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94章 背巨石的花臂和尚

第94章 背巨石的花臂和尚

想來這不動明王廟來的花和尚,也想以不動應萬變,教化好動多動的許仙?
不過空海也罷,法海也好,對如今即將成為閻羅王的許仙來說,其實也沒多大區別了。
「管他明網暗網,這魚我今天撈定了。」
看來姐姐挑的日子似乎也不是很好,這應該不會是巧合吧?更像是有兩個大能在暗中角力?
「小白小青,要不你們先走,這邊我一個人就能搞定。」
況且之前也聽小青說過,小白她因為修為還差那麼一丟丟,每次魂魄離體是要冒著莫大的風險的。
一眼就看穿了小青了的偽裝。
「有紋身了不起啊!」
也沒有感覺到任何痛苦。
「快把我弄死。」
只是……
「空海?」
「官人!你可莫要再這樣了,或許只是個誤會呢,何不先問上一問。」
「嘿……!果然不會動啊!」
難道已經打起來了?
初聞空海這個法號,許仙還怔了一下,一時間還以為是法海來了呢?
實在是又文明又環保。
「大師,此人便是許仙,請空海大師出手,收了這妖孽。」
伸出兩指,往許仙胸前的心脈上輕輕一戳,許仙就軟軟地倒了下去,甚至都沒來得及發出慘叫。
什麼情況?
看來這路的起點還hetubook.com.com遠在自己猜想的前面。
「許仙!今日你休想再逃!大師,快快祭出法寶,收了這妖孽!」
但他身後跟著的那個年輕女子,許仙卻是認識的。
「不記恨!」
「什麼……??」
但像眼前這人那樣,背著塊巨石四處蹦躂的,應該是腦子不好使。
所以這石頭應該是他隨身攜帶的,四處遊方的和尚倒也見過不少。
「做什麼?」
確實沒話好說的了,剛才那屋子漸漸消失的場景,已經被他們看了個一清二楚。
她也幫許仙打理過好幾回遺體了,知道他不但魂魄異與常人,而且手上還有地府的鬼王令。
說些孽畜,還不束手就擒之類的廢話,而小白呢,可能正在苦苦哀求放她們一回。
「許仙!你果然有問題!那日我明明看到你被人扔進湖裡,最後卻安然無恙,我就知道你有問題!」
說罷,便上前朝著那光溜溜的腦袋,砰砰砰接連踹了三下,宛如躁狂症晚期。
「小青!快去後面端盆狗血過來!這人中邪了。」
老實講,這也是許仙來到這個世界以來,死得最舒服的一次了。
這就更要過去看上一看了。
這種戰鬥方式好,不限場地不限時間,不會和_圖_書嚇到圍觀的群眾,也不會傷害到花花草草。
不動明王可以摧毀一切邪門歪道,教化眾生,並能引導迷失的眾生歸於正道。
「官人,此乃不動明王的教令紋身,官人萬不可魯莽衝動。」
也有可能還沒有打起來,小白可不像小青,輕易不會動手。
只是就這麼把一個好端端的大活人弄死,總感覺哪裡非常不對。
只是可惜無法觀戰,也不知道打成什麼樣子了?倒是忘了請教崔判官,如何才能睜著眼睛就能看到鬼。
一旁的小青將手指湊到嘴邊,做了個禁聲的手勢。
許仙看得好笑,當時就想上去再踹山幾腳,心說這信奉那什麼不動明王的和尚,還當真是不動如山啊。
「也不會告訴姐姐。」
而且這麼快就被安排上了。
「大師?」
胸前兩臂,畫滿了花花綠綠的紋身,大冷的天,也不添件衣服,好像就怕人家看不到那一身紋身似得。
「呃……」
不過在許仙眼中,這花和尚怎麼看都有點像是一條魚,而非餌。
看來是撞見妖物了。
本來還想再踹上幾腳,順便再來一套托馬斯迴旋二踢腳,卻被追出門來的小白拉了回去。
殺死一個凡人,對她來說,實在太沒有技術含量。m.hetubook.com.com
「大法師……?」
根據電視劇中的場景判斷,想來此時那花臂和尚應該是面無表情地念著阿彌陀佛,
指引便指引吧,順著往下走便是,也懶得再耗費腦細胞去思索。
「那你把眼睛閉上……」
「來吧小青!不用憐惜我,你不是一直都想打死我嗎……」
說話間,許仙指了指站在不遠處往這邊張望的幾人,為首的,是一個面生的年輕公子。
「小白?」
此時若要變換形態,只能依靠一命嗚呼大法。
徐婉清上前兩步指著許仙喊道。
似乎把針盒忘在家裡了。
「閉上了,來吧!」
打妖怪,通常也是很多正義人士最喜歡做的一件事,
一連叫了好幾聲,都不見大師有所反應。甚至連動都不曾動一下,彷彿入定了一般。
白素貞上前攔住了衝動狀態的許仙,看那苦行僧身上的紋身,分明是不動明王的法身。
便是死,也是死多久的問題,並不會造成實質性的傷害。
小白她應該能應付過來的吧?
