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冥界

作者:煌瑛
冥界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七章 劫火殿後傳

第十七章 劫火殿後傳

炫光的臉色變了變。
都市王·馬鈞急忙點頭:「對對對!韓曉蔚本來就是劫火殿的秘書,熟悉業務,而且這些年工作勤勤懇懇,也該提升了。俗話說:賞務速而後有勸——在今天這樣的關鍵時刻,堅決貫徹我們冥界的賞罰制度是很重要的,很有利於調動其他工作人員的積極性,鼓勵他們再接再厲。」——更重要的是,他已經看出來:紅曲巧言善辯,無論如何不想收拾劫火殿的攤子,而她打定主意不做的事情,總有辦法能逃脫……除她之外,大王點了名的就只剩他都市王,還是快找個頂缸的,省得大王惦記自己。
一陣詭異的掌聲響起、平息……平常總有人趁著鼓掌的當兒交頭接耳嘰嘰喳喳,今天卻個個緘口不言,不用「詭異」不能形容場面的反常。
她看了看木雕泥塑般一動不動的官員們,不知他們又在搞什麼鬼,怯生生問:「大王……我……那個……新一任劫火姬的人選……」
她偷著瞟了炫光一眼,發現與會官員們很有默契,都把崇敬的目光奉獻給偉大的閻羅大王。
閻羅寶殿上升起無數素色的旗幟,其中最顯眼的條幅上寫著:
在炫光默許之後,官員們興高采烈從桌子下面拿出自帶的茶水點心,開始喝茶聊天、追憶從前、懷念那些收到香燭紙錢的日子…和-圖-書
炫光的表情有些傷感,聲音無比沉痛:「她的離開實在出乎意料——我一直以為她會和冥界同生共死、一直呆到冥界毀滅,所以在三百年前安排劫火姬的後備人選們投胎去了。劫火殿不可一日無主,各位同仁,我們一定要在今天選出一名合適的接班人,將劫火殿代代相傳、讓暫時停頓的工作系統再次運轉起來!」
炫光皺了皺眉,「我們哪兒有那麼多『火』屬性的人選?你倒是說來聽聽!」
「紅曲……」炫光的微笑讓紅曲後悔自己剛才的忘形。「讓十殿閻王代理劫火殿的工作,怎麼說也有點屈尊,而且人家比你們也不輕鬆多少。你毫無疑問是最合適的人選。白箏可是你最好的朋友!她在的時候,是個愛崗敬業的好執事,你忍心讓她去投胎也不能瞑目嗎?」
「不必擔心!」閻羅大王走過來,溫和地拍了拍曉蔚的肩頭,「我賜你『火印』一枚,助你勝任。」說完,他的指尖在韓曉蔚右手一點,一團火光「嗉」一聲飛入韓曉蔚掌內,只留下一個美麗的火焰形記號在她手心。「這個火印和你的魂魄結合,能提升其中『火』的力量。好好工作!爭取年度個人獎!」
紅曲頭皮一緊,頭腦活躍起來,開始調動一切儲備信息,準備和https://www.hetubook.com.com炫光講理。
這個臭紅曲……敢在太歲頭上動土!炫光心裏哼了一聲,若無其事地反駁:「我很忙!要是我什麼都能包攬,要你們幹什麼?!」
又是一陣潮水般的掌聲。閻羅大王握著韓曉蔚的手,擺了幾個姿勢,讓一邊負責記錄的小鬼把這幾個珍貴鏡頭收入攝身鏡,永久收藏——這可是他上任以來第一次提拔副職人員轉正。然後炫光揮手示意大家安靜,長長鬆了口氣:「這件事情圓滿解決了。那麼,進行下一項。」
就聽炫光的聲音越過長長的會議桌,帶著回聲劈面而來:「多年前,初代拂水公私自逃離時,是劫火姬幫他收拾爛攤子——你們拂水殿欠劫火殿一份人情債,該——還——了。」這最後拖長聲調的三個字說得紅曲毛骨悚然。
潮水般的掌聲包圍了韓曉蔚。她手足無措,尷尬地說:「陛下……我的力量還差得遠……」
她說完,偷眼一瞧——閻羅大王笑得高深莫測,似乎還有什麼後續的把戲。
哼!拖延時間?炫光心裏暗自冷笑,我倒要看看你還有什麼詭計。
其他人一看事情有了決定性的發展,立刻七嘴八舌附和起來:「就這樣吧!就這樣吧!」
投胎的人要都瞑目還了得?!——紅曲暗自鄙夷了一下炫光hetubook.com.com的語病,但卻想不出推諉的台詞。
