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幸福,狹路相逢

作者:寂月皎皎
幸福,狹路相逢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CHAPTER 05 買得了浪漫,買不了愛情

CHAPTER 05 買得了浪漫,買不了愛情

電梯門關上時,江菲看到她這個淑女朋友正拿腳踢著林茗,惱怒地在罵著:「你都在說什麼啊,好好的把菲兒氣跑了……」
可她明明不想成為焦點人物啊!
「是啊。」
「謝謝。」
只可惜她們雖然格外勤奮地找機會在門前走來走去,許彥霖並沒有抬頭看她們一眼。
她白痴了么?想錯過多少次交往下去的機會?明明打算釣住這個金龜婿,為什麼說這些廢話把他往外推?
既然不能當女人看,漂亮或者不漂亮,就沒那麼重要了。
嗯,軟綿綿的水凝煙,其實也是個性情中人。
江菲敲了敲門,許彥霖才從電腦上移開目光,鬆開皺著的眉頭,接過她手中的資料,向她微笑道,「江菲,坐吧。」
原智瑜笑了起來:「這才攀上個富二代,就看不上咱們平民小吃了?」
江菲不得不承認,行政部那幾個女孩還是挺有眼光的,像這樣才財兼備的金龜婿,出了這個公司門,的確打著燈籠都沒地方找。
兩人抬頭,林茗正將圍裙解開丟到一邊,微笑地坐到她們身畔,望向江菲:「一步錯,步步錯,江菲,考慮清楚。」
許彥霖嗤笑道:「你不找他們談話,他們就謝天謝地了吧?他們誰敢找你談話,不怕你包里摸塊板磚來拍在他們腦袋上么?」

等許彥霖回過神來,兩人再交談片刻,內線又響了。
林茗搖頭,「我沒說選擇誰就一定對。但你這樣匆促給自己做選擇,肯定不對。金錢買不來的東西多了,比如生命,比如愛情,比如幸福。如果有金錢就有一切,如今陪在凝凝身邊的,就不是我。」
他讓她離原智瑜遠點。
不知什麼時候,那一大捧紅玫瑰已經落到了她的腕間,燦爛得像朝霞跌入了懷中。
「你!」
「嗯……」水凝煙理所當然地同意她的見解,「我一向就覺得你很厲害,什麼都比我好,找的丈夫一定也會比我好。只是現在社會上的人都太俗了,不懂得欣賞你的好。」
就像她挑丈夫,怎麼著也不會挑原智瑜這樣的來給自己添堵一輩子。
原來,這裏面還有原智瑜一份功勞啊?
下午江菲遲到了。
這麼想著,她應該可以鬆了口氣了。可不知為什麼,她心口卻像有根弦綳得更緊了。
她抱著那一大捧玫瑰,攜了許彥霖的手走進了公司栗。
江菲站在那裡好久沒回過神來。
江菲嘔吐,恨不得找一盆狗血來對她當頭澆下。
他掛了電話,並沒有縮回話機上的手,便皺了眉默默沉思。
「菲兒,怎麼樣了?林茗說那個許總看來對你志在必得呢!」
「是啊,這個許總……條件也太極品了,如果是國內讀的研,只怕早就被人搶得沒影了。」
可不知為什麼,她的雙手伸了伸,又蜷到胸前,好像緊張得透不過氣來,卻沒有多少預料之中的驚喜。
江菲很鬱悶,「他是他,我是我,譚大姐怎麼也把我和他扯到一起去了?」
這枚重磅炸彈甚至把一向潛水的技術副總譚英南都炸出了水面,有事無事往技術部這邊走了兩次,最終還是忍不住,直接把江菲召進了自己的辦公室。
何況許彥霖這樣年輕,英俊,富足,有才……連他母親杜雅薇都是一貫欣賞江菲的,一定願意兒子娶一個幹練有才的兒媳回家。
許彥霖已走到飲水機旁,親自為她泡了杯杯,送到她跟前,才坐回椅子上,翻著資料莞爾笑問:「怎麼了?」
「感激生活……」
「怎麼了?」
但她想,財務部的人無論如何不會扣她獎金了。
可許彥霖到底是不同的。
