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作者:小盤古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百七十一章 培育變異靈植

第二百七十一章 培育變異靈植

趙紫玥也不想拐去另外一個方向,只是九玄雷獸才出去這麼一會兒的功夫,就到了人家雷霆山中間地帶不算。
如果不是湊巧那就是朝著他來的,可對方怎麼會知道自己的位置呢?
「我不去找你們,你們反倒找我,是覺得我好欺負么?」
「那就抱歉了,那碎片本來就是我這枚金盾上的一部分,還真是不能還給你。」
那防禦能力可不是要驚人?!
「之前我就說她的肉身留給你做花肥,你還不願意出力,如今怎麼樣?」
這個道號,趙紫玥還真有些印象,當初她用的蒲建草等就是他培育出來的,竟然才見到真身。
那既然都是衝著自己來的,自己就站在原地不動,等著他們好了!
雷晨的神識中有對青竹的記憶。
「不行的主人,我這裏只有五行沒有變異五行之外的屬性,要種植雷靈果,必須有一片雷域才行。」
這種已經不算是潛在的敵人,已經可以說是明面上的敵人,自然是解決一個是一個!」
雷晨手中拿著傳音玉簡正在給青竹傳音
雖然屬性不同,可這金盾從他在下界得到后一路修鍊上來,絕對是他最強的防禦。
如今竟然還想要用自己這雷靈根的血肉培育靈植,真是什麼都敢想。
「玄北!我看在你我同出太極宗的份上,再說一遍,將我的盾牌碎片還給我,不然,別怪我真的對你不客氣!」
兩人拳頭互相撞在一起的瞬間,咔嚓一聲,雷晨的胳膊擰成了個詭異的弧度,他的胳膊斷了!
「你說對了,人家是散仙,我怎麼可能打的過啊!」
「你別衝動,你現在傷還沒有全好對上她指不定要吃虧!」
讓原本想要速戰速決的趙紫玥又多了層阻礙,那就是周邊的花草都朝著自己瘋狂抽打而來。
他竟然一直都是修鍊的邪功嗎,用人的精血或者血肉培育變異靈植,那不就是說自己在下界用的蒲劍草等,都是他不知用誰的屍身培育出來的?
「如果https://www.hetubook.com.com有雷靈果的枝丫,你那葯園中能種出雷靈果么?」
趙紫玥剛說完,就聽到玄雷石給她傳音
「那怎麼辦你現在要去追他嗎?」
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儲物戒指中,那在下界得到的金盾竟然朝著趙紫玥的方向飛去。
有金盾擋在自己面前,趙紫玥將手上的小紅一扯扔像對面的青竹,她要開始將闖入識海中的神魂給吃了才行。
而且還是朝著他的方向來的,他便想要避開。
對方二打一,趙紫玥想著乾脆速戰速決。
抬手將臉上的一抹血色給抹了下,那個一身黑衣手持青竹笛的人果然不簡單。
原本想著這人的丹田受損了,如今還在療傷定然不會太強,沒想到他並不如自己想像中的那麼弱。
停在原地頓住,她不想上前了,明知道對方是為散仙自己還去,確定不是給人送菜的?
誰還沒有個雷竹了?
雷霆山高聳入雲霄,山上常年都是雷電交加。
趙紫玥頓了下,問戒靈
趙紫玥全新對付面前這人,那些外來的攻擊都被金盾給擋在外面,將青竹氣的要吐血。
對方也不怕她,誰還不是個煉體的了?
趙紫玥不說話,直接乘勝追擊還有第二拳追上,一拳一拳的追著對方打去。
趙紫玥:……
他早就知道金盾的防禦力強大,卻不想他如今要親自對上那金盾,還不是之前的一小塊,而是一大塊。
她再次抬起重劍就要砍過去,發現她的金盾在顫抖,對面黑衣的青竹面色比衣服更黑幾度。
趙紫玥聽著玄雷石的導航走,那位雷晨很是鬱悶,他正療傷在關鍵時候,就聽到青竹的傳音,上次他要動手搶石頭的女修出現了。
為了雷靈果,她只能先扔下這人去找九玄。
開口的是雷晨
你若是實在想要,問問他配不配種,建議你讓它配個種,然後你從娃娃抓起,自己養個靈獸!」
這人剛才難道就對自己客氣了不m•hetubook•com•com成?
