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作者:小盤古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百六十九章 受不受傷

第二百六十九章 受不受傷

來人正是侯琅,趙盤一驚
這樣日後才不會被自己的靈獸小看,就差咬牙切齒了。
「抱歉,我沒有!」
她都沒有讓人對她看臉,難道還會看他的臉么?
不吃虧?行!
知道自己挖的坑深,沒想到這麼深,差點把自己都給坑進去,不是,繞進去。
看看他的吩咐這兩位大成修士還不是要照做。
但他若是死了,那修士也會跟著飛灰湮滅。
九玄雷獸一聲悶哼,呡唇默默咽下喉間一口老血,看向趙紫玥擠出一個笑,深呼口氣點頭
九玄:……
趙紫玥:……
怎麼會沒有人呢?
「不知道,奇怪,人怎麼沒有了?」
趙紫玥這個彎彎繞的可不小,直接把九玄雷獸給繞暈了。
「玄雷石,我發現你才是我的真愛!為了你,所有靈寵皆可拋!」
靈寵什麼的,修為沒自己高的用不上,比下高的,也用不上。
「我之前下來的時候受傷還沒好,出去的事就交給你了,不然我也不會在這裏一待就是這麼多年不出去。
「那不是說,盧實?」
「讓戒靈給我煉製了個外殼,這樣就不會有人認出我,也就不會給你添麻煩。」
「行!」
聽他這樣說,趙紫玥抬起手,放出一道雷電之力道:
玄雷石只是提醒放大如同***那般大,一石當先衝出去。
「你觀察錯了,這位如今看著可不虛,不然也不會讓我對他出手考驗我了。」
「難道這個盧實是假的不成!」
「因為如今這個困境只有你能解啊!」
不多時,玄雷石降落的地方就出現兩個人,那兩人對視一眼,他們是追著那金色石頭和那個假盧實來的。
「行!」
我受傷了,前輩也會難過的,對不對?
「沒聽說盧實那小子還是個雷靈根啊?」
趙紫玥可不跟他客氣,這是用用拳頭說話的時候。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金色靈力化成一張大網將那封印給包裹住,緊接著數道飛劍朝著那封印攻擊。
考慮的這麼www.hetubook.com.com周到,趙紫玥很滿意。
你們獸皇宗又想搞什麼鬼?
少年背著手仰著頭在趙紫玥面前走來走去。
搜魂?
「侮辱誰呢?人話誰還聽不懂了?
怎麼讓這位緩過勁兒了?
「那你來給我說說,是你受傷我受傷好,還是我受傷,你不受傷好?還是你受傷,我不受傷,我受傷你受傷好?」
跟這種上古神獸講什麼美醜?直接講拳頭才是重點。
「雖然我們締結了平等契約,但是你別指望我會叫你主人,畢竟我的年歲比你年長,你就叫我一聲九玄前輩不吃虧。」
九玄雷獸原本就受傷沒有緩過來,這會兒又錯估了趙紫玥的力量,而且好死不死的,這小丫頭正好打在自己的弱點上。
這處封印空間外,皇極宗的不少修士都聚集在外面
看著那金色巨石帶著假盧實飛出去,直接衝出了獸皇宗的護宗大陣,侯琅氣的咬牙。
趙紫玥對他一笑
好不容她自投羅網了,竟然還是讓她給跑了。
獸皇宗的修士如何都不會想到,他們關押的這隻鎮山神獸,被人家揍一拳就和別人簽訂平等契約。
聽他哼一聲,趙盤追問
鄙夷一眼他的智商
從武道的小世界回來,她還沒有試過她的真實能力呢,就用對面的大乘試試好了。
有玄雷石提供的信息
趙紫玥輕咳一聲指指自己的牙,又指指他的
九玄雷獸在趙紫玥進來的第一時間,就睜開眼睛看著她,那眼神中帶著大量。
這種契約只有獸皇宗有,也只有他這種半妖才能修鍊!
