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93章 濟顛大師的忽悠

第93章 濟顛大師的忽悠

「啊?許哥,發生了什麼事啊?」
「嗯嗯嗯!」
「大師好。」
「阿彌陀佛!」
整座白府似乎都隨著這一聲巨響而微微顫動了一下。
「官人可說笑了,哪會有這麼多衣服,這裏面裝得呀,都是這兩天小青采來的草藥。」
「哦?你就是許小哥嗎?好好好。」
「啊?鍛煉身體?許哥,你是不是吃得太飽了?」
「這樣不太合適吧許哥?」
「沒問題的,還有,你過去的時候,一定要記得帶一盒桂花糕過去知道不!女孩子最喜歡零食了。
看來,有這兩件轟動一時的大案真相做為談資,百姓們飯後的娛樂節目又要豐富不少了。
瘦猴聞言,覺得許哥說得很有道理,就是不知道許哥說的薪水是什麼東西。
與瘦猴兩人行走在靈隱寺後山的山道上,許仙一直在琢磨有關修行方面的事情。
王書生這人迂腐的很,只會讀死書,連生活都無法自理。
大師這回沒有講食不言寢不語了,不但叮囑許仙上山要慢慢走。
這是一聲佛號,比從寶鏡大師口中念出來的要響亮幾百倍。
行了一個禮,溜進鋪子,準備把小白接回家來住的事跟小藍說了下,小藍也很贊成。
許仙正想著上去搭把手,剛剛邁進拱門,https://m.hetubook.com.com就聽得全院傳來轟隆一聲巨響。
難怪濟顛大師之前會說我上山來,是來挑石頭的,難道濟顛大師連這個都已經知道了?
白姐姐每天天剛蒙蒙亮就會從餛飩鋪前經過,的確很辛苦。
「額,那怎麼行,我還沒來過白姐姐家呢!原來她們的房子這麼大,許哥啊,白姐姐家那麼有錢,為什麼還要來藥鋪賺錢?」
「哪有……許仙哥哥又要取笑我了。」
瘦猴在追山道旁的蝴蝶。
「大師早。」
又是這位小哥,許仙覺得很有必要,讓大師重新認識一下自己,於是自我介紹道。
這可千萬不能讓瘦猴看到啊。
這樣的人,不知道說什麼好。
經過小藍家餛飩鋪的時候,看到鋪子外的蹲位上,又多了一個蓬頭垢面的年輕人。
只是准丈母娘的臉色果然有些不善,狠狠地往這邊瞪了一眼,把許仙瞪得地脖子都縮進去了。
回答瘦猴的,是一聲無比高亢洪亮的佛音。
那裡摳一下,就有錢了嗎?
明明等到入夜的時候,空運一下就可以了,為什麼好像也非常樂意看到我用肩膀挑下山去呢。
踏著清晨的露珠,
「對了大師,晚輩姓許名仙,是這hetubook.com.com條街上李鋪頭家的小舅子。」
好像還在忽悠王書生跟著他去和尚廟裡念經。
許仙暗嘆一聲,告辭離去。
出了餛飩鋪,許仙依舊很恭敬地給濟顛大師行了個禮。
待情緒稍定,閃現在許仙腦海中的第一個念頭,竟然是一個「魚」字!
……
「哪有,許仙哥哥你不知道吧?這是王書生,他太可憐了,現在家也沒了,讀書也沒有讀了。
與瘦猴一道吃罷早飯,夾了一根扁擔,掛著一圈麻繩便出了門。
「沒有啊,是她家府上的娟兒姑娘,也會過來聽我講黃狗追黑狗跑的故事,嘻嘻。」
卻是一方足有一丈高的巨石。
「嗯好好,這位小哥是要上山挑石頭去嗎?」
「魚妖……娘子……」
前些天我看到他在湖邊找他的娘子,已經快餓得走不動了,於是就叫他餓的時候來這裏吃一碗餛飩。」
「王書生吶,你現在書也不讀了,不如跟我回去念經好不好?」
把金子埋回地下之後的姐姐,精神明顯好了很多。
挑石頭!
早聽說王書生已經有點瘋瘋癲癲了,沒想到現在跟濟顛大師做了伴。
「不對啊許哥,她們很喜歡聽我講黃狗追黑狗跑的哩,笑得腰都直不起了呢!」
「許哥啊,你下回讓我和-圖-書送詩詞去盧府的時候,能不能不要再提銀子的事了?昨日杏兒姑娘她又在說了。」
想來採藥這種活計,對小青而言,差不多也應該是隨手一揮的事情吧?
