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冥界

作者:煌瑛
冥界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篇外篇 追憶

篇外篇 追憶

「暮炎!」東君揮手招呼:「跟不跟我們去東海啊?大家都要去呢!」
「阿白——」黑無常垮下臉,委屈地抗議:「難道你就一點好奇心都沒有嗎?難得有這樣的機會可以看到久違的親戚……」
白無常點點頭,表情依然很漠然。
「那就走吧!去接引人世間迷途的羔羊!」黑無常拉起白無常,向鬼門關外走去。
頭一次聽到這麼轟動的消息,黑無常毫不猶豫地蹦了三尺高,開始用他慣常的語調大呼小叫:「什麼什麼!阿白竟然是天帝的孩子!」
白無常輕蔑地笑笑,「都過了這麼久……在那個時代,女人如果不是對自己的丈夫徹底絕望,是不會輕易離開丈夫身邊。而後羿就是那樣一個連老婆都跑了的可憐蟲,我不屑去恨那個孤家寡人!」
「也許再等一下?」時照偏著頭推測。
「哥哥!哥哥!」炫光哭著向辰宮飛去,卻被烈夏一把抱住,扛在肩上。「笨蛋!還不快進天華門!」
離耀點點頭,說:「其實我臨走的時候,已經吩咐天兵在天華門守候。天華門差不多該開了。」
白無常看他這麼有精神,把手裡一大摞文件往黑無常懷裡一扔,冷淡地說:「這麼有精神的話,把這些全部重新抄寫一遍!」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語桐嚴苛的眼神打斷:「廣、熒、殿、下!!!」
后羿的笑容讓炫光很不安。但更令太陽神們驚訝的是,后羿竟然搭弓引箭!他想幹什麼?普通的弓箭根本不可能傷害天上的神祗!
「樂觀?開朗?」黑無常仔細回憶一下印象中的東君——怎麼想他都是一個雖然很英俊,但面目陰沉的男子,一點沒有太陽神那種熱力。「不會吧!也許你是說……除了東君之外的其他哥哥?」
「別擔心,東君哥哥!我找到了抓住我的手的人……」
「赤冕殿下!」語桐剛想推掉,「我……」
「別擔心,哥哥!」
「是啊!我就是被后羿射落的九個太陽之一,天帝的幼子炫光。」
黑暗之中有兩個人相擁而泣。
東君在水底發現了找尋已久的定海神針,於是叫弟弟們一起來看;辰宮和大哥在定海神針下面認真地討論「一萬八千斤」這個重量的可靠性;赤冕和離耀專心致志去研究東海的水質,並且就東海和天河哪裡的水質比較好展開一番爭論;烈夏一心想挑一株美麗的珊瑚,不停地在珊瑚叢中竄來竄去;暮炎被烈夏哥哥的行為嚇壞了,生怕哥哥被珊瑚划傷,在一旁拉也不是,勸也不是;時照顯然對別的都不感興趣,只有游水的小龍吸引了他,他跟在小龍後面嚇得人家東逃西竄……;緋曜雖然聽不懂大哥和二哥的話,但為了證明自己已經長大了,硬著頭皮呆在他們身邊努力思考「一萬八千斤」到底是多重;廣熒雖然很想和五哥烈夏去挖珊瑚,但是又不放心最小的弟弟,所以陪在炫光身邊;炫光可以說是此次外出最興奮的人,一會兒游著追趕魚兒,一會兒去水草叢裡尋找珍珠……
黑暗……深不可測的黑暗……
辰宮假裝不明白她的意思,扭頭對弟弟們說:「聽到沒有,語桐說和圖書了,我們可以去東海!走,哥哥帶你們去東海玩!」
看著他單純的雙眼,白無常只得在心靈深處發出一聲嘆息:「難道你還不知道地獄這些執事?沒有一個正經的……」
話雖是那樣說,但是阿黑沒有放開阿白的手。
「不管世人是怎麼說的,但后羿確實是天界的叛徒!卑鄙下流、陰險狡詐、無恥至極、道德敗壞、作風不正……他偷盜神弓神箭,意圖刺殺天帝!
