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139章 天突然黑了

第139章 天突然黑了

咱還是先去砸個金山……
被撕得粉碎。
盧玉憐見許仙進來,急忙起身,側揖一禮,接著說道。
「金山寺?!!」
那老傢伙怎麼能去那種地方!
許仙哥哥這兩天一直都怪怪的,難道是因為前日,容姐姐她來過我家的緣故嘛?
「嗯!」
「嗯!」
但此時,
胖虎與瘦猴鼻青臉腫,似乎剛被人揍過,但許仙也沒去理會。
許仙隨口應了一句。
許仙嗷得一聲怪叫,瞬間凌亂,找來找去,原來這法海和尚,一直都在身邊?
「對啊,就叫經山,對了許仙哥哥,玉憐姐姐已經把那些經文都抄下來了,小藍也給許仙哥哥要了一本。」
好似有一座大山被壓在了心上,腦袋嗡嗡嗡嗡,不停地響,眼前的一切,突然變得模糊起來。
「白~雲~觀!哈哈哈哈……」
變得模糊起來……
「嗯,是的呢,不過大家都很喜歡聽小藍念經,娘親很喜歡,盧夫人也很喜歡。
耳邊響起小藍那甜甜的聲音。
說完,小藍起身跑進食鋪,將那和*圖*書一冊用絹帕仔細包裹著的經文給拿了過來。
金山變成了經山?
「哪個大石頭?」
喃喃一語,這才想起,是那個天門道人,天門,天門,天道之門?
怎麼全都過來了?
剛剛行出不遠,身後又響起兩個小鬼的聲音。
還有白姐姐她也很喜歡,白姐姐還說,聽了小藍誦念的佛經之後,晚上也不做噩夢了。
「何事!」
突然之間,
許仙痴痴地走回藥鋪。
迎面走來的,是小青與瘦猴,還有胖虎三人。
他怎麼可以成為法海!
「家父想請許小官人,擇日前往府中一敘,不知許小官人可有閑暇?」
「瞎念?」
「嗯,是的呢,就叫法海,還有那處大石頭上,因為刻滿了經文,所以現在人們把那塊大石頭叫做經山。」
「王書生他出家了?」
抬頭看去,小藍正站在鋪子外,手托木盤,依舊笑靨如花。
許仙哥哥,你要不要也聽一下?小藍念給你聽……」
「嗯,是的呢,王書生他現在每天都在m.hetubook.com.com念經,王書生很會念書,也很會念經。他現在已經不瘋了,每天都在那大石頭下面念經。」
小藍說著,伸手往那遠處飛來峰峰頂上的大石頭指了一指。
「不是說了嗎,因為那塊大石頭上面畫滿了經文,所以才叫經山。」
原來是他!
這樣才叫一了百了……
「不是說……已經譯好了嗎?」
一腳踏進藥鋪,出現在眼前的,卻是另一個熟悉的臉孔。
舀了一碗餛飩,大口大口地吃著,小藍趴坐在桌子對面,甜甜地笑著。
「嗯?」
身後的小藍,看著有點懵懵的許仙哥哥,她也有點懵。
許仙聞言,只感覺腦袋裡「嗡」地一聲,半個身子都麻木了。
「他去了何處?」
「錢王……錢王……!」
「還沒有吧?他只是一個人在那裡念經,還給自己取了一個法號,好像叫……好像叫什麼來著……
「城……城南白……白雲觀。」
許仙哥哥大驚小怪的模樣,看得小藍一愣一愣,許仙哥哥有點太精彩m.hetubook.com.com了。
看到多日未見的心上人,許仙也暫時拋開了心中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沒有就沒有吧。
其實小藍也好緊張的呢!
事情太多,腦袋太亂,非常影響思考,所以只能躲進了後面的雜物間。
那些曾以為真實的存在。
也都在這一瞬間。
許仙的心裏。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幾天未見的緣故,今日小藍看向自己的眼神,
「阿哞阿哞阿哞……」
「就是那個啊。」
「哦?是嗎,那……那個王書生呢?也好久都沒看到他來湖邊,尋他家娘子了,真的跟著濟顛大師念經去了?」
「許仙哥哥突然想起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甚至問都沒有問。
看得許仙心裏貓撓似的。
「那還怎麼念?」
將經冊接到手中,有些木訥地打開來一看,卻發現,依舊是那些看也看不懂的梵文。
天門道人?天門道人動了?
想到這裏,小藍不禁耳熱心跳,面色羞紅,拿手捂住了臉蛋。
「沒有啊,玉憐姐姐她也沒不懂這些經文。」
腦袋和-圖-書愈發的渾渾噩噩。
「小藍。」
可王書生他是個書獃子,而且還是個迂腐的書獃子,老婆被魚吃了,自己還差點瘋掉的可憐人。
許仙停止腳步喝道。
只因為,
「小藍啊……那他們為什麼要把那大石頭叫做金山……?」
此時的許仙,依舊沉浸在王書生變身法海和尚的巨大衝擊力當中。
只是這一回,我好像活了一天都不到?短命的許仙,可憐的許仙啊,你的命,怎麼這麼苦啊。
「對了小藍,濟顛大師他好像很久沒來過了?」
卻有驚濤駭浪,洶湧翻滾。
「呃……稟……稟……稟錢王,那個天門道人動了!」
隨便扯了借口,渾渾噩噩地走出了食鋪,腳下的步伐,比過來的時候,更加無意識。
也在這一瞬間,
心情有點糟,
如果飛來峰都被水淹了,那還有這西子湖,還有這北山道,還有這錢塘縣嘛?
「哪個天……」
所以只好念經……
對!叫法海。」
一路懵圈的許仙,竟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了小藍家的鋪子里。
「官人……?」和圖書
「經山……?」
特別溫柔,特別好看。
沒有不是更好。
「嗯?……好,不過,我現在很想靜一靜。」
小藍後面講了一些什麼,許仙已經聽不到了。
小藍誦出的佛音,在耳邊回蕩,好似空谷幽蘭,能讓人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寧靜。
這個金山寺怎麼可以跑到飛來峰上面去?飛來峰那麼高,大水如何漫得上去?
小青會意,也知道可能有事發生,也不多問,直接使了個障眼法,隨即就化作一道青煙跟了上去。
白素貞一抬頭,就見官人已沒了蹤影,隨即對著小青說到。
「瞎念唄,嘻嘻。」
還有那個金山……
「法海?!!?」
法海?金山?
「小青!」
找了塊破麻袋,胡亂地將那搗衣杵一包,夾到腋下,就出了藥鋪。
無情的巨浪,好似碾碎了一切,所有的憧憬,所有的美好。
許仙無意識地喃喃一句。
「許小官人有禮。」
然後取出針盒,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殺死……
「是經山,不是經山寺,許仙哥哥,你怎麼啦?」
「昨日才剛剛來過呢。」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