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386章 突如其來的暗示

第386章 突如其來的暗示

許仙也只是獃獃地點頭。
「嗯?你的肉身呢?!」
「咳……小白,我覺得這樣有點不太合適,要不我們先談一點戀……」
難怪這臭脾氣會那麼莫名其妙,還一遍又一遍地壓毀寶塔,合著原來你其實是在反覆糾結?
看著剛剛被砸塌下去的寶塔,又在那裡自動搭積木了。
嗯,又遁一個!
「小白你不用這樣的,有什麼話就直說好了,我又不是外人。」
「許仙,你要搞清楚!她只是想借你的種子一用而已,可沒有多少真感情在裏面!」
表示自己想靜一靜,
那這也太搞了,合著折騰到最後,其實是你自己給自己搭了個牢籠?難怪會在這裏慪氣!
然後就直接去了藥鋪後面的雜物間,獃獃地掃了一圈,突然發現自己的肉身已經不在了。
小白她這才微一偏頭。
這樣砸確實不划算。
「我不知道啊,你說會不會被老鼠吃了?」
全城的百姓都在那眼巴巴地看在呢!雖然周圍布下了禁制,但哪吒和周城隍和*圖*書他們肯定聽到了,而且看周新那一臉古怪的表情。
「咳咳,許閻羅,哪吒……哪吒突然想起來還沒去問候師尊,這便先告辭了,許閻羅保重。」
這是赤|裸裸的威脅!
大姨媽來了都不會這樣子無理取鬧的,許仙只覺腦仁生疼,還天色已經不早?天色已經不早也是你發脾氣的理由?看來這屁股又發癢了!想讓本閻羅回家去抽你一頓?
頓時驚出一身冷汗。
「保重?」
「呃?那我該去哪?」
千萬不能再砸了,這要是再來上那麼一下,那下面就不成了!
隨著吱呀一聲輕響,雜物間的門被人推開了開來!恍惚間,一陣香風頓時灌入鼻孔,無盡地黑夜就這樣猝不及防地突然降臨。
「閉嘴!不許說話!」
小藍的危機還沒有徹底解除,我怎能心安理得在這裏洞房花燭,對!不能答應,你這都把我當成什麼了嘛,這樣也太委屈了……
「咳,下官前去疏散百姓。」
「錢……錢https://m.hetubook.com•com塘王息怒啊!」
倒不是驚世的巨蟒。
發得毫無道理嘛!
而且也不說話,也不再搭理許仙,專心地玩起了掃塔遊戲。
「嗯……」
「那要不……就不拆了?」
似乎打算一直玩下去?
「即然天色已經不早,那錢塘王還愣在這裏作甚?」
「小白!」
許仙也頗為頭疼,
轟隆!
「你混蛋!」
然而就在這時。
直到又看著她把雷峰寶塔壓塌了六七回,許仙的耐心也終於耗盡,當即重重地喝了一聲。
隨著一聲震天巨響。
剛要彈幾個小鬼出來問問,才想起自己上回好像是死在了家裡的,而且還是死在小白的床上的!
可憐的許小哥被女人訓斥著趕回了藥鋪,腦袋昏昏沉沉,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過來的。
我還不願意呢!
搞了半天,原來這雷峰塔,竟是你自己折騰出來的!
不是早就告訴你了嘛,
「我來!」
況且現在也不是時候啊。
一下又一下的。
「你還愣和_圖_書著做什麼?」
在遠處圍觀的吃瓜群眾們,頓時抱起了腦袋四處躲藏,還有一直守在邊上瑟瑟發抖的城隍周薪,也被嚇得七竅生煙。
猛然間一陣心驚肉跳。
許仙突然有點同情小白,這天道也太特么不厚道了,人給你折騰完不算,寶貝也給你拆掉,最後還要用拆下來的零件造一個捕蛇塔!
「哼,那好,你現在去尋回你那肉身,然後去小院等我!」
好你個哪吒!你信不信我把你的腦袋擰下來當球踢?
還說了句很讓人費解的話。
二話不說,便拔|出|來了一根通天巨柱,然後直接一棍撩下。
「還不趕緊滾回家去!」
一聲怒斥,連著那一道冰冷的目光,毫不留情地傾瀉在了許大閻羅的頭上,當真令人無語至極。
浩然兄見稀客光臨。
才剛剛長出來的雷峰寶塔,便再遭致命一擊,而且這一回被砸得尤其稀碎,就連整個錢塘縣,也都跟著狠狠地顫了一顫。
「你……!」
周新,你的城隍廟沒了。
斷定這破塔光靠砸和-圖-書,肯定是砸不爛的,哪怕你把錢塘縣砸成一個巨大的天坑,這塔也依舊會在。
去尋回肉身?然後去小院等她?而且還是天色已經不早?那她想要幹嘛??!不言而喻嘛!
這邊,白素貞又嫌棄地撇了那個男人一眼,卻發現這個無恥的傢伙又在盯著自己身子發獃。
怎麼老不願意似的?
不是,
這句話讓許仙足足愣了好半晌,反覆咀嚼話中的意思,越是咀嚼便越心慌,恍惚間,甚至感覺自己好像成了一塊床板上的小鮮肉。
氣也出過了。
吱呀……
「啊?」
抓緊時間說起了清理西湖淤泥的事,說日子已經定下,問許仙什麼時候把湖裡的惡蛟給請走?
你這無名火,
分明也已經聽明白了!
呵!你果然只是饞我的身子,見小白這樣說話,許仙心中也更加堅定,堅決不打沒有感情的加農炮,打定了主意,於是便裝傻道。
拆掉長好,剛拆掉又長好,寶塔依舊在,天邊夕陽紅,手頭上還有一大堆破事,咱就別在這裏浪費時間了https://www.hetubook•com•com吧?而小白卻似乎還沒有解氣,等那巨塔長好之後,又在契而不舍地玩起了拆塔遊戲,權將許仙的話當作了耳旁風,而且你越勸,她還壓得越來勁了。
本閻羅便是你買來的男寵,也沒有道理被這樣子對待!這不是我要的洞房花燭,你休想得到我!
所以現在砸也砸了。
「啊……?」
當接觸到許仙投來的目光之後,他甚至還一臉尬笑的輕咳了幾聲!
這塔真不是我折騰出來的,而且你自己也說了,用來造這雷峰塔的那什麼木,原本就是你的寶物,怎麼現在反倒是我成混蛋了?
也不是那個只有一半能用的半蛇人,而是那個潔白如蓮,溫婉恬靜的小白,只是這臉上的表情……
又回想起了西行歸來時,在路上發生的那一幕,那次也是光天化日之下,而這一回更加過份。
心中當即湧起一陣厭惡,厭惡之後便是無盡的委屈和無奈,若非時間緊迫,若非你的命格不在五行,我怎可能會挑選你這種無恥混蛋,作為轉世配偶傳承血脈。
「可這……」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