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作者:小盤古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百一十二章 琉璃屍蠱釘

第二百一十二章 琉璃屍蠱釘

趙紫玥很想問一句「你是不是傻?」
聽她說沒關係了,邱傅真君開始給他們講解澤山的情況
「每隔五百年才會開啟一次,澤山中多以沼澤和山脈為主,其中山脈連綿數百萬里,我們這次有幾個宗門任務和私人任務。
離殤魔君黑臉,嘴賤的來一句
「那空間隧道只是我隨便研究著玩的,並不能進入小秘境中去。」
「有你什麼事?」
那個死女兒收了材料也不說放了他,而是站在不遠處對那劍修做了個請的手勢。
離殤魔君挑眉看他一眼
邱傅搖頭道:
再次出聲試探
帶著他上了飛劍,趙紫玥可沒有給他解答疑惑的義務,卻見這人竟然貼上來,伸開雙手想要抱她,趙紫玥臉色一沉,抬手將他給推下飛劍。
這個,如果是連秘境都可以先進入的話,那還真是厲害了。
「我並不能準確的找到某個界面。」
離殤魔君翻個白眼
「你若是能夠打通一條通往秘境的空間隧道,那我真服你。」
「可以啊!一株四階靈草,一塊四階庚金!」
那位劍修手持飛劍看一眼,又看一眼被紫雷竹纏著的魔修問
「那日之事實在抱歉!」
這位寰宇宗的藍衣青年話里的信息含量可不小。
五色花得手,趙紫玥自認是第一時間遁走,順便將離殤魔君給帶走。
分神期的大能殺個元嬰修士,可不會在乎他識海中,會不會有化神修士全力一擊的封印,因為即便是化神修士人家也不看在眼裡。
一時間山崖處安安靜靜的,不多時,各宗門通過比試選拔|出|來的元嬰弟子都到了。
隨即手腕一動,離殤魔君的身體就被朝著一個方向甩去,那個方向一道劍光斬出,是斬天宗的一位劍修。
聽他介紹,趙紫玥看一眼那邊的情況傳音問他
這位離殤魔君背後可是有分神後期老魔的,若是讓一位分神後期的老魔給盯上,有你好果子吃,不信你們斬天宗的人可以試試。」
「本君現在www•hetubook•com.com不想跟你說話,你還是自求多福吧!」
「那我們還可以先進入?」
趙紫玥也跟著飛身而起帶著離殤魔君一起飛入澤山秘境中。
「你也是個傻的,我殺了他,他身上的東西都是你的,你竟然還阻止我,不是傻是什麼?」
「難道沒有擅長符籙的么?」
離殤魔君聽她這樣說心裏一咯噔,那是他們南離魔宗的獨門秘法,她怎麼會知道?
「是你自不量力要跟我這魔修比試,既知我是魔修,就應知道我可不是什麼光明正大之輩。
「你上去去吸引火力,我去摘五色花!」
「我可沒有禁止你使用魔力,不用故意受傷在我這裏賣慘吧?」
她站在飛劍上面飛,離殤魔君就被吊在飛劍下面
「你當我傻么,給你打下神識烙印?你們南離魔宗,莫不是沒有那種會反噬打下神識烙印之人的秘法?」
「有,霓霞宗就擅長符籙之道。」
下了飛劍上了對方的飛舟,她跟邱元真君有約定,只要她護著邱傅真君安全回來,邱元真君就會讓他的分神期師父幫自己殺了離殤魔君。
但礙於剛才邱傅已經說,離殤魔君體內的分神修士的烙印,趙紫玥就沒有開口,也罷,正好那秘境中說不定有厲害的妖獸,倒時候就讓他去喂妖獸好了。
就聽為首的化神修士大呵一聲,身邊的邱傅同趙紫玥說一句「走!」
斬天宗說話那位身穿灰色長衫,背後背著他的本命飛劍,聽到霓霞宗的女子這般說,便道:
「玄北仙子所言分毫不差,寰宇宗曾經出了位煉器正道飛升的老祖宗,因此他們寰宇宗多數修士衣袍袖口都會有個煉器錘的標誌。
趙紫玥就看著兩人打,忽的見到離殤魔君手上打出一道光影,她手上九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打在那道光影之上。
五個宗門早就有不少人在這裏等了
在這裏,元嬰修士就跟金丹修士一般,可以想象和*圖*書如果到了靈界的話,那化神修士或者分神修士會是個什麼地位了。
「什麼意思?你怎麼會知道我南離魔宗有什麼秘法?」
這些能夠提前來這裏的各宗修士,都是不用參加宗門大比的,每個宗門一個領頭的化神修士,還都是化神後期修士。
當然,你們,你有看上的天材地寶也可以去搶,因為這次澤山秘境中不會只有我們一個宗門,而是五大宗門一起。」
她應一聲,邱傅真君便駕馭飛舟直接帶她先去澤山。
赤鱗獸見到一團黑乎乎的魔氣朝它而來,一下就懵了,什麼玩應兒,直接對上了離殤魔君。
離殤也白她一眼不再說話。
所以自己才不會放開他,就讓那位劍修用他練手好了。
寰宇宗的人中一人開口問邱傅
「好!」
趙紫玥再次聽到『神識烙印』這四個字,已經調整好心態淡聲道:
眼見兩人打在了一起,她就作為一個旁觀者看他們過招。
「要是能殺,這位也不會一直拴著他了,想必就是因為不能輕易斬殺吧!沒聽邱傅真君說么?
