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138章 沒有法海

第138章 沒有法海

「哦?」
思來想去,還是稍微有那麼一點點不圓滿的地方,最好也能在老君屁股後面放把火。
不得不令人信服。
怎麼可能沒有金山寺呢?
其實我許仙的訴求很簡單,
搞得確實有點大,可是我也不想的呀,是你們逼我的。
除非是俗家弟子,或是雲遊僧人自取的法號,比如……比如某之前給自己取的寶鏡……」
城隍廟,枯井旁。
這就奇怪了。
浩然兄一堆話講下來,有理有據,有法可尋。
而且,還了陽之後,這身體倒是無礙,只是這肚子……
進到藥鋪,卻發現裏面只有小白一個人在忙碌,小青不在,瘦猴好像也沒來。
這樣應該就能實現三足鼎立了,老秦啊老秦,我為地府盡心竭力,甚至還冒了生命危險給地藏大師講故事。
老婆我自己會找,不用你們安排,孩子我自己會生,不用你們空投。
李浩然說得異常篤定,此事定不會有差,只是……
「多謝官人,藍妹妹前日也送了一卷佛經過來,素貞真的已經無礙了。」
獨自hetubook.com.com坐在舊木櫃旁,愣愣出神,作死歸來,依舊安然無恙。
將來這閻羅殿的座次,是不是可以考慮重新排一下?
白素貞看到官人進來,心中一喜,手中的銀針顫了顫,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
太難得了。
有種重獲新的感覺。
保質期應該會久一點吧?
許大委屈在思考。
哼!
順便還可以幫你們搞活一下經濟,我還可以搞些小發明,幫助街坊鄰居的阿叔阿嬸們,提升一下生活幸福感。
「許仙哥哥,你來了!」
這怎麼可能。
許仙聽罷,心中一喜。
又閑聊兩句,藥鋪里還有不少女患在等著,也不好耽擱。
站起身來的時候,感覺渾身無力,幾乎快要虛脫。
「那法海呢?」
算了,我也懶得想那麼多,出來好多天了,小青她應該快發飆了,我得趕緊回去。
難道真的有用?
「確實無有金山寺,回來的時候,某一路打聽,方圓百里,都未曾有人聽說過名為金山寺的寺院。」
但許仙卻聽得越來和-圖-書越迷糊。
暗道還是託夢大法好,看來不發達都不行了。
許仙一愣,詢問之後,方才知道,原來是小藍她們,從那塊石頭上抄過來的佛經。
再說了。
再看小白臉上的氣色,倒是好了許多,供了幾日老君道像。
李浩然看到許兄弟從藥鋪出來,先是愣了愣,心道這許兄弟倒是神出鬼沒。
鎮江金山寺,上輩子我還去過那裡,怎麼可能記錯。
一輩輩排下來,
接著,浩然又湊近了些言道。
逼我說出那個故事?
可是,為什麼隱隱感覺,這事好像哪裡有點不對勁?
「對了許兄弟,某此番在鎮江那一帶仔細打聽了一下,那附近……似乎並沒有許兄弟所說的那什麼金山寺。」
「哦?甚好甚好!」
「多謝官人關心,素貞已經無礙了。」
這怎麼可以沒有法海!
不過也沒在意,還有很多工作要彙報,隨即上前來說道。
「許兄弟你可能不知道,佛家弟子字輩,皆有順序。
一路閑聊,認真聽取了浩然兄的工作彙報,到底https://m.hetubook.com.com是跑慣了江湖的。
許仙便進了後面的雜物間。
跟他相處了這麼多天。
「也是昨日剛到,對了許兄弟,方才某聽隔壁張氏講,她有意將自家鋪子,租與許兄弟,許兄弟意下如何?」
隔壁張嬸家的鋪子外,剛剛出差歸來的浩然兄,正與張嬸閑聊。
不一會兒,小白推門而入,一臉關切之色。
福慧智子覺,了本圓可悟,
許仙發現,眼前這位浩然兄,還真的很適合這一行,果然,他缺地只是一個伯樂而已啊。
「對了,我在地藏大師那兒,討了一卷佛經過來,不知道有沒有用?」
看來,也不能死得太久。
這肉身都晾好幾天了,也不知道有沒有變質,想著好歹是用千年靈芝提煉過的。
我還可以搬運一點文學作品,幫忙搞一下精神文明建設。
我叫許仙,我家裡還住著一個白素貞和一個小青。
其實也是可以談的,只要價格公道,我也是可以考慮一下的,只要不弄壞就行……
還從未聽說有「法」這個字輩的,當初你說什麼法和圖書海和尚的時候,我就想到這個了。
也好多天沒見到她了。
甚是想念。
「浩然兄幾時回來的?」
浩然說完了事情,便先行離開了,許仙一路思索,一路無意識地行走在北山道邊。
這肚子已經快餓得不行了。
點頭示意之後。
獃獃地坐在井岩上發愣,回望今日,有點后怕。
一路疾行,等趕到藥鋪的時候,已是次日清晨,藥鋪的生意剛剛開張,就已經擠了不少女患。
如果是要弄我,
「官人,你可回來了,事情辦的怎樣了?」
多好的一個小夥子,你們為什麼不要呢?非要整一些有的沒的出來,到處瞎折騰?
「嗯,差不多了,小白最近感覺如何?」
走出藥鋪,準備這就去小藍那裡舀一碗餛飩吃吃。
「官人數日未食,不妨先去吃點東西,墊墊肚子。」
他應該知道我的心意了吧?
果然也沒有法海和尚。
從小白的語氣中,可以聽得出來,這一句無礙,似乎是真的。
而且,
「沒有金山寺?」
只是不知道,到時他會不會把我囚禁起來,十八般酷刑萬般hetubook.com.com折磨。
「嗯!我也是這樣想的。」
怎麼可能沒有金山寺,怎麼可能也沒有法海。
頂多不過老婆孩子熱炕頭,順便弄幾個小錢花花,再跟瘦猴謀劃一下去宜春院喝杯小酒而已!
你看老秦老崔他們就做得很好啊,現在不是挺融洽的嘛。
想來應該是讓盧玉憐翻譯出來了吧?似乎還挺管用?難怪小白的氣色看上去好多了。
還好,沒有被地藏大師留下來喝茶,也沒有被佛主拍進石縫裡。
如果你們是要用我,那就派個人下來,好好談一談,我又不是不講道理的人是伐啦。
這不是挺好的嗎?
啊呸!
這一根刺紮下去之後,應該會有人過來交涉一下了吧?會是太上老君親自過來談一談嗎?
那時也沒在意,後來仔細一琢磨,才想起來,佛家七十二字輩中,確實無有法這個字輩。
「那附近的寺院某也去了幾處,也無有許兄弟說的法海和尚。」
錢我也自己會賺。
「許兄弟。」
得一聲,傲了個驕。
想了想,還是把地藏大師給的那捲佛經給了小白,或許還真的管用也說不定。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