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38章 還陽

第38章 還陽

「小青!你不能這樣!」
「姐姐……」
許久之後,天邊霞光初現,時間似乎不多了,正在這時,目力極遠處山林間亮起一道綠光,轉瞬即逝。
這也太實誠了吧!
「這湖中有一大魚,勞煩牛兄把它叉上來。」
瞪大雙眼,額頭冷汗簌簌而下,正嗚嗚嗚地發著最後的絕望哀嚎。
「姐姐說的可是那株千年靈芝?」
「姐姐,許仙他是淹死的,小青發現他的時候,就已經……」
闖下大禍之後,他原本是打算去山裡躲上一陣的,哪知剛跑進小樹林,就是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覺。
此時的他,正被捆在一棵大樹上,渾身上下都被藤蔓給纏了結實,嘴裏還被塞了好大一個木瓜。
可是之前的黑白無常為什麼能在青天白日下走動?難道是他倆行動時身上帶著一團特殊氣息的緣故?
好在也知曉了肉身的位置,至於如何還陽的方法,之前也由崔判官親口傳授了。
「殺人償命,受死吧!」
那男子長相奇醜,一臉的麻子,與謀害許仙的兇手張麻子有著十分的相似。
「哦,那上仙多保重。」
「小青m.hetubook.com.com!凡修道者,都需尊天庭律條,萬不可擅自作主的!」
「上仙有何吩咐?」
「上仙且隨我來!」
「小青住手……!」
與小青一道走入山洞,許仙依舊直挺挺地躺在那兒,白娘子附身下探,為許仙仔細檢查了一遍身體。
看到小青果然還是想要殺人,白素貞不由得輕聲一嘆。
「便是元兇,也自有凡間律法處置,你我也是不得干預的。」
「仙草……對仙草,昆崙山的那株千年靈芝已頗具靈性,應當有起死回生的功效!」
匆匆的來,又匆匆的走,
抬頭看去,前方老牛的身上竟然滋滋的冒起了白煙,再轉頭看向天邊,已有一道霞光自雲間透出。
小鬼們的法力有限,曬不得日光浴,必須在天亮之前找到許仙的肉身。
與此同時,林間又有一個焦急的女聲傳來,隨即一道白光閃過,擊打在了即將刺入張麻子胸口的青虹劍上。
此刻,撿走許仙肉身的小青姑娘,正拎著一柄錚亮的青虹寶劍緩步走向眼前的一名陌生男子。
說完就一個猛子紮下地和圖書面,頃刻間就已經消失不見,許仙都看呆了。
許仙無奈,只得再度轉頭看向一旁的牛頭,老牛眼中滿是乞求與無辜,看得許仙頓生惻隱之心。
「咳咳……上仙恕罪,老牛的耳朵不太靈光,勞煩上仙再講一遍。」
「我說把湖裡的那條大魚叉上來,剖開它的肚子,看看我的肉身是不是讓這大魚給吞了。」
黑白無常幫助自己給姐姐託了個夢,都要受到三百大杖的懲罰。
白素貞急著前往昆崙山,此時卻不得不與小青解釋為什麼不能傷及凡間之人的事情,焦急之下,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唉……小青……」
想來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
天邊已泛起微微的魚肚白。
叮……!
白素貞說罷便已經消失在了原地,小青急忙追出洞外,哪還有姐姐的人影。
來人正是白娘子白素貞。
因此許仙心中總有種膩歪的感覺,不過好在崔判官答應過要幫忙重塑肉身的。
湖心亭中只剩下了許仙與牛頭馬面三人,望著平靜的湖面,回想往事種種,一股莫名的滄桑感湧上心頭。
「上仙!咱們得和*圖*書走快些……」
身邊牛頭一聲大喝,歡快地朝著那道綠光奔去,許仙暗自一嘆,隨即跟上。
奔跑是老馬的強項,還不等許仙反應過來,那馬面就已經跑沒人影了。
「管不了那麼多了,要不到那就盜來,事不宜遲,姐姐這便動身。」
既然是急著求仙草救人,幹嘛不把這許仙背去昆崙山,那樣豈不更省時間?
想不通,也懶得再去想,眼前要做的,是把這老牛給勸回去,都那樣了,再強行趕路,怕不得烤糊了。
小青還是太莽撞了些。
可在許仙心裏,總感覺像是上輩子的事情,自己那肉身,即使沒被山中妖獸烹飪成美食,也應該過了保質期了。
白素貞起身在洞內繞了兩圈,此時的她,顯然有些心神不寧,腦中快速盤算如何才能使官人起死回生。
「若不得逍遙自在,那還修得什麼道!成得什麼仙!」
「可是這人是殺害許仙的兇手,他死有餘辜啊……」
「姐姐之前不是說過那千年靈芝乃是南極仙翁所有嘛?怎生要的?」
一劍刺死已經算是便宜他了,要我說,就應該剁碎了喂狗!」
「牛兄,和*圖*書要不你先回吧。」
這麼快就找到了,果然還是鬼多力量大,然而剛剛飄到一半,突然就聞到了一股焦糊味。
「牛兄,留步!」
「受死吧……!」
罷了罷了,這老牛已經很可憐了,摸魚的事還是自己想辦法,就不麻煩他了。
秀美緊蹙,一股莫名的苦楚湧上心頭,想不到才離開不過短短數日,就已經陰陽相隔。
「牛兄。」
然後洞口那邊就伸過來了許多活的藤蔓,像蛇一樣,還有一個拳打大小的木瓜拚命往他嘴巴里鑽。
原來這陽光照在地府生靈的身上,竟能造成這麼巨大的傷害,難怪他們要躲在那麼深的地下辦公。
此時若是讓他幫自己下湖摸魚,怕不得脫層皮。
「唉……姐姐方才走得急了,忘了與你說這事,小青,我們不能傷及凡人的!」
她這一路走的甚急,幾乎是飛過來的,哪知剛剛趕到,就見小青正要提刀殺人?
「姐姐!這人就是害死許仙的兇手!」
說罷,小青便舉起手中青虹劍朝那麻臉男子的胸口位置刺了下去。
「逮……!前方似乎有狀況,待我老馬前去看上一看,駕……」
好歹https://www•hetubook•com.com也說句沒事,俺老牛皮厚,還能再堅持一會之類的場面話啊……
等醒過來時,就發現自己身處一山洞之中,擺在他眼前的,則是那許仙直挺挺的屍體。
小青不明白,為什麼連死有餘辜的殺人兇手都不能殺。
儘管按現實的時間來算,從溺水嗝屁到現在,只不過是短短一天不到的光景。
太可怕了!
確實是死得透透的了。
「馬兄……」
「這又是為什麼呀?此等無辜害人性命者,人人得而誅之!
「這個等下再說,快帶我去見見許仙……」
「有辦法的,一定有辦法的……」
閃著寒芒的劍鋒剛剛觸及張麻子的胸口,又被一道極速而來的白光給彈開了,白素貞再度出現在了眼前。
想了一會,終於又想起該宰的人還沒宰完,於是再次拎著青虹劍朝那麻臉男子走去。
「嗯,小青你先在這兒護住官人,姐姐先去一趟昆崙山。」
張麻子發出最後的絕望哀嚎,
「啊嗚……啊嗚啊嗚……」
獨自趕過去撿屍,應當也沒啥難度,就是不知道馬兄有沒有驅走那盜走自己屍身的妖物。
當時就嚇尿了!
「上仙……方才說什麼?」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