聽趙紫玥這樣說,他反倒是有些不確定了,不確定這個女人到底是不是真的知道他南離魔宗的秘法。
「還未能給大家介紹,這位是我師父的記名弟子,玄北,也是我師妹,她帶著的是離殤魔君,因為離殤魔君背後之人是分神後期老祖,便也不好輕易斬殺就帶著了。」
「身上背著劍的就是斬天宗,那全都是女子的宗門應該是霓霞宗,五行宗的話該不會是衣服上都有丹鼎圖標的那個吧?」
他們只要看著這些人不打起來就行,根本不理會這人之間說什麼。
「這怎麼還有魔修?」
「不怕多想,就怕想太少,總之你靠近我就不行,好自為之吧!」
趙紫玥看他臉上沒有多少嘲諷,便也不說話,反倒是紅黛回懟他一句
聽她這樣說,離殤魔君眸子一眯,想誘導趙紫玥對他打神魂烙印,結果這人好像並沒有hetubook•com.com對自己打下神識烙印的打算,這讓他有些不解。
而我們泰安宗因為宗主是以陣入道的,便每個人腰間都有一個陣盤,」
「兩株四階靈草行不行?」
「有本事你現在就殺了我!」
「大家都是聰明人,何必說的那麼直白呢?」
趙紫玥一想,對啊!自己怎麼沒想到?不對,差點被帶溝里!
趙紫玥說完也才不理會他願不願意,直接一甩紫雷竹就將人給甩向了那隻四階赤鱗獸。
「其他四個宗門分別是寰宇宗,五行宗,斬天宗,霓霞宗,加上我們泰安宗。」
同大多數秘境一樣,澤山秘境進入之後也是會將人分開傳送的,趙紫玥因為和離殤魔君有紫雷竹拴在一起,倒是沒有被分開。
後來的弟子都站在後面,不多時就見前面,山崖上一道天地異像升起,隨之一陣空間波動綻開一道空間裂縫,便是通往澤山秘境的入口。
「華陽老祖的記名弟子?我觀你修為應該是元嬰初期,看樣子你離成為正式弟子不遠了,姐姐我好心奉勸你一句,不要愛上你這位二師兄哦!
「哦!」
叮!的一聲,那光影竟然是一片琉璃屍蠱釘,他對面的元嬰初期劍修,方臉上都是錯愕與怒容
古大奎翻個白眼兒不理會她,而是老神在在的看向山崖對面,等待秘境開啟。
五行宗的一位男修剛說完,斬天宗一位背著劍的劍修就道:
趙紫玥斜眼看邱傅真君,不知為何,邱傅真君忽然就秒懂了她的意思,輕咳一聲垂下眼帘道:
「別聽她的,邱傅這人不錯,就是剩下的壽命短了點,只有五百年了,可惜了!」
「你竟然用這麼陰毒的東西偷襲我?」
擺脫了按那隻赤鱗獸,趙紫玥回頭一看,忍不住有些想笑
原來是這樣,還為連秘境都能先進,不對啊!
