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冥界

作者:煌瑛
冥界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篇外篇 姻緣

篇外篇 姻緣

「但是!我可是告訴你,你們的姻緣好不容易因為你上輩子的犧牲而矯正,你可不能白白糟蹋了……」
說到地獄蛋糕,黑白無常馬上陪著笑點頭哈腰:「啊呀啊呀,拂水姬,好歹我們也替你跑了一趟人間……」
煙痕笑了,若有所思,「那麼,他到底是哪點吸引你呢?」
「學校!紅曲不是說了嗎?今天是大學開學的日子。她本來想親自來的,可是冰萱這次也學聰明了,從一大早就盯著她不放……所以她才拜託我們來觀摩。」
紅曲肯定地點頭道:「是的!他又把我和絢姬弄錯了。因為自責,他眼中看到的絢姬總是在哭泣——這是融化在他靈魂里的執迷不悟。」
每當秋風吹過,星宇都覺得是母親在他身邊嘆息。
「他看起來很陰沉。不愧是我的前任轉世……」
「什麼,什麼?」紅曲瞪大眼睛,伸直了脖子:「他真是這樣說?」
黑白無常同時瞪大了眼睛,「等等!那你的意思豈不是說……」
紅曲沒精打采地對自己發誓:「不行!這樣下去可不行!看來我得幫那小子一把……」
但她扭頭看到黑白無常慘綠的臉色,覺得大家好像都已經相信那是必然……
這個悲傷的女人,在星宇夢中出現過無數次——那是他的母親!
「跟那個沒什麼關係吧?他又不記得自己曾經是黑無常!」
黑無常扯著白無常,依舊在發飈,「可是……那,那,那,那,那……」
「我警告你!」她沉下臉,揮了揮手:「別用你那些無聊的鬼話來煩我!」
寒蝶狠狠瞪她一眼,「難道你不知道?我是苦學派!不學無術的人我最討厭!」她說完,把門摔上,上自習去了。
——三個月後——
紅曲聳聳肩膀,滿不在乎。「小冰呀,難道你就沒有什麼在意的人或事情嗎?」
「絢姬。」
煙痕托著腮的手直打滑,驚愕地問:「寒蝶!你已經老了嗎?已經和現在的年輕人有代溝了嗎?」
「寒蝶,」那女人說:「我聽說,每一隻蝴蝶都是從前一朵花的鬼魂,回來尋找她自己……(她自己也忘了這是從哪位作家的大作里挖來的語錄)這話真是太適合你——桃花仙子絢姬,你一定可以找到自己,在迷失了一生之後,你這次一定會找到你的幸福。別忘了你是為了什麼而來。別忘了呀!姐姐……」
黑無常重整精神,彷彿所有的煩惱一瞬間被丟到九霄和_圖_書雲外:「是啊!生前什麼愛好都沒有,無論如何也要用這不老不死的魂魄補償一下!」
「看吧!我就說過,小星一定會和絢姬相遇!就是今年!」紅曲得意洋洋地說,「太好了,從現在開始,他們永生永世的姻緣就接起來了!我這個當媽的也可以安心工作……」
寒蝶根本沒有認真聽,一邊整理自己的課本資料,一邊說:「這麼說我還得感恩戴德、痛哭流涕?現在的孩子,不好好學習,一天盡胡思亂想!」
「大學……我也一直在為大學而努力哩!」黑無常佇立在雲端,雙臂環胸,有感而發,「為了考上,我把興趣愛好都放棄了,偏偏還不到考試的年齡就死了……人生在我來說成了毫無意義的奮鬥——真是諷刺啊!」
「你敢的話就那樣說吧。我可不敢……」
「我的話你有沒有注意聽啊?你、看、不、到、我!所以那女孩身後的不是我!
