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387章 睏覺這件小事

第387章 睏覺這件小事

怨到深處,白素貞也忍不住憤憤地回了一句,這個不開竅的男人,想自己已經放低了身段忍下了羞澀,邀請你一起去睏覺,而你卻硬把我拉來這裏看什麼臭水塘!
「小白……要不出去走走吧!」
突然間心中悲苦莫名,
無他,唯矯情爾。
而且很明顯,此時的小白,只是把我當成了一個工具人而已,她甚至都不是因為饞你的身子。
為什麼要這麼矯情呢!直接上去啃不就好了嘛,她要弄,你就讓她弄一下不就完了嘛!就當是不小心被河蚌夾了一下就好了呀。
無恥的男人。
「無聊!」
理智戰勝了情感的白素貞,再次奮力地甩了幾下手,果斷拒絕男人手中傳來的那份溫暖。
默默地走在湖邊的青石道上,心中突然湧起一股別樣的味道,那些不應該有的回憶。
「那要不……我們再去別的地方找找?」
小白你這結論太貼切了。
許仙不由得暗嘆了一聲,明明可以直接一步到床的,你卻非要裝和圖書什麼情聖談什麼無聊的戀愛。
可憐白素貞好不容鼓起了勇氣,準備接受這個無恥的男人,然而想不到他現在為了逃避睏覺,竟然扯出這種無恥的借口。
「你混蛋!」
「小白知道什麼是談戀愛嗎?知道走心是什麼滋味嗎?」
「對!小白說得太對了!
「你……你做什麼!放開!」
意識到此刻所面對的,是一個急於採種的妖祖!惱火之下搞不好會做出一些失去理智的事情來,許仙此時有些後悔剛才說得話。
「你走開!」
白素貞低低地呵了一句,隨即又不輕不重地甩了幾下,終究還是放棄了,從來沒有人敢這麼待她,而恰恰也是他始終都不當回事。
「嗯,走!」
要不然,她也不會直接邀請我去睏覺了,只是這話……為什麼聽著很尬的趕腳?
說不清道不明的心境。
「放肆!」
不!白素貞!
也感覺自己有些過份了。
心裏卻在想,這女人還真是奇怪,剛剛還主動邀www.hetubook.com.com請自己去睏覺,現在卻連拉個小手都不肯了?
加上本閻羅呢,又是一個非常注重情調的死鬼,至始至終都偏執地認為,只有靈與肉的雙重交溶,才是愛情的最高境界……
當時就想一尾巴拍碎了這個可惡的男人,我所有的冷漠孤傲,其實都是為了掩飾心中的不安而已,這你都看不出來嗎?
你還真把自己當成白素貞了!無用的情感,只有無知的凡人才會沉迷於其中,你怎能把時間和精力浪費在這些毫無用處的事情上去。
「幼稚!」
儘管心裏很不情願,但最後還是被他硬拉著走出了雜物間,象徵性地甩了幾下手,心裏亂亂的。
多此一舉幹嘛呢!
咬牙切齒好一會,
睏覺又困不成了!
許仙輕聲回了一句。
而且,這時如果說:小白你等一下,我先去把屍身背回來?不僅怪味而且驚悚,屬實不妥。
還是故意不願意看到?
這就是談戀愛的神奇之處,一個人只會在無聊hetubook.com.com的時候來湖邊散步,但是跟喜歡的人在湖邊散步的時候,你會發現這事與無聊不沾一點邊了,而且還會希望這湖邊的路沒有盡頭,不會去介意湖邊的風景美不美,你甚至還會愉快地忍受蚊蟲叮咬……」
每次都用無恥的借口,而且還是張口就來,連肉身被老鼠叼走這種鬼都不信的話也都扯得出來。
隨即背過身去,眼中有淚花凝聚,卻也不敢擦,她不想讓任何人看到她的脆弱,包括他。
心中又是無奈又是凄苦。
眼前的這條北山道,她以前走過很多回,大多數時候是一個人,大多數一個人的時候,都曾希望身邊有他賠著,而此真到了他在身旁相伴的時候,卻又是另外一種心境了。
「你別跟我說這些!」
拉著小白的手,默默地走了一段,儘管她一直冷著個臉,話也不說一句,甚至還把頭撇向一邊,看著靜謐的湖面若有所思。
更何況你也知道這個驕傲的女人只是表面冷漠,你只需在另一個https://www.hetubook.com.com戰場上將她徹底征服一次,就能換來一個百依百順的繞指柔。
「我不放。」
她肯定是不知道的。
卻也沒有要掙脫的意思。
「談戀愛呢,就是兩個互生愛慕的人,一起做一些沒有實際用處的事情,就比如來湖邊散步。」
「唉!」
涼風習習,風光無限的北山道上空無一人,夕陽已經落到了山的那一頭,朦朧的黃昏瀰漫著淡淡清香,當是談戀愛的最佳時機。
「對對對!就是幼稚!
談戀愛要得就是這種幼稚,就比如拉小手這種完全沒有意義的無聊舉動,都會讓彼此感覺無比的滿足,甚至比撿到一大坨金子還要開心,這不是幼稚是什麼?」
你需要的不過只是一個沒有命格,天然獨立天道之外的男人,然後借他留下妖祖血脈,僅此而已,絕對不允許參雜任何感情,絕不允許自己在那些幼稚的事情上面浪費精力。
但眼下氣氛都已經搞沒了,豈能說繼續就能繼續,再說了,咱也總不能為了弄而弄是吧?一和_圖_書點感情都沒有,乾巴巴的實在難受。
但無論你為自己找多少條理由,都脫不了矯情的事實,這種臨陣退槍的行為,確實太惡劣了!
然而事到臨頭,卻總有另外一個聲音,在一遍遍地告訴自己,告訴自己不應該這麼做,他想要的不是這些,你要的也不是這些。
直接回家壓床板,不是更省事嗎?非得拉著人家姑娘來這破水塘邊壓什麼馬路?許仙啊許仙,你這樣矯情真的好嘛……
精神小伙這種時候可以說聲你先等一下,然後下樓去找藥店,但許仙最後還是決定不那樣做。
最後也只是憋出這三個字,
其實白素貞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這好像是種本能,是種深植在骨子裡的信號,雖然心裏一直嫌棄這個男人,但也不得不承認,要孕育血脈,眼前這個無恥的男人幾乎是自己唯一的選擇……
我這是在幹嘛呢。
依舊緊握著那隻冰冷的小手,繼續往北山道方向行去。
再次如潮水般湧來。
果然,她直接拒絕了走心。
「你放開我!」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