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作者:小盤古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百六十二章 他的記憶回來

第二百六十二章 他的記憶回來

「抱歉,我剛才走神了。」
那,不是玄雷石么?
而趙紫玥還是分神期,不過這次渡劫后就可以進入合體期,她的神魂和肉身都高出境界。
火鸞還得意輕蔑的看著趙紫玥,想著要將她吞入腹中的話,她的異火是不是就能直接被自己給使用。
「好!這秘法很,複雜,但如果聰明的人一學就會。」
衛楚已經是合體期他再渡劫就是渡劫期修士了。
那就繼續劈!
「知道了,師兄,我們回靈界唄!我有辦法破開界面回到靈界。」
趙紫玥一口答應下來
眸光掃到手腕上的一抹紅,頓了頓,手在袖子下微微握緊,半響后鬆開。
此時臨山城的城外哪裡還翠色,入目都是火海,那些翠色盡皆被火浪給化為飛灰。
「扯不下來的,除非其中一人隕落,這紅繩才會消失,不然不管你們在哪裡都能自由傳音,而且還能夠知道對方的死了沒有,是不是很有用?」
讓我出去,一石頭砸死她!」
二人合力將面前的一烈焰靈猿斬殺。
「自大?對於你們這些不能使用靈力的人來說,我,就是你們的神!」
趙紫玥頓了下道:
衛楚的身體微微震顫了下,對她擠出一個笑
剛說讓他再換一個就聽衛楚道:
從合體初期一層開始,這些精純的雷靈力就在她體內匯聚。
「兩位前輩多保重!」
一口老血被瑾玉咽下,早知道他就不解釋的這麼清楚了。
伸手扯了扯手上的紅繩,竟然扯不下來,微微挑眉,就聽對面的瑾玉道:
「我不參与你們可以試試,成了后再給我火鸞精血就行。」
如此雞肋,果然是秘法!
「你用什麼換?別告訴我是這裏的金錢。」
那些躲在暗處隨時要跑路的九段強者們,一個個面面相覷不可置信。
「那這秘法我不要,你再換一個!」
等回到靈界她可就不能將玄雷石再給拿出來了,此時周圍沒有人,她將玄雷石給拿出來,就見玄雷石停留在半空。
不知https://www.hetubook.com.com道這個時候靈界的小師弟們都飛升來了沒有。
「我在你身邊時無妨,我若不在你身邊,萬不可再輕易走神。」
鉚足了勁兒的劈,一旁衛楚雷劫中的劫雲越來越淡,最後收工劫雲也沒有走,而是趙紫玥頭頂的劫雲融合了。
為了那十階火鸞的精血,他也是拼了老命的搜腸刮肚的想,眼睛一亮道:
這是在侮辱誰呢?
它沒想到小丫頭竟然真直接就將自己給扔出了,這個,它海口都誇下了,如果不能一石頭砸死對方,好像顯得自己挺無能的!
瑾玉聽趙紫玥這麼說就道:
二人路上順便將火鸞的精血給用來煉體。
「師兄你怎麼了?臉色怎麼忽然這麼差?也不知道玄雷石將我們帶到了哪裡,這裏我可沒有來說,師兄,師兄?」
「誰惦記我,我就滅了誰!」
「現在用到我了,我看你這段時間跟那小子一起,又是練手對付十階妖獸,又是你給我掠陣,我給你掠陣的,不是挺開心的?」
玄雷石:……就,挺突然!
可惜師兄可能不記得下面的師弟和千川小師父了。
「成了!那我要的,火鸞精血是不是可以給我了?」
「那可是十階大妖,怎麼?怎麼就被一塊石頭給砸死了?」
「你一向都這麼自大的么?」
為什麼有種背著家長談朋友的感覺,趙紫玥也是服了自己,
「一起!」
合體初期一層,到合體初期二層的屏障輕易就被衝破,三層四層,隨著每一道雷劫劈下那些精純的雷電之力,就幫她衝擊一層屏障。
再藉著這次雷劫的東風,說不定可以衝擊一下渡劫期,想想很美好。
不管他怎麼吼,趙紫玥都聽不到,她已經沉寂在修鍊中,她體內的雷電之力在瘋狂運轉,沖刷著她的經脈,筋骨。
如今他們都是九段後期,只要衝擊上十段,她就用玄雷石砸開界面回靈界去。
本就是合體期的雷劫,這些雷https://m.hetubook.com.com劫不僅淬鍊她的筋骨和經脈,還能化成精純的雷靈力為她所用。
抬頭看向那邊渡劫的趙紫玥還在繼續。
想到她有玄雷石,衛楚點頭,只是沒說那樣會消耗玄雷石的能量。
對面的火鸞得意的很,不僅這兩個人,就連這屆面中的人,可都是不能動用靈力的,唯獨她卻可以用靈力,她註定應該成為這裏的主宰。
他們所在之地是一片海上,隨便找了另外一塊礁石,第一道雷劫就劈了下來。
一聲高昂的鸞啼,火鸞昂首正要朝著趙紫玥襲來,結果就見趙紫玥竟然朝她扔石頭?!