「等會兒,讓我讓我捋一捋。」
「嗯!」
那契約就正好跟趙紫玥契約小金的契約是反著來的,而不為外人知曉的,這兩位峰主中,獸天峰的峰主就已經被他給契約了。
「前輩若是不信,不如試試?」
被玄雷石帶著直接衝出了獸皇宗,甚至直接衝出了獸皇宗的勢力範圍。
眾人之間一金光閃閃的金色巨石從封印https://m.hetubook.com.com中衝出,直接撞開了蔡弈聖人金色巨網,又將上前的蔡弈聖人和郝憲聖人給撞飛出去。
我說了,不會同意他跟你們契約,你們還是死了那條心吧!」
別看她是雷靈根,木系隱匿決她還是能夠用的順手。
說著想到了他多次要和盧實勾肩搭背的,盧實都刻意避開他。
「多謝!」
「對啊!可他不是雷靈根那是怎麼進入這封印中的?」
趙紫玥看準他身上的穴位,一拳朝他心臟下三寸打去。
「對方原本就是雷靈根,會去奪舍他?應該是搜魂才對!」
「果然是你!你不是盧實,但卻是你殺了我兒,你是誰?」
「好!」
所以為了前輩不受傷,我也會儘力保護前輩的。」
轉了幾圈后,忍不住撓撓他那披散在肩頭的紫發,開始煩躁了,直接對趙紫玥道:
玄雷石從趙紫玥識海中出來,他的外面是一層金色,金光閃閃一巨大石頭,閃的趙紫玥睜不開眼。
「不錯!」
她也是仗著有這玄雷石,才敢這麼肆無忌憚的,連人家第二大宗門都敢闖一闖。
還有就是外面的人暫時可能不攻擊進來,但時間一長,發現自己契約了他們宗門這隻封印的雷獸,必然不會放過自己。
你看我也是雷靈根,我之前輩輕易不願與人契約,那不如我們來個平等契約如何?」
「當然不同,有的契約是你受傷我也會傷,有的契約是我受傷你不傷。」
「但是吧!獸皇宗開啟了護山大陣,所以,不知前輩可能破陣?」
「因為我很強,我和前輩一起能所向披靡,我們會成為最好的戰友,為了更好的將後背交給對方,契約不過是一種形式而已!」
拎起地上的九玄雷獸往靈獸袋中一扔,什麼前輩該有的尊重,不存在的。
好在她有木系的隱匿之術,隱匿身形用身後的大樹的氣息,往遠處飛去,在那些人眼中她就如同一枚樹葉差不多。
兩個大乘修士齊齊出和*圖*書手竟然被沖開,那是什麼樣的力量?
看著那黑衣紫眸紫發的俊美少年,一瞬間在你面前化成一隻紫色巴掌大獅子狗,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我是誰不重要,你不就是想要幫你兒子報仇么?那就來吧正好給我試試身手!」
「真的么?我覺得我沒有發揮好,我還有混沌天火沒有用上,我還可以再出一拳。」
「放心,交給我便可!」
偏偏還有人就能發現她,一道木系靈力朝她打來,
趙紫玥在這裏將外面的情況看的清楚,問玄雷石
積蓄全身之力朝他打出一拳,真的是用上了全部的力量和雷電之力給它全力一擊,
「能!」
「哼!」一聲,便有一道強大的雷電之力噴出。
「你這是?」
「我不會將他給打死吧!」
「我用你個小丫頭保護?不過你這樣一說,平等契約好像是不錯!
緊追著趙紫玥而來的正是郝憲聖人和蔡弈聖人,隱藏在二人不遠處的趙紫玥,看他們離開暗自挑眉,速度倒是挺快的。
蔡弈聖人點頭道:
「等!」
同時給玄雷石傳音
見這小女修還敢往自己身邊湊。
「侯琅少宗主,您說,您說這個盧實是假的?那他怎麼會,奪舍?」
「不可能,我和他多年好兄弟了,如果他真的隱藏了雷靈根怎麼會一早不來這裏?」
九玄認同的點點頭,說完就聽趙紫玥話音一轉
「果然還是你最靠譜!」
要是知道的話,那還不整個宗門的人都湧上去,一人揍上幾拳,看他跟不跟他們契約。
將剛剛鍥約的雷獸拎出來,朝著同樣往這邊來的蔡弈聖人扔去。
「可是能出去?」
果然,誰坑誰這事真的,不好說。
趙紫玥確實沒有吃過,如實搖頭,已經在想既然這新契約的靈寵不能帶她出去,那她要怎麼出去了。
九玄雷獸擺手
「分頭找!」
契約還是很簡單的,契約之後,趙紫玥覺得吧,誰坑誰還真不一定!