只有吃進自己肚子里的才是自己的。
「雖然我不知道你因為什麼事而離開,但你之前絕對是追著我的,如今我親自找找來,你不是應該很高興?」
紫雷竹出現在趙紫玥手上,對上那朝自己抽來的青雷竹,紫雷竹明顯更勝一籌。
這些花草都是凡品,再怎麼也不能達到靈寶級別,所以對她根本沒有任何阻礙。
第一反應就是躲開,剛一躲開腹部就被一柄雷劍刺穿。
雷晨身上雷電之力暴漲,一道銀白驚雷形成一個雷幕擋在趙紫玥身前。
九玄管不了趙紫玥了,它幾許這裏的雷電之力恢復,早知道這界面中還有這中地方,他早八百年就出來了。
聽了青竹的傳音,雷晨猶豫了下問
多是為了增加渡劫的成功率,也有的是為了煉體,反正目的不一爾足,這裡是不會阻止修士打鬥的。
雷晨卻是有恃無恐的,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青竹笛被他放在唇邊,隨著他的吹奏。
「忘記跟你說了,這位散仙很好說話的你來看看就知道,他已經給我吃了好幾顆雷靈果了哦!
狠狠的喘上幾口氣,往嘴裏倒了一瓶丹藥,手上動,一跟碧綠的青雷竹被他給拿在手上。
還在雷幕中找到了雷靈果書,正呼喊著讓她過去,因為那裡也有一雷靈根修士正在摘果子。
「九玄說他那邊的人是散仙,你覺得我還有必要過去么?」
趙紫玥:……
想到第一次將金盾放出來的情況,也是招來了一塊碎片。
悠揚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如同凌冽的寒風中夾雜著刀子刮法衣上,臉上
「不是,你要小心了,還有那個黑衣持青竹笛的男修,我覺得他身上有陰邪之氣。」
想起那個變異冰靈根修士,他的丹田至今還隱隱作痛,若非是有青竹在自己丹田上種了一株共生青雷竹,怕是如今自己就要奪舍重修了。
心神一動,雷晨背後汗毛倒數,他轉一轉頭,就看到背後竟然有十柄雷和*圖*書劍朝他襲來。
「將我的金盾還給我,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見那黑衣人還在朝自己吹笛子,祭出還不完整的金盾將風刃給擋在外面。
苟傻了,還是別要了!
「你的情緒與我來說都不重要,我說了,將我的盾牌還我,不然我不客氣了。」
「你先自己過去,你又不是不可以離開我太遠,你先自己去,我隨後去找你,我得先解決一個大隱患。」
「那行我先去不等你了。」
「原來你就是傳說中的青竹師兄,還真是讓我失望啊!」
這個事趙紫玥也是無奈卻又樂見其成的,她已經決定不將這盾牌給放到儲物戒指里了,就掛在腰間當壓裙角的玉佩好了。
來到雷晨面前抬手一縷混沌天火,將雷晨給燒成飛灰后將他的東西一收。
最後和趙紫玥的金盾融合在一起成個品字形。
卻偏偏如今那金盾,根本不受自己控制的飛到了別人的法寶上。
被他這一耽誤,人怕是已經離開了。
這話趙紫玥贊同
「那小子起身離開了,他往另外左去了!」
「應該是用了什麼手段跟著你,來著不善,你先用萬里傳送符傳送離開。」
「你怎麼不走了?」?
「他自己么?」
手上一條白色驚雷鏈子甩出的同時,趙紫玥手上的九霄也在同一時間祭出。
那位青木是渡劫修士,修為比趙紫玥高層,淡淡的看她一眼不說話。
「玄雷石,那人離開了沒有?」
但也強不到哪裡去!
就這?
縣現在什麼都不能阻擋他,直接一溜煙兒的朝著山中就竄去。
她就站在原地手中九霄被她拿在手中,不多時那二人就來到近前
「她是什麼修為?如果還是上次見到的修為,我倒是想要會會她了。」
朝自己來了?自己不找他,他竟然還自動送上門了。
自己的印象里可從來沒有見過這樣一個人,這人是誰?