「你還在恨后羿?」黑無常大著膽子問。
暮炎睜大了眼睛,難以置信地盯著自己的胸口——那裡只剩下一簇箭翎……
白無常忽然覺得和這小孩在一起真是太累……他虛脫地譴責:「拜託,就算你自己不覺得有什麼,也不要說出來!別人會誤解!」
語桐擦乾汗水,又沉下臉,「可是……暮炎殿下為什麼和來洗澡的辰宮殿下一起出現在天河邊呢?難道你也……來洗澡?」
伏在烈夏的肩頭,炫光被眼淚浸濕的眼中,時照哥哥、緋曜哥哥、赤冕哥哥、離耀哥哥,還有,他最喜歡的廣熒哥哥……哥哥們驚慌失措的表情漸漸變成了空白,他們化為火球墜向地面……距天華門只有一步之遙,烈夏哥哥也不動了,他開始向地面墜落,但仍然用盡全力把炫光推向那扇充滿一線生機的門。
這個白衣少年顯然已經恢復了平日的漠然。
二皇子辰宮抱起小弟,捏了捏他的臉頰,疼愛地責備:「是你這個小傢伙在天河裡玩,對不對?」
「東君哥哥從那以後就再也沒有笑過……」白無常喃喃道。
「啊,對了,」三皇子赤冕對語桐點點頭,「語桐!如果母親問起來就說我們去天華門巡查!」
「真是對不起,總是給你添麻煩!」沒有跟著他們跑掉的六皇子暮炎誠心誠意向她道歉。
炫光委屈地捂著頭,還想爭辯:「可是……」
紅曲捂著受到驚嚇的心口,好不容易恢復了鎮定,腦瓜里無數的念頭亂轉:「可是可是,天帝的嫡子,不是只有……啊?難道你是……?」
白無常繃著臉,「我沒有興趣!」
「沒什麼。只是……從那以後,我就很喜歡被人拉著手。」
「可是那個女的究竟是誰呢?」黑無常發現漏了關鍵的問題。
一看自己的打算露了餡兒,暮炎結結巴巴地解釋:「那,那是……」
「只是保姆?」一個女人的聲音從他身後很近很近很近的地方傳來。
當辰宮終於抓住暮炎不再溫暖的手臂時,自己的胸膛也插上第二支金箭……
白無常的回憶卻一涌而上,把他徹底扯進沉思之中……
「阿白!阿白!你看!這是我爸爸!」黑無常抱著一本很厚的檔案,把上面的男孩指給白無常看,「我第一次見到親戚的檔案呢!」
「那……你,你,白無常,你是……天帝的嫡子?!」紅曲更加驚訝,連最後一點裝出來的淑女風度都嚇丟了。
炫光立刻像見到救星似的,向那兩個人跑過去。一邊跑,一邊張開雙臂歡呼:「辰宮哥哥!暮炎哥哥!」
黑無常在紅曲的點撥下恍然大悟,連聲附和:「對啊!阿白這麼冷淡的人怎麼可能關心https://www.hetubook•com•com自己的保姆嘛!他連自己的爹媽都不關心!」
「啥?」黑無常根本不打算掩飾自己的驚訝:「你不是初代白無常嗎?你的父母應該早就去世了吧?」
「去!去!」暮炎見到救星似的沖了過去——從他逃跑的姿勢就可以肯定:他和辰宮、炫光是如假包換的親兄弟。
白無常在敘述這往事的時候,臉上依然是一副冷淡的表情。紅曲不禁想起,這孩子般的外表下,是一個遊盪了千萬年的靈魂。
紅曲看著他們離開,終於把想說的話埋在心裏:「阿白,你真的不恨后羿?當你說到他的時候,肩膀都在發抖呀!」
黑無常沉默了很久,才說:「阿白……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好了。我知道這樣說很土,但是,人要微笑著面對生活,生活才會對他微笑!反正你現在也是死人一個,再抱怨什麼也於事無補。打起精神來!我們工作去!」
「炫光!把手給我!」唯一逃脫進入天華門的太陽神東君,伸出手向小弟大叫。
炫光想把手伸給哥哥,卻怎麼也抬不起手臂。他看到了東君哥哥的表情,哥哥從來沒有過那樣的表情——悲傷絕望的表情!