趙紫玥忽然就覺得有些興緻缺缺,和衛楚對視一眼,有了那秘法紅繩,兩人之間也能傳音了。
「那就這個吧!」
「就是讓你變美,而不是讓對方的審美出問題。」
玄雷石生悶氣已經好久了,聽她這樣說哼一聲
「秘法!我用秘法來換,我知二位跟我一樣怕也是來歷不凡,所以我也不用別的,就用秘法,對了。
這口氣!
「不用!」
趙紫玥分出半瓶火鸞精血給他。
玄雷石得意洋洋的享受著的趙紫玥的崇拜眼神。
你是月老么?
就連扔石頭的當事人也都是一臉懵。
不過既然是在幫助師妹渡劫,那他就也不能說什麼。
見到玄雷石飛回來,抬手將它拿在手上,驚嘆的看一眼后收進識海。
衛楚還不知她為何說不用,就見她掏出,不,是拿出一塊黑色石頭,直接朝著對面的火鸞就扔過去。
「你就說能不能破開界面送我們回去吧!」
這裏沒有靈力,所以之前那次有人看到玄雷石也不知道玄雷石是什麼。
趙紫玥和衛楚飛回城裡,見弘嬌迎面而來,就道:
毫無懸念的,雷劫劈下后自然是被趙紫玥都給吸收了,一道道的雷劫劈下,都無疑被她吸收轉化成能夠衝擊更高境界的靈力。
聽師兄也這麼說,趙紫玥喚玄雷石
玄雷石在趙紫玥識海中暴躁的道:
https://www•hetubook.com•com北道友不是想要知道孫豹和弘嬌為何會在一起,我可以用這秘法來換。」
自從趙紫玥和衛楚在試煉之時,幫弘家得了試煉第一,他們二人的名聲便也傳開,這就讓火鸞給找到這裏。
這之前的臨山城城外是一片青山翠色。
瑾玉不覺得邏輯不通
這隻火鸞掉入界面后便一直在療傷,直到最近,她的傷勢完全恢復后便開始在這界面中尋找他們二人。
他忽的站起來,眸光凝重的看著被劫雲籠罩的師妹。
趙紫玥點頭,了解了。
這不是上杆子的給人送菜么?
「那隻火鳥敢說是誰的神?
「師兄說的對,你既然是那麼厲害的石頭,又關乎成神契機的,自然不能輕易出來,萬一被人給惦記上就不好了。」
轉頭面色複雜的看向身邊的師妹。
「你這般強行牽引雷劫幫她修鍊,乃是逆天行為,你會害死她的!快停下!」
主要是不想每次都不師兄的修為低,還怎麼追都追不上就很喪啊!
正常渡劫都是七道雷劫,她這邊愣是渡到第八道,第九道雷劫還沒停下。
「我們原本就定了要去歷練的計劃,如今臨山城已經沒有危險,我們便也去歷練了,告辭!」
聽她給自己傳音,衛楚點頭,對孫豹和弘嬌道:
看他說著還用大拇指捏著食指,做出個一點點的樣子,不覺有些無語。
「你在想什麼,小心些!」
趙紫玥也沒有想過玄雷石當真就這麼厲害,竟然真的一下就將一個十階大妖給解決了。
最後將目光放在趙紫玥頭頂的玄雷石上,是那塊石頭在搞得鬼。
「應該可以的!」
衛楚蹙眉看著一旁趙紫玥在渡劫,又蹙眉看看上面的雷劫。
可又好不甘心怎麼辦?
