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作者:小盤古
總有人想打擾我修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百七十二章 乙木之雷

第二百七十二章 乙木之雷

「嘖!那做你的朋友還真夠慘的,你也別跟我說朋友這倆字兒了,你根本就不配呀!」
帶著這些東西竟然敢來雷霆山,這位果然是個好漢。
趙紫玥:「這樣一說我更想知道了!」
「知不知道又能如何?對我青木沒有利用價值的人,不配做我朋友?」
散了散了,去別的地方吧!」
因為他那一張符籙可以用十次,就等於多出十條命一樣!」
同時金盾護在身前,將那些陰煞給擋在外面,還真是活久見,竟然還有不怕雷電的陰煞。
「小紅,小心!」
「我不過去了,你吃飽吃好,能給我帶就給我帶一個,不能就算了。
青木冷冷看著趙紫玥,手指翻飛一道古樸的法訣,隨著手指變換而打出。
「走吧,山不轉水轉,山不來就我,我去就山。
一身紅衣騷包氣質,倒是那張臉如同精雕玉琢一般,一頭紅髮在打鬥中漸漸化成正常的黑色。
果然這青木並非真正的木系靈根,竟然還是一個雷木雙靈根?
手上一個紫雷光團,被她壓縮成一顆雷球,朝著他打來的乙木之雷打去。
九玄雷獸並不認同他的話
回頭我給她留上一兩顆,你說那事包在我身上了,等到我們去了仙界就幫你將人找到,把你的話給帶到。」
「小心謹慎是沒錯,可又不是沒有底牌,我那小丫頭底牌可強大著呢怕什麼?
「不行不行,你就別肖想了,就你這老傢伙的資質,你自己都不能飛升成仙,難道你教導出的後輩就一定能飛升成仙?
「你想得到美,那我家小丫頭不是吃虧的很?」
「竟然有人敢在這裏渡劫,真是好膽量!」
「哎這靈界雷靈根的修士就那麼幾個,這女修好像在哪裡見過啊?」
樹下的老頭一身灰色法衣,手中一個酒葫蘆,那裡面可都是雷靈果釀製的雷漿瓊液。
他這口氣可真不小,到將那位散仙大佬給驚到了。
是了,雷也分五行,而趙紫玥所用的紫雷便hetubook.com.com是五行之雷,就等於混沌靈根。
「主人這人要殺嗎?」
更不要說他們之間還有一塊金牌的矛盾無法調和。
趙紫玥想的沒有錯,再看對方打過來的也是雷電之力,不過是綠色的乙木之雷。
萬里傳送符?
「不過你家若是有雷靈根的後輩,背倒是可以拜我家那小丫頭為師。
趙紫玥摸著下巴,
「果然不愧是青木,連你那好友都被你利用,他只知你在他丹田上種一根青雷竹,能幫他修復丹田。
「後退!」
難怪這人非要這塊小金牌護盾,嘿!這金牌護盾是真好用,回頭看看能不能往裡面加些雷電之力進去。
九玄雷獸無語,雖然聽不懂她那句社恐是什麼意思,但是還是明白他不想見這位散仙。
依舊是蒲劍草的種子,但是這次的蒲劍草,可跟下屆她用的那二階蒲劍草不一樣。
丹田上的青雷竹了。
「你這形象挺好的,其實不用到我的手腕上就跟著我一起吧!」
就見青竹將那白色蒲劍草的種子朝他們打來。
「老夫堂堂一散仙大佬,我還教不好我的那幾個後輩了?
小金要渡劫,這裏正好又是雷霆山,正常人是不會選擇在這裏渡劫的,因為在這裏渡劫,雷電之力會劈得格外兇猛。
一邊啃著金色雷靈果,一邊晃蕩著腿對下面的老頭道:
這位子騰散仙大佬要被他給氣笑了。
「主人該你上場了!」
散仙大佬嘴角抽了下,臉無語的看著紫發紫眸,面嫩心老的少年道:
卻不知他若是一死,他一生修為盡數會被這青雷竹吸收,到頭來也不過是為你做嫁衣而已!」
「不止萬里,他的這枚十萬里之遙都能傳送過去!」
終於知道那些陰煞為什麼不怕雷了,可若對方僅僅只是乙木之雷那倒好辦了。
我家那小丫頭可是絕對能夠成功飛升仙界的,所以說我才那麼有底氣的答應你去仙界尋人。
小紅也感覺到了和-圖-書周圍的陰煞之氣。
「主人我要渡劫了!」
但小金有趙紫玥這個主人,就是來條江河出的雷劫她都不用怕。
「怎麼?心動嗎?」
周身雷電之力形成一個個麥芒一般細細的雷絲,朝著那些陰煞打過去。
「嗨!和我契約的那小丫頭怪謹慎的,她不過來就算了。
「能夠一下傳送到十萬里之外的傳送符,還是可以反覆用十次的,你說我想不想要?