大步行至府門外,細看那處情形,但見那巨石前面,盤腿坐著一個光著膀子的花臂和尚。
然而那什麼空海法師聽罷年輕公子的話后,卻將犀利的眼神瞪向了小白身後的小青。
許仙見狀,m.hetubook.com.com當即就擼起了袖子,準備實施閾值下限測試。
「那……那你可不能記恨。」
正是曾經結下過梁子的那個女才子徐婉清?
許仙見狀,心想這該不會濟顛大師安排的吧?又一思索,想來應該不是,倒更像是一種指引。
許仙知道,不論在哪個世界,妖怪的地位都是最低的,基本上沒有一丁點說話的份。
這時,那個年輕公子也開口說話了,在他看來,這個叫許仙的人,如此暴躁,問都沒問,一上來就踹了大師幾腳。
「呵,原來那日你也在現場,藏得夠深啊。」
大法師似乎沒有反應?
上面刻著密密麻麻的經文,還有一個個大小不一的佛像,和一些稀奇古怪的圖案。
於是,只得壓低了聲音對著一旁的小青輕聲說道。
一定是被妖物附了身,沒錯了。
「可……可是……」
我許仙這個名字,果真已經上了天庭與靈山的黑名單了。
「噓!」
伸手往懷裡一掏,發現針盒沒有帶在身上,這才想起,早上的時候,瘦猴來摸床。
許仙見狀,不由倒吸一口涼氣,心道要遭,這什麼空海大法師果然也是有幾分道行的。
「沒什麼好問的,看到那些人沒,這就是他們花錢買來找茬的一條狗而已。」
「小青!」www.hetubook•com.com
又見姐姐在那裡只是一味地招架閃躲,好言勸說,卻不見那和尚有收手的意思,顯然沒打算放過她倆。
然而許仙那略顯焦急的語氣,又讓小青覺得他不是在耍寶。
量是小青平時很看不慣許仙的為人,可要親手把他弄死,總感覺有點下不去手。
美眸圓睜,痴痴地看著眼前的男人,宛如看到了一台移動的智障。
小青的出手倒是非常果斷。
聽到許仙如此奇葩的要求,小青一度懷疑這許仙的腦子又出問題了。
隨巨石一道過來的,並不是大鯰魚,而是一禿驢。
沒想到要尋個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為了方便以後能隨意的切換場景,這針盒必須隨身攜帶了。
而且這花臂和尚的腦子應該也有些問題,因為他身後的那塊巨石,不是隨便撿來的。
看模樣還挺年輕。
「幫忙點個死穴什麼的,快把我弄死,我要去看看你姐姐。」
「嗨嗨……小青!」
還有那什麼不動明王法什麼身?不動是吧,老子先踹上兩腳,看你動也不動。
再說了,你把這麼大一塊巨石堵在家門口,這家還要不要搬了,這分明就是過來找茬的。
「哼!如今你還有何話說!」
「不會……」
這時才發現,小白她也變成木頭人了,一動不動,猶如泥雕木塑。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