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37章 崔判官

第37章 崔判官

許仙順著崔判官的話問道。
想到這裏,崔大郎心中頓時萌生出設法將人打發走的念頭。
崔大郎緩緩搖頭。
然後瑟瑟發抖的嚴公子就被兩隻小鬼押了上來……
崔大郎向殿外爆喝了一聲,在殿外候命的牛頭馬面渾身一顫,蹬蹬蹬一路小跑著躥進了大殿。
心道自己穿的是白蛇傳,又不是西遊記,應該不會有齊天大聖這號人物吧。
但這話聽在崔大郎耳中,嘴角不禁露出了一絲輕蔑的微笑。
說話間,崔判官伸手指了指上面,示意許仙那裡的人站得高,見識廣博,肯定能打聽到些什麼。
「這感情好,晚輩先謝過崔大人了!」
崔大郎的確很慌亂,千年之前,這地府就曾被那隻潑猴攪了個天翻地覆,連自己的生死簿都被他給撕了個稀爛,絕對的心理陰影啊。
對於這位陰曹地府的殿堂級人物,許仙還是盡量備足了禮數。
「崔判官在上,晚輩許仙有禮。」
想當年那隻潑猴不就正是這種逆天屬性嘛!此時的崔大郎直感覺頭皮一陣一陣地發麻。
果然之前的那些胡言亂語都是託詞m•hetubook•com.com,他真正的目的,還是自己手中的生死簿啊!
「這個……這個嘛……」
「晚輩乃是玉帝親封花果山水簾洞齊天大聖,此番前來……」
「只是……晚輩生前乃是溺水而死,這肉身已經泡過水了,怕不是新鮮了。」
幾人身後,還跟著黑壓壓的數千個地府小鬼,幾乎蓋滿了半個湖面,場面很是壯觀。
況且民間對這位判人生死善惡的崔大郎也有著非常不錯的風評,應該是個受人尊敬的人物。
貌似真的回不去了啊!
崔大郎依舊把鍋往上面甩,不斷暗示許仙去禍害天庭,不要再待在這裏影響他們的工作了。
「不曾。」
「嘶……還陽?」
崔大郎聞言又是一聲悶哼,捂著胸口繼續咬牙切齒。
「小官人有所不知啊,擅自修改生死簿,他日上面若追究起來,怕是……怕是……終不得圓滿。」
「崔某設法為小官人重塑肉身。」
「崔大人剛不是說要去找到晚輩的肉身嘛……?」
鬼將牛頭將手中三叉戟往前一指,數千小鬼便四散而去,頃刻間www•hetubook.com.com就消失在了視野。
此人不但毫無仙氣,更無凡間陽氣,也無地府陰氣,甚至連命格都沒有!
……
「那……華夏九州呢?」
「那……地球?太陽系?靠山屯?牛家村……」
許仙接連蹦出一大串前世耳熟能詳的地名名詞,崔大郎的頭搖得像個撥浪鼓。
「唉……那算了,回不去就回不去吧,煩請崔大人替晚輩納籍入冊,隨便在錢塘縣找戶人家投了。」
「那你們這裡有沒有一扇通往未知之地的大門?小門也行,狗洞也湊合!」
「崔大人可曾聽說過炎黃子孫?」
「對,還陽。」
崔大郎眯眼看著許仙,別以為名字里有個仙,就真把自己當成了仙家。
「崔某久居地府,見識有限,小官人不妨……去那裡打聽打聽。」
或者還能……默默地祝福一下小藍,更能夠完美地避過白娘子和小青這兩個冤孽。
好在之前在姐姐的夢裡已經有過完美的一生了,這輩子也沒什麼遺憾了。
許仙的額頭冒出了一滴冷汗……
「這事好辦,只是不知上仙說的老家……m•hetubook.com•com是在何處?」
一不做二不休,許仙乾脆給自己扯一面足能亮瞎雙眼的大旗過來。
抓緊時間投胎回去,長大后還能照顧一下姐姐。
隔絕陰陽,跳脫三界!
「拿人犯!」
在陰律司大殿內轉了幾圈,胸中窩火終不得消,於是又朝著殿外爆喝一聲。
「搜!」
也不知道這些異類都是咋想的!
老是跟這生死簿過不去,他們難道不知道,重新核對修正生死簿,需要耗費多大的鬼力嘛!
「那……萬一找回來之後已經不完整了咋辦?」
只是話沒說完,就見崔大郎手中的勾魂筆便啪嗒一聲掉落在了地上,緊接著脫口而出道。
「才泡一天而已,不打緊。」
「你……你又來做甚!」
不久之後,許仙領著牛頭馬面出現在了湖心亭附近的湖面上。
只是沒想到連齊天大聖的名號都被人給搶注了,無視崔大郎那越眯越細的眼神,許仙繼續接著先前的話說道。
「噢……晚輩此來,主要有兩件事情想請崔判官幫忙,」
那潑猴早已受封天竺靈山,證位斗戰勝佛,絕不可能再逃出來禍https://m.hetubook.com.com害地府。
許仙突然發現這玩意有點不太好解釋,直接跟他說地球?不太靠譜。
「牛頭馬面……!」
「上仙……很是面生啊,敢問上仙證得是哪個仙位,此番造訪,又是所為何來?」
太平日子沒過上幾年,就又來了這樣一個刺頭。
「不過……還有一個問題,晚輩的肉身已經下落不明了。」
許仙聞言大喜,如果真的還陽,重新做回那個許仙,幾乎是第二好的方案了,僅次於夢醒時分。
「屬下領命!」
只是這麼一折騰,很多事情怕是不能兩全了。
「崔某這便遣府中下屬幫小官人找回肉身。」
崔大郎緊握微微顫抖的雙手,強抑想要打人的衝動,艱難的從齒縫裡擠出一句話。
「一來想在這地府中找找有沒有回去晚輩老家的傳送門,或者秘密通道之類的,若沒有,還煩請崔判官幫晚輩重新納個籍。」
「那小官人什麼時候可以走?」
已經稍定心神的崔判官正欲發作,習慣性地以陰陽眼再看此人時,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
崔大郎捂著胸口憋出僅剩的最後一絲耐心。
眼前這人不但是個假https://m.hetubook•com.com仙,還是個假佛,甚至連說的話都是神神叨叨的,不知所云。
「好像是被某隻山中妖物給叼走了……」
估計這個世界的孟婆湯對自己這具魂魄也起不了作用。
既然回不去了,那抓緊時間投胎才是正事。
「小官人何不考慮還陽,以小官人之神通,日後證個仙位也並非難事,到時納入仙籍,豈不更好?」
崔大郎聞言嗯地一聲憋出一口內傷,嘴角狠狠地抽搐了幾下,咬牙切齒的說道。
崔大郎聽罷,身子微微後仰,緊鎖雙眉,彷彿見到了一個傻子。
這可是能把鬼都給累死的活啊!
許仙並沒有注意到崔大郎眼中慌亂神情,也自動忽略掉了應聲掉落在地的勾魂筆,以及他剛才話語中的那個「又」字,
但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對。
「這樣啊,那崔大人可有什麼良策?」
卻也沒有馬上揭穿他的假身份,倒要看看是誰給了他的勇氣,竟連地府都敢擅闖。
終於送走了這個定時炸彈,崔大郎大大鬆了一口氣。
這都是什麼世道啊!
「下……下落不明?!」
他說的那什麼納籍入冊,說白了,不就是想要塗改自己手中的生死簿嘛!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