三個年少的太陽神被逮個正著,無可奈何地爬上岸。
他還沒說完,就被臉色鐵青的白無常捂住了嘴巴。整個資料室安靜下來。
「咦?你笑什麼?」
「喂,阿白!」黑無常在安靜的資料室里大呼小叫,惹得所有人都對他行注目禮——惟獨白無常裝作不認識他。
黑無常發覺白無常的心情越來越差,不敢再多問。
赤冕最先發覺不對,驚惶地對兄弟們大嚷:「那是天箭!快跑!」
黑無常倒是一副樂觀的神態,自信地安慰他:「不會!哪有人那麼無聊,專門操心別人的事!」
少年看了自己的夥伴一眼,對女孩揮了揮手:「我不回去!我要和哥哥們一起玩!」
白無常在他悲哀的語調里放聲大哭,「哥哥,東君哥哥!」
「炫光!炫光!對不起!」
「啊——」伴隨著喉頭古怪的聲響,紅曲和黑無常同時發出悠遠綿長的慘叫。
直到在地獄做了執事,炫光才知道語桐受到處罰,被剝奪了天上人的資格。
「什麼嘛!這麼肉麻!」
黑無常轉了轉眼睛,陰險地笑笑,蹭到白無常身邊,怪聲怪氣地揭發:「可是,上次我明明看到你在看某個女人的檔案——」
「咦?天華門?昨天不是才說過去天華門巡查嗎?」其中年紀比較小的七皇子時照提醒哥哥。然後他扭頭對語桐說:「對母親說,我們去芳嵐門!」
白無常笑笑,說:「是啊,很開心。我的哥哥們,都是非常樂觀開朗的人。」
「后羿這個大騙子!哪有什麼天地奇觀嘛!」烈夏氣憤地抱怨。
白無常頭上的青筋第N次不由自主地開始跳動:「我不關心爹媽,是因為他們都活得很滋潤呢!」
……
那天的夢裡,炫光終於笑了,沒有像過去那樣和哥哥相擁而泣。
辰宮一咬牙,不顧一切地去拉暮炎,東君急忙制止:「回來!辰宮!」
白無常在這不正常的靜謐https://m.hetubook.com.com中猛一扭頭,怒視身後——他們後面,從各個方向伸出的好奇的腦袋都迅速縮了回去。
九皇子廣熒最怕的人,除了母親就是語桐,於是他縮縮脖子,一句話也不敢多說。
正在這時,辰宮指著地面,叫了起來:「看,后羿來了!」

「他成功了——他成了連天神之子都能射落的偉大英雄。甚至沒有人懷疑這個英雄成功的背後是不是有陰謀。」白無常哼了一聲,眼中劃過一絲不屑。
緋曜和廣熒不客氣地在炫光頭上一人打了一巴掌,埋怨道:「都是你!」
四皇子離耀急忙提醒:「芳嵐門已經關門啦!」
「不要緊吧?我們已經離開很遠了!」廣熒小聲嘀咕。
看到白無常臉上幸福的笑容,黑無常不禁怔住。
「阿白!」看到白無常的臉色越來越難看,黑無常不禁抓緊了他的手臂。
白無常的臉色「唰」一下更加難看,拖著黑無常逃跑似的離開。
地面上確實來了很多人,為首那個高大的成年人正是后羿。
雖然他們的反應滑稽,但白無常很正經地點點頭,從容回答:「是啊!」
「沒什麼。反正我早就知道了,只有東君殿下和暮炎殿下比較正經而已……剩下這些孩子,實在是……」
東海龍王最頭疼的事情,就是這十個半大不小的太陽神跑到東海胡鬧。今天他註定要非常非常頭疼了……
暮炎是所有太陽神中最文靜溫柔的一個,聽到語桐誇獎自己,不好意思地笑了。
炫光低下頭,看到了自己胸口的箭……東君哥哥和天華門,還有天華門裡的天兵迅速向遠處退去,越來越小……后羿得意洋洋的聲音卻在耳邊打雷似的咆哮:
