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冥界

作者:煌瑛
冥界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四章 白無常

第四章 白無常

紅曲開始覺得事情不想自己想象的簡單,不過這樣才有趣嘛!她的興緻完全被提起來,聲音忍不住隨著閻羅大王的語調而降低。「天後為什麼在意一個地獄里的小官吏呢?」
黑無常鬆口氣,「時間剛剛好!」
高大威猛的司機一拳打在黑無常頭上:「臭小鬼,你給我閉嘴!」
紅曲輕輕吐口氣,氣定閑逸地坐回椅子上,滿意地笑了。他唯一的弱點早就被紅曲摸清——這一代的閻羅沒什麼缺點,就是愛傳小道消息……
白無常把他們的話都聽在耳中,狠狠地環顧四周,繃著臉離開了。
「也許有什麼難言之隱吧……」
紅曲笑了,「你還說人家!前任黑無常在的時候,你還不是像個孩子一樣!(白無常:只有做外貌對比時我才像孩子!)現在輪到你來照顧別人了——發揚一下風格吧!」
他鄭重的神態挑起紅曲的好奇心,「為什麼?」
「語桐?」老人不解,「不是我的名字呀!」(黑無常翻著目錄說:對哦,她不是。)
白無常驚訝地瞪大了眼,笑了,說:「你竟然真的記得!」(黑無常:什麼!她竟然真的知道?喂!你知不知道我叫什麼名字啊?)
「可是阿白,你從來也沒有提前準備過呀!」
「那些傢伙真是無聊,一天到晚就知道議論別人!」白無常找了一個浮在空中的亭子,坐下來看自己借出來的檔案。
「哈哈哈哈——黑白無常?笑死我了!」
「真是——小鬼畢竟是小鬼……我費那麼多精神才構思好的話,你竟然不懂!」
閻羅王的臉色變了變。他很快假裝鎮定地說:「這個嘛……白無常有六千多年的工作經驗,就是我這個閻羅王也捨不得放他走呀!」
他的抽泣在靜謐的資料室中格外清晰,來來去去的地獄司事們不約而同地看著他的背影沉默片刻,旋即湊到一邊交頭接耳:「白無常這是怎麼了?難道是看到了初戀情人的檔案?」「不會吧!他的初戀情人?那都是幾千年以前的事了呀!」「對喔!我聽說白無常是地獄里資格最老的地官呢!比現在的閻羅大王都待得久!」
片段二:十字路口,車禍事故現場。
「我的命為什麼這麼苦……」,白無常一邊翻檔案夾,一邊傷心流淚,「以前要忍受前任搭檔的撲克臉,還得管教他不要被餓鬼迷惑。好不和-圖-書容易換個搭檔,卻是個心理不成熟的熱血少年……」
白無常扔下手頭的文件,無可奈何到了極點:「你真是的!沒事總是來地獄里亂晃。」
「真是一群傻孩子,到了我這個年紀才死已經很滿足了呀!」老太太的幽靈愛憐地看著自己的孩子們。她注意到其中有兩個孩子也在看著她。
白無常一聽聲音就知道是自己的搭檔——活力四射的黑無常來了,「噗」一聲,他及時把檔案合了起來。
紅曲瞪著眼睛,嘴巴張成完美的「O」型,徹底驚呆了……
紅曲當然不給他反悔的機會,不失時機湊到他面前,陰險地眨眨眼,壓低聲音問:「閻羅王,這裏面有什麼隱情?」
他們一路小跑進入目標中的那棟豪宅。
「媽——!」裏面一屋子的人都哭了出來。
兩個人開始喝茶聊天。
老人笑了,摸摸白無常的頭(黑無常:喂喂,別隨便摸無常的頭!),說:「真是奇怪的孩子!不過我確實覺得和你很有緣……是在什麼地方見過嗎?對了,我年輕時常常做一個夢,你很像我夢裡的那個孩子!你的名字是……是……是什麼呢?我得好好想想……(黑無常:別想了!直接叫白無常大人,就足夠了。)——『炫光』,明亮得讓人目眩的光輝。」
