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作者:小盤古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百六十八章 跟它契約

第二百六十八章 跟它契約

侯京可不幹,直接擋在『盧實』面前
一石頭過去人還不是輕輕鬆鬆就沒了,就是大乘修士的神魂烙印讓玄雷石費了點勁兒。
顧琴?
趙紫玥為了避免麻煩,轉身就換了一張臉,不然那位郝峰聖人不可能就這麼放過她,
「這麼緊張他啊?」
洞口隨著她進去后而合上。
他的洞府禁制他清楚的很,別說合體修士,就是渡劫修士,來了都未必能夠破的了。
生的他成天在自己耳邊呱噪
看一眼外面沒有人追來,她鬆口氣,一步步戒備的著進入密地中心。
趙紫玥對他一笑
「玄雷石?」
侯琅在她身後追的急,只能給宗門內各個高層傳音。
玄雷石很急啊,這隻九玄雷獸一看就是從仙界掉落下來的,如今這個奄奄一息快死的樣子,誰知道還能活天?
雷電之力?!是誰?
不理會侯琅的問話,趙紫玥竟然還有閑心,拿出傳音玉簡給玄中傳音確定情況。
表示她知道了。
小狐妖搖頭一笑
自然是要給玄中跟小狐狸爭取時間唄!
侯京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趙紫玥一板磚扔過去,又是一臉的血。
鯤鵬羽出現在她腳下,帶著她一陣風的就朝著獸皇宗外而去。
只是我沒想到你竟然是靈界狐族的狐王之女,顧琴,
「你們離開獸皇宗了沒?」
「這,我真是想不到竟然,」
片刻后整個禁制空間就如同泡沫一般,「啵!」的一聲碎了一地。
戒靈這次倒是很誠實
「你若是沒做虧心事,為何要跑?」
「你這也太急了,我還要問問它願意不願意呢?」
「小混沌,怎麼回事?」
「很好!一早我就想要契約一個雷靈根的修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
而如今有人進入他的洞府救人如探囊取物,這怎麼能行?
「玄雷石,告訴她,我是玄中的朋友,幫玄中來救她的。」
倒不是往御獸宗門外而去,而是往鎮妖塔的方向去。
侯琅轉身出去,將那女和_圖_書子獨自留在他的洞府中,他第一個要去找的人就是『盧實』。
趙紫玥這個時候用的臉,自然是悟冥的臉。
小狐妖隨便幻化了個獸皇宗弟子的模樣,然後跟著趙紫玥離開侯琅洞府,二人離開后就直接用鯤鵬羽離開。
看到紫雷竹,侯琅一頓,隨即眼睛猛的睜開
將裏面的妖獸都給放了出來。
小狐狸啞然,一臉驚訝震驚又有些難以置信,當初那個凡間的小丫頭,如今竟然已經修鍊到這個境界了,而且,還又救了自己一次!
「我沒死你好像很失望啊!話說你們這獸皇宗的護山大陣都動用了,不會真就只為了抓我一人吧?」
「我不跟你說了,我得去追那丹宗的男修了。」
見到『盧實』從裏面出來,趕緊攔下問
「多謝你來救我,玄中這會兒人在哪裡?」
「你隨便幻化個獸皇宗弟子,咱們走!」
趙紫玥對他攤攤手
「你是?」
看守鎮妖塔的弟子要哭了,這位師兄好歹告訴他是丹宗的哪位啊?
小金出現在他肩膀上,爪子里抓著那顆紅豆大的天眼,面前一個屏幕顯現,正是獸丹峰的情況。
「啊?!沒看到啊?這這這,完了完了,」
趙紫玥調侃她一句
夠謹慎,都到門口了還不讓進?
「好啊!不過與其這樣,不如咱們比比誰能在一年內進入合體怎麼樣?」
「好!」
「誰是誰的地獄還不一定呢!」
「九玄雷獸?獸皇宗怎麼會有九玄雷獸?」
不過這個時候,小狐狸和玄中應該已經離開了獸皇宗。
這下連玄雷石的口氣都是驚訝的。
「當然不是,對了,鎮妖塔的妖也是你放出來的吧?」
趙紫玥扔完板磚就跑,她看到了侯琅,暗道一聲糟糕
「主人,臣妾也做不到!
「對了,戒靈你行不行?」
不讓進就不進,反正只要他人一走自己就動手!
可惜趙紫玥速度太快了,一頭扎入獸皇宗的後山,禁制?