「她是不是還跟著我?」
這個時候見她不去雷霆山中間而是跑偏了,趕緊給她傳音
將趙紫和-圖-書玥的一擊給擋下,他這才得了一息喘息之機。
這句話提醒了九玄
「不是還有你么?我們兩個聯手難打還打不過那丫頭,正好我惦記她身上那顆會引雷的石頭,她的肉身給你當花肥,我只要她那顆黑色石頭。」
「青竹!」
就連玄雷石聽了趙紫玥的話也覺得沒有必要過去
「那什麼上古神獸可能是苟的時間太久,
說完抬腳就朝著那人離開的方向追去,那人的傷定然還沒好,不然不會躲開自己,不趁機將其解決掉,日後少不得還是要對上的。
那就沒什麼好說的,君子不立於危牆之下,她才不要過去呢!
順便吸收一波這裏的雷電之力。
卻不想它竟然道:
「同出太極宗,我看你是在攀關係吧,你倒是將你的道號報上來啊!」
她就地一坐,閉目神識沉入識海速戰速決的將喊出一句
當初我師兄沒有做完的事,那就讓我來繼續吧!」
說了這麼多等於廢話,她不想再要靈獸了,她可能是天生就沒有靈獸緣,給九玄傳音
「你覺得我能打過一位散仙么?」
「可以試試!咦?她拐去另外一個方向了?」
為什麼有種豬隊友的錯覺?
「對!我的確是很高興你能來,這樣就省的我去找你了。
「追!」
這樣說不定她那天走在大街上,刷刷刷的就飛來幾塊碎片,直接能將這防禦盾牌的其他幾片給湊齊了!
雷晨唇角勾起后漸漸收起,眼神也漸漸陰沉下來。
「浪費我時間,既然對方人很好,那你就吃完回來不就好了,我不過去我還有事!」
真的就用了兩息時間,她就睜開眼,看向那正在攻擊在的青竹,有些膈應了。
「那就是沒得談了,受死吧!」
雷靈根修士和身上有陰邪之氣的修士做朋友,這對組合有些意思。
趙紫玥腳步也停住,站在原地道:
「那就有可能是那手拿竹笛之人給他傳音,告訴他我來了,不然他怎會突然起身離開?」
她還是決定先解決了雷晨再說。
手上hetubook.com.com紫色雷電包裹,她一招手,一柄跟九霄很像的重劍被她拿在手上,直接就朝著對面的雷晨輪過去。
雷竹?
一劍就將對方的防禦破開。
「不對,應該是趁他病要他命!
趙紫玥朝著雷晨離開的方向追,她靈獸袋中的九玄自從來到雷霆山後就待不住了。
「可不是我搶你的,是你的法寶自己來的,不能怨我!」
如今是在人家儲物戒指里的都能招來,厲害了!
說這些沒有意義,解決了這兩個人才是關鍵。
「還我金盾!」
他吹動的青竹笛使出的是風系靈力幻化成的風刃。
白鏈驚雷和趙紫玥手上的九霄在空中相撞。
如今可不能再等
「好個小丫頭,竟然小看你了!」
就如同雪山常年冰雪不滑一般,不少修士都會選擇來這裏修鍊。
腳下步伐頓了下,趙紫玥從靈獸袋中將九玄給拎出來
「沒有,那人朝你來了!」
「丫頭你去哪裡?快去雷霆山中心地帶啊!」
趙紫玥也沒想到會有這樣的效果。
雷靈根女修的肉身當花肥,這個提議讓青竹動心了。
放心吧!我不會害你的,不要膽子這麼小,你有玄雷石天下哪裡去不得?」
一道驚雷之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入了趙紫玥眉心,想要奪舍?
趙紫玥的劍朝著對方去,她人也同樣朝著對方去。
不理會雷晨的話,青竹要拿回他自己的防禦盾牌碎片。
「廢話那麼多,換位思考一下,你會還給我么?」
什麼是有恃無恐,趙紫玥如今就是,不用玄雷石出手,她只靠著一塊防禦盾牌就能毫無顧忌的全力出手對付一人。
可誰知卻聽到自己往那邊避開,那女修就往那邊追著來,世上怎麼可能有如此湊巧的事?
只,卻是如今這邊境地,而看這人腰間的身份玉牌,他也沒有加入太極宗,沒有正好不用估計同門之誼了。
「你不是原裝,」的銀白色魂人兒給包裹起來吞噬。
「你就不能先摘么?或者直接吃,難道那摘果子的人你還打不過怎麼?」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