真的就能找到他們的修仙界,但有些事,能夠避免還是避免的好。
你打也打了,還想怎麼樣?要不那人給你隨便殺總行了吧?
跟在他身後的樓年也沒有看見,只看一位女修騎在他們師弟身上,這這,他們第一反應就是退出去。
趙紫玥風輕雲淡的一句
這個,于吉也不知道,他就見師姐面色挺急的,要知道,師姐可是從鍊氣期就開始愛慕邱傅師叔了,對於邱傅師叔的事比她自己的事都緊張。
當然不會有絲毫晃動了,那是邱https://m.hetubook•com.com傅真君的師父華陽老祖親自給布下的防禦陣法,華陽老祖如今已經是分神修為,他布置下的陣法自然不是他們小小元嬰能夠打破的。
其實她拼一下,用儲物仙戒給自己擋一下也不是不能殺了這人,只是殺了這人後,那殷縱尊者定然會找自己和兩儀峰上弟子的麻煩,如此一來反倒是得不償失。
「這便是我凌雲修仙大陸的大致地圖,另外仙子若是想要歷練的話,我觀仙子修為也在元嬰初期了,不久後有個宗門中的元嬰大比,不知道友有沒有興趣下場?」
「你給我下去!」
邱元見困擾小師弟多年的,異獸精血暴走問題終於得到解決,不由的心中歡喜對趙紫玥道:
當然是因為她報的不是真的,他們那個修仙界的名字叫坤元,而她說的確是干元,便是不想要讓這些人知道他們所在的修仙界。
那就先拴著好了, 只要有危險就將這人給扔出去就擋,多好的人肉盾牌。
那就是說這人的身份必定不一般,至少也會有給化神修士的師父,而這人的這種情況一看就是煉化火系異獸精血出了岔子,不然不會這般,剛才一瞬間分明失去了理智的。
「我這裡有一枚渡厄丹,應該對你的情況有些裨益,邱傅道友若是不信,大可找人查驗后再用。」
這人如果能夠殺得,那你既然都抓住了他,為何不對他動手,反倒是交給我來殺,他身上怕不是有什麼封印或者別的東西吧?」
於是他乾脆就站在一旁看玄北痛毆對方
趙紫玥躲避半天,她想著到底是她不禮貌在前,而這到底是人家的地盤,還不知道情況,不好貿然出手殺人。
說到這裏,他忽然發現不對,好像不能算是兩位,而只能算是一位,畢竟那位可是魔修。
不如何,但如今也沒有別的辦法。
趙紫玥乾脆讓紫雷竹的一頭纏繞在自己手上,然後兩隻手空出和_圖_書來,好在紫雷竹有兩百多米長,離殤魔君站在一旁不影響。
有紫雷竹這句話就好辦了,趙紫玥身前一道防禦盾牌被對方的火球給擊碎,
對方這樣說了,趙紫玥也想下來,但怕這位又發瘋,便道:
咱也不知道這位的洞府為何建造的如此,結實!
「可是主人,我已經捆了一個人,還要再捆一個么?」
「原來如此,那就難怪了,」說著看一眼身邊的師兄弟,對趙紫玥道:
「這個弟子也不知具體是誰,是阮琴師姐說的,師父您還是快去看看吧!」
聽他這話,就是邱傅都眼睛一亮,看向趙紫玥的眼神這才勉強善良了些,不過確是一直都沒有給那邊離殤魔君一個眼神。
然後想到房間一旁還有個魔修,便又對視一眼再次進入房間中。
趙紫玥說著拿出一枚丹藥道:
「說來也是緣分,日後二位,若是想要在咱們這片修仙大陸上行走,大可以報上我們泰安宗的名頭,呃,」
「你能不能好好說話了?不能好好說話我就不下去!」
邱傅再看向趙紫玥道:
戒靈聞言立刻來了精神,雖然主人的腳也不臭,可它真的不想被套在腳丫子上。
「不知可有修仙界的大致地圖?既然來了,我自然是打算在這裏稍微遊歷一番的。」
說著話對他一拱手后,問那位相對比較好說話的邱元真君
「我們這方修仙大陸名喚凌雲,並沒有聽到過仙子說的宗門,那不知仙子所在的修仙界如何稱呼?」
「下來!」
神識見到師兄和樓年進來過,邱傅閉了閉眼再睜開,這個時候眼睛中的紅色褪去對身上的女人道:
趙紫玥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外面進來的兩位給打斷,其中那位中年美男贊同的對趙紫玥說完,看一眼她壓著自家師弟的造型,輕咳一聲
察覺到對方看向自己,趙紫玥撇他一眼,沒有揭穿自己算他識趣。
邱傅冷哼一聲,手中一條火鏈子朝著趙紫玥而來,趙紫玥和*圖*書見這人說不聽道不理的,乾脆就一個雷盾將對方的火鏈給擋下。
「我說這位道友,一切真的就是個誤會,你為何不聽我解釋呢?
「在下樓年,不知這位玄北仙子和,是哪個宗門的弟子?」
「師弟!師弟?」
忽略之前被毀掉的三個盾牌,小戒靈再次給主人煉製第四個防禦法寶。
那不管了,先將這人身上的火氣給滅了再說,紫雷竹捆著離殤魔君被她拽在手裡,想要去將這人也給捲起來,似乎是被他給發現了動機,幾個閃身竟然躲了過去。
趙紫玥一愣,這人的體力這麼差?
邱元和樓年對視一眼他們都沒有聽說過,邱元道:
「在下玄北,是太極宗弟子,這位前輩我是想下來,可你師弟好像對我有些誤會,你得發誓不讓他繼續攻擊我。
「能!」
這個事情看起來也挺簡單的,何至於發展成這個樣子?