她走到洗手間,聽聽幾個隔間里好像沒什麼動靜,撥通了原智瑜的電話。
「喂!」原智瑜隔了好一會兒才接聽,嗓音粗啞含糊,不過不像喝醉的樣子。
他的指甲也磨得圓圓的,手指修長而整潔,連指尖輕緩彈在話筒上的動作都優雅出眾,比女人的手還好看。
江菲剛要鬆口氣時,小秦又問:「為什麼不把許總帶你好友家去?走到彼此的生活圈子裡,可是增進了解的好途徑啊!」

小秦將江菲龍行虎步睥睨眾生的得意模樣看了又看,沒看出她和矜持有半毛錢的關係。
她也捧起茶杯喝水時,果然發現水很燙,把她舌頭都燙得有點麻,忙不迭地放下杯子向外呵氣。
許彥霖沉默片刻,說道:「那以後就離他遠點,不然公司里再傳出些風言風語,他聽了不是更得意了?」
不過,他好像並沒有說錯。
她居然聽到自己這樣在問,心裏忍不住地懊惱。
許彥霖卻已看到了,他一手握住江菲的手腕,另一手已翻到前一頁,修長的手指點住文件上加粗的小標題:「就是這裏吧?」
坐上賓士,扣好安全帶,許彥霖才微笑著問道:「剛和原經理談m.hetubook.com.com什麼呢?那麼高興!」
什麼時候譚英南也這麼八卦了?
——從此便再不用聽到關於她和原智瑜那些莫名其妙的八卦了。

「為什麼?我脾氣壞,又沒錢,又沒權,又不漂亮!」
許彥霖不動聲色地取過江菲那杯茶,在她翻動紙張稍稍閉口時遞到她面前,「喝口水。」
不知不覺,江菲已走到許彥霖身畔,兩眼放光地抓過文件,一一說起她認為的細節缺撼,並談到後期曾經做過的部分彌補。
「冤大頭,你在哪呢,怎麼沒來上班?」
當年華老去,可能會容貌憔悴,身材變形,但舉手投足間,那種深入骨髓的獨特氣質卻不會磨滅。
「姐夫,如果你堅持覺得不妥,可以去問下媽的意見。市場部的相關調整,我請示過她的意見。」
江菲臉上竄燒,卻笑得很大聲:「好,有人請客,我可不願意錯過!」
他的眼睛一向明亮,這時候更是澄澈的出奇,看得江菲心裏發慌,坐起身來懶洋洋說道:「我還有什麼要考慮的?真的丟了西瓜揀芝麻,那才是一步錯,步步錯呢!」
好像……也沒什麼該迴避的吧?
「嘖嘖嘖,我可沒那個福氣被富姐兒看上。」他看著許彥霖緩緩駛過來的賓士,忽湊到江菲耳邊說道:「不過,女人,你要留心了。」
快要下班時,許彥霖又打電話來,約她晚上一起吃飯。江菲想起前一天水凝煙約過,忙一口回絕:「改天吧,我呆會要去凝凝那裡,她早約我了。」
「鴨血粉絲?」江菲盤算著,「你吃大碗還是小碗?不然我給你十塊錢,你自己去買上一大碗加一小碗,鐵定夠飽!」
「誰要做你衣食父母!」許彥霖微笑著,遲疑片刻道:「不過,如果有機會照顧江學姐一輩子,也是我的榮幸。」
這樣離奇的組合,跌破了所有人的眼鏡。別說行政部市場部議論紛紛,連設計部也沸騰起來。小秦興奮得坐也坐不住,一直拉著江菲問長問短。
「你好。呵,姐夫,有事?」
「是啊!」
「當然沒來。」小秦提前發揮著言情小說家的充分想象力,「以言情小說一般定律,這時候……被拋棄的第二男主應該在酒吧買醉。在酒吧里,他會遇到他的真命天女。菲兒姐,你說前來救贖他的女孩,是他以前拋棄的女友呢,還是一個從沒見過面的溫婉動人的女大學生?」
小秦成功閉嘴。
這次喚出來的「江學姐」,又似有了不同的意味……
江菲答道:「可能她想和我商議她結婚預備的東西吧,這丫頭沒幾個貼心的朋友,我不操心還有誰替她操心?何況我也想她親手做的家常菜了,比外面那些菜館強多了!」
她想,林茗並沒有選錯。
江菲答應了,老半天才省悟過出許彥霖這句話的重點。
他從海外回來,身邊從不缺少女性追求者,總不至於為江菲答應了請客就臉紅吧?