她的身形一動,對方和-圖-書的身形也動了,蟠龍圈就朝她而來,紫雷竹上雷電閃爍,和蟠龍圈打在一起。
獸天峰上,侯琅沒有找到人就直接去了放置魂燈的大殿。
「你們先回去不用管我,我身上還有別的事呢!」
「敢殺我兒,給老夫去死!」
你藏得夠深的啊!」
「盧實師兄,這是發生了什麼事?」
混沌天火對著他洞府的禁制融出一個洞。
話落趙紫玥就朝著獸皇宗的後山禁地而去,根據盧實的記憶,那裡應該封印了一個特別厲害的妖獸。
有的人就是點背不能怨天道,她這會兒迎面就遇上了郝憲。
「我如今的道號玄北,是選中的師姐,所以咱們這算不算,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行!」
「主人,侯琅已經進入白樺林,那白樺林中的陣法真的能夠困住他么?」
「不知道天高地厚,敢跟本聖這麼說話。」
「道友既然不說,那我們便出去吧!」
不過他們很快就會見面,因為趙紫玥去了鎮妖塔后,直接用混沌天火將鎮妖塔的禁制給融了。
「快快快!跟它契約,以後這就是你的靈獸了!你那兩隻靈獸都不算,這才是真正符合你靈根的靈獸,趕緊契約了它!」
「你這就過分了!」
同時在獸丹峰中閉關的郝峰聖人睜開眼,咬牙切齒
鯤鵬羽的速度在侯琅之上,等侯琅趕回去的時候,洞府的禁制完好如初、
侯京看到『盧實』,就立刻衝上去
玄雷石有些無語,但也不能掉鏈子,渡劫期的大妖它都一下砸死了。
「哎!」
「不行啊!這個跟外面的禁制不同,主人,臣妾做不到啊!」
小狐狸根本就聽不到她的話,不管了,先用混沌天火破了她的禁制再說!
「你知道了?你竟然能對盧實搜魂,你怎麼做到的?」
但如果郝峰聖人再回來看的話,就能發現她身上的法衣,和那個殺了他兒子之人的一樣。
「你的三尾狐怎麼不拿出來,道友可是演的一m.hetubook.com.com手好戲啊!當初那攻擊我的三尾狐就是你的靈獸,你們可真是獸似主人形,一個比一個能裝。」
「侯琅少宗主,您稍等一下,我給峰主發個傳音通稟一下。」
看守鎮妖塔的修士在見到那麼多妖獸從鎮妖塔中出來,人都懵了。
說完她收起傳音玉簡,對著對面的侯琅直接接觸她的紫雷竹。
就見那包裹她的禁制空間上,一道道雷弧在竄動。
最最主要的是,那妖獸竟然還是一隻雷系妖獸,所以她就特別感興趣。
剛才瘋跑的時候,她可沒有正事不幹,在數天峰那裡,可是實實在在撒了幾個紅豆大小的天眼。
侯琅從剛才說完話,眼中就迸發出光彩
他臉色沉沉的將懷裡女子放下,一揮衣袖,洞府禁制打開,進入洞府直接朝著關押小狐狸的地方而去、
趙紫玥額頭上的青筋跳了跳,不行就不行,將混沌天火收起來,混沌天火都不行,那就只能用玄雷石了。
怎麼,你守護完你的蕭郎轉世后一生了?也對,你那蕭郎畢竟只是凡人。
「你真的行?」
「怎麼樣,沒有白來一場吧!」
「敢做敢當,就是我這怎麼了?」
撇一眼天眼屏幕,果然侯琅懷中抱著一女子已經在往回來了。
趙紫玥霍霍完鎮妖塔,趁著獸皇宗修士都去對付那些跑出來的妖獸之計,她也趕緊去跟玄中匯合。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侯琅手中祭出他的武器蟠龍圈
且不說他出關朝著獸天峰去了,趙紫玥這邊又遇到了侯京。
將玄雷石給拿在手上,朝著關小狐狸的防禦罩上按下。
用它來砸這個分神的小修士,這不是侮辱自己一樣么?