白無常面無表情地點點頭,沒回答,徑直向資料室走去。
「……」
這個可憐的死者臉上到死還保留著詭異的笑容,成就了又一個醫院恐怖故事。
——地獄三號辦公大樓·卞城王殿——
黑無常一興奮,不顧自己現在用的是小黑狗的身體,忘乎所以地趴在床邊大呼小叫:「哇——這就是我的前任嗎?真難以想象,好可愛哦!」
「咦?有嗎?」白無常仍然笑眯眯的。
「這麼說,你們最近的工作都不順利嘍!」紅曲把點心放在黑白無常面前——準確地說,應該是被兩位無常附身的大白貓和小黑狗面前……
黑無常扯著他的衣襟催促道:「走啦!走啦!人都死了,還計較那麼多幹嗎?警察叔叔又聽不到。快別添亂了!」
慘痛的回憶再次浮現在眼前……
白無常漠然地吃著蛋糕,哼哼唧唧說:「看,跟這樣的小孩子搭檔,想也不會順利。」
白無常的表情很複雜,目光在一張張照片上游弋,透出淡淡的哀傷。「語桐,你在https://m.hetubook.com.com輪迴,會成長,會衰老……」他低聲喃喃:「而我,永遠都只是這個樣子……」
白貓輕柔地跳上床欄杆,端詳著小寶寶的臉,似乎很傷感:「黑無常變成了小星,會長大,會衰老,會死亡。連紅曲也是,剛見面的時候是個二十歲的孩子,(紅曲:討厭,二十歲還被你說成孩子……)現在,你也變成一個孩子的媽媽了。」他別過頭,但難掩聲音中罕見的憂傷:「這個世界,除了我以外,還有什麼東西不變呢?」
白貓那雙美麗的眼睛卻有些落寞。
「阿白……」她只是擔心的看著他,許久也想不出用什麼措辭能安慰他。
黑無常放開死人,難以置信:「真準時。他竟然是笑死的……很少見吧?」
閻羅乾咳兩聲,四下看看,確定沒人偷聽之後,壓低聲音一本正經地說:「我也是聽我的前任交代的:地獄里所有的執事,只要能找到繼任者,就可以去投胎,惟獨白無常,絕不能讓他離開!」
「咦?你們能看到我嗎?」老太太驚訝地問。
他身後,憤怒的黑無常正爬在司機的肩膀上痛打對方的頭:「什麼叫『臭小鬼』?你給我解釋一下啊!」
「嘿嘿——阿白真是了解我呀!」黑無常撓著頭笑了,「走吧,今天晚上才有工作,我們可以趕得及!」
……
白無常面無表情地看了他一眼:「其實你是想敲詐她一頓飯才對吧?」
當白無常拉著老人的手,一起穿越冥界的黑暗時,心中卻是一片明亮。
白無常面無表情,拿出秒錶開始計時:「……四、三、二 、一,時間到!」
「因為……」閻羅把聲音壓得更低,悄悄說:「這是天後甘碧王母的秘令!」
「我有多年工作經驗!你呢?真拿你沒辦法……」
「這麼說的話,」紅曲假裝天真,「他繼續呆在這裏,工作經驗就會越來越豐富,你就越來越不能放他走了……」
「嘿嘿,以後也要繼續捧場啊!」
不等白無常回答,黑無常積極地叫:「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黑無常抱怨道:「這麼大!怎麼才能找到那個老太婆啊!不及時趕到,她會成為迷途的羔羊!」
片段一:醫院病房。
新任黑無常氣憤地揪著那人的領口,大叫:「有什麼不對嗎?我告訴你,你馬上就要死了,正經一點好不hetubook.com.com好?阿白,你倒是說話呀!」