「你們不是在談戀愛么?」
林茗也是性情中人,這會兒在知恩圖報了!
這時,身後有人說道:「現在的社會,沒有錢萬萬不能,可有錢也不是萬能的。」
既然有了機會,江菲下定決心,絕不暴殄天物,讓這天下掉下來的極品男人從自己的五指山下逃走。
眼見許彥霖的微笑有點發苦,她已笑嘻嘻地加了一句:「如果今天沒午休,導致下午打瞌睡了,你可別讓行政部的找我談話。」
她感慨著,把手機捏在掌心,到底捨不得再一氣摔壞。
手上好像慢了一拍,江菲操縱的拳手中了小怪一記勾心拳,渾身濺血倒在地上竣。
「我明白。雖然我回國不久,但並不代表我不懂得這裏面的利害關係。可是姐夫,那些貓膩中的貓膩,難道你沒看出來?」
抬起頭,許彥霖正空著雙手向她微笑,臉上泛著興奮的紅暈。
可惜他的父親再有錢,買不回妻子兒子的命,也沒法讓盛楓一直牽挂著的水凝煙得到幸福,——直到林茗出現。
江菲吐一口氣,大大方方地和許彥霖牽著手走出總經理辦公室,準備面對那些痴心妄想的小妞們用目光射來的槍林彈雨時,卻發現自己多慮了。
就像他的容貌,細細看來好像比江菲自己還好看呢!
這次,是他的助理提醒他,已經到了下班時間了,別忘了午餐已經約了人,訂了位。
江菲氣不打一處來,憤憤說道:「譚大姐,您是不是近視加深,眼神兒不好使了?我討厭誰和誰過不去,就是歡喜冤家?」
許彥霖專註地望著她,清晰地向她說道:「I love you,江菲。」
「別看見個男人漂亮就頭暈,現在不男不女的多了去了,一個比一個漂亮!」
許彥霖便彎了彎唇角,低了頭慢慢喝著茶。
水媽媽因為心臟病m.hetubook.com•com剛動過手術,沒法做家務,叉著腰站在廚房門口監督,一會兒責怪水凝煙油放多了,一會兒又嫌林茗買的蹄膀只見骨頭不見肉,嘮嘮叨叨沒完沒了。這小兩口卻都是難得的好脾氣,一邊認錯,一邊繼續忙乎,居然一屋子的其樂融融,讓江菲嫉妒得心裏發酸。
有點深奧。
「啊?經濟基礎決定愛情建築?」水凝煙一時腦袋打結,正思索著這句話的最初來源和本來面目時,她的拳手終於在孤軍奮戰中同樣倒地不起。
原智瑜早已躲了開去,哈哈笑著跑向車庫。
水凝煙有點同情被江菲「拋棄」的原智瑜,不過她自認目光短淺,深信自己一定不如江菲那樣聰明睿智有先見之明,決定還是先顧著好朋友的幸福要緊。
惱羞成怒中,江菲決定故伎重施:「那個,小秦,新建的地鐵站投放廣告類型確定了么,好像這兩天要定下來。不然,你……」
「沒……沒事……」不知怎麼,江菲覺得有點不自在,忙抬高了嗓門,「上班時間你躲家裡睡覺,你嫌自己的獎金太高,還是嫌自己的飯碗太牢靠?」
他解開了襯衫最上面的一粒鈕扣,比平常一絲不苟的模樣,便顯得多了幾分隨意,連神色間也從容多了,才又拿起江菲送來的資料,一頁一頁仔細看著。
水凝煙嘀咕著送她到電梯口,疑惑的目光地在她和林茗身上掃來掃去。
江菲回到自己座位,小秦同志還在神遊太虛中。
江菲有些悻然,「許總午餐約了客人?」
「哦!」許彥霖猶豫著問,「昨晚不是才見過面,怎麼又去她那裡了?」
眼前是許彥霖俊秀的面龐,溫柔的微笑。
她已記不清了。
事實證明,她的眼光根本沒錯嘛!