在場三人撇嘴,邱傅嗤笑一聲,說話依舊夾槍帶棒的
從小體弱?
見這人還是怒火難消的樣子,趙紫玥只能給紫雷竹傳音
只剩下眼睛還是紅色的,臉卻被趙紫玥給按在地上,側頭朝里,所以,推門衝進來的邱元沒有看見。
邱元和樓年對視一眼,二人快速起身,剛走兩步邱元又頓住腳步問
樓年迫不及待的將丹藥搶到手,一陣查驗后驚嘆
要不是被趙紫玥給頓痛揍按住,他還不能這麼快恢復理智,這個時候他的頭髮紅色漸漸褪去又恢復了黑色。
你也看到了他是魔修,而是還是元嬰後期的大魔修,我不敢放開他也是人之常情,畢竟咱們都是正道修士,你這人,」
阮琴急的眼中含淚
趙紫玥打的時候沒想那麼多,就想要制住這個一頭紅髮紅眸要暴走的人,便將人給按在地上,騎到了這人身上,也不算騎。
趙紫玥一笑點頭道謝,然後看一眼對面的邱傅真君,又看看離自己有一百米遠的離殤魔君。
見女徒弟這個樣子,邱元真君和樓年真君對視一https://m•hetubook.com.com眼,二人趕緊往邱傅真君的小元峰上飛去。
你說我還想要謝謝他呢,結果他上來就攻擊我,我也很無奈的。」
好聰明的小子,這麼快就反應過來,既然不殺那就算了。
他只要一想上前偷襲趙紫玥,就會被趙紫玥身上釋放出的雷電給劈一下,然後身體就是一麻不能動彈。
「師父,師父,您快去看看師叔,他,他被兩個外來修士給欺負了,就在他的洞府中。」
「在下太極宗兩儀峰弟子玄北,這位是南離魔宗的宗主,不知幾位可曾聽說過?」
「是誰?」
他便能腦補出一場,對面這女修正在跟那元嬰後期的魔修大戰,然後被卷進了空間裂縫后,掉入了他們師弟的空間隧道,然後就過來了。
生出一點點靈石的紫雷竹頓了下,軟一點?
然後衝上去抬腳就是一踹,竟然將人一下給踹倒在地。
「我師弟擅長陣法的同是,還喜歡研究空間隧道,既然你們是因為他的隧道而來,不如就讓師弟日後研究好空間隧道將你們送回去如何?」
「如此一來我還要有勞邱傅道友了,剛才實屬誤會,我觀道友剛才的情況應該是吸收了異獸精血煉化不當所導致。」
「這位仙子說的太對了!」
「道友,我都說了我可以解釋的,我知道發生這樣的事你心情很不好,那要不這樣,我將這人給你殺,你解解氣好不?」
主要是她發現這人的洞府被他們這麼打那麼打的,洞府上的陣法都紋絲不動,這絕對不是一般化神修士能夠布置出來的。
誰讓這位邱傅的練功房足有一千平方米大小呢,估計就是用來給他暴走時發泄的。
邱元真君飛到小元峰上喚一聲師弟,見半響沒有人應聲,就直接朝著他的洞府中衝去。
「哦,不過是化神修士封印的全力一擊而已,不算什麼。」
見這人的手還漸漸握緊,她膝蓋動一下,也使用是上幾分力道,兩手按著他的兩隻手道:
便起身抬腳下來順便也將人給和-圖-書放開了。
就是,用膝蓋壓著他的腿和腰椎的位置,手按著他的兩隻手擰在身後,聽他讓自己下去
邱傅聞言看向離殤魔君,將離殤魔君沒好氣的斜他一眼,唇角不自覺的抽了抽。
是你用秘術讓噬魂蟻打通空間隧道的,我們不過是順著你的空間隧道而來,可能出來的時候有些不禮貌。
邱元真君無奈搖頭,真不知道自己這個徒弟總是這樣毛毛躁躁的,是什麼修鍊到金丹後期的。
紫雷竹想一想
趙紫玥頓了下,她這個樣子好像的確不太雅觀。
他們都在其中打了數百回合,也不見這洞府中的陣法有絲毫晃動。
「玄北仙子是吧?你莫不就是將我當成傻子或者冤大頭?
「邱傅真君,這人你還殺不殺了?」
一旁身穿道袍的老者開口
邱元說完見他們兩人都轉頭看向冷著臉的師弟,輕咳一聲繼續道:
趙紫玥見邱傅沒有在攻擊自己,而是眼神不善的看著自己。
趙紫玥頓了下微微歪頭道:
「你軟一點,將那個人給也捆起來,我給他好好解釋一下。」
但你不能聽我解釋么?我都給你道歉了你還不依不饒的,你也看出來了,你根本我對手,而我是求和的心態,不然我早就對你動手了是不是?」
離殤魔君懶洋洋的看熱鬧,反正那小子不是衝著他而來,就看這個死女人要怎麼擺平對面這人。
「這個怕是不方便。」
邱元從懷裡拿出一個玉簡,手頓了頓將玉簡送個趙紫玥道:
「不下!你到底聽不聽解釋,不聽解釋我就再給你解釋一遍,我們真的沒有惡意,就是從你那空間隧道出來的姿勢不對冒犯了你。
「怎麼回事?」
一旁的離殤魔君默默看她一眼沒有出聲。
「師父不好了,師姐說邱傅師叔被人給欺負了。」
忍住想要翻白眼的衝動,回這位的話
「這位仙子不知如何稱呼,能否,下來說話?我家師弟從小體弱,經不得這般折騰。」
「對!能做到么?」
「我所在的修仙界名喚干元。」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