「並不是我想閑下來。」他暗自想:「有那樣的搭檔……工作實在太痛苦!」
閻羅把臉扭到一邊,卻仍然無法掩飾嘴角的抽搐。紅曲緊追著問:「一定有吧?」
紅曲笑著帶他們來到樓上的房間。
「把人們帶到死亡世界,是幫助他們嗎?」白無常漠然看著她,「你以前可是最討厭我們的工作,現在怎麼說成『發揮作用』?」
紅曲在閻羅寶殿耽擱了很久,卻沒得到更多的信息——閻羅大王只是忠實地履行前任交待的任務,對其中的內情並不十分了解。確定自己再也不能從他嘴裏挖出更多內容之後,紅曲又跑到白無常的辦公室。「阿白,你很忙嗎?」
白無常卻像是輕車熟路,不費力地在豪宅中穿梭。
「這裏就是這次的工作地點。我說阿白……」黑無常皺著眉頭問:「你為什麼笑得這麼不自然?」
想到自己從前的搭檔,白貓那雙碧藍透亮的眼中劃過一絲異樣的光彩。白無常撇開蛋糕,問:「說到前任黑無常……小星呢?已經睡著了嗎?」
原紅曲,已經不再是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女,她的臉上多了一份從容安詳——雖然有時候還是會調皮地捉弄黑白無常這兩個小鬼。
「咦?阿白,你從前來過嗎?」看著他毫不猶豫的步伐,黑無常好奇地問。
「當然!那些在塵世中因為找不到自己的位置而迷惑的靈魂,因為尋找而疲憊的靈魂,成功后欣慰的靈魂,因為失敗而灰心的靈魂……他們都要靠你去帶領,才能開始新的尋找和奮鬥!所以,你千萬不能沮喪啊!要打起精神幫助他們!而且,其中也有你喜歡的人吧?」紅曲誠懇地說。
這一拳無疑是個很沉重的打擊——黑無常捂著頭,怒火中燒:「可惡!你以為自己是誰?竟敢打地獄的執事!」
黑白無常平常都是一個鬼影子晃來晃去,偶爾想一飽口福,就會找個小動物的身體借用一陣……據說是因為小動物比人類敏銳,和鬼溝通比較方便,而且好說話。
檔案里有很多照片,都是很年輕的女子——不難看出:她們都在年紀輕輕時香消玉殞。
看到紅曲這麼了解自己,閻羅王得意地笑了,「就是這個意思——啊……」 他猛然發現自己的態度有些不妥。

紅曲注意到https://m.hetubook.com.com這份不尋常的安靜,關心地問:「阿白,你還好吧?」
那天晚上,紅曲在兒子入睡之後,用冥界贈送的《通行證》,笑容滿面來到閻羅寶殿。「閻羅王!好久不見!我帶了您喜歡的茶點!」
「托您的福……我本來以為那個小鬼很難纏,沒想到他乖得很!」紅曲笑著說,「不過後來想想,那小子的運氣還真不錯!生為我的兒子,死後還可以到拂水殿當執事……對了,」紅曲話題一轉,繞到了正題,「白無常什麼時候投胎呢?要是趕得巧,不如給我家小星當兒子!那可有趣得很了!」
「是啊!」白無常回頭沖他笑笑,「這裏的主人出生時,我也來過。」
「呵呵呵,抱歉啦!」
白無常笑眯眯地拉著在車禍里死亡的女學生,安慰道:「來,別害怕,我們可以先走一步。」
閻羅的汗流了下來。「我只能偷偷告訴你一個人哦!」
那是一個孩子的房間,牆壁是溫暖柔和的淺黃色,玩具和柔軟的坐墊隨意散放在艷麗的地毯上,小小的搖籃里,一個小寶寶安靜地睡著。
白無常有些傷感,看著老人溫和的眼眸,嘴邊綻開一個牽強的微笑:「是你,只是你再也不會記得。我們走吧!你要開始『新的尋找』……讓我帶你去吧。」
