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36章 陰曹地府

第36章 陰曹地府

崔判官是個工作狂,沒日沒夜的,全年無休一天二十四小時全都奮鬥在工作崗位上。
據許仙所知,整個地府包括十殿閻羅中任職的所有司職,全都是這種不要命的工作狀態。
凡人吃飯只是為了活著,對這些已經死得不能再死的鬼差來講,確實沒有必要把時間浪費在吃飯上面。
甚至連吃飯撒尿的時間也都是沒有的。
一個沒有沒有被鎖魂鏈夾持的男人,必定不是一個尋常的男人。
地府會客,也沒有茶水點心之類的東西招待。
牛頭人的質問不外乎,你是誰,你為什麼會在這裏。
許仙直接擺出了一副領導的架子,稀里糊塗地就把眼前的牛頭馬面給唬住了。
因此他一眼就看出了許仙身上異於常人的不同之處。
不過這周圍的空氣倒是很清新,帶著一種直達靈魂深處的淡淡芳香。
看到許仙進來,崔判官頓時將雙眉一凝,似要看穿來人的今生來世一般。
這才是真正的永動機!
「逮……!何方妖孽,膽敢擅闖地府禁地,還不快快束手就擒!」
而這陰間任職的,那就https://www.hetubook.com.com五花八門了,可以說是真正的來自五湖四海啊。
到了陰律司衙門內,馬面回身一拱手,就蹬蹬蹬地跑進去通報了。
牛頭馬面看樣子是真的被唬住了,尋常時候由凡間送下來的靈魂,哪有這麼囂張的。
在地府任職的大小官員及底下那幫啰啰,他們即不用存錢買房,也不用吃飯睡覺。
其實不論是城隍廟還是這地府網紅崔判官的衙門,與凡間的衙門布置也沒有多大的區別。
慘不忍睹不足以形容。
這一路過來,除了這造型誇張的牛頭馬面,還見到了不少風格迥異,造型浮夸的陰間司職小鬼。
許仙生前曾聽說過一句名言,說什麼有錢能使鬼推磨?
到了地府之後才發現,這句名言完全是一個謬論。
怎麼說呢,就像是來到了一個以萬聖節為主題的大型cosplay現場。
甚至在遊玩的刺|激度方面,還不如遊樂場中的鬼屋。
只是看了一程,許仙就已經有些興緻索然,不禁仰頭一嘆,繼而想到天庭和*圖*書的景緻會不會與眾不同一些。
而此時,越是往下沉,這種令人愉悅的芳香就越顯濃郁。
「逮……」
尤其是那張龜裂扭曲的毛臉,就像是一坨橡皮泥掉在地上,被人踩了一腳,又被踢到太陽底下暴晒了幾個月一般。
只是這話傳到前面的牛頭馬面耳中,卻又是另一番滋味了。
一個毫無任何仙氣,且還能擁有如此完整魂魄的凡人?怎麼可能有這種奇怪的東西存在?
很不友好的開場白。
「休要磨蹭,帶我去見陰律司的催判官。」
因為鬼差是不用吃飯的。
此時,這位牛姓知名人物,手持一柄三叉戟,瞪著一雙碩大牛眼,正直愣愣地看著許仙。
總之感覺下墜的速度不是很快。
片刻之後,許仙就被請入了陰律司的前殿大堂,整個陰律司衙門也就一間大堂,沒有偏殿後院。
崔珏崔判官的造型也相當浮夸。
心說現在上頭來人,連個招呼都懶得打的了嘛?說來就來,真把這陰曹地府當他們家後院了?
一個非常享受死亡氣息的男人?
尤其看不起他們這些在地府當差的人https://m.hetubook.com.com,不知道這回派人下來,又有什麼「好事」。
牛頭人天生就擁有得天獨厚的洞察力,能夠觀察到任何事物的細微變化。
雙手背在身後,並沒有理會牛頭人的質問,而是顧自走向了前面的甬道。
連個鬼都很少遇到,加上可能由於年代的久遠,很多地方,都已經破舊不堪。
四周很黑,也很安靜,更神奇的是,井壁周圍會間歇性的出現一些原來那個許仙生前經歷過的畫面。
首先那副架勢擺出來,就很有幾分模樣,加上毫不做作的面部表情,與更加自然的台詞功底。
甚至還不如上面的城隍廟。
「呃……啊……?!」
一天到晚高高在上的俯視著眾生,這樣在高處看得久了,多少都有點盛氣凌人的毛病。
不論是布景,還是燈光音效,至少有五六分的相似。
陰律司崔珏主判生死善惡,連地府最重要的生死簿都是由他保管。
剛剛在姐姐的夢裡過完了一輩子的許仙,也馬馬虎虎算是對人生有了一些感悟了。
一路走一路觀看周圍的環境。
心裏想著。
許仙猜測,m.hetubook.com•com這應該是一種死氣。
或人或物,零碎而模糊,很多畫面,大概也就能看出個輪廓。
這種好聞的味道,在初遇謝范兩位大哥的時候,就曾感受過。
無非就是在地府衙門內任職的職員繁雜了一些而已,凡間衙門,只會有「人」這一個物種。
而且是勻速,完全不符合牛先生的第二定律。
不過觀他魂魄同時離體,且絲毫無損,觀其神色,也是從容淡定,不似作偽。
許仙相信,如果再在路上偶遇白娘子與小青,必然也能夠發揮出更加出色的演技。
「哦……」
往下掉了大概有足足半刻鐘,才算是掉到了底,底下依舊很黑,首先出現在許仙眼前的。
「陰曹地府,名不副實啊……」
然而這人,不但囂張,還很有架勢,搞不好還真是天庭派下來巡查地府的天官。
人老成精,人生閱歷真是一個好東西。
是個知名度很高,且極富悲劇色彩的老兄:一個活的牛頭人。
也敢自稱仙官?
鬼屋中至少還會時不時的爬出半個道具,或是噴一口乾冰啥的出來調節一下氣氛。
他們存在的唯一意義,就是工https://m.hetubook.com.com作,錢對他們而言,毫無用處。
連名不副實的評價都出來了,看來這位天官的來頭真的不小啊!
因此一眼就看穿了來人的身份,心道這是屁的仙官,身上連一點仙氣都沒有。
許仙也已經漸漸地接受了這個世界的惡意,人們對未知的事物總會抱有某種敵意,陰司鬼差也同樣如此。
聽馬面稟報說上頭來人了,崔大郎當時就是一愣。
尤其是底下那幫啰啰,可能是法力低微的緣故吧,並沒有完全幻化成人形。
周圍的環境,也與某些大型遊樂場中的鬼屋沒什麼區別。
之後在城隍廟內,也同樣如此,而且似乎要更加濃郁一些。
死神?
「還不快投前帶路!」
不知道是因為自身的重量太輕了,還是因為這個世界的牛頓還沒出生的緣故。
但無法解釋自己為什麼會很享受這種死氣,很不可思議的一種行為。
而這一路上,基本上啥都沒有。
說實話,許仙心裏對這地府的環境,還是有一點失望的。
「仙長請在此稍侯,小的先進去稟報……」
想來也是,城隍廟至少時不時有凡人集資翻修一下,而這地府,修個鬼的修。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