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作者:小盤古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百一十一章 不會愛上我

第二百一十一章 不會愛上我

「可是師姐,你不是在小元峰,」
趙紫玥深吸一口氣,抬手將袖子往上一擼,然後,又將袖子放下來。
阮琴沒想到會這樣,她慌了,趕緊解釋
邱傅好好打量她一番,蹙眉
趙紫玥見她站在這裏沒有走的意思,以為她還有事,就見她搖搖頭又點點頭,然後道:
圈子不對進去就是找死,要保護一個邱傅就夠了,到時候誰來分心保護她?
趙紫玥的神識還不是也恢復到了化神,早就看到邱傅往這邊來,可那又怎麼樣?
趙紫玥正在祭煉捆魔鎖,戒靈給她煉製了一個,她只要負責祭煉就行。
就在幾人都迷惑她這般行為,就連離殤魔君都看不懂她要做什麼的時候,又見她走到兩人對面。
樓年搖頭一笑,給自己倒了杯茶后道:
跟著邱元來到小元山的另外一邊,隨便建造個洞府就算是暫且居住下來。
邱元一笑
「你來是要出發了么?沒出發不要來煩我。」
撇撇嘴懶得走,被趙紫玥給拽著才勉強的走上兩步,懶洋洋看她一眼
見自己說完,她就咬著嘴唇一臉委屈的站在自己這臨時洞府前,一副還是不願意離開的樣子,趙紫玥最不耐煩跟這樣的人相處。
「看來你就是這個命了,走吧!」
「還有事么?」
聲音僵硬中帶著冷沉,那弟子轉頭就一溜煙兒的跑下山,怕被滅口,真的。
另外她這個人吧,遇強則強,遇到肖磊那小子那樣的,她也是很好說話的,遇到這兩個,她可不就沒有什麼好臉色。
無語的看著他問
而且他給趙紫玥傳音,這位女修不是想要殺身邊那位魔修而不敢殺么?
「是了是了!我也是因此才敢將師弟託付給仙子,要讓仙子費心了。」
「也成!你給他走後門,他替你付輸了的雲霧茶。」
說起這個邱元真君就不耐煩
「知道了!」
這丫頭來問自己,不過是想要讓自己開口帶她去而已,可自己為什麼要帶她去呢?
阮琴仙子震驚的看和*圖*書著對面的邱傅師叔,她千年痴戀,在他這裏只因為一件事就不予原諒了么?
趙紫玥腳步頓了下,打入神識烙印?
離殤魔君無語的翻個白眼,可是他不喜歡好么?
邱元聞言也是眼前一亮,他真是忙中出錯,就是不參加元嬰試煉也可以做為邱傅的護衛和他一起啊!
「主人,主人,什麼時候給我換地方?」
「讓你去就去,那丫頭早就該醒了。」
趙紫玥走出去,她身邊還跟著沒好臉的離殤魔君。
「那主人要多多收集這個修仙界中的礦石和天材地寶哦!」
「等階劃分倒是沒有什麼不同,只是叫法有些許差異,道友這樣說的話,那便成交!
等到于吉走後,樓年真君問邱元真君
樓年真君攆著鬍鬚道:
「應該的,應該的!」
邱傅看向趙紫玥,見她將離殤魔君給折磨的倒在地上,微微挑眉,再看一眼自己身前哭的梨花帶雨的女子,不由來的一陣厭煩。
一人踹他們一腳算是出氣了,敢拿她做伐子,當她是什麼好人么?不過這個時候還在人家的地盤上,她可是很收斂的。
也不對,從那藍星上走一圈兒下來,他的神識已經達到了化神修為,如今只要將身體修為提升到化神就行。
「邱傅師叔,弟子是前來通知您,元嬰期修士的大比要開始了,邱元真君讓您快些準備下去。」
「其實,你為何不直接往我識海中打入神識烙印,這樣的話,我就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了,不是么?」
「我是大元峰弟子,難道回來不應該么?」
「替我謝謝你家師父。」
同時,元嬰期的威壓朝著想要跑開的阮琴壓下,讓她動彈不得,直到被她給一腳踹出去后才收回威壓。
「看來這次是我輸了,正好,我打算直接讓他們去澤山,到時讓他給你找雲霧茶來。」
聽趙紫玥這麼說,離殤真君能拿她怎麼樣?