趙紫玥好笑的看他一眼
那叫古大奎的男子翻個白眼兒,雙手抱胸對趙紫玥道:
「古大奎!你什麼意思?哪兒都有你是不hetubook.com.com是?我跟邱傅有沒有仇要你管?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趙紫玥挑眉看他一眼
「封印只能是暫時的,而且若是被他身後之人給找到,解除封印也不過是時間問題,不如直接斬殺了一了百了。」
「原來是斬天宗的道友,失敬!」
他說著看了眼趙紫玥的腰間,趙紫玥腰間也是一枚陣盤,其實就是身份玉牌,上面寫著小元峰三個字。
「因為你那二師兄心裏只有織火仙子一人!」
「走!」
「果然是只畜生!」
「讓你費心了!」
「紅黛仙子這就護上了?」
霓霞宗一位身穿緋紅如同艷麗牡丹的女修接話
他這麼說,趙紫玥也不知道要不要放心,站在他的飛舟上可以看這方修仙界風景,一個月後他們就到了等待進入秘境的山崖。
趙紫玥不明所以,不知道他看自己是怎麼個意思,就聽他繼續道:
「玄北道友好生厲害,我這般隱匿手段都被你發現了。」
邱傅真君依舊是一身白衣,控制飛舟飛了半天後對趙紫玥說一句
離殤魔君冷冷看著那個傻x劍修,拿出了一株四階靈草和兩塊三階煉器材料給玄北。
那一身紅衣的女子道號紅黛,聞言撇他一眼,又看向自己
「成交!」
「你什麼意思?」
「你想多了,本君什麼漂亮女修沒有見過會對你不軌?想的美!」
赤鱗獸聽懂了,畜生應該用來罵那些低階的沒有開靈智的妖獸,竟然用來罵他,簡直是可忍孰不可忍,手上爪子一陣亂划拉。
「一株四階靈草,兩塊材料,三階的也行。」
離殤魔君恨不得將對面的劍修當成趙紫玥給劈了,對面的劍修見到離殤魔君的時候,不知為何就非常手癢的想要拿他來試劍。
白他一眼,不是趙紫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是這小子萬一弄一條通往他們那個界面的空間隧道,這裏的分神大能隨便下去幾個,他們那修仙界的資源還不得被掏空啊!
隨著邱傅一起落下,趙紫玥和https://m•hetubook.com.com她身邊的離殤魔君果然成了眾人的焦點。
泰安宗給趙紫玥安排的身份是邱傅的師妹,他們師父在遊歷之時收的記名弟子,不過都是權宜之計,趙紫玥倒是不在乎這個。
趙紫玥敢肯定,她但凡放開離殤魔君一瞬,他絕對會跑的自己再也抓不著他。
「玄北仙子,你真的不打算給我打下神識烙印么?那樣總比你牽著我好看些吧?」
就聽邱傅回
但開口的話卻是
「有勞玄北道友,這便同我師弟一起去澤山吧!」
「沒關係!」
趙紫玥想著,要不要直接讓這位化神后尊者將離殤魔君給殺了,反正這流觴魔君識海中的也必然是化神修士的全力一擊,有很大可能就是殷縱魔尊的。
「我可否與他一戰?」
「五百年怎麼了?說不定邱傅真君就能在這五百年內進階化神呢,要你可惜?」
聽趙紫玥這樣說,離殤魔君不屑的嗤笑一聲,翻個白眼兒
「那為何不封印?」
離殤魔君懶洋洋的白他一眼
滾吧!你那一株靈草和兩塊煉器材料上這麼一課,你不虧!」
他身前竟然被撓出了三條抓痕。
轉頭又對趙紫玥道:
「不能,不過可以先到我們所在的宗門位置處等候,只要秘境一開,我們就可以先進入。」
「澤山是個秘境的名字,每隔,」說到這裏他轉頭看了眼趙紫玥
趙紫玥不理他,跟著那來傳信的弟子飛到大元峰處,邱元真君和邱傅真君已經在那裡等她了,見到她帶著離殤真君而來,微一點頭道:
二人所在之地不是沼澤而是一朵五色花附近,守護五色花的是只四階後期妖獸,修為相當於元嬰後期了。
趙紫玥有個想法,她想著將這幾個宗門的東西都學一些,回去教給那幾個師弟。
「再敢靠近我,我就把你給扒光了吊在飛劍上。」
「紅黛,有意思么?你見到人家邱傅身邊的女子都是這麼一句,人家邱傅真君就因為念著織火仙子才修為遲遲無法提升,你這樣,別是跟邱傅有仇吧?」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