戀愛……
林茗一怔。
許彥霖抱歉一笑,提起了內線電話。
「當然……挑金牌候選人。」江菲望向水凝煙,「你不是說我應該挑個脾氣又好又有錢又專一的男人嗎?不挑他,難道要我挑原智瑜?我這性子你也知道,發起火來九頭牛也拉不回來。找了他那樣的爆脾氣,哪天不和他吵架就得燒高香了!」
林茗和她分手那天,她喝得爛醉,被原智瑜送回家時,她把她用了三年的破手機給摔了。據說因為第二天公司有人打電話找不著她,譚英南很是體恤下屬,立刻為她申請了新手機。
「啊……那你……還有原智瑜在一起,不打算挑這個金牌候選人?」
雖說原智瑜幫她忙后,她已主動將他欠的這頓法國大餐一筆勾銷,但如果有人還想請她吃一頓,那無疑是送上門的核桃——不敲白不敲,不吃白不吃。
下了樓,許彥霖取出鑰匙向她說道:「你在這裏等著,我去車庫取車。」
驀地又聽他提到自己糗事,江菲有點惱羞成怒,道:「如果我和大學里一樣不知輕重,這會兒只怕已經找了板磚拍許總你了。」
「嗬,你這女人還真蹬鼻子上臉呢,沒當老闆娘就擺起老闆娘的譜兒來了?你他媽不服氣現在就去告訴那姓許的,說我上班時間睡大覺,讓他把老子給辭了,老子正好滾回家過逍遙日子,省得看人鼻子眼睛呢!現在老子還要睡覺,你給我滾一邊兒去!」
不是林茗,而會是林茗英年早逝的弟弟盛楓。
怎麼鬧了半天,又是吵架?
她問江菲:「那麼,現在你喜歡你的金牌候選人了么?」
許彥霖牽住她的手站起身來,笑道:「我這不是約了你了?」
江菲正在思索時,許彥霖修長白皙的手指已翻往下一頁,卻抬起了眼睛,沖她微笑道:「呆會兒……一起吃午餐,好么?」
「是,這事已經決定了。市場部原來的客戶返點很不均衡,特別是把返點直接打到私人帳戶的那幾個大客戶。」
江菲莫名地有些心虛,忙轉了頭不看他;許彥霖卻向他隔著玻璃點了點頭,算是打過了招呼,依舊大大方方地走了過去栗。
「那麼,你欠我的那頓鴨血粉絲呢?」
他站起身,不緊不慢地離開座位,走向門口,然後,——不緊不慢地關上門,旋緊。
總經理辦公室是獨立的,門卻沒有關,外面行政部的女職員們探一探頭,便能看到她們英俊瀟洒的夢中情人。
好在許彥霖並沒氣惱,反而誠摯地說道:「I love you not only for what you are,But for what I am when I am with you。」(我愛你不是因為你是怎樣的人,而是因為我喜歡和你一起的感覺。)
許彥霖丟開資料,望著她笑道,「哦?那我幸虧沒在學生時代找你呢!不然我這額頭上腦袋上,不是早給拍出幾個洞了?」
「真的假的啊?」

「呃……嘖和*圖*書,大概是我一個人慣了,還沒習慣有人關心我吧?我不是感謝他,我這叫……感激生活。對,感激生活。」
特別是許彥霖接過玫瑰,送到她的面前,當眾說出那句話時,她的腦中像有什麼漲了開來,一種不知是驕傲,還是得意的情緒,迅速充溢了全身,連血液都像在瞬間沸騰起來。
「好,那一路小心。有什麼事,打電話給我。」
江菲得意地笑笑,「現在不是有人欣賞了?不對,從四五年前就開始欣賞了,嘿嘿!」
這種溫柔應該讓人很舒心的,可江菲有點芒刺在背的不安。