「玄北前輩,求您幫幫我吧!我真的很想要和師叔一和*圖*書起去澤山歷練,而且我也能幫忙照顧師叔,不用前輩照看我,我自己能護住自己的。」
聽師姐這樣說,于吉點頭,是應該回來,只是師姐自從金丹就沒有回來過,這突然回來,他怎麼覺得這麼怪異呢?
「我問你對阮琴師侄做了什麼?你給她道歉!」
離殤魔君斜眼看她一眼,唇角冷冷勾起開口提議
「這個,你要問你師父或者是邱傅真君才對,問我?我可做不了他們的主。」
想要在五百年內進入化神,簡直難如登天,除非有天大的機緣。
阮琴閉目蹙眉,深吸一口氣,轉頭對於吉道:
她說著轉頭去看按那正在對魔君施暴的玄北仙子,真搞不懂師叔為何會喜歡她那樣粗魯的女修,而對自己這般無情。
「道友這裏的境界劃分可是與我那邊不同?請問你們元嬰之上的修為叫什麼?」
「我沒想到你會這般有心計,是我這個師叔不如你,慚愧了!
趙紫玥一笑點頭后,轉頭看向一旁的邱傅,邱傅冷臉看她,她回之以微笑。
拍拍手轉身回洞府,伸手一拽紫雷竹,將被她這舉動弄的一臉無語的離殤魔君也給拽了進來,只留下一句
「你若是有辦法將我給救出去,我就有辦法讓你跟那邱傅真君雙宿雙飛如何?」
邱傅的山峰一直都是阮琴在幫忙打理,這個時候讓他看到阮琴被人給甩倒在地,他怎麼能就這麼算了?
趙紫玥轉頭看一眼離殤魔君,冷笑一聲將紫雷竹一拽,離殤魔君被她給拽到身前,見他還對自己笑,抬手就是道雷電之力打在他身上。
「知道了!」
我說的都是真的,求師叔看在我只是初犯饒了我這一次,師叔!」
「師叔你聽我解釋!」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之前跑出去喊人的阮琴仙子。
「邱傅那邊,你可是想讓他對那外來的女修感興趣,從而走出當年織火隕落之痛?」
「沒關係,道友沒興趣也是無妨的,那不知可否作為邱傅真君的和*圖*書護衛,往澤山去歷練一番?」
阮琴勉強擠出一個笑,耳邊是這女修身邊魔修的傳音
她的手不自覺的微微收緊握成拳后鬆開,轉頭對離殤魔君一笑
離殤魔君每次都會站在離趙紫玥一百米的地方,剛就是他給阮琴傳音,讓她那般做的,因為他是元嬰後期的神識。
被她祭煉過的捆魔鎖中有雷電之力,只要她的一個念頭起,就能激發捆魔鎖中的雷電之力打在離殤魔君身上。
邱元見事情談妥,就開始準備給趙紫玥他們安排住的地方。
「啊~!你這個死女人,你,有本事你放開我,跟我,光明正大的打一場,你不講武德!」
聽對面女修傳音,邱元真君一笑也傳音道:
邱元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才讓她幫忙護著師弟的,還有一個就是,師弟對這女修竟然沒有暴走,還被這女修給壓在了身下。
「東西送到你可以走了。」
沒想到那個藍星上走一遭還有這個好處,神識覆蓋範圍更廣了,他自然就看到了邱傅往這邊來。
見她說話間想要上前來拉自己的袖子,趙紫玥會讓她碰到自己的衣袖才怪了。
這會兒聽這人這般指責自己,趙紫玥有種自己是惡毒女配的趕腳,一臉無語的轉頭看邱傅和被扶起來的人。
「阮琴你沒事吧?你對阮琴做了什麼?」
「我不需要!」
同時不管他在哪裡,只要讓找紫玥看到他,一個念頭他就會被捆魔鎖給拎回趙紫玥身邊。
沒想到這裏竟然還比他們的修仙界更高上一層,不動聲色的一笑點頭
「不是的師叔,我幫師叔打理小元峰多年,我是個什麼樣子師叔還不知道么?
一拂衣袖轉身,就聽背後的邱傅呵斥一聲
邱元也給他自己續了杯,結果只有淺淺的一點,嘆氣
「這情之一字就這般讓人難以勘破么?怎麼他們一個個的都卡在情關上難以過去呢?」
「你從今日起不許再踏入小元峰半步。」
進入到院子后,趙紫玥抬手,對著洞hetubook•com•com府外面打出靈力,一道光幕閃現出來,上面的影像正是從阮琴來到她這邊發生的一切。
雖然也依舊有被他逃走的機率,可自己也不能每天都將他栓在身邊,自己還修鍊不修鍊了?
