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393章 懟天

第393章 懟天

許仙?你是不是人!
他再出來收拾殘局……?
這話就有些聽不懂了,你是幼稚呢?還是心有不甘?憤恨于原始天尊要選我作為天道繼承人?
「廣成子前輩說得沒錯,
「回去吧。」
就一泡尿的功夫。
「什麼瞎了?阿福又是誰?」
而且這個事還沒地說理去,你說世人會相信老天爺的翻譯,還是會相信許小哥的翻譯?
許大閻羅的鳥語專利就這麼被老天爺給搶走了,現在就連小藍小和尚念的鳥語佛經,老天爺也能按照老天爺想翻譯的翻譯給翻譯出來。
待光芒散去,那片星光也已經無影無蹤了,包括被靈氣緊緊纏繞著的廣成子也不見了蹤影。
好像也有道理,時間不站在我這邊,沃石出海在即,小白升天的日子也指日可待,而自己手上卻還有一大堆爛攤子需要收拾。
但是沒辦法,很多事情,它在最關鍵的時候,都會有一個令人抓狂的但是,矯情如許大閻羅。
自然也不能免俗!
但是……
卻是話鋒一轉。
這條件真是沒話說。
只是回去的路上,許仙一直都在悶悶不樂,左思右想破局之策,終究也沒能想出個辦法來。
一招都沒出就直接尿遁了,就這麼靜靜地看著你在下面跳腳大罵無可奈何,甚至還會靜靜地看著你與佛門那邊掙個頭破血流?
到得此時,廣成子已經大怒,許仙相信,只要再給一點點火星,他就會直接撲上來拚命。
「哦對了,還有我家那丫鬟的肩膀,也被天尊的星光給烤糊了,所以這手臂也得賠一條!」
「天道不全,師尊取回天道石,也是為三界著想,錢塘王既非三界中人,休要在此說三道四!」
想自己還是太年輕了!
一直在他身後沉默著的白素貞,同樣也沒有絲毫的猶豫,就在許仙發動攻擊的剎那,就果斷地化出真身盤住了整個南天門,與此同時,六十萬魔魂也已經呼嘯而至。
人家都已經開出這麼優厚的條件了,你怎麼還要但是?
「錢塘王,你別不知好歹!」
「也對。」
甚至連那個「招」www.hetubook.com.com字都沒能說出口,就已經被無數根肉眼不可見的靈氣絲線給封住了咽喉。
許仙終於發出了一聲滿是惋惜的輕嘆,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看著平靜依舊的小白,悍然出手硬懟老天,在她眼裡似乎也只是一件尋常的事情,於是受小白影響,許仙也很快冷靜了下來。
「嗯?不是已經鬧翻了嗎?」
說來說去,你仍然在想方設法補全這個天道世界,而太上他卻已經在考慮讓一切歸零重來了。
回想上次與他見面,他還只是答應會給我一個金仙位坐坐,但是這一次,他不僅要成全我與小藍的姻緣,而且完事後,還要我傳承太上的衣缽?執掌這個天道?
嗯?
強強聯手。
許仙算是看明白了,
「然本尊念你本心不壞,
這蛋糕雖然香甜,但你原始天尊的境界比之太上老君,那還是要稍微差上那麼一點點啊。
靠!這是直接逃走了?
直接硬懟老天爺。
於是接下來,這位高高在上的老天爺大師,用言語溫和地將胡作非為的許小哥好一通數落。
「錢……錢塘王。」
此時回頭尚未晚矣,為三界計,本尊便助你封印如來佛靈,並許你續今生之金玉良緣。
廣成子怒火攻心,終於忍無可忍,蹦得一下躥將出來,手中銀絲拂塵也再次激射而出。
「老天爺……?呵,你還能想到什麼辦法?」
只是有點好奇,回想上次與這位金仙老大對線,雖然當時的態度也不咋滴,但也沒像此時這樣,三言兩語間就怒火中燒怒不可遏,而且還是當著他師父的面發怒的。
原始天尊再次出言喝止,只是跟剛才一樣,又慢了一拍,拂塵銀絲透體而過,也依舊只勾過去了無數根神識都無法感知到的絲絲縷縷,且依舊不傷許仙分毫。
「我耗不起?」
倒是原始天尊的語氣依舊平靜如常,既不因為許小哥的無禮之舉而動怒,也沒有因為許小哥的胡作非為,而要有所責備意思。
無論說什麼,許仙都找不出反對的理由,想自己苦苦和*圖*書追尋的,可不就是眼下他所承諾的嘛!