招呼完了,另一頭的許彥霖許久沒有掛斷電話,江菲也隱隱不安著,怔了好一會兒,實在想不著說什麼,只得無精打彩地掛了電話。
譚英南卻納悶,「你和他好好壞壞分分合合也有一陣子了吧?我怎麼眼看著……你們就是一對兒早晚會走到一起的歡喜冤家?」
江菲回過頭,咬牙切齒地笑:「我還約了許彥霖夜宵呢,沒空玩遊戲啦,回頭再來找你聊!」
眼看著快入秋了,好多天沒下雨,這天便持續地悶熱。江菲站在台階下,拿了紙巾擦著額上的汗時,聽到背後有腳步聲。
幸虧她遇到的上司,一般都會為了她的好才氣而忽略或容忍她的臭脾氣。
倒是市場部辦公室里,原智瑜還在和一位業務主管談著些什麼,隔著透明的落地玻璃,他分明看到了攜手走過的兩個人,濃黑的眉飛快地皺了下,好像很是困惑自己看到的景象。
吃了飯林茗很自覺地動手收桌子,水凝煙則把江菲拉到自己卧室,和她趴在沙發上邊打遊戲邊聊天。
他說了他想試著交往,她也的確不打算放過從天而降的好男人,不是應該大大方方地站在他身邊,向行政部那些不知進退的妞兒們宣布一下所有權,順帶也好把她們的嘴堵上。
她不是想向他道謝的么?

哪裡跑來的問題寶寶?
「哦……可我有午休的習慣。」
電腦中正發出一聲誇張的怪叫,一個boss級的大怪獸被江菲的拳頭打倒在地,遊戲順利進入下一關。
江菲有些飄飄然摸不著北。
江菲惱火道:「和他有什麼談的?一個無賴,以氣死他人為己任,誰見他誰倒霉!還高興呢,興緻都給他掃光了!」
小秦聽說,果然一臉花痴樣,認真地思索起改編成小說的可能性了。可惜她那坐立不安差點沒上跳下躥的情形,怎麼看怎麼像出現了人類返祖現象,實在沒法讓江菲把她和未來的言情小說家聯繫起來。
在江菲想吃人的目光下,她貼著牆邊挪到洗手間外,一溜煙地跑了栗。
至於外面那些還在花痴著的小妞兒,嘿嘿,她江菲拳打腳踢縱橫創媒這麼久,難道還真怕了她們?
聽著有點不順耳。
江菲做個鬼臉:「我可警告你,咱們的交易已經結束了,不許再來壞我的事兒!如果不服氣,你也找著富姐兒包養你去!」
「志在必得?」江菲搖頭,「我沒看出來。」
這樣,也好。
水凝煙和林茗雖沒結婚,但明顯過上了已婚夫妻的幸福生活。
何況她一向自私,貪財,虛榮,懶惰,囂張,除了許彥霖這樣從大學時代就對她抱著幻想的溫和男人,誰會喜歡她?
公司下一個勁爆的八卦是什麼?
許彥霖像早知道了江菲想吃法國大餐,還真帶她去了南京最有名的一家法國餐廳。

原智瑜不就是個無賴么?喜歡有事沒事把和他鬧些小矛盾當成生活的點綴,是不是她也太無聊了?
江菲還在彷徨時,聽到了周圍掌聲雷動。
她彷彿鬆了口氣。
看到自己當年的得意之作,江菲眼睛亮了。
憤憤地正要離開時,她聽到了其中一個隔間傳出嘩嘩的沖水聲。
他這樣聰明,一定早就看穿了原智瑜在和她演著戲,好成全他和水凝煙。
可能茶水還燙著吧,他的臉龐好像被氳氤上來的熱氣熏得有點紅。
「呃,我是不是廢話太多了點?」
說江菲腳踩兩條船,還是說她早早端起了老闆娘的架子,打算和全公司的違紀行為過不去?
許彥霖卻像早已做好了展開攻勢的準備。他也無心再看什麼資料,只是深深地望著她:「那個……給你提供衣食,能不能從中午這頓飯開始?」
江菲只能點頭。她總不能開著那輛隨時會熄火的破普桑,大搖大擺跟在他嶄新的新款賓士后丟臉吧?
