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394章 抽氣機

第394章 抽氣機

這還沒完沒了了!
白素貞聞言,又不禁轉頭看了看周遭洶湧而來的天地靈氣,心說這東西還用得著抽嗎,也不知他這神魂為何會如此邪門。
許仙的語氣突然變得有些激動,這法子若真能成,那我還真就要考慮考慮把全世界給吸干嘍!
「你……沒事吧?」
而且只要自己體內儲備的靈氣足夠多,我甚至可以把這台抽靈氣機造得比珠穆朗瑪峰都高大。
螺旋槳的槳葉還能再改進改進,轉速也有很大的提升空間,甚至還能弄根管子在腦袋上開個洞,把吸過來的靈氣直接灌入身體。
暗道一聲算你還有點小聰明,便果斷化出了妖祖形態,這才將將止住了往那處漩渦中心滑落的趨勢,然而好景並不長……
伴隨著一陣天旋地轉,許仙的身體便如一顆流星劃破蒼穹,朝著地面極速墜落下去……
白素貞皺了皺眉,懶得再聽他講這些神神叨叨的東西,而且便是有這東西也似乎沒什麼用處。
「死不了,就是臉疼。」
只要我抽得足夠快,抽得足夠多,那眼下形勢的主動權,自然也會被抽到我的手中。
「哦?真有這種東西!」
「啊……!」
「嗯?怎……怎麼?」
說話間,只見許仙右手掌心中的靈氣,又以一種非常噁心的方式,瘋狂地噴湧出來……
「是永動機,就像這樣。」
你以為你是誰?就這麼自信能隨隨便便傷到我?便是讓你拿著降龍木打在我身上又能如何……
稍微飛遠了一些。
「有話就快說,別賣關子!」
只過了片刻,底下便傳來了一陣轟天巨響,好像事一坐山被瞬間爆破一般,氣勢驚人。
「可我總覺得不對啊小白!」
方見那處只留下了一道殘影若隱若現,暗流的吸力仍在不斷增強,白素貞只覺自己的身體正在不受控制地往那處緩緩滑動。
這水該往抽呢?
方向其實也無所謂,這樣轉的話,就是用腳吸靈氣,不過感覺下面吸終究有點不得勁。
而是小白的本體。
「有了又如何!難道你想用一隻那什麼打水泵,就妄圖將末和_圖_書日洪災的大水抽干?別妄想了。」
也就懶得再去考慮以後了。
「我覺得吧,應該是老天爺沒有更多的時間才對!」
甚至感覺腰都要斷了。
沒想到小白的腦洞也如此巨大,雖然抽干太平洋不過是一個梗,但在神話世界里,倒也不失為一個備用方案,只是到時候……
我可不敢保證這玩意兒的安全性,今天也是突然想到,才心血來潮嘗試一下,如果真的有用,以後肯定還需要改進的。
恍惚間,就見他的脖頸處長出了三片形狀怪異的「翅膀」?
這樣做會不會造成氣象災難,然後又引發地質災難?但是管他呢,反正世界末日都要到了。
他還在糾結這些個沒有意義的事情,什麼老天爺沒時間,原始天尊經營天庭已有十萬余年,底蘊深厚,便是靈山佛地亦有諸多不如。
說話都有些磕巴。
嗚嗚嗚嗚!
通過自身的高速運轉,從而帶動脖子上的螺旋槳,最後形成一個氣流漩渦,把散布在天地間的靈氣,源源不斷地輸入到自己體內。
男人突然回過頭,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自己,正在想著要好好過日子的白素貞被驚了一下。
看來不是佛祖的五指山。
都不知道他要做什麼,但也沒有再說別的,而是了他的話。
興雲布雨,本就是是天庭「恩澤」下界的一種手段,他們怎會容許凡人擁有這樣的寶物,
漩渦中心的許仙此時有些小得意,早該這麼做了,雖然以前吸得也不算慢,但跟眼下的速度相比,那簡直就是杯水車薪了。
白素貞回答地很平靜。
洶湧澎湃的天地靈氣,此時好似感知到了許仙的召喚,如風捲殘雲一般往那處奔涌而去。
天邊的朝陽透雲而出,這正是一天之中靈氣最濃郁的時候,見小白已經離得遠了一些,許仙這裏也已穩住心神,以自己的身體為中軸線,帶著那三片幾百米長的螺旋槳,開始緩緩轉動起來……
看到小白心不在焉的樣子,明顯是沒有什麼信心斗敗蒼天,所以你才會想要妥協的吧?
