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141章 時間之外的故事

第141章 時間之外的故事

「呵呵呵……你這個滑頭,不是你找老夫前來的嗎?再者,你又如何知曉,今日是今日?」
怎麼好像看到我自己的影子?
而自己站著的腳下,則變成了一處懸崖峭壁,峭壁之上,綠樹紅花,亭台樓閣。
於是,許大委屈又換上了一副極度失落的語氣,黯然道。
「太上大師,晚輩突然渴了,想討杯茶喝。」
「小青你知道嗎?還有那座山的顏色也有些詭異,是純黑色的。
甚至還有可能是被安排的?
比我還無恥!
話剛到嘴邊,許仙便愣住了。
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片無邊無垠的碧海藍天。
只有十一隻,而且飛行的路線,竟然是固定的!
伸著右手,一步稍稍向前,小嘴微微撅著,好似在說一個「許」字。
哪怕你朝著同一個方向飛上好幾天,都永遠是無窮無盡的大海。
確定,除了一動都不會動之外,其餘與正常人,無半分差別。
所以我們應該還能再住上幾日,你也不要有意見,外面的生活,壓力真的很大。
不過……我還想再住幾和-圖-書天。」
崖頂的這處宮殿,規模也不算小,內里的傢具擺設,更是高端大氣上檔次。
「唉,你那事,不是已經了了嗎?你還提做甚?」
所以許仙打算先好好休息幾天再說,反正魂魄狀態,也不需要吃喝拉撒,很容易就能照顧好自己。
幻境里的日月,也與現實世界毫無區別,日出月落,斗轉星移。
許仙湊得很近很近,強忍著想要伸手觸摸的衝動,很仔細地看了一下。
隨著太上大師的呵呵輕笑,周圍景象,開始一點一點的崩潰。
倒也不能算一個人都沒有,那伸出懸崖的樓台處,茶几旁,還站著一個石化了的小青。
「許你三問。」
跟真的一摸一樣。
……
道不盡的詩意盎然。
「太上大師不講道理,老嫗丟沒丟萬年道行,與本案是兩碼事,怎能歸為一談。」
我這是掉進另一個煉魂爐了嗎?這裏只是一個沒有時間的幻境?
不是今日?難道又是在夢裡?
如此想來,拋開保密性不談,太上大師其實也不算太流和*圖*書氓,也還是有一點厚道的。
太上大師又是癲狂一笑,瞬間已消失不見。
有點詭異,
隨即轉頭瞧了瞧四周,又看了一眼身後的小青,許仙便瞭然了。
不但是個老流氓,還是一個老匹夫!許仙癟了癟嘴,就顧自走去身後的殿宇參觀去了。
絕對是最佳的療養勝地。
是時候問幾個正經的問題,把自己的未來,給確認一下了。
待太上老君笑滿意了之後,他才嘆了口氣后說道。
難怪平日香客如雲的白雲觀,今日空無一人,原來這裏壓根就不是白雲觀。
不過先前這話里的信息量,似乎也有一點可以琢磨。
所以打算先四處參觀一下。
看著眼前顛笑不止的老仙,許仙有些傻眼,這樣的老君,與想象中的老君出入太大了。
有時甚至還會下雨……
既然是在時間之外,許仙也不著急思考該問些什麼了。
「什麼了了?什麼時候了的?晚輩怎麼不知道?」
除了大海中這一座足有萬仞高的陡峭山崖,以及崖頂的一座宮殿。
「呵呵呵呵和*圖*書……」
「額哈哈哈哈哈……」
「只能問三個嗎?」
倒是自己之前的那些扯皮,在此時有點落了下乘了。
「哈哈哈哈……」
正是一處思考問題的絕佳場所。
讓我撞進這時間之外的幻境中,本就是太上故意為之,其用意應該不止讓我思考問些什麼那麼簡單。
「不是今……」
此時細細想來,我被尊為十一殿閻羅,不但是天庭默許的。
你的妝沒有花,頭髮也沒有亂,身上好像也沒有什麼異味,
「敢問太上大師,晚輩能問幾個問題?」
還有海面上那幾隻飛來飛去去海鳥,我也認真地觀察過了。
我悄悄地告訴你,已經快一個月了!不好意思,讓你當了一個月的木頭人……
太不走心了。
不過扯是沒得扯了,太上大師壓根就是一個老流氓,你也別指望跟他扯皮,能沾到什麼便宜。
你因緣際會,不但得了仙草淬鍊凡胎,更受崔鈺青睞,尊為閻羅殿閻羅,你怎還要糾纏做甚?」
或是冷靜,或是反思,或是讓我自悟一些別的道理,又或和*圖*書是別的什麼用意,皆有可能。
整座大山,只有那山頂殿宇處,帶了那麼一點綠。
這兩個月來,倒也把四周的情況摸了個七七八八。
關鍵是沒有時間。
「此乃第二問。」
別無一物。
眼珠子看來是保住了。
放鬆放鬆心情。
還有,你也不要嫌我啰哩啰嗦,我實在找不到別的人講話,有時候,一個人真的挺無聊的。」
「唉……小青啊,你知道我們已經在這裏待多久了嗎?
幻境里的生活其實非常不錯,風景好,空氣也好。
在這裏住得久了,我就越來越不想回去了。
這應該是太上大師偷懶的原因,只把那住人的地方,修得精緻了一些。
非常影響思考事情。
所以這結,還不能解。
「既是兩碼事,那你講得這些,又與老夫何干?」
再說了,她身上的道行,少說也有幾百萬億億年,損了一萬年,撓痒痒似的。
「什麼!這……這……想不到……想不到受人敬仰的太上大師,竟是一老~流~氓!」
難怪這些天來,天庭那邊都沒個人過來干涉一下https://m•hetubook•com•com
有紅日高懸,有海鳥啼鳴。
「什麼?太上大師告辭!」
其他地方,就很隨意地描了幾筆,就連那水底下,也沒有任何一條魚,或是一隻蝦。
唯一的遺憾是那麼氣派的一座殿宇,竟是空空蕩蕩,無有一人……
「天庭西王母,因你一事,已損萬年道行,那李氏母女,也已妥善安置,至於你……
想不到太上大師,不但口不吐人言,還一口一個關他屁事,把自己摘得乾乾淨淨。
雖說是幻境,但這假山假屋,假花假樹,造得還是挺用心的。
無聊的時候,還可以跟小青說說話,說不出的愜意悠閑。
至於那天庭老嫗損了幾萬年道行什麼的,關我屁事?
「唉!那算了,晚輩也不投訴了,只是不知,太上大師今日邀晚輩前來,所謂何事?」
畢竟那才是主要目的。
與那煉魂爐中一樣,不論待多久,對外面的世界而言,都只不過是一瞬間。
對了小青,我們已經在這裏住了三個多月了,不過你放心,我剛才已經幫你仔細地看過了。
於是嘿嘿一笑,撓著後腦勺說道。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