她抽出被許彥霖輕輕握住的手,正要繼續講述那次創意由來和其中的優缺點時,辦公桌上的電話想了。
他喜歡的,好像不僅僅是她的容貌,更是混雜在容貌和才華中的獨特氣質。
「留心什麼?」
「是,是……」
江菲不好探究這些牽涉家事的公司高層決策,悄悄望著他久久按在電話機上的手出神。
https://m.hetubook.com.com菲非常滿意。
「來日方長,急什麼?這叫欲速則不達,懂么?」江菲在為自己的決定思考著足以體現她英明神武深謀遠慮的理由,「女孩子要矜持,矜持,知道嗎?」
「都快入秋了,這天還挺熱的。」許彥霖笑著說,取過遙控器把空調打低了兩度。
口若懸河,滔滔不絕……
她忽然憤怒起來,叫道:「林茗,別讓我瞧不起你!」
特別是小提琴手奏完一曲后,美麗的禮儀小姐滿面笑容送來一大捧紅得眩目的玫瑰,江菲連頭腦都有些眩暈了。
「手機?」江菲把手中的Nokia新手機提起來看了下,終於記了起來。
水凝煙的廚藝是不錯,不過真正品嘗下來,也未必就比外麵館子里好。但這一家人,包括江菲在內,吃得顯然比在外面吃得痛快多了,連挑剔的水媽媽都在稱讚:「我這丫頭雖然忠厚沒用了些,廚藝還算跟我學了幾分。瞧瞧這湯,又濃又香,還吃著不膩。江菲,林茗,你們得多吃兩碗。」
江菲答完,又懊惱。
周圍是客人們艷羡的目光,低低的竊語。
「你們今天剛確定戀愛關係,不一定趁熱打鐵趕快鞏固感情,你跑去好友家吃飯?」
許彥霖處理公事時很認真,低著眉的面部輪廓有著完美的弧度,鼻尖高挺而不突兀,看起來優雅沉靜,成功地掩蓋了他含蓄內斂的氣勢,只是面對下屬發布自己的決定時,才會迅速迸射出平時難以想象的張力。
江菲抓過拎包便往他頭上甩去。
果然是前世里的冤家,這世里的對頭啊!
「哦,昨晚和朋友玩了一晚上二八杠,困得不行,吃了飯在家睡覺呢。怎麼,公司里有事?」
「這個……」江菲遲疑,「喜歡不喜歡,也沒什麼吧?經濟基礎決定愛情建築,有錢有浪漫還怕培養不出愛情來?」
「對不起,我還有事,有空再聊好嗎?」
這麼多亂七八糟的為什麼!
「長得也帥。」江菲誇張地作流口水狀,「不比你的林茗差吧?我以前就說過了,我江菲要找的男人,絕對會是極品中的極品。」
輕昵中的調侃,連明亮的眼睛都漾著奇異的溫柔……
所以,被人稱讚氣質好,比被人稱讚長得漂亮更能讓女人心裏舒坦。
這時許彥霖卻做了件讓她瞠目結舌的事情。
「不會……那就不會吧。」譚英南有點相信了,取下黑框眼鏡拿了紙巾用力擦著,好讓自己眼神兒好使些,「不過原經理對你還真不錯。上回你手機壞了,他還借口打電話找不著你,拐著彎兒說了一大堆,讓我為你申請手機呢!」
忙一抬頭,許彥霖的助理小趙正整理著衣服走出來,抬眼見江菲瞪她,忙舉起雙手陪笑道:「江小姐,我什麼都沒聽到,什麼都沒聽到……」
紅色的字幕滴著血,伴著旁白拖長的聲音出現:「Game Over。」
「那他關心你不是天經地義的,你為什麼還這麼生份,居然向他道謝?」
江菲答應了,坐到他對面時,很不自在地向門外望了一眼,又忍不住笑自己神經過敏,在公司談公事而已,便是在他辦公室做一會兒,也不至於就成了那些妞兒的假想敵。
小秦湊過頭來,疑惑道:「你在和許總通話?」
她長得雖然不錯,可從一出學校門就是大姐大的剽悍派頭。男人第一眼可能還會覺得她是個漂亮的女人,第二眼卻會發現根本不能把她當女人看。
喜不喜歡、動不動心先不說,光這樣漂亮的皮相,一個屋檐下天天對著也賞心悅目啊!