「喂喂!快看那個女孩!看哪看哪!」
他從很小的時候開始,就不斷做著惡夢——在那些可怕的夢中,他握著一柄短刀,刺穿了母親的后心……一條龍在深深的黑暗裡看著這一切,而龍身邊的地上,還有另一個母親在不住地淌血。星宇不知道為什麼夢裡會有兩個母親——兩個一模一樣、垂死的母親。
紅曲得意地看著從搖風公那裡拐來的水晶球,裏面映出一男一女,正是星宇和寒蝶……

寒蝶不知該說什麼,她心裏一片迷茫。那女子沖她一笑,伸手一指遠處一個模糊的身影,說:「看,螢星在等你!他是為你而來的,絢姬姐姐,快去吧!」
「知道了,知道了!我自己也能看到!」
所以星宇沒有和寒蝶爭辯,只是自己在心裏悄悄地反駁:
「空——」天空恰巧在此時掃過一絲陰霾,閃過一個炸雷。寒蝶被這詭異的氣氛嚇壞了,臉色蒼白地看看自己身後——確實什麼都沒有。於是她真的生氣了。
「兒子,你聽我說,媽現在過的很好!你千萬別以為媽會變成什麼無聊的怨靈在人間徘徊……當然,偶然我也會去瞧瞧你,但最近我的秘書對我監視很嚴密,所以媽暫時是不能去看你……況且就算我去了,你也看不到我。
「是是是……去看看吧……」
星宇呆了呆,垂下眼睛,輕聲說:「我對年紀大的女生也沒興趣。」
星宇看著那女孩https://m.hetubook.com•com氣呼呼地遠去,心又沉入落寞:「以為你和媽媽有什麼關係才和你打交道。原來……你看不見吶。」
「你在胡說什麼!嚇唬我嗎?」
拂水殿的秘書冰萱冷冷的目光透過眼鏡,狠狠戳穿了紅曲的借口:「不要為你以前的懶散亂找理由。」
她是四年級的師姐。星宇聽到有人叫她的名字:
「啊!」一直在旁邊像木頭人似的冰萱開口了,「真是不長進的傢伙!幸虧你已經死了……不然這輩子你們三個豈不是要演『兒子愛戀母親發生亂|倫,之後又和別的女人結婚,逼死自己的母親』?」
星宇點點頭。
寒蝶醒來之後還是沒有從夢的驚竦中恢復。「……桃花?絢姬……」
白無常對他這麼丟臉的表現忍無可忍:「難道你沒見過活人?」
「煙痕,你又不認識他!」寒蝶很不服氣地抗議。
寒蝶一眼就看出:這是個不善於表達自己意思的孩子。要求這樣的人主動說話是很難的。於是她又問:「為什麼找我?事先聲明,我對小孩子沒什麼興趣……況且最近社團活動又很忙。有什麼話儘快說!」
「當然了,人類成長起來可是很快呢!」
「可是他長得好大了呀!當時還只是個在搖籃里睡覺的小孩子!」
「『我媽媽為什麼在你身後哭泣』?」紅曲又把這話咀嚼一遍,「我可沒有在那姑娘身後!應該是絢姬吧……小星看到的肯定是絢姬!竟然連自己的媽都認錯了?果然是個不孝子。」

她頭上的青筋憤怒地開始跳動……
清晨,寒蝶從夢中醒來,只覺得頭痛不已。
冰萱千年不變的撲克臉上依然是一片寒霜,「如果硬要說,我最在意的就是你積壓的工作!」
星宇閉上眼睛,打算睡個回頭覺,打掃一下自己的頭腦——她說的算什麼話嘛!