「你出關了不如帶我們回去吧!」
衛楚:……
在玄雷石的周圍有一圈兒圈兒的漣漪散開。
對於玄雷石,趙紫玥的印象一直是停留在當初,當初話也不多,怎麼就睡一覺起來就跟八百年沒有說過話一樣,叭叭和圖書的。
她也知道,就是在這裏一隻殺妖獸殺的有些無聊。
玄雷石的臉色很不好看,它在前面拚命送他們回去,他們在後面竟然還牽上手了,真想半路回去將他們兩人牽在一起的手給打開。
不過片刻間,玄雷石所在的半空就出現了一個空間裂縫,那空間隧道不斷擴大,趙紫玥和衛楚二人互看一眼一起牽手飛入空間裂縫中。
他的話不容置疑,說完直接對著二人拱手作別。
「好!是該回去了。」
趙紫玥說著,抽出衛楚給她打造的那柄黑色重劍,正好用她來試劍。
「沒事,我也不知道這裡是哪裡,快將玄雷石收起來。」
「能是能,就是那樣會讓我消耗很多,你到時候要引雷幫我補充才行。」
「師兄,我們去給那隻火鸞收屍吧!這次這隻火鸞的精血不知能不能也用來煉體。」
趙紫玥抬手將玄雷石收在手上,天空中劫雲已經瞬間在二人頭頂聚集。
「有了,我這裡有個秘法,叫千里姻緣一線牽!」
「分開渡劫!」
趙紫玥和衛楚一人取了這火鸞的一瓶精血,帶到火鸞的精血被抽干,她也將火鸞的屍身收好,上面的紅色鳥毛可以讓她煉製衣服和扇子都行。
那兩條血線在空中交匯後到了對方的手腕上,形成一枚紅繩的樣式。
「師兄,不如我們這就離開去歷練吧!」
趙紫玥搖頭,手中玄鐵劍當下靈猿的攻擊,同時在靈猿的脖子上劃出一條血線。
城內那些見到十階大妖被解決,準備跑的人也不跑了,跑了的人也回來了。
「邏輯不通,這樣的話,不是應該去對方的心頭血,為何是取我的心頭血?」
看著二人手腕上的紅繩,對面的瑾玉拍手一笑
趙紫玥將信將疑,和衛楚對視一眼,見他對自己點頭,二人一起使用那秘法。
「行!再換一個。」
他的記憶回來了,他記起自己是誰了!
一旁的衛楚看向趙紫玥,趙紫玥搖頭
他的記憶恢復了他知道了自己只是雷澤仙君的一抹分身,為的就是和圖書找到師妹手上的玄雷石,然後……
玄雷石是回到趙紫玥識海之後,因為吞噬了火鸞的神魂正在修鍊,不然不會不出來搞事情。
只是時間卻剛好是弘嬌成親的這天,這就不能愉快的切磋了。
「放心,這秘法不會有對人任何影響,只會讓你在對方眼裡完美無瑕!」
「事情解決,你的婚禮可以繼續!」
十階大妖啊!
「多謝前輩出手救臨山城于危難。」
趙紫玥:……
火鸞得意的說完就幻化出了本體,一頭火紅的鸞鳥,她的翅膀每扇動一次,就帶起大片大片的火浪。
「沒問題!」
趙紫玥和衛楚直接離開臨山城,往有十階妖獸的更大山脈而去。
衛楚對她柔和一笑,和她一起飛身朝著被一石頭砸死的火鸞而去。
就,不想劈了,它要回家找麻麻!太欺負人了!
一旁的衛楚眉頭緊促,見對著趙紫玥喊毫無效果,就對玄雷石喊
玄雷石只能忍了,它還是很靠譜的將兩人給帶回了靈界,一回到靈界,衛楚整個人就愣住了。
既然說了是秘法,那就不能用常理看,總之二人在同時使用秘法的時候,兩人手腕出飛出一條紅色血線。
就在黑色石頭靠近的瞬間,火鸞高仰著的頭瞬間就頓住,眼中都是驚恐之色,緊接著她就徹底進入永夜墜入黑暗。
末了補充一句
天上的劫雲就好氣,一道道雷劫下來都如同泥牛入海一般消失不見,不對不是消失不見二十被對方給吸收了!
聽衛楚同意了,瑾玉一樂
弘嬌和孫豹都是一身喜服的並肩站著,同時對她和衛楚拱手道謝。
盤坐在原地,垂下眼帘遮擋住眼中情緒。
「厲害厲害!兩位當真厲害,不知,這火鸞的精血能不能賣給我一點點,我不要那麼多,只要一點點。
一下啊!
有道理,她竟無言以對!
「玄北!停下來!聽到沒有,停下來!」
衛楚替她擋開一頭烈焰靈猿的攻擊,蹙眉問她。
這裏沒有玉簡什麼的,不過周圍也沒有人,他直接將秘法傳給二人,然後道: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