「你這樣出去可不行,幻化一下暫時住到我的靈獸袋裡吧!」
「主人,我這個技能也是才進化出來的,真的!」
見他這麼緊張,趙紫玥一拍他肩膀道:
「是你!你竟然沒死?」
就見一頭渾身閃著雷電的雷獸,這雷獸的名字叫九玄,趙紫玥從盧https://m.hetubook.com.com實的記憶中知道它的存在就惦記上了。
她有一朵開啟了新技能的異火,混沌天火在那禁制上一溶就溶出了大洞,
留在原地幫他看門的趙紫玥,等了片刻后,一朵蓮花狀的混沌天火便出現在手中。
「主人,別嘮嗑了,侯琅出了白樺林,回來不過是分分鐘的事,咱們快走啊!」
見侯琅將人都遣散后,他自己也往白樺林而去。
「攔住她!不能讓他去後山!」
趙紫玥可真沒時間,這個侯京身上也是有大乘修士神識烙印的,她就不跟他墨跡了。
「小混沌,你說你有這麼好用的技能,為什麼之前沒有告訴姐姐呢?」
這話讓小狐狸一下戒備起來。
一邊放出小金,讓他幫忙查看天眼,隨時看著獸丹峰那邊的情況。
有了混沌天火幫她融開侯琅的洞府禁制。
「小狐狸!你沒事吧?」
一個巨大的圓球光幕中,身上幾道鞭痕的小狐狸就躺在裏面。
「一年內進入合體期?嗤!我才懶得給你打這樣的賭,我現在就想揍你一頓!
那道大乘虛影才說完就被玄雷石給打散了。
「放心,我對你這隻小狐狸可沒興趣,說來我們也是老相識
拿出混沌天火對著禁錮她的圓球而去,卻是半天沒有反應,怪了!
我是主防禦輔助系的,煉丹和煉器我可以試試,但若要讓我破防就不行了。」
「大乘修士一擊勞煩一起幫忙擋下!」
「你可終於想起我了,早幹嘛去了?」
趙紫玥頓了下,給小狐狸傳音
「我還想問你呢!我剛才進去的時候見到丹宗的人,你看門的你沒看到?」
根本不理會攔著他的小弟子,進入到放置魂燈的大殿中看了眼,神識一掃就找到了他想要的。
裏面的小狐狸可能是聽到了玄雷石的傳音,原本冷漠的臉上出現了些許笑容,對著趙紫玥點頭。
『盧實』的魂燈果然還在,那就是人沒有出事,那為何找不到人?
一瞬間,小狐狸睜開眼看著趙紫玥和她手裡的黑https://www.hetubook•com.com色石頭,那上面閃爍著雷電之力,竟然將她的禁制空間整個包裹起來。
「喂!」
他給盧實傳音也沒有回應。
趙紫玥慢慢靠近前面那隻,長的跟烈焰雷獅很像的九玄雷獸。
趙紫玥直接對他扔出玄雷石,至於玄雷石的消耗,多吃多干。
「師姐,我們已經離開了,你在哪裡我們好匯合!」
發現小狐狸已經離開了,他抬手在空中一揮,一道殘留的禁制之力上竟然有雷電之力在他手心跳躍。
玄雷石催促
「想知道?就不告訴你!」
「盧實!你小子給我站住!」
侯琅對著飛來的郝峰聖人喊,郝峰聖人蹙眉,看一眼已經換了一張臉的趙紫玥,他要去獸天峰找人為兒子報仇,哪裡有時間管這些?
「好個獸天峰的小子,竟然敢殺我兒,當我郝峰是擺設不成?」
趙紫玥看著對面的侯琅給他傳音道:
在她扔出玄雷石滅了對方的時候,她就將真的路上給轉出來擋了。
小狐狸從裏面跌出來站在地上,對著趙紫玥道謝
郝峰理都沒理會侯琅的話, 瞬間從他們身前過去。
聽趙紫玥這麼問玄雷石就真要生氣了。
這個名字,她只用過一次,就是在下界的時候……
眼看就要飛到獸皇宗外了,獸皇宗的護山大陣忽然啟動,將趙紫玥給彈了回來。
聽懂了么?聽懂了就趕緊跟我一起去擂台,不然的話,咱們就在這裏打,看看執法弟子會相信誰?」
郝憲見是『盧實』,哪裡能讓他走了
「盧實!你敢不敢跟我去擂台上比劃比劃?」
所以神魂烙印是打在了真的盧實身上的。
說話這會兒,趙紫玥已經找到了被困的小狐狸。
小狐狸顯然不認識如今這個樣子的趙紫玥,只是睜開狐狸眼睛撇了她一眼。
「踏馬的誰過分,你打我那兩下我還沒跟你算的,今天要麼去擂台,要麼,」
趙紫玥皮一下,被鯤鵬羽帶著往另外獸皇宗後山而去。
「當然不能,時間長了他還是會出來的,但能困住他片刻就行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