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作者:小盤古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百六十三章 萬里傳送符

第二百六十三章 萬里傳送符

一出手就是一道萬里冰封!
衛楚其實也沒有閉關,而是就站在洞府大門后看著她。
神識往那邊一掃,人還不少呢!
衛楚淡淡一笑
奇怪了,難道下界的人都不飛升的么?
聽師兄這樣說,趙紫玥也是要回去鞏固修為的,她這可是一下就沖了九層,估計要個九十多年來鞏固。
「師兄,那女修不過合體修為,為何能引下九道雷劫?」
「雷晨!」
眼看對方手中冰劍一劍破開雷晨的驚雷防禦,一劍斬向驚雷丹田,他如何還能不出手?
反倒是往身上拍了張萬里傳送符,逃走了!
見衛楚看向自己,雷晨對他一笑,手上銀白色的鏈子一甩,那鏈子瞬間就成了一柄細細的長劍。
看著衛楚離開去閉關的背影,趙紫玥總覺得有些,說不出來的感覺。
出去歷練走起!
「兩位道友請移步!」
「我先接了去蒼莽山脈看看,獸皇宗那些人肯定是想要契約人家,然後被人家給拒絕了這就發出這種任務,真是表臉!走了!」
不對,是妖還不少呢,紅的藍的綠的等,人就兩個做靈寵的妖獸卻是有五個。
遠處那兩個正在觀看的渡劫修士對視一眼,其中一身黑衣的男修,對那身邊銀白法衣的男子道:
嗐!自己在失落個什麼勁兒?師兄是閉關修鍊又不是故意不見自己。
紅顏禍水這句話,你是不是沒聽說過?」
那小執事弟子嘿嘿笑,這種話也這位前輩這種修為的敢說出來,他們就只敢想。
還是不給師兄發傳音符打擾師兄了。
到了他們這個層次的人都是各自修鍊,沒聽說哪個還做宗門任務的。
對面二人一個木系,一個雷系,雷系之人修的是銀白驚雷,手中那白色銀鏈子剎那間化成一道銀白驚雷朝著衛楚而去。
趙紫玥一笑,倒是不覺得玄雷石多過分,卻聽衛楚道:
二人來到近這海島近前,衛楚在給趙紫玥護法,見到他們來了不由蹙眉
算那個衛www.hetubook.com.com楚有點自知之明,他最好再也別見小丫頭。
對上這位的驚雷絲毫不慌。
拿了玉簡離開太極宗之時,趙紫玥回頭看了眼師兄所在的山峰。
僅僅只用了三個月的時間,她就已經到了蒼莽山脈上空。
「要麼離開這裏,要麼,死!」
躺在鯤鵬羽上的趙紫玥兩手枕在後腦勺,翹著二郎腿一副悠閑自在的樣兒。
「這裡有一個,不過不是咱們宗門的,而是靈界上五宗聯合發出的。
再垂目看一眼手腕上的紅繩,唇角勾起,飛身祭出鯤鵬羽往蒼莽山脈而去。
回到靈界他的記憶恢復,他也知道了他是仙界雷澤仙君的分身,可他卻沒有主動聯繫本體。
他乾脆也不吹笛子,直接扔出手中青竹笛打向還要乘勝追擊的衛楚。
只可著頭頂的雷劫薅羊毛,雷劫很無奈,不想劈了還不行,只能繼續降下第九道雷劫。
「紅顏禍水?還真是!」
這人,才說怎麼還不飛升上來,想到最小的這個竟然最先讓她給遇到。
「那好,我們儘快回宗門,我要鞏固修為,另外,剛才打鬥中有些別的領悟,想要回去研究一番。」
趙紫玥悠閑的躺在鯤鵬羽上往蒼莽山脈飛。
轉頭,面色複雜的看著師妹的臉,薄唇緊緊呡著,眼中情緒複雜難辨。
至於旁邊那位一身黑衣,手中轉著青木笛之人就沒有出手。
「多謝師兄為我護法!」
「就憑你一個初初進入渡劫初期的修士,就敢跟我們兩個渡劫中期叫板,小子,
有了鯤鵬羽的速度, 她都不用去坊市做傳送陣了。
說了你也不懂,情之一字吧!很是玄妙,可以左右人的心情。」
目光掃向手腕上的紅繩,他的心莫名抽痛一分,命運,當真會捉弄人。
衛楚冷冷看著他們兩人
在他看來,雷晨這個變異雷靈根對上那變異冰靈根的,絕對是分分鐘的事!