他倒是覺得這老頭更像一個將死的可憐人。
怕是這人一早和雷晨交好,就是等著他受傷,好抽空在他體內種下一根雷竹,然後再等雷晨強大之後,用著青雷竹吸收雷晨的一身靈力為己用。
小紅拒絕,他還想繼續回到趙紫玥的手腕上修鍊。
下屆的時候還覺得,這位青竹能夠培育出不少奇花異草的種子,為人挺是神秘的。
倘若這人用的是妖獸的屍身,來煉製變異花草等物,自己還不覺得有什麼。
渡不過就通通扔給主人就好。
「那你直接上來吧?還和以前一樣,省得還多用一個飼靈環,浪費。」
嫁娶之事你就別想了,不如讓她選個順眼的收徒,你順便將這雷霆山送她,你就在這裏養個老,安度晚年。」
渡劫的正常程序,幾道雷劫之後,小金就堅持不住了。
我看她就是靈界橫著走都沒問題!」
「十條命啊!嘖嘖嘖!」
「若你想要的話就要費些手段,先集齊萬人精血,再哪萬人精血煉製而成的硃砂畫符?
對上那位青竹竟然遊刃有餘,著情況倒讓趙紫玥看的有些詫異。
那路人修士說著拿出一塊玉簡,遞給另外路人乙道:
「殺!」
趙紫玥立刻起身,數柄雷靈力幻化成的雷劍出現在他身前。
「還真是獸皇宗的追殺令,別是獸皇宗多年沒有招到雷靈根弟子,對人家羡慕嫉妒恨吧?」
「這誰知道呢?不過就算有追殺令也輪不到咱們出手,走吧!
這次渡劫沒有玄雷石出來搗亂,趙紫玥和-圖-書很輕鬆的幫小金度過雷劫,便打算找個地方修鍊。
果然還不如一直保留著這神秘感來的好,知道真相就有些噁心了。
倘若想要修成大道,不謹慎如何能夠一直走下去?
想到這裏,趙紫玥腦中靈光一閃,忽然想到什麼?
不過你說的那小丫頭,若是能嫁給老夫後人的話,這雷霆山就作為個聘禮,送給她也是無妨!」
別說是我,任何一個修士都想要這麼一樣保命的東西吧?
趙紫玥飛身來到小金身前,將那劈下來的雷劫之力盡數吸收。
老夫實在是對你說的那丫頭好奇的很!」
九玄雷獸趁機道:
「拜師?」
有金盾擋著,她也不跟這人繼續拼靈力了,直接持劍上前。
和二人雷火之力,眼看就能將青木拿下,卻不想一道捲軸從他手中打出。
「那和你契約的小丫頭不來也是對的,畢竟她才是合體修為,在我這散仙面前還不拘束的很。
她的身體就如同一個虛擬介子般,不管有多少雷劈下,到了她這裏都會被吸收煉化為己用。
小紅手中多出一枚火紅長劍,好吧,忽然覺得小紅這個名字有點對不起他,畢竟人家現在是紅衣颯颯的帥哥一枚。
小紅聞言化作一道紅光,重新回到趙紫玥手腕上繼續修鍊。
在山體上開洞府這事,她前世就比較拿手。
「當然見過,你看這是什麼?」
九玄雷獸這時化成一身黑衣,紫發紫眸的模樣,坐在金色雷靈果樹上。
可莫要如同老夫這般,最後成了散仙,可算是走到盡頭嘍!」
趙紫玥和小紅一個雷,一個火,正好專克他這木。
玄雷石:「你不會想要知道的!」
「丫頭你真的不過來嗎?這裏不僅有銀色雷靈果,還有金色的!」
趙紫玥也是這麼想的,就見小金一出來,上空劫雲瞬間凝聚而至,緊接著一道雷劫就劈下來。
既然這麼有上進心,那就不用。飼靈環了,直接到自己手腕上就行。
原本只要渡大腿粗hetubook.com.com的雷劫,到了這裏渡劫那就要渡水缸粗出的雷劫。
「我想繼續在的手腕上修鍊,或者飼靈環也行,我的修為終究還是太低,修練速度還是慢!」
那蒲劍草上的白色絨毛小劍,的確都是一根根人骨煉製而成,同時那絨毛上方竟是一個個修士的魂魄。
從雷晨的記憶中得知,這青雷竹還是他種在雷晨體內,用來幫雷晨修復丹田的。
「你這口氣可真是不小,你這樣說我對那小丫頭還真來了興趣。」
見他跟小紅打的難分難解,趙紫玥眼睛一眯,小紅竟然化成人形了?
