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142章 打滿了補丁的天空

第142章 打滿了補丁的天空

沒上鎖的囚籠,那肯定是空的囚籠。
而這個大陣的名字,
不過我最近還想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老孫他被壓了五百年,但出來之後,為什麼還是那個鳥樣子?
在同一處地方待上五百年。
一塊一塊的,好似打過補丁。
「大師……太上大師!我好了!」
「唉!」
「那一片,有些許不同。」
兩個老神仙正在悠閑地煮茶,雖是天地大能,有時候也喜歡做一些凡人喜歡做的事情。
這事情太玄乎,
這種事情,對信仰科學主義的許仙來說,其實非常不好理解。
我與他不同,我隨時都能離開,也因為能隨時離開,所以……」
「嗯……補過?」
也就那一組北斗七星,以及正對著北斗七星勺子口的那一顆北極……
還不如換些零食……
只是這紫微為眼?紫微星不就是北極星嗎?可這裏又沒有北極星。
「一一道來。」
才哆哆嗦嗦地問道。
「許仙久不出鏡,可在老君意料之中?」
……
對著眼前的空氣喊了起來。
「哈哈哈哈……此子既是無m.hetubook.com•com道,自然胡來,有何不可。」
「小青!那……那個……我想問的是,我……我不能……能不能……摸……摸……你一下?」
「那老君的意思,是地藏自顫佛心,擾亂視聽?」
「地藏的佛心,當真動了?」
稍微有些不太一樣。
「倒也不全是,唉……」
是真的沒有,還是因為這天打過補丁的緣故,那就不得而知了。
「凡天地大劫,皆有變數臨凡,此子便是其中變數,既是變數,又如何預料?」
「並未動,地藏佛心,堅若磐石,小小伎倆,怎能擾得了地藏佛心。」
這也是許仙心裏最大的疑惑,和手裡最燙手的東西,甚至比那柄搗衣杵更讓他糾結。
趕緊離開才是。
「唉……」
蒼松古柏,巉石岩台
感覺有些牙疼。
咦?
喃喃一語,突然就覺得有些耳熟起來了。
太上大師沒有回答許仙的問題,而是將手中拂塵一搖。
天門大陣?
「先問珠子!」
許仙嗖得一下,往後彈出兩步,好似在擔心小青m.hetubook.com.com她會突然醒過來,觀察好一陣,才敢繼續上前。
小英妹妹啊,許仙師兄只能說對不起了,不是許仙師兄要賴下你的寶貝,而是許仙師兄不能看著你去做傻事啊。
接著又給自己的茶盅滿上了一盞,端在手中,還裝模作樣地吹了一吹之後,才小嘬了一口。
一想到這個問題,許仙就很激動,搓著手,糾結了老半天。
那這北極星哪去了?
原來這天,真的可以打補丁?
要不等會最後一個問換一換吧?不過此時沒空去想那麼多。
「嗯……可知為何不同?」
……
原來這打滿補丁的地方,其實是一個大陣?
「你看這天,可有異樣?」
雖然被囚禁了五百年,可那也是五百年的籌謀啊!
因為待那天空掛滿了繁星點點之後,太上大師將手一抬,四周景象再變,赫然發現,那繁星點點,已近在眼前。
糾結了很久很久。
驪山西秀嶺。
晴朗的天空,頓時變成了滿天星斗,只是那滿天星斗的最高處,有好大一片天空的顏色。
「天為陣,https://m.hetubook•com•com星為樞,紫微為眼,這便是天門大陣。」
「哎,此非五指山……」
緊接著眼前就浮現出一個小丫頭,手持降龍木,砸爛了這天門大陣的畫面。
不由自主地緊了緊腋下那破麻袋下面包著的搗衣杵。
這一回,天空中沒有破開一道裂口,也沒有伸下來一隻佛手。
而那太上大師,則在那崩潰的景象後面,笑得和藹慈祥。
問完之後。
解開了心中的最大疑惑,許仙便攏起雙手,與在那煉魂爐中的時候一樣。
驪山老母也跟著嘆了口氣,將一本小冊子遞給對面的太上老君。
「又……漏了?」
這個世界好像沒有北極星……
這麼說來,當年女媧煉妖補天,其實是大家一起合作完成的?
許仙聞言先是一愣。
太上言罷,將那手中小冊,化作了一縷青煙,繼而隨風飄散。
「唉!小青啊,現在我終於感覺這日子有些難熬了,也不知道猴子是怎麼熬住五百年的。
這應該就是當年女媧娘娘在不周山腳下,煉妖補天的那一塊了。
還是我的耐心,出乎了他和-圖-書們的預料。
真想去天外看上一看啊。
但也想通了一些事情,不論是太上大師有意安排,給我這麼多思考的時間。
至於心中的那些疑問。
這些星象什麼的,許仙也看不懂,唯一能看明白的。
「那他若不出,又奈何?」
好似伸手就能觸摸到一般。
北極星,在北半球,一年四季都能看到,這基本的物理常識,許仙不會記錯。
「唉……當真是胡來。」
「太上大師久等,晚輩已經想好了。」
連許仙自己都有點想不明白,所以趁自己還沒想明白之前。
「天門大陣……?」
按理說。
與太上大師在美麗的星空下,看了好一會的星星,才又聽太上大師悠悠地說道。
至於我許仙,躲在這時間之外的療養勝地,雖然有逃避現實的嫌疑。
「你不要害怕,我真的沒有別的意思,我就是想知道,你們異類幻化成人身後,真不真……」
所以就不可能住得長久。
看一看,這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世界,或者去月亮上看一眼也行。
不過小青你放心,我不會在這裏待上五百年的。
因為許hetubook.com.com仙知道,這根法寶的真名不是搗衣杵,而是叫降龍木,而且是小白她師父送給小英的法寶。
給過很多假設,終究不得通透,只能浪費一次機會。
其實沒怎麼去想,因為想著想著,藏心中的那些百思不得其解的疑難雜症,突然就變得無聊了起來。
總之,你真的不可能,在沒有約束的情況下。
太上不語,一聲嘆息,表示你說對了,許仙沉思片刻再問。
就叫天門大陣?
這種滑頭,怎麼可能會把真話留在紙上,就知道整一些無用的小伎倆。
太上呵呵一笑,拂袖執壺,給對面的驪山老母斟滿了一盅清茶。
不過與那煉魂爐中的景象不同。
太上只是靜靜地看著頭頂的那一方夜空,過得許久,才悠悠說道。
倒是有一個問題,
而是與剛進來這裏的時候一樣,四周的景象開始一點點的崩潰。
看來現在有足夠的理由,將著這勞什子的破木棒據為己有了。
那樣做的話,你會被太上老爺爺一掌拍扁的。
這也不是釘子戶的終極形態,釘子戶也不是這樣當的,所以還是得出去,尋找一個更合適的殼。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