「快停下聽到沒有,不能https://m.hetubook.com.com有第十道雷劫,否則她會被天道給抹殺的,你難不成當真要害死她么?」
心中情緒不敢波動過大,他小心翼翼的控制自己的情緒,只滿眼都是師妹一人在洞府外面等他的身影。
以前可沒聽說紫雷神尊對誰動過心,算了,算了,玄雷石越想越煩。
「那好吧!那我就不打擾師兄修鍊,我先一人出去歷練了!」
「呦呵!護的這麼緊,怎麼,那是你的小情人不成?」
再說了,她嚮往的是大道!大道!對!這些個情情愛愛奇奇怪怪的只是大道上的風景,看過了還是要往前走的。
手上拿著青竹笛的男子手上的青竹笛轉了圈兒,目光在衛楚和衛楚身後的趙紫玥身上打量一番,唇角勾起一個邪魅的笑
如今在海上可不正是他的主場,冰本就是水變異而成。
終於拿起傳音玉簡給趙紫玥傳音
遠處飛來二人,具都是被這邊的雷劫給吸引過來的,因為其中一個就是雷靈根,所以他對這邊的雷電就格外敏感。
衛楚可不知道玄雷石心中的腹誹,蹙眉祭出他自己的冰劍擋在趙紫玥身前。
飛身去了執事殿打聽一番,竟然一個人的消息都沒有。
當然,他是不知道的,只見趙紫玥睜開眼,眼中精光斂去看向一旁的衛楚
「剛才有兩個修士發現了幫你引雷的玄雷石,其中一人剛好也是雷靈根被我重傷后逃了,他修鍊的是驚雷,你日後遇到了要小心他和他的同伴。」
趙紫玥拿著那個玉簡看了眼,上面只有字面信息沒有具體消息,便道:
玄雷石不停,趙紫玥就盤坐在地不停的打坐煉化雷劫之力,她根本就沒有時間看外面的情況。
玄雷石哼哼一聲,他才不想要知道呢,他一顆石頭要知道什麼情情愛愛的,他只要渡雷神歸位就好了。
見衛楚冷臉沒有說話,他繼續轉著手裡的青竹笛道:
像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話,轉頭看一眼到了緊要關頭https://www.hetubook.com.com的趙紫玥。
趙紫玥還是莫名的有些失落。
「二位何干?」
那裹挾了冰之意境的一劍,還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穿透了雷晨的丹田。
銀白法衣的男子搖頭,眼神深邃的看一眼趙紫玥所在的位置,對身邊的人道:
其實他的擔心真的,多慮了,他本體這會兒還被困在仙界之外的空間界面中療傷呢,根本就聯繫不到他,也聯繫不了他。
玄雷石在趙紫玥識海中冷哼一聲,火鸞個渡劫後期的大妖都被它給一下砸死了,這兩個不過是渡劫中期的而已,竟然就敢這麼囂張了。
「走!過去看看。」
剛才他看到那女修頭頂的黑色石頭,能夠引九道雷電之力下來渡劫,莫非是那顆石頭的原因?
如果這樣的話,那顆石頭他倒是非要得到不可了。
衛楚如今可是記憶回來了,他在仙界的本體修鍊的可就是就是雷,不過是紫金神雷,等階比這銀白驚雷又高了不少。
「師兄放心,我會小心的!」
「恭喜師妹進入合體後期!」
可惜了,他要給趙紫玥護法,不能乘勝追擊,將那兩人給除去一絕後患。
衛楚飛身來到趙紫玥身前給她護法,看一眼她的修為,分神期渡合體期的雷劫,竟然能直接渡到合體後期的,也是絕無僅有了。
手中把玩著青竹笛的黑衣男修搖頭,一臉惋惜的看著衛楚,又看看他身後的趙紫玥道
莫名的有些失落,看一眼手腕上的紅繩,她又彎了眉眼一個人傻笑片刻也回到她的山峰閉關鞏固修為。
可惜千萬年的時間,雷神也千百次輪迴,性情和記憶都不知道還是不是原來那個紫雷神尊了。
唯獨對面那被他們圍攻的人,駕馭周身數柄妖魔之劍抵擋對方圍毆。
自己給自己開解過後,又是精神飽滿的開始!
衛楚聽他介紹那一身銀白法衣男子的道號,再看他身上氣息,竟也是個雷靈根修士。
翻個白眼拿出一枚肉乾吃完后才道:
好像www•hetubook.com.com是師兄,對了,師兄恢復記憶了?!