「被派到人間幫助人類消滅猛獸后,那傢伙對天帝的這個決定心存怨恨,但又沒有力量報復。為了在人間樹立權威,他要干一樁大事業。所以他煽動我們兄弟……本來我們十兄弟是在天空輪值,每天一人。但那傢伙騙我們說人間將出現奇觀。我們當時都是小孩子,好奇心難免強了一些,被他的花言巧語所騙,同時現世……
「好了,阿白!」黑無常使勁揪著白無常的袖子,「什麼都別說了!」
「時照殿下!我……」語桐又想推掉,可是沒有人注意她的態度。
紅曲知道個中情由,她沉默了片刻,嘆口氣,搭著白無常的肩寬慰道:「阿白,我知道你的身世很坎坷……雖然王母對我的前生——煌瑛——蠻不錯,但我不得不說,按照傳統神話看來,她確實是個刁蠻、陰險、刻薄、愛嫉妒人的老妖婆……你的母親一定比她溫柔善良一千倍,不然天帝陛下怎麼會愛上你母親呢,是不是?雖然我不認得你母親……」
「哈哈,你們不是想看天地奇觀嗎?看吶!這是多麼偉大的奇觀!我,后羿,射落九個太陽!這將是流傳永世的傳奇!」
正在這尷尬的時候,從不遠處走來兩個身材高大的年輕人,其中一個還在抱怨:「怎麼回事?忙了一天,想泡個冷水澡……可是天河的水怎麼是熱的?」
「語桐?」白無常若有所思的沉吟一下,說:「她是后羿的族人https://m.hetubook.com.com,我的保姆。」
「我本來就不覺得有什麼。」
白無常的眼神有些傷感,有些複雜:「因為她幫助后羿偷盜天箭。本來只是被小小懲罰了一下,但是皇子被殺,她也就被剝奪了天上人的資格。」
白無常的目光有些黯淡,申辯道:「不,大哥從前也很開朗的,總是笑著帶我們這幫弟弟到處去玩……辰宮哥哥雖然有點輕浮,但是最疼愛我;赤冕哥哥有些傲慢,但卻是我們兄弟中最聰明的一個;離耀哥哥呢,做事最細心;烈夏哥哥脾氣暴躁,可是那天……是他一直保護我到最後……暮炎哥哥最安靜,對誰都很和藹,我們都喜歡他;時照哥哥總是把他在天空輪值時看到的各種各樣有趣的事情講給我們聽;緋曜哥哥最喜歡裝成大人的樣子……還有,廣熒哥哥,年紀和我最相近,但總是為了照顧我而放棄自己的愛好。和他們在一起的時候,是我最幸福的時候……就是用整個世界來交換,我也不會放棄對他們的回憶!」
語桐擦擦頭上的汗——也不知道是熱出來的還是氣出來的。
他傷心欲絕,泣不成聲:「炫光……炫光,對不起!我,竟然連最小的你都無法保護。」
黑無常沒有兄弟姐妹,此刻聽得悠然神往,但是仍然有些懷疑:「是你把他們美化了吧?東君的樣子我也見過,在資料室的『天道』部,他好像不像你說的那麼……」
白無常沉下臉,似乎不想聽到別人對哥哥的批評:「因為經歷了那樣的事,自己疼愛的弟弟們就在面前被殺害。從那以後,東君哥哥就再也沒笑過!我也一樣……」
「嗯?」少女被他的回答嚇了一跳,仔細看了看炫光的夥伴,發出驚天動地的呼叫:「天哪!緋曜殿下!廣熒殿下!你們,你們快給我上來——!!!」
「不,不,不,不,不,不……不會吧?」黑無常揉了揉眼睛,目光中充滿了崇拜。
烈夏氣憤地指著后羿叫起來:「后羿!你這個大騙子!哪有什麼天地奇觀呀?!」
可是已經晚了,第一支神箭閃耀著金光破空而至。
「殿下!」一個少女站在天河邊,沖河中的少年大叫:「炫光殿下!不能往前了!請回來!您會把天河水蒸乾的!」
「啊?」白無常回過神,看著面前的黑無常,眼神依然很恍惚。
白無常「呼」地站起身,嚇了黑無常一跳。
那是真正恐怖的回憶!