只是捆魔鎖還沒有祭煉好,那邊就來通知她可以去澤山了。
「當我傻么?放開你?你想的倒是美,我就不講武德你奈我何?」
正飛過來想要通知邱傅真君,宗門大比時間的金丹中期修士,正好從頭看到尾,默默低頭唇角飛快的勾起又趕緊壓下。
是他,是那個魔修,是他用了迷惑的魔功迷惑我的,不然我是斷然不會做出那樣丟臉的舉動,師叔。
從明日起你就不用來我小元峰。」
「師叔,你當真對阮琴這般無情么?就因為那個玄北仙子?」
趙紫玥無語的搖頭,看都懶得看他一眼,只將纏繞在自己手腕上的紫雷竹一拽,差點將他給拽了個狗吃屎
算了,還是捆在腰間吧!
反正我也是要出去歷練的,就幫道友護著些令師弟好了,畢竟我們要回去的話也是要邱傅道友幫忙打通空間隧道才行。」
他就想看看師弟能不能從織火仙子的死中走出來,一千年了,再不能走出來的話,師弟也就只剩下五百的壽命。
「玄北道友,不如我們來做個交易,你幫忙保護我家師弟往澤山去歷練一番,我請我家師父出關幫你擊殺那位元嬰後期的魔修如何?」
「玄北前輩,晚輩于吉,是來通知您可以出發去澤山了。」
「我怎麼知道,過不了就是跟大道沒有緣分,師弟一個,徒弟一個,操不完的心。」
「家師修為已至分神期!」
「那個,玄北仙子,您能不能倒是也帶上我一起去澤山歷練?」
「放心,我會想法子弄死你的!」
離開小元峰后她只能回到大元峰,于吉見她回來不由奇怪
趙紫玥有些懵,分神期?
……
「師姐,你怎麼回來了?」
原來是趙紫玥一拂開衣袖,阮琴趁機跌倒在地,正好和_圖_書被過來的邱傅看個正好,他快步上前將阮琴扶起來,同時也責怪趙紫玥。
「你家師父是?」
她抽空開始修鍊,將體內靈力運轉一周后,洞府外面就有人來給她送靈石和身份玉牌。
邱傅開始還試圖去擋她的腳,趙紫玥手上一朵混沌天火飛出,嚇的他趕緊收回手,然後就這麼的被趙紫玥全力之下,給踹了出去摔倒在地。
得到了趙紫玥的保證,戒靈總算是有盼頭了
出了這小元山,趙紫玥感受了下,這裏的靈氣濃度果然是比他們所在的小世界要強上不少。
還有她身邊那魔修,竟然還害的自己被趕出小元峰,她,不會就這麼算了的。
才金丹後期的修為,不好好修鍊準備結嬰,往元嬰期的堆里湊什麼?
「你確定,你這樣下去真的不會愛上我?」
「啊?」
「有病!」
「玄北仙子,我奉家師之命來給你送身份玉牌和靈石。」
當然有不同,聽他這麼說趙紫玥也才發現周圍靈氣的濃度好像是比他們的那個修仙界強上一些。
于吉一臉摸不著頭腦的轉頭去找他師父邱元,邱元真人君正在跟樓年說話,聞言擺手
一旁教阮琴這些的離殤魔君,勾唇一笑就等著看好戲。
包括她是怎麼摔倒的,趙紫玥是怎麼一腳一個將他們給踹出去的,都放了一遍。
「日後我不再負責小元峰的事了,你去吧!」
接過身份玉牌和靈石看了下,那位邱元真君可真不吝嗇,竟然給了她十萬中品靈,算是比較大方。
「哦對,等下吧!我總不能在這裏就脫鞋,等著,沒人的時候我會給你換個地方的。」
這麼快?
「元嬰之上自然是化神,化神之上是分神期然後就飛升靈界,如何,同你們的那裡的可是有不同?」
「可我偏不,我就喜歡拴著你!」
等她的捆魔鎖煉製好,她就不用一直牽著離殤么君,只要用捆魔鎖給他捆在腰間就好,或者手腕?腳腕?頭上?
抬起腳,一人給了一個腳,將兩人都給踹了出去。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