不過數落到最後。
上回與小藍故地重遊,看她眼中閃過一絲異樣的神情,說明對過去的事情還是有那麼一丁點的感覺的,所以讓錢塘縣回到以前的景象,讓西湖旁再次熱鬧起來,再把以前的小食鋪也重新支起來,或許還真的能找回那段過去的時光……
而且退一萬步說,若這世界重回正軌,那小白怎麼辦?難道仍舊讓她回到天上去做她的星星?
我呸!
「你若覺得為難,過兩日,我讓驪珠帶她去一趟天庭。」
連她自己都沒意識到,這樣的暖流似乎越來越頻繁了。
「我不過來!大師有什麼話,就請直說好了,晚輩聽著!」
「那……回去?」
由你代掌天道倫常之……」
「鬧翻……?」
所以白素貞心裏明白,他這是因為自己才拒絕原始天尊的,雖然這樣坐並沒有什麼意義。
這一回,廣成子是真的動怒了,當即擺開架勢,準備施放大招,只是不僅大招沒能放出來。
「走吧。」
「那你究竟想做甚!」
怎麼回事?
「廣成子……」
不過還是算了。
「許仙,你究竟想說什麼!」
本閻羅可是剛發過誓的,絕不會再讓她去過那種苦日子了,所以很抱歉,你的條件我不能答應。
本閻羅一點都沒放在心上。」
「許仙,你雖跳脫三界之外,然如今這三界也因你而動蕩,天道有常輪迴有序,天地萬物皆有倫常,你卻因心中執念難消,一意孤行,終致天道不全,因而……」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沉默許久。
許仙倒也反應了過來,老天爺怎麼可能有喜怒哀樂這些感情,你便是把他的道像扔去茅房,人家都不會有一絲一毫的不快。
「哦!本王想說道像封印的事,就不勞天尊大師費心了,本王今日來此只是想要回一樣東西。」
「你耗不起。」
這真就是給臉不要臉的典型了,簡直不知道死字怎麼寫,當真以為沒人能治得了你嘛!
若真是如此,便是有一天我掌了這三界,也會到處受和*圖*書氣。
然後……
而且封印住如來轉世,對他來說很也是重中之重,但他卻仍舊毫不猶豫的就拒絕掉了。
默默地看著這個無可奈何的男人,心中卻生出了一絲歡喜,他想也不想就拒絕了原始天尊的提議,只為擔心自己答應了什麼條件。
就這麼輕描淡寫的,許小哥的原創,變成了老天爺的專利,還輕輕鬆鬆成了佛珠轉世的導師?
在接下來的言語中,他甚至還擺出了一副長輩「關懷」小輩的模樣,兩人之間的境界高下立判。
本閻羅既然不在天道,自然也懶得去管那什麼天道石還是地道石,那玩意天尊取了便取了。
好歹也是頂天的老天爺,怎麼說逃就逃呢!難道是廣成子的兩記銀絲拂塵,試探出了本閻羅萬法不侵的體魄?所以覺得打架沒意義?
「啊……」
再受十萬年煎熬?
老天爺不搭理你。
唉……這就是差距啊。
難道就連廣成子這種級別的,也會受到魔源蘇醒的影響?而放大了心中的戾氣?有點玄乎。
「你……!好放肆!」
許仙聽得有點懵,而且剛才你自己都出手了,這樣也能當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他還會答應幫忙?