當然,那少女——語桐——沒有給他這個機會。她叉著腰,氣勢洶洶地嘮叨:「你們不知道自己是太陽神?怎麼可以三個人一起到天河裡游泳?完了完了……今年天河又要乾涸了!」
黑無常點點頭,又問:「可是她為什麼在『人道』輪迴呢?而且好像很少能長壽……」
「后羿趁此機會,將我們兄弟九人射殺。只有長兄東君被趕來的天將所救。」
哭泣的東君哥哥再一次在夢中自責:「我連最小的你都無法保護……」
炫光愉快地補充:「還有緋曜哥哥和廣熒哥哥!」
「阿白,你在想什麼?」他實在很好奇。
最初,所有和后羿有關的天人都被罰入畜生道,但語桐的力量竟強大得令人意外——話說和*圖*書回來,她本來就是后羿和宓妃私生的女兒,沒兩下子也偷不出神弓天箭……總之,因為語桐的力量太強,宋帝王,也就是分管畜生道的閻王,根本沒辦法制伏她。最後還是閻羅大王親自出馬,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又向天帝求情,她才進入人道……
——地獄辦公大樓——
白無常無奈地扭過頭,發現果然是那個不務正業的拂水殿執事——拂水姬紅曲。
「那不是你媽媽么?」黑無常呼吸了一口室外的空氣,終於把剛才想問的問題說了出來。
看著他的手,白無常忽然笑了。
面對這兩人這麼引人注目的表現,白無常有點不好意思,又有點無奈。他尷尬地對紅曲說:「紅曲……我真不知該怎麼說……我非常感謝你這麼偏袒我母親,但我還是得說,那個『刁蠻、陰險、刻薄、愛嫉妒人的老妖婆』……她就是我親媽……」
「我們不能再呆下去了……」東君憂心忡忡,「地面上會受不了!」
當然,辰宮沒有錯過怒氣沖沖的語桐,嘿嘿笑了兩聲:「怪不得天河水燙得能煉仙丹……」
阿黑根本沒有留意到阿白的心情低落,只是一個勁追問:「那麼她是誰呢?」
語桐沉下臉,不客氣地說:「這不是問題的關鍵吧?辰宮殿下,您要是想洗澡,應該去東海!您怎麼往天河裡跑?把弟弟們都帶壞了!」
雖然她是幫助后羿行刺天庭皇子的幫凶……雖然偶爾炫光也會懷疑,她心甘情願照顧這些囂張的小太陽神是不是另有目的。但是,他始終無法忘記她對他微笑時那種溫柔的神情……
廣熒撇撇嘴,一臉滿不在乎的神情:「那不是很好嗎?省得父王為發大水心煩。」
其中一個是白無常,另一個,是個面目英俊的年輕男子。
「我也覺得趕快離開比較好!」赤冕皺著眉頭,好像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后羿一直揚言報復父親,對我們都懷恨在心,我們不要中了他的奸計才好!」
三個孩子跟著辰宮風一樣的跑了,只留下語桐氣得哇啦哇啦大叫。
他的話馬上得到兄弟們的贊同,於是這些人飛一般離開了,留下語桐一個人目瞪口呆。
白無常看著抓住自己的他的手,緩緩說:「沒什麼……已經是那麼久以前的事情。我不會為這件事再失控。」
「你笑得很開心……」
「暮炎!」「哥哥!」
不等他們招呼,紅曲自己湊了上來,閃亮的眼睛證明她對這個最新的花邊新聞很感興趣。「真的只是保姆?不會吧?這麼關心保姆的下落,可不像白無常的作風啊!」
兄弟們在震驚地呼叫,但暮炎已經一個字都聽不見,徑直向地面墜落。
「離耀殿下……」語桐鼓足勇氣,決心最後一試,「我……」她的話還沒有說完,五皇子烈夏建議:「這樣好了,就說我們去看我新培養的天馬!」
說完,白無常站起來,伸個懶腰,平靜地提醒:「阿黑,走了!工作時間快到了!」
「各、位、殿、下……我會被天後罵死的……」
恰巧這時候,天河邊又來了幾個人。為首的男子正是天帝的嫡長子東君。
白無常的表情恢復了平常的漠然,緩緩答道:「她是我從前的保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