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506章 無極已顯

第506章 無極已顯

「唉…」
「原始,夠了!」
「是真的嗎?」小英淚眼朦朧,抬頭又問。
只是…
秦廣王嚇得面如土色。
這些補天石,是煉化了無數大妖的血肉得來的。
妖祖也沒再阻止眾魔這樣做,而是微笑著仰望蒼穹,眼中有晶瑩閃現。
彌羅宮外,妖祖一聲咆哮,整個天宮都在震顫。
與此同時,妖祖身後的魔雲呼嘯而出,如一道黑色的閃電,直直地劈向了彌羅宮。
一支桃木釵疾速射來,化作一點金芒沒入許仙胸口,這是她對這個世界僅有的一點留戀。
天庭諸仙各有私心,
巨日般的魔團,如出膛的炮彈從眼前劃過,徑直轟向了玉清天的方向。
伴隨著彌羅宮的煙消雲散,三十六重天之上的天門大陣也隨之緩緩撕裂崩塌,露出了大塊大塊的補天石。
心裏好不甘啊。
包括包裹著玉清天的魔魂也是如此,當大陣中的補天石顯露出來的那一刻,所有魔魂全都不約而同地匯聚了過去。
錢塘縣怕是保不住了。
「哈哈哈,唉,你呀!」
許仙低喃了一聲。和圖書
西天如來圈地自立,
「你別害怕,無極不是終點,而是開始。」小青依偎姐姐懷裡低聲抽泣。
小藍還在裏面,濟癲大師的遺骸也在那裡…
「姐姐…姐夫…」
那些本應屬於這一世的美好,才剛剛開始就要結束了嗎?那些認識的人,那些經歷的事,已經刻在心裏,真的能無動於衷地按下關機鍵嗎?
天庭完了,玉清天也快完了,地府的九龍壁恐怕也是早晚的事,再看許閻羅胸口那漸漸成型的陰陽雙魚,
一道刺眼的霞光迸射而出,將整個彌羅宮耀得一片雪亮,
「錢王小心啊。」
「到此刻你都還沒看明白嗎?天地萬物復歸無極,你阻止不了的,也救不了誰。」
姐姐終於回來了,然而一切早已經是物是人非。
一隊正趕去那邊營救錢塘百姓的地府鬼卒,瞬間被轟成了渣渣。
「白素貞!給我回來。」
「姐姐?要結束了嘛?」
這個天道並不完美,
沒必要再救了吧?
無極之態已顯。
心裏想著那個曾讓自己心動的人,嫣然一笑www•hetubook•com•com,轉身化作一道流光,撞向天穹。
驪山老母溺愛地看著小徒弟,不禁開懷大笑,嘆了一聲又道,「無極為生,太極為有,萬事萬物皆從無中而來。」
說著,看向身前跪了一地的驪山眾弟子,「那麼為師再問你們,何為終,何為始?」
抬眼看向大殿一側的驪山老母,苦笑著搖了搖頭,又示意眾徒子徒孫道,「無極之態已顯,將大陣撤了吧。」
見此情形,許仙心中一揪,手中一陰一陽兩道巨柱,也隨之劇烈地一抖。
「為師可於天外另劈一方容身之所,助你等逃過此劫,可願往?」
門下眾弟子豁然開然,與同門依依惜別之後,皆隨恩師而去。
當魔魂一接觸到補天石,便瞬間瓦解,然後化作點點晶瑩匯入湍流,儘管相遇只是瞬息,但仍前赴後繼。
感覺有點可笑,感覺自己只不過是玩了一把超逼真的RPG遊戲而已,現在要通關了。
修修補補數萬年,早已經殘破不堪,如今終於走到了崩潰的邊緣,而現在正是將之徹底和*圖*書重啟的時候了。
原始天尊轉頭看向眾弟子,眼中是從未有過的慈愛,但他的身體卻也在這一刻瓦解崩潰,化作一股無比濃郁的靈氣,湧向了玉清天外的許閻羅。
「不試試怎麼知道。」
天穹上方的天門大陣寸寸開裂,其上,七彩流光的補天石若隱若現。
那才是他們的肉身,才是他們分離了十萬年的肉身,才是他們仰望了十萬年的肉身。
更可笑的是,通關后我甚至還可以再玩一遍,而且是天地初開,從零開始的那種,只是遊戲裏面的人還會是那些人嗎?
許仙雙眼通紅,大喝了一聲,這個瘋女人,她終於要向彌羅宮動手了。
「你也不想想為什麼會是你,呵,一個天外來的魂魄,老君還真是好算計。」
鍾無艷看了眼玉清天的方向,往事歷歷在目,「既然不是結束,便不用告別了吧?他應該會記得的吧?」
「師父…小英還沒活夠。」小丫頭伏在師父懷裡低聲抽泣,師姐,許師兄,雲仙鎮的煎豆腐,世間如此美好,怎麼就說修不好了呢?
老天爺一hetubook.com.com聲長嘆,現出本體,是一個面貌與太上老君相彷彿的清瘦老頭。
彌羅宮外,一隊人影險險避開了呼嘯而至的黑色閃電,正是秦廣王派去接人的那一隊地府鬼卒,此時正帶著許閻羅的家眷奔往龍壁避難。
瓊樓玉宇大片大片地垮塌,卻並沒有往地面上墜去,而是化作了點點晶瑩的靈氣,一併湧向了許仙的手中漩渦。
「徒兒已了無他求,願隨師父一道重歸無極。」太乙真人重重地磕了三個響頭,與眾師兄一道將一身修為還給了天地。
因此,當天門大陣緩緩崩塌,顯現出補天石的那一刻,魔魂大軍便停止了殺戮,開始瘋狂地朝著頭頂的補天石涌去。
「不管你願不願意,這一切都已經不能挽回了,從你出現在斷橋邊的那一刻起,這一切就都已經註定。」
萬物歸零。
轟轟轟。
「沒有。」
妖祖的語氣依舊冰冷,但眼中終究還是流露出了一絲不一樣的神色,似是不舍。
可…可終歸得再做些什麼吧,咬咬牙,又領著一隊黑石傀儡修補九龍壁的缺口去了。
是啊,和*圖*書一個來自天外靈魂,一個天道之外的靈魂,才能保證徹底將現有的世界清零,並保證還有人能將之重啟。
妖祖冷著個臉游弋而至,在她身後,是另一團宛如黑日的魔魂大軍。
天庭正在崩潰,
「天外來的又怎樣!」
下一刻,萬道佛光衝天而起,擋住了湧來的魔魂大軍,這是佛主最後的倔強。
這是她化身妖祖之後的第一個笑容,第一滴眼淚,十萬年的血債,此刻終於清償了。
但沒什麼用,只是片刻功夫,玉清天就已被魔魂大軍層層包裹,遮住了萬道佛光,無數聲哀嚎傳來。
遠處龍壁被削掉了好大一塊,這一抖,起碼有數以百萬計的亡魂就此煙消雲撒。
「哈哈,很快你就會知道了,」言必,與小徒弟一道化作極光,撞向了頭頂的蒼穹。
另一邊,魔魂大軍清完了凌霄寶殿里的天庭殘餘力量,又糾結成了一團飛速而來。
「那你就沒一點留戀的?」
其實,當陰陽雙魚在胸口形成的剎那,許仙就已經明白了太上的真正目的了。
逃過一劫,也不過只是暫緩了最後的分別而已。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