小白的心情好像很不錯,然而許仙卻有些犯難,把這麼多箱子挑下山去,似乎得脫一層皮啊。
「嗯好好,這位小哥慢慢走。」
「王書生啊,你看看囔,這位就是許小哥,害了你家娘子的大魚妖就是這位小哥捉掉的呢!」
「哪裡哪裡,小白啊,你們這箱子里裝的,可都是衣服嗎?」
難道是機會來了嗎?
完了!
聽得許仙差點笑出聲。
姐夫更不用提,一大早就端著個海碗,蹲在院門口,與街坊鄰居吹起了牛。
「娘子……你在哪裡……」
「嗯……瘦猴啊,明天開始,我們一起鍛煉身體吧!」
「辛苦官人了。」
白府府門大開,小青正在指揮幾個走路沒有聲音的家丁搬運行李。
「嗯,瘦猴你這個問題問得太好了!」
許仙見狀朝著身旁的瘦猴吼了一句,還把他的頭給按住了,心道完了完了,這幻化出來的東西果然不太穩定,也不知道發生了事情,好端端的,竟然崩潰了?
好在小白及時出手,把正在慢慢消失的房子重又變了回去,隨即又是一揮手,和-圖-書把瘦猴定在了原地。
回答濟顛大師的,是一句牛頭不對馬嘴的囈語。
其實小白她們搬家哪還用得著肩挑手扛,但說好了要做一回凡人的,自然也不能直接走空運了。
「嗯……上山也好,慢慢走。」
濟顛大師聞言,眼前一亮,上下打量了面前這位俊俏的年輕小伙,轉頭又對邊上的王書生說的是哦。
許仙覺得,以後陽春|葯鋪的利潤,翻上兩倍不成問題。
魚?
「瘦猴啊,要不你就在外面等一下吧……」
府內景緻,與上回過來的時候無甚差別,許仙很疑惑,這個幻術幻化出來的景緻,是可以一直持續的嗎?
嘭……!!
後院的空地上,也曬著不少,這回也要一併帶走,小青正仔細地挑揀著,一樣樣地裝到盒子里歸類。
猛然間回頭望去。
「小藍啊,濟顛大師他是不是收徒弟了?」
痴痴獃呆的王書生又是一句囈語,精神面貌極為糟糕。
一路打屁,轉眼就已經到了「豪華氣派」的白府門口。
濟顛大師有時也挺幽默的,許仙心想挑石頭就挑石頭吧,反正都一樣的,很會令腳步沉重。
與濟顛大師一道吹著熱氣騰騰的餛燉,許仙心想,這難道是濟顛大師新收的小弟?
「小藍你可真是菩薩心腸。」
「大師慢用,和*圖*書晚輩告辭。」
「還有,你以後不要給杏兒姑娘講那什麼黃狗追黑狗跑這樣的故事了,女孩子不會喜歡聽這種故事的。」
小青叉著腰,又拋出了一道送命題,許仙與瘦猴倆人乖乖地跟了進去。
應該算是真正可憐的人吧?
「沒事的瘦猴,她數落我的時候,你也可以跟她一起數落我。」
你也不要捨不得錢,那些錢我會都從你的薪水裡扣的,不會問你要的。」
還有,這麼久了,濟顛大師還沒記住我的名字,他肯定是故意這樣的。
石頭?
「嗯!」
「瘦猴!趕緊把眼睛閉上!」
二話不說,跟著小青小白行至府門口,遮擋在幾人眼前的。
「兩天就采這麼多……」
還有,她倆怎麼會有那麼多的行李?不是應該沒有行李的嗎?這些箱子里的,該不會都是石頭吧?
白府的前院好像正在一點一點地消失!
他會嚇尿的。
希望他娘子下輩子不要再嫁一個迂腐的人了……
她應該不會讓我真的挑吧?
「愣著幹嘛,還不快進來幫忙。」
許仙甚至感覺到整個房子都在隨之顫動,瘦猴更是痛苦的捂住了耳朵。
到底是練鬼修功,還是練仙人功,或者兩樣都練?
「呃……這個……她們?她們家小娘子也來聽你講黃狗追黑狗跑的故事?」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