「清明茶話會(下面一行不醒目的小字:暨慶祝第八代劫火姬上任)」
「大家看!大家看!老天爺果然有話要說!」紅曲雙掌合什,一臉崇拜地望向天空,「正在我們討論劫火姬人選的時候,上天為我們送來了——韓曉蔚!大家都聽到了:『我……新一任劫火姬的人選』——她就是這麼說的!」
她只是來看看新的劫火姬人選是不是誕生了,一時緊張才說話結巴,但拂水姬不知為什麼激動地跳了起來,大叫一身:「曉——蔚!」一嗓子差點把韓曉蔚吹回劫火殿。
這倒也是。炫光想了想,目光直逼紅曲:「拂水姬!」
「這個嘛……」紅曲為難地垂下頭,「要說到『火』的屬性嘛……據我所知……最純粹的一位……當然要說……」
一句話封住了其他人的口,但卻滅不了腹誹。如果他每天喝個茶、蓋個章、聽個彙報都能算忙,那就沒別的詞能形容他的下屬們了……閻羅大王最主要的功能就是應付突發大事件,他怎麼能在這個時候用一個「忙」糊弄過去呢?!但……閻羅大王最大的優勢就是可以不必和別人講理……
炫光「抓典型」的企圖在這種安靜良好的氣氛中破裂。他靜靜的目光從與會官員們的臉上掃過,目光所到之處,必然讓和-圖-書屬下垂頭閉眼,誓死不和他對視。炫光沒辦法,開始點名:「都市王,你的魂魄也是『火』屬性,不如,你暫時做份兼職?」
「大——王!」紅曲板起來,鄭重其事、語重心長地打斷了他的話頭:「劫火殿好歹也是四大殿之一,怎麼能隨便找人來潦草應付呢?我們這裏明明有擁有『火』屬性的大人,您怎麼能無視優秀人選的存在呢?用三枚珍貴的『火印』包裝我這個次品,不僅情理不通,更是對冥界寶貴財富的浪費啊!」
「大王所言極是。」她定了定神,清清嗓子,和顏悅色地開始背歷史:「只是……這個……我聽說,當年的劫火姬雖然是朱雀族的正統傳人,卻和『水』屬性的大鵬沾親帶故,所以人家本身有『水』的屬性,再加上閻羅大王御賜『水印』一枚,處理我們拂水殿的工作簡直是手到擒來。我可不敢和人家相提並論……嘿嘿、嘿嘿,你也知道我這個人的——能做好拂水殿的工作,對我來說已經是奇迹了。」
韓曉蔚張口結舌左顧右盼,不知道自己哪句話激起千層浪,就聽閻羅大王威嚴的聲音傳來:「韓曉蔚,你在劫火殿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現在我提升你為——第八代劫火姬。」
「前天——文白箏女士在沒有任何明示警告的情況下,倉促地離開了我們……她留下的,是一和_圖_書個空落落的劫火殿,和一堆尚待處理的魂魄……」
果然,炫光從手邊的文件夾中抽出一張紙,挑了挑眉,不懷好意地提高了聲音:「魂魄的屬性在三代之內可以微量遺傳。你爺爺原靜潮是我見過的人類當中,『火』屬性最純的人。想必你的魂魄中還殘存有他的痕迹。我賜你火印三枚,把這些遺傳的蛛絲馬跡發揚光大,雖然不能和正統的『火』屬性傳人相提並論,但要應付劫火殿的工作也差不多了。」
「這個、這個,」她嘰咕了兩句,轉了轉眼睛,「俗話說,天將降大任於斯人,必先……有點什麼徵兆的。不如我們靜靜地等一會兒,看看老天爺有沒有什麼意見要發表。」
紅曲幸災樂禍地怪聲怪氣說:「您可是崇高的太陽神,有您在這裏,我們哪兒敢班門弄斧,是不是?這種非常時刻,還是要仰仗您這樣的大人物才可靠啊!」
閻羅寶殿的台階上,忽然飄然出現一個身影,正是劫火殿的秘書——韓曉蔚。
這是發生在白箏離開之後的簡短插曲。
都市王·馬鈞渾身一哆嗦,急忙分辯:「大王,您難道不知道?我掌管的神魔道是關押了最強力妖魔的囚籠,全力以赴才能保障不會出事,哪能分心呢……」
「大王!」紅曲舉手發言,「下一項是『清明茶話會』。現在可以開始了吧?」
時間無聲地流過……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