果然他這話引起了九雷獸的注意,目光放在m.hetubook.com.com她身上打量一番,搖頭撇嘴。
對了,你既然是雷靈根,那雷靈果總有那麼幾顆吧?先給我來兩顆就行!」
那一頭紫發披散在肩頭,紫色的眸子轉了轉,就想將趙紫玥說的話給捋明白。
此時獸皇宗其他弟子,無一個不慶幸他們離的遠,看看,就連大乘修士都被撞吐血了, 他們若是在近前還有命活了么?
「你這是?」
果然關鍵時候還是玄雷石靠得住!
趙盤也在人群中看著封印裏面
「哼!」
九玄雷獸赤笑一聲,他小山般的巨大身身形一動,下一刻出現在趙紫玥面前的,就是一身黑衣紫發紫眸的少年。
趙紫玥看他就是不相信,便道:
「放心,交給我!」
小丫頭腦子靈活,還想要把他給繞進去、
可惜他們皇極宗運氣不好,一直都沒有收到雷靈根的弟子,可不就便宜了她。
「九玄前輩!我是從別的途經得到您被關在這裏的消息,如今咱們也契約了可以出去了。」
不過他也不傻,還是有自己的考量,主要還是看在她是雷靈根的份上,若是別的修士,厲害他也不會選。
「怎麼忽然說起這個了?!」
畢竟玄雷石是能跨越三個界面,不會連一個獸皇宗都出不去。
這處封印了九玄雷獸的空間,是專門為皇極宗雷靈根修士準備的。
「不對,他一定是受傷嚴重,快不行的那種,我的感知不會錯的,攻擊他心臟下三寸!」
「勞煩二位峰主,將這封印打開,將裏面之人給抓出來!我要契約了她!」
趙紫玥身體一側躲開這道攻擊,她這一躲人就暴露了,畢竟沒有哪片葉子會自己躲開攻擊的。
「試試?聽你這樣說,看樣子你挺有信心,那你朝我打一拳看看!」
什麼金系巨網,什麼大乘攔路,通通擋不住玄雷石帶著趙紫玥衝出去。
看著面的封印,這封印只對雷靈根修士有用
「人呢?」
郝憲聖人也是嗯一聲,沒有多說就看蔡弈聖人朝著那封印打出一道金色靈力和_圖_書
隨便入了一片山脈中,趙紫玥收起玄雷石,背靠在一顆大樹上。
趙紫玥:……
「咳!我覺得是平等契約最好,這樣我們是平等的,你受傷了,我也會受傷難過。
見趙紫玥的逼出一滴精血,他也從善如流的逼出一滴精血,開始和她契約。
「看來前輩對我的力量很肯定,前輩準備好,那我們這就簽訂平等契約了!」
侯琅說完打出三道傳音出去,很快的,獸丹峰峰主郝憲聖人,獸天峰峰主蔡弈聖人,還有一個沒有來,便是只有兩個也夠了。
「九玄雷獸,你能聽懂我說話吧?」
第一次,從獸皇宗建立宗門到如今,這是第一次,他們的宗門防禦大陣被破了。
再萌,實力不行也不可愛!
「你說對了,這個盧實本來就是假的!」
「你說的好聽不同我契約,那什麼平等契約的不也還是契約嗎?有什麼不同?」
看來,關鍵時候還是玄雷石最靠譜!
趙紫玥……不是說這位快死了么?
剛被表白過,玄雷石怎麼可以說不行?
「雷靈根你沒有雷靈果?可你這身體,分明是吃過凝雷果的,那麼高級的果子你都吃過,雷靈果這種隨便找棵金銀雷樹都有的果子,你沒吃過?」
等一下,我為什麼一定要跟你簽契約呢?」
趙紫玥一看,好傢夥,人家噴的是氣他噴的是雷。
「前輩的牙還是紫色的。」
玄雷石這顆黑色石頭,忽然聽到趙紫玥的表白,整個石頭都紅了下,好羞澀的說:
因為還有一種就是他以靈獸之身契約修士,然後那契約是,修士死了他完全不受影響。
「不用,我剛才想了一下,要不我們就簽平等契約吧!」
那少年紫色的眸子懷疑的看她一眼,然後再咧嘴就是一口小白牙。
「難道之前他都是在隱藏?」
「你放心,我不是獸皇宗的修士,我是來獸皇宗搗亂的,這不是無路可走才闖進來的,沒想到能在這裏遇到你。
「的確!」
玄雷石在趙紫玥識海中翻了個身,奇怪的道: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