白素貞賭氣似的嘀咕一聲。
「重建錢塘縣……」
不過遲疑了一下,對面就又傳來了嚴厲的質問聲,看來廣成子已經完全不把他師父放在眼裡了。
「嗯?小白有話說?」
「阿福是本王的心腹。」
說許小哥的本性不壞,胡作非為只是因為年輕氣盛,如果能及時回頭,那一切都還有的救。
混亂的場面中,一聲凄厲的慘叫傳出,而那片耀眼的星光,也隨之閃爍出更加耀眼的光芒,只是這足能亮瞎狗眼的光芒僅僅只持續了一瞬,便有迅速地黯淡了下去。
心裏卻湧起一股暖意。
但是他現在瞎了。
「哼!許仙你敢再放肆!」
越想頭皮越麻。
因而本天尊才不得不出手,接管了太上老君的天道石……
不論你怎麼折騰,他只要把南天門一關,大可以慢慢的等著,一直等到你折騰的累了乏了。
纏住廣成子的同https://www.hetubook.com.com時,更多的靈氣絲線,鋪天蓋地般湧向了眼前那片星光,緊接著便有一片厚重的烏雲飛速籠罩過來,眨眼間就已經蓋住了那片耀眼的星光。
想再喊他一聲官人,卻終究沒能喊出口,話到嘴邊,又生生地改成了錢塘王……
「大師恕罪,晚輩恐怕……」
「嗯!小藍的事,我自己會想辦法解決,不指望老天爺。」
這邊廣成子也再次憤憤然住了手,心中卻已經震驚不已,暗道這小子果然是萬法不侵?想方才這一擊銀絲奪魂,就連師尊都不動聲色的散出一縷神識附著其上。
許仙的語氣聽著有點慫。
「哦!」
許大閻羅悍然出手,
而且太上的衣缽也不需要你原始天尊來授權,您大概還不知道吧?早在許多天以前,我就用一壺陳茶,換來了太上老頭的衣缽。
白素貞跟在許仙身後,
想不到小白也會嘆氣,而且她也不信這樣就能驅散佛靈。
「唉……」
許大閻羅膽大包天,既然要干,那就直接搞一票大的,不如就試一試老天爺的成色,也順便看看自己究竟變態到什麼程度了。
「哼!隨你。」
「當真決定不讓原始天尊出手封印如來的佛靈了?」
「許仙!你還有何話說!」
緊接著,更多的絲絲縷縷飛速纏繞,如金蠶吐絲,試圖把廣成子包裹起來,許仙想得很明白,既然拒絕了老天爺的好意,那也就只剩下干架這一條路可以走了。
「可是……就這麼算了?」
但也依舊沒能侵入其神魂,這樣的特殊體質,甚至已經不能用萬法不侵來形容了,想不到這臭小子還真有為所欲為的本錢?
絕不能與這些人為伍!
「辦法倒是真有一個。」
「殺進南天門去!把他老窩給端了,我就不信他……」
「那你還想怎樣?」
「好膽!好膽!看……」
「許仙,你過來。」
「其實本王今天過來,是為我手下阿福要回那雙眼睛來的,他可是本閻羅罩著的人,天尊不打個招呼就把人的眼睛給弄瞎了,現在問天尊要回一雙眼睛不算過份吧?」
還有!小青的肩和_圖_書膀也被烤焦了,這才是最最讓許仙無法容忍的,小青那麼乖巧的一個丫頭,你卻把她的肩膀給烤焦了,單這一條,就足夠我有理由扒掉這老天了。
這樣就很無奈了。
而且還直接捧出了一個香甜可口的大蛋糕,蛋糕之大可容天地,老天尊出手真是越來越闊綽了!
「哼!」
而你竟然還敢跟我在這裏講什麼條件?還裝出一副知心長輩的模樣?跟我說什麼回頭是岸?
於是一出手便盡全功。
再入我天尊門下,助白素貞渡這天地大劫,待他日功德圓滿,本尊再將天道石交與你手。
「誠然,大師的條件確實很誘人,晚輩本來是沒有道理拒絕的,但是……但是阿福瞎了。」
廣成子的眼皮猛跳,心裏也毛得不要不要的,這臭小子從來都是這副不知所謂的鳥樣,現在又跑出來一個什麼阿福?儘是扯!
但老天爺卻不一樣。
現在應該是徹底翻臉了吧?
只是這一聲輕嘆聽在廣成子耳中,人家立馬就不願意了,雙眼眯起,射出兩道怒意,手中的銀絲拂塵也又一次蠢蠢欲動起來。
新世紀的精神小伙堅信人定勝天,咱們還是靠自己,趕緊回去把小食鋪支起來,讓西子湖也重新熱鬧起來,北山道已經冷清太久太久了,這般秀麗的湖光山色,怎能就此一直荒涼下去。
「唉……這算什麼辦法。」
但不管怎樣,
而且這次還換了個花樣,學著許大閻羅的勾魂手法,根根銀絲蜿蜒而至,試圖纏住許仙的魂魄。
稍定心神,照舊擺出怒容滿面,憤憤不平地唱起了紅臉。
只是這衣缽,並不是那什麼天道石,不僅不是,而且他還想看一看若沒有了天道,這世界,會不會更適合萬物生靈繁衍生息。
說實話,
白素貞聽得也有點懵,他的邏輯有時候又很幼稚,以前又不是沒打過,你要知道這不是凡人之間的爭執,打一架就算結仇了。
「或許有用呢……」
待你了卻凡塵俗事,
不過依舊被許仙給無視了。
白素貞的語氣很平靜,就像根本沒發生過什麼事似的,一次小衝突而已,況且還沒能打成。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