就在剛才衛楚一劍穿透了對方的丹田,可對方竟然有秘法同時後退一步,將被他刺破的丹田給保住,沒有當場隕落。
衛楚只能在一旁喊玄雷石,玄雷石才不會理他。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渡劫能夠引來九道雷劫的,若是不知這位仙子的修為,還以為這為仙子是渡的散仙雷劫呢!」
片刻后微微閉眼,他如今只希望本體不要聯繫他,不然他的記憶會無法保留的被本體讀取。
「剛剛進入渡劫期!一身後這位應該也是渡的合體雷劫吧?
「說的也是!宗門最近有什麼任務么?」
蒼莽山脈的,據說那裡出現了一位大妖,那大妖十分厲害,已經傷了獸皇宗數十合體修士,前輩您要不要接這個?」
玄雷石顯然也想到了這個問題,趕緊回到趙紫玥識海,上面的雷劫因為沒有玄雷石牽引,自然也驚險的散去。
她飛身來到衛楚修鍊的山峰上,看著師兄閉關的洞府大門蹙眉。
啊!她竟然這麼粗心的才發現,可是,恢復記憶又怎麼樣呢?
「那你還不讓開?修鍊到這個地步不容易,可莫要為了一個女子而輕易毀了道基。」
將這四個字重複一遍,衛楚點頭,他說的意思跟對面之人說的意思不同,對面那人卻以為他說的跟他以為的一樣。
「前輩,您的修鍊速度太快了,這才五百年都不到呢,您下界的那些朋友哪裡能這麼快就飛升上來?」
「看你剛才還一副很不舍的樣子,這會兒又這般悠閑,怎麼?不想你的小師兄了?」
「不過這些的確跟我沒有關係,但你身後的女修,跟我身邊這位雷晨師兄就有關係了。」
一身黑衣手中拿著青竹笛的男子也不戀戰,同樣往身上拍一張萬里傳送符消失在原地。
「你讓開,我也不傷害你身後這位,我只要她之前引雷的那塊黑色石頭。」
縱使是他也沒有逃過。
可他終究還是沒有出洞府一步,一年一年過和圖書去,衛楚心中不忍,也怕他自己再看下去,會忍不住心中情緒波動。
「你自去歷練不用等我,我在研究領悟一種新的法訣,可能會需要『很長很長』的時間。」
更不要說二人一個是才渡劫進入渡劫期的,一個是渡劫中期的。
張張嘴想要開口,幾次忍不住伸手想要推開洞府大門。
有句話怎麼說的來著,來的早不如來得巧,蒼莽山脈上空正有幾團靈光在打鬥。
可是九十年,一百年過去了,趙紫玥已經鞏固好修為出關,師兄竟然還沒有出關?
二人一起往宗門趕,這次再經過剛來靈界時的那個山脈,還別有一番感慨。
抬手在她周圍打下陣法,然後看向那二人,多餘的話也不說了,直接動手。
他竟然想要玄雷石?
還不是因為那邊的衛楚和雷晨交手后,竟然是衛楚在碾壓雷晨,這絕對不符合常理。
回宗門的路上都是沒有什麼波折,回到宗門衛楚和趙紫玥說一聲就開始閉關。
只是他的出手也只是讓衛楚的動作慢了半瞬。
原本以為師兄跟她一樣,閉關后就會出來。
「你是顆石頭我跟你說的著么?你知道什麼叫,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那執事殿弟子聞言趕緊翻看一番,畢竟合體前輩願意接宗門任務的可太少了。
對了!要去宗門問一下,下界的師弟他們飛升上來了沒有。
然而他在一旁觀看的眉頭皺的越來越緊,忽的,他管不了那麼多,將手中白玉笛放在唇邊開始吹奏。
飛來的這二位都是渡劫修士,一個手中一柄青竹笛子,另外一人手上一把銀白色的鏈子,一邊在手上把玩一邊打量衛楚。
說話間衛楚幻化出一道水鏡,裏面真是剛才那兩人的樣子。
「要不要這麼懶?竟然還坐在輪椅上,看你這悠閑的樣子是不用我出手了。」
她一人站在衛楚閉關的洞府門前,站立了許久,師兄依舊沒有出關的意思。
萬里傳送符,毫無疑問就是能夠將人瞬間給傳送出萬里之遙的。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