黑無常嘀咕道:「三個月,天天給自己的兒子灌輸奇怪的夢就算了,連人家小姑娘都被你騷擾……」
黑無常肯定地點點頭,白無常用沉默輔證。
寒蝶剛要發怒,卻聽到那男生說:「我只是很奇怪……我媽媽,為什麼會在你身後哭泣呢?」
白無常偷偷地回答:「你還能對她抱多高的期待啊……」
星宇笑了,笑得高深莫測。寒蝶卻覺得,這笑容里有一些讓她很感動、很熟悉的溫柔……星宇的臉,她好像在哪裡見過。她搖搖頭,用力把這可和_圖_書怕的幻覺甩開。
「我已經看到了!你鎮定一點好不好!」
冰萱在一旁,依舊面無表情,「你們兩個難道就沒有自己的工作?怎麼有事沒事往我們拂水殿跑?」
紅曲臉色鐵青,惡狠狠瞪了秘書一眼:「冰萱,別說得那麼噁心。」
秋天,是原星宇最討厭的季節。
寒蝶紅著臉,尷尬極了。「不可以啊?」
白無常漠然回答:「那不是。」
回來彙報監督記錄的黑白無常都偷偷笑了。紅曲一臉無趣,嘟囔著給自己找台階:「好吧,好吧。看你這麼負責,我也不好意思悠哉下去。我會好好工作的……但我不會放棄對小星的關照!等著瞧,我一定能找到工作娛樂兩不誤的方法!」
「……李寒蝶!」
沒人能和他分享這個惡夢,他甚至不能把這些話告訴母親——儘管他只是個孩子,卻也知道,沒有任何母親願意聽到孩子在夢中把自己殺死。
煙痕笑吟吟看著寒蝶,戲謔地追問:「咦?你竟然找到男朋友了?真的假的?」
「奇怪。我從來沒有要求你做我的女朋友!」
黑無常用力點點頭。
「可是他這是要去哪裡呢?」
「『那不是紅曲嗎?』——你想說的是這個吧?」白無常冷靜地分析。
寒蝶又想到那天那傢伙說的話,不禁一個勁打冷顫……
寒蝶早就知道,等這木訥的傢伙先開口說話是不可能的,於是她自己說:「本來,我決定在念書期間不談戀愛。可是,你這麼有誠意,我也不好意思讓你難過,只好破例一次……你別得意!」
「哦呵呵呵——」拂水殿傳出得意的笑聲。
「喔,喔!阿白,你看,那就是他!那就是他!」
「哈哈哈!」黑無常開懷一笑,拍了拍搭檔的肩膀:「誰要為那樣無聊的目標變成怨靈!」他又沉寂下來,苦笑道:「可是,確實有點不甘心……」
「那是誰呢?咚咚咚咚!(命運交響曲的前四個音……)我就知道你會這麼問。讓我來告訴你吧!她、就、是——你命中注定的妻子!
寒蝶偏著頭,想了想,慢慢地說:「也許是他的眼睛吧……他看著我時,那樣的目光,我從沒在別的男人眼裡見過。就好像……」
她把後半句話藏在心裏,只對自己說了一遍:就好像,那道目光已經溫和地追尋她很久很久。
寒蝶迷迷糊糊順著女子所指的方向走去。等在那裡的人竟然是那個原星宇!
她實在不明白和-圖-書,怎麼會做那麼奇怪的夢!
又到了秋天……
煙痕托著腮,幻想似地說:「可是你不覺得他很不錯嗎?一年級的原星宇,面貌英俊,身材高大,頭腦清晰,運動全能……上哪裡找這麼好的男孩子呀!現在全校單身女生的目光都停留在他身上呢!——不是單身的,恐怕也開始有些小想法了……」
「那男生不是很好嗎?」寒蝶的舍友趙煙痕偏著頭問。
白無常小聲說:「她就是這樣的女人……難道你還沒有看透嗎?」
黑無常偷偷扯了扯搭檔的衣袖:「聽到沒,她把對小星的照看當成『娛樂』呢!」
看他這大起大落的心緒,白無常搖搖頭,「你只是因為這個才不甘心嗎?」
而李寒蝶,就是這樣一個與眾不同的人——她的身後,有一個很美的女人在哭泣。那個女人飛揚的髮絲、凄美的臉龐彷彿全都浸透在淚光里。
「姐姐!」那女子笑著說:「你看,我再也不會纏著你和螢星了……這次你要幸福啊!」
白無常看著他,鄭重地安慰:「阿黑,看開點……我們的時間不知什麼時候才是盡頭,如果看不開,會非常痛苦。」
煙痕搖搖頭,嘆息一聲:「我當然是知道的!原星宇都不行,真不知道什麼樣的人才能讓你心甘情願的放棄你的苦學派理論,只為跟他留下點回憶……」
——地獄·拂水殿——
夢裡的自己,一身長裙曳地,卻置身一片黑暗之中。面前什麼都沒有,只有一面鏡子……不,不是鏡子,是一個和她一模一樣的女子!
