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505章 最壞的打算

第505章 最壞的打算

「果然是高僧啊!」
世間萬物,陰陽相等,很有可能到最後,真就差那麼一丁點天地靈氣也極有可能,因此許仙心中也已經作了最壞的打算,如果到時真就差那麼一口氣,那也沒辦法。
錢王手中還牽著上百條黑色巨柱,剛剛這麼一動,頓時攪得那上條大黑柱狂舞起來,幾乎是貼著龍壁呼呼的擦了過去。
當他想通了這一點之後,就突然發現,自己不是懸挂在峭壁上,而是舉著雙手直躺在街道上而已,拍了拍屁股站起身來的同時,峭壁懸崖也就變回了平地……
想自己這才在鬼判殿的躲了半天,剛出來就發現已經變天了,許老弟也變得不成了樣子,半邊黑半邊白的模樣,似陰陽八卦融于神魂,看不懂也猜不透,只知道肯定會有不得了的巨變將要發生。
玉清天假西湖旁。
因為是腦袋先著地的,在青石街道上砸出一個淺坑之後,過了一會才晃悠悠地倒了下來,在此過程中,和尚始終都保持著盤腿打坐的姿勢,要不是一和_圖_書眼就認出了這和尚正是飛來峰上瘋和尚濟顛,李浩然還以為這掉下來的是一尊佛像呢。
然後心中才剛剛生出這個念頭,就聽「砰」一聲巨響傳來,一塊巨石從天而降砸落身前,嚇得李浩然抱著腦袋往後跳出一丈余。
這是小事,世間的亡魂都遷來了,遷徙區區一個錢塘縣,自然也不在話下,應承下來之後,秦廣王也沒再多說什麼,再次轉身,望了一眼天穹盡處的彌羅宮。
只要心是平的。
秦廣王嘴裏說著話,眼睛卻是盯著錢塘王手中的那條黑柱,心說你說話就說話嘛,那手為什麼也要一動一動的呢?曲起手指,似乎是在遙指什麼地方嘛?
從這麼高的地方掉下來,地上都砸出一個坑來了,頭上卻連個疤都沒有,翻轉過來的濟顛大師盤坐在餛飩鋪前,頭髮沒有了,身上也不像以前那麼髒了,就那麼靜靜地盤坐著,似在專心聽鋪中的講經人講經。
「有勞秦王兄派人去一趟彌羅宮,將小弟家中長姐和_圖_書,和驪山眾弟子帶到鬼判殿中暫避,另外再派些人手往玉清天一趟,將那裡的錢塘縣眾百姓也遷到九龍壁來吧,看這情形,玉清天怕是也保不住了。」
「大師?大師你沒事吧?」
那這天地便是平的。
假錢塘縣的震蕩,似乎停下來了,心想外面的巨變,也應該差不多完事了吧?然而剛想到這裏,腳下的地面又又又抖了起來,與此同時,他還驚恐的發現,天邊又飄過來了好大一團烏雲啊…
「對了,秦王兄留步!」
幫忙是幫不上了,不說這上百條詭異的大黑柱,單就這一茬接著一茬化作灰飛的魔化物,就不是他們這些閻羅天子能消化的,眼下也只能拱手祝福錢王了。
只見彌羅宮正被一彎光暈籠罩著,穹頂上方,另有一道巨大的光柱直抵大陣陣眼,想到錢王讓他姐姐來鬼判殿暫避,莫非這天門大陣也要不保了嗎?看來這天地,是要重歸無極的節奏啊,唉……
然而剛轉過身去,就見眼前的大黑柱又搖晃了和圖書起來,依舊是擦著九龍壁來回搖擺,看得人直發怵。
李浩然終於確定自己幫不上啥忙,甚至,就連跑出去找人的能力也沒有,這讓他很是沮喪,乾脆一屁股坐在了餛飩鋪前。
秦廣王感覺喉嚨有點發澀。
「是…嗎?」
全然不將千里九龍石壁放在眼裡,能將存於天地間的靈氣盡數納為己有者,比之當初的盤古大神,怕是也不遜色多少了,別說區區一塊棺材板,便是域外魔物入侵,本閻羅也是有信心擋上一擋的。
這些黑柱中散播出來的墮落氣息,更是擾得眾鬼卒心驚膽顫,一個個抱著腦袋蜷縮在地,哀呼不止,秦廣王還發現,這黑柱的氣息,與之前附著在亡魂身上的魔眼同源,極為邪惡墮落,是絕對碰不得東西。
「唉…但願是好事吧。」
只能交出肉身。
「秦王兄無需擔心天地靈氣枯竭,區區一塊九龍壁,小弟自信一隻手就能將之託住的。」
「唉!那錢塘王多加小心,十萬冥石傀儡我會儘快打造出來。」
說罷便轉和-圖-書身離去。
這種種怪事,都不是他一個凡人所能理解的了的,包括鋪中那個時虛時實的講經人,和她肩頭那一條來回遊動的小金龍。
「那好,我這便去安排。」
讓姐姐他們轉去鬼判殿避災也好,彌羅宮中雖有元始天尊及座下十二金仙坐鎮,除了哪吒缺席,余者一眾三代四代弟子也全在那裡,胖虎瘦猴,還有楊戩自然也在其中。
而且如果吞完了魔化物大軍之後,天地靈氣依然不足以中和掉暗影黑霧,或是耗不完魔魂,到時妖祖恐怕連十二金仙都不會放過,甚至包括姐姐他們也難逃一劫。
又看了一眼餛飩鋪中念經的小藍,猶豫片刻,最終還是決定過去驗證一下這念經人,究竟是虛影,還是真實存在的實體!
李浩然站在傾斜成峭壁懸崖的北山道上,滿臉都是勘破世界真相的得意之色,幻境中的一切都是假的,根本沒有東西南北上下左右之分,所以頭頂的湖水並沒有傾覆而下,周圍的房舍也沒有垮塌。
「錢王還有何事啊?」https://www.hetubook.com.com
留下魂魄,加入地府…
許大閻羅豪氣干雲。
大師似乎已經圓寂了。
整理了一下心情。
這不是盲目的自信。
「我了個娘勒,這好端端的,天上怎會掉石頭?阿彌陀佛,還好有佛主保佑。」
驚魂未定,瞪著眼睛看了好一會,才終於發現這天上掉下來的並非石頭,而是一個人,確切的說,是一個盤腿打坐的禿驢!
這事不好說。
來來回回研究了好一會,不管是講經的小藍妹子,還是聽經的濟顛大師,都只是看著像活人,卻又不像是活人,喚哪個都沒任何反應。
李浩然上前探了探大師的鼻息,發現果然已經沒有了氣息,但觀其氣色,卻又不像是死了,又拿手戳了戳大師的肩頭,觸感也與生者無異。
隨著一黑一白兩道能量,在身體中高速運轉,許仙已能體會到其中的奧義所在,待陰陽兩儀重歸無極,就能重塑世界。
整個師門都在苦苦支撐著搖搖欲墜的天門大陣呢,奈何大陣本就缺了陣眼,經這麼一折騰,也不知能不能堅持到最後。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