許彥霖搖頭,用手中的筆指點著說道:「已經很完美了。特別是投標時創意部分所展現的才華,絕對吸引眼球。江菲,相信你的才氣至少為最終奪標加了三成勝算。」
那她還不安些什麼呢?
江菲情商雖低了點,可智商還不算低,大致也清楚自己在客戶或同事、朋友中的猛女形象。因此雖然有不少人誇她有才華的同時,會順帶贊一贊她的漂亮容貌或傲人身材,她卻怎麼聽怎麼言不由衷了竣。
她應該立刻接受的,誰都有過灰姑娘的夢想,誰都願意成為灰姑娘故事的主角。
「我和許彥霖還不是太熟,不過,我確定原智瑜是個性情中人。」
是許彥霖送到她懷裡的,還是她伸手去接的?
味道其實並不怎麼樣,但氣氛的確不錯。
本來文件是在許彥霖面前的,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被江菲拖到了跟前,許彥霖和_圖_書得夠著腦袋才能看到她正演講些什麼內容。
「那……那我們再看下面這個工程後期的流動廣告設計……」她給他讚揚得居然有點慌張,手指不大聽使喚,翻了半天沒翻到她打算說的那頁。
「喂……」江菲忍不住張口。
她在說什麼呢,一天兩天的午休重要還是釣住金龜婿重要?何況……如果許彥霖認為她在拒絕他,改變主意不和她交往怎麼辦?
小秦聽得似懂非懂,一面盛讚著老大滿腹才學博大精深,一面繼續疑惑,「你打算去你好友家吃飯?」
「許總過獎了!剛我列印文件時又看了一遍,就發現了好幾處細節還是有點問題的。許總你看……」
「沒有。」許彥霖接過茶杯,轉身為她添滿,「你談到你的設計創意時……特別漂亮,有……很特別的氣質。」
「性情中人?難道脾氣火爆的都可以歸結為性情中人?那我不也是性情中人了?」
總之,她接受了他的玫瑰,連同他的愛情表白。
江菲疑惑地盯著林茗,忽然想起林茗幫原智瑜說話的原因。
江菲接過,連喝了幾口,才覺茶已經是溫的了栗。
能夠心無芥蒂的相處,對她,對林茗,對水凝煙,實在是再慶幸不過的一件事。
至少,江菲是認定,他一定是被熱茶熏得臉紅。
哦,居然提前訂好了位,也不怕她一口回絕?
江菲嘿嘿笑道:「想請我吃飯,還怕沒機會?等著,我沒約會時找你。」
江菲道:「這兩家是我剛到公司不久接下的業務,做了很多市場調研才確定下來,可總覺得還有些細節考慮得不周到。」
「知道了。謝謝。」
「噢……」
挑妻子當然得挑水凝煙這樣水做的漂亮女孩子,瞎了眼的才會挑她。
她推一推小秦,問:「原經理沒來上班?」
「哦,你還真的討厭原經理了?」
一通咆哮后,電話里傳來掛斷的嘀聲。
江菲沉默片刻,很是痞氣地嘬著嘴吹了聲哨,笑著回答:「如果不選擇,我又怎麼知道會是對,還是錯?難道你會認為原智瑜那個無賴比許彥霖強?」
「菲兒,菲兒!」
何況創媒廣告好像從沒規定過,員工的私事也得向上司彙報吧?
點開內部QQ,意外地發現原智瑜的QQ頭像是灰的。
「難道……譚大姐以為我會喜歡這麼個不學無術仗著嘴皮子混飯吃的傢伙?」
瓜田李下,要避嫌疑竣?
可惜她的好口才僅限於談論起她熱愛的工作的時候。
不過,這樣黑馬一樣竄出的白馬王子,誰拒絕誰