原星宇知道,他一直與眾不同。
「怎樣怎樣?」紅曲洋洋自得,對黑白無常說:「我果然是天上地下獨一無二的天才,天才!」
冰萱在一旁冷眼看著他們胡鬧,無奈地搖頭自語:「地獄靠這些人來運轉,遲早會出問題。」
星宇微微笑了。因為他看到:寒蝶身後那個女子展現出發自內心的笑容。那笑容讓星宇莫名其妙地感動……
寒蝶不知所措,回頭去尋找那和自己一模一樣的女子,尋求解釋,卻看到另一個年長一些、身著洋裝的女人在對自己微笑。那女子氣度從容,又溫柔又高貴,讓寒蝶忘了一切恐懼。
寒蝶看著面前這個人高馬大,目光卻不失天真的男孩子,擰著眉頭問:「你,你是新生吧?」
紅曲靈敏的耳朵沒有放過這簡短的嘲諷,她一扭頭,怒斥:「你們鬼鬼祟祟在說什麼?今天的地獄蛋糕hetubook•com•com不給你們!」
那個什麼星宇的頭腦到底是什麼物質構成的,和正常人不一樣嗎?竟然這麼頑固,追到自習室來了!可是她又不能說什麼。畢竟人家只是在後排看著她……不,給她的感覺更像是……他在看著她背上的什麼東西。
「什麼?不滿意?不喜歡那個傲慢的女孩兒?可惡!不喜歡你怎麼不早說?在天庭當天官的時候你怎麼不說?害媽媽我自殺了六次……算了,說這些也是白搭。
他笑得那麼溫柔,那麼真誠。他的眼裡隱隱約約閃耀著淚光,他說:「絢姬,我終於找到你了!我不會再忘了我們的約定……這次決不會忘!以後,也不會忘……」
「可是可是……我能鎮定下來嗎?」黑無常手舞足蹈,倒不是因為興奮,只是太過驚訝。「她是活人!活人!」
李寒蝶真不明白……
黑無常撓了撓腮,萬分不解,「感覺完全一樣啊!」
他的母親就是在秋天去世。那時他不過是個小孩子,正需要母親的關懷,可是媽媽竟然就那樣走了——為了救一個和他差不多年紀的孩子,被汽車撞到,那溫柔風趣的媽媽就那樣走了……
黑無常瞪大了眼睛,他對冥界小道中傳誦的過往傳奇已經耳熟能詳。「就是她?天庭的桃花仙子?叫……什麼來著?」
這是什麼跟什麼呀!
黑無常沒理他,自顧自說:「看,星宇一個人在那裡發獃耶?是被人欺負了?我們可不能不管呀!」
清晨,星宇從夢中醒來。他實在不明白,媽媽怎麼會再一次出現在他的夢裡,還說了那麼多莫名其妙的話……自從她死後,他第一次夢見她。而這個夢境的最後,媽媽笑得那麼深沉,還說:「不會錯的。你現在說不喜歡她,但是到了最後,你一定會發現,她就是你輪迴這麼久要找的人,唯一的愛人!」
「那麼要不要跟紅曲說:『你兒子看起來像個陰沉的黑幫老大』?」
星宇第一次見那個女孩,就是在開學典禮那一天。她的短髮在秋風裡飄揚,她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和熟識的朋友聊著天。
白無常點點頭,說:「所以紅曲才讓我們來。專程來見這個女子——紅曲前世的姐姐,星宇未來的妻子……」
他一直在等待著,等著一個同樣與眾不同的人出現。
白無常依舊冷如冰霜,淡淡回應:「應該說『真是奇迹啊!』你竟然沒有變成怨靈在人間徘徊……聽你的口氣可是完全有那樣的可能!」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