聽到識海內玄雷石的解釋,趙紫玥真挺詫異的。
就在趙紫玥信心滿滿之時,忽見他手上多了一根青雷竹。這青雷竹剛才不是那雷晨的法寶嗎?怎麼這會兒會在他手上。
聽九玄雷獸這麼說,滿意的點點頭笑道:
「獸皇宗有她的追殺令!」
承載符紋的載體,也要是那萬人血肉煉製成的一張,可以承載符文的符紙才行!
形狀如同蒲劍草,不對!
說完這句,趙紫玥也不再和他浪費口舌,身前那些雷劍朝著他和他打出的法決而去。
他說著站起身,揮一揮衣袖,道:
能殺自然還是殺了吧!並非她不顧及同出下屆的宗門情誼,實在是這位讓他顧及不了。
不成不成,還是嫁過來的好,說不定老夫還能連她一起教導了!」
用萬人血肉煉製成的符籙,這樣的秘法最好不要傳出去,她能保證不心動不行動,不代表別人能保證。
那能讓一位神獸將其主人給誇的天上有地上無的,可就更讓他好奇了。
那就難怪他會要雷沉,
「那就說明這女修是雷靈根了,不然不可能幫他的靈獸抵擋雷劫!」
「你如果想要,下次就最好對他一擊必殺,將那傳送符搶來說不定還能用上一兩次。」
那路人修士收起玉簡搖頭
這手段極其殘忍了,看來他不僅培育出了更變態,更高階的蒲劍草,還將那些用來培育蒲劍和*圖*書草的修士神魂,都給練成了陰煞。
散仙大佬,反倒是有些猶豫了。
下次你若遇到這人,最好一擊必殺,不要浪費口舌和給他反應的時間。
他想著想湊近那散仙大佬道:
「什麼神仙傳送符,竟然這麼厲害?」
還沒有打他主意的意思,再說這小老頭也沒幾年好活了,神魂又不是原裝的,根本不能奪舍也不能轉世,只要時間一到就會灰飛煙滅於世間。
小紅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
那是一顆嬰兒拳頭大小的種子,上面密密麻麻一層白色小劍,皆是用骨頭煉製而成。
這所謂一日為師,終身為母,那丫頭也會罩著你家後輩的。」
收拾好自己,看向一旁的小紅問
關鍵時刻打不過可以跑,而且跑的無影無蹤,對方根本抓不到,苟起來喘息之後又是一條好漢。」
還是第一次見到靈獸將自己主人給誇的天上有地上無的,哦對了這位是神獸。
只要別叫那位散仙給我帶過來就行,我社恐!」
九玄少年還翻個白眼
「我說你這老頭子也沒幾年好活了, 你這雷霆山不如就給我那小丫頭繼承得了!」
「不對,這不是人修渡劫的雷劫,看到那女修身邊的靈獸沒有,是那靈獸在渡劫。」
再次聽到九玄雷獸傳音,趙紫玥腳步都沒頓一下,找相對比較偏僻山體旁,拿出九霄在山體開出一個洞府。
「可真敢獅子大開口,老夫又不是沒有後人,憑甚要將這雷霆山給小丫頭繼承。
「出來就行!」
要他說這散仙老頭,多好一個小老頭,見到他就笑呵呵的請他吃雷靈果。
可用人的肉身精血來煉製,甚至想要用自己的肉身,來煉製那些變異種子,就讓趙紫玥有些不適了。
若被這些陰煞沖入體內,或者咬上一口,都能疼個半死,這些陰煞可是直接啃咬修士神魂的。
正常情況下,雷晨被自己所殺,那這青雷竹也應該隨著他的死而化為飛灰才對。
而且他什麼時候會化形的,自己竟然還不知道。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