看到剛剛進門的安靜的白衣少年,諮詢台後的千年女鬼忍不住展開熱情的笑容,「喲,這不是白無常嗎?今天怎麼這樣有空?」
病床上那個即將要死的人一點都不悲傷,而是笑得眼淚橫流。
「我說紅曲吶,」閻羅大王慢條斯理地問:「前任黑無常過得還好吧?」
「哎呀,他生氣了……」「可是話說回來,他為什麼不去轉世呢?連閻羅大王都換第三任啦!」
「好了!工作開始!」
「阿白!」黑無常興沖沖跑過來,兩眼放光,喋喋呱呱說:「今天是星期五!我們去看望紅曲,好不好?」
紅曲被他出乎意料的感慨搞得莫名其妙,但她卻不好多問些什麼——這個孩子似的外表下,似乎隱藏了許許多多複雜的往事。他不願提起,紅曲也不願在他沉入回憶時挑起他的傷心。
紅曲自己坐下,笑了笑,鄭重地看著白無常說:「阿白,其實,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位置。人活在世上,看來在做著各種各樣的事情,其實只是在做一樣事情:尋找合適自己的地方、適合https://m.hetubook.com.com自己的生活、適合自己的同伴……到底那地方在哪裡,那種生活又是什麼樣子,那些同伴又是怎麼樣的人,人類並不知道,只能依賴自己模糊的感覺去慢慢搜尋。這樣就造成了很多悲劇(比如說,螢星和自己不愛的煌瑛結婚六次,又拋棄了她六次……真是慘劇啊!)我倒是很羡慕你。你已經找到了屬於自己的那個歸宿,剩下的時間可以完全的利用起來發揮自己的作用。」
「阿——白!阿——白——」
「為什麼你就不能提前準備一下,從容一點去工作?每次都趕時間,弄得自己很緊張。」
……
白無常笑了,說:「真是服了你!紅曲,雖然你說的話我有一大半不能理解,剩下那小部分讓人莫名其妙,但還是要說謝謝你——好像你是想安慰我,對吧?」
「啊,紅曲呀!」閻羅大王放下手裡的書,他是三年前剛走馬上任的第三任閻羅大王,似乎是個愛學習的老頭。「來,坐坐坐!剛好我沏了茶!你寫的這本小說滿不錯,我正看到第六章。」——原來也不是看什麼了不起的大部頭。
大白貓面無表情地道謝,小黑狗卻興高采烈地大呼小叫:「哇——我生前最喜歡這種蛋糕!謝謝紅曲!我要開動嘍!」
白無常帶著複雜的微笑對老人說:「又見面了,語桐……」
「啊,到了!」白無常沒有回答他,穿過一面牆。黑無常急忙跟過去。
「哎……跟你這樣的小鬼搭檔,我就得多忍耐才行啊!」黑無常誇張地聳了聳肩。
「嘿嘿……」
紅曲說得對。能永遠守護自己喜歡的人,也許是他能做到的最幸福的事情……
「因為……」閻羅把聲音壓得更低……彷彿即將宣告一個不可思議的大秘密:「白無常是天帝的兒子!」
已經死掉的司機的鬼魂,根本不理站在身旁的黑白無常,而是拖著正在做筆錄的警察,「警察先生,不是我的錯呀!是這兩個小鬼(他指著黑白無常)突然趴在我的車窗上,我才會衝到人行道上撞死那個女學生呀!」
「這裏的主人?難道是今天要死的那個奶奶?她出生時你就在這裏?難道她出生時有人死了?」
紅曲露出只屬於「母親」的慈祥的笑容,「是呀。那孩子很乖,總是早早就睡覺了!對了,你要不要去看看他?」
「你也有立場說別人?」白無常依舊是笑眯眯的,只是稍微帶了點無奈。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