個驕和-圖-書傲的女人!
「哼,不知所謂!」
「抽靈氣?」
「腰……腰腰!」
白素貞頓時一驚。
這種感覺只有以前會有。
白素貞心中有些不快,
守住心神凝眉下望。
此時正好晨光微露。
「別貧嘴,趕緊出來。」
然後話音剛落,甚至都沒挪動一下腳步,一塊無比寬廣的雕花大石板就直接糊在了臉上。
「嗯,抽水的事以後再說,不過我現在要臭的,可不是水。」
巨大的蛇頭轉眼便至。
而此時就有這麼一台可以改變整個世界格局的靈氣抽取裝置,其實說白了就是把自己改裝成了一台翼展足有數百米的超級排風扇。
「抽靈氣!」
「但是現在有了!」
「呃?抽水嗎?」
啟唇微微一笑。
還有這靈氣真是個好東西,它不僅可以柔軟如蠶絲,還可以堅硬如直男,就眼下這麼一層薄如紙片的螺旋槳,它卻能順從自己的意志,堅硬到一種令人髮指的程度。
倒是過去那些並不怎麼美好的回憶,正在不知不覺中漸漸地佔據心中的主導思想,甚至還想著要好好珍惜當下,爭取在有限的日子里,把日字過成走心的那種日子。
「對了,小白還記得我曾發明過一個打水泵嗎?」
看著確實有點像是翅膀。
用力推了幾下,雕花大石板被緩緩地掀了起來,然後從縫隙的那頭探出一個小白的腦袋,以及一截巨大的白色蛇尾,原來是妖祖形態的小白把大石板掀起來的。
剛想到這裏,突然又回憶起被他拿降龍木打屁股的事來,頓覺臉上一熱,當即閉了嘴,又象徵性地往遠處飄了一段。
許仙一聲悶哼。
這人又變得神神叨叨起來了,而且一口一個奇葩,哪有人這樣說自己的,還什麼宏觀鑰匙歸零者?就像以前那樣,總說一些讓人不明所以的古怪詞彙。
嗖地一下躥到外面,這才發現石板的另一面還立這兩根巨大的石柱,很是眼熟的參天巨柱。
抽去天庭?
不過這些都可以慢慢試驗。
而且這一回似乎更過分。
可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可能,https://m.hetubook.com.com世間怎會有這種東西存在,即便有,恐怕也會被天庭降罪。
「嗯,當然沒有。」
這普天之下盡為澤國,
白素貞嫌棄的瞪了一眼。
然而布等自己調高轉速,隱約間似乎聽到了一聲慌亂的驚叫!幻聽了?下意識地抬頭一看。
一陣風吹過,打亂了額邊的秀髮,白素貞看著側下方那個無聊的男人,感覺有些無所適從。
可那不是你的命!
當即就又被拍回了腳下那處人形凹槽中,巨大的雕花石板蓋住了整片山頭,被塞在大石板下的許仙一臉懵逼,躺在那裡,一時間無所適從,就只感覺臉很麻。
「凍雞?」
「沒有足夠的天地靈氣承載,自然便掉下來了。」
凌空而立的姿勢僅僅只維持了片刻,就感覺到那股暗流的吸力又增強了幾分,這樣下去可不成。
「無聊。」
心裏的暖流一多。
即便展開了數百米之長,仍不見其有一絲一毫的彎曲……
「這可不是胡鬧。」
「這……這是南天門?!」
而且如今又有天道在手。
「其實這事我老早就有想過,只是當時沒有找到合適的動力源,但是現在我突然想明白了,其實我有動力源的,不僅有,而且還是一台超大功率的永動機!」
「嗯。」
直到這時。
赫然發現有一座山正往自己這邊快速地墜落下來,心頭猛地一驚,瞪眼再瞧,確定不是幻覺。
一個超級巨大的蛇頭!
她不希望許仙再討論這件事情,因為不僅僅是南天門掉下來了,還有她自己也因為剛才的事而失態了,誰能想到,他這如兒戲一般的舉止,竟會有如此威能。
「就憑我這奇葩的魂魄,小白你不妨仔細想想,剛剛原始天尊為何會開出那麼優厚的條件?
耳邊忽然傳來一陣令人煩躁的嗚咽聲,與此同時,突然感覺身體周圍有一股無形的漩渦。
「胡鬧!」
「對!就是抽靈氣!」
一旦真的滑落到漩渦中心,那豈不顏面盡失,只是總不能就這麼輕易被他逼出本體形態吧……
白素貞聽得很是無奈。
似乎也不怎麼靠和圖書譜。
儘管依舊沒能聽明白他在講些什麼,但那句可以灌溉萬畝良田,倒是吸引了白素貞注意。
不急在這一時。
形如船槳薄如紙張,還在不斷地變長變大,沒一會功夫,就已經伸展出去足有上百丈那麼長。
便是自己化出了本體。
感覺腦袋仍有點昏昏沉沉,下意識地抬頭,想看看小白她怎樣了,然而映入眼帘的,卻又是另一座遮天蔽日的大山撲面而來。
這要是一頭撞進來,那還不得被切成無數片,來不及多想,趕緊用最快的速度收回槳葉。
「南天門怎會掉下來的?」
就是如此高速的旋轉,稍微有些廢腦子,天旋地轉的,思維都有點不清晰了,再提高几檔轉速,試著嘗試一下轉速的極限。
即便不是人,也不能被這樣對待吧?本來就挺暈的,再這麼一撞,差一點就被撞成弱智了。
心中又不免來氣,這鳥天庭有著太多讓她不滿意的地方。
「嗯,知道,是不是那個打井水用的竹筒?可這與你剛剛說得那些事又有何關聯?」
「那還能抽什麼?」
與此同時猛踩剎車,可氣流的涌動似乎並沒有減緩多少,然後還不等自己做出下一步舉措,就覺一座山重重的撞在了腦門上。
想到這裏。
「我去!」
轟轟轟!
哪是這麼容易對付的。
唯一擔心的是……
不是讓你躲遠一些的嘛……而且這吸力似乎有些誇張了呀,竟然把小白的本體都給吸出來了?
「沒錯!就是那東西,其實我還能做一個能打出更多水來的打水泵,那種打水泵可以安在河堤旁,不僅可以供給數十上百萬人口的都城,還能灌溉萬畝良田。」
「嗯,效果似乎很不錯!」
說到這裏的時候。
許仙嘿嘿地笑了一聲。
白素貞隨口應了一聲,
就這樣愣了片刻,
下意識地調動周遭靈氣,試圖穩住身形,抵禦這股暗流,然而很快就發現這一切都是徒勞的。
每回看到他用這種方式耍弄降龍木,白素貞總免不了從心底里生出一股子嫌棄,真的很想告訴他,你這降龍木不是這樣用的!
「是嗎?hetubook•com.com
白素貞才回神來,收回本體暗道一聲糟糕,便飛速追了下去,追出一段,腦門處傳來些微痛楚,連本體都感覺到了痛處,也不知剛才那一下會對他造成怎樣的傷害。
也沒能抵擋住那股強大吸力,甚至都不敢想方才若真的被捲入漩渦當中,會有什麼後果……
但也不是山。
「小白!你再離遠些。」
這一擊實在太過無情,許仙墜地之後,就直接把下面的一整個山頭給夷平了,撞得太過激烈。
他這是要做什麼?
暗道本閻羅還真是個天才,竟然能想出這麼天才的主意來,科幻小說里人們可以給地球安上一個行星發動機,那神話故事里,我許大閻羅就能給這天道世界安上一台天道抽油煙機用來抽取靈氣。
只見他一會這樣轉轉,轉了幾圈之後又停下來往那邊轉轉,也不知道他究竟要搞些什麼?
於是又換了個方向旋轉。
艱難地爬起身來,
然後就收工!
我也不准你再去過那樣的日子,而且老天爺如果真有那能力,早就把我緝拿歸案了,還會容許我亂來?甚至還分蛋糕給我?
正在將自己往那邊撕扯。
這不扯蛋嘛!
雖然以往站在他近處時,也能感受到這股洶湧澎湃的靈氣,但絕不像現在這般猙獰的模樣。
「咳咳!小白你稍微離遠些,等會的風可能會有些大。」
但仔細想想,又覺得好像哪裡不對,回想以前他也總說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然後最後的事實也都證明他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總有許多讓人意想不到的結果……
說到底還不是看中了我這身奇葩的魂魄,只要我願意,便能永無止境地將天地靈氣收歸已用。所以如果我們將時間放在宏觀的角度去看整件事情,那結果,就會大不一樣了,我是一個潛在的歸零者,是重啟這個世界的鑰匙。」
抽水?許仙愣了一下。
想不通這石板又是從哪裡來的?難道是佛祖已經涅槃了?這會背著五行山過來鎮壓我了?
「不好!」
金色的刀片割裂空氣,傳來陣陣令人發毛的嗚咽聲,似乎把方向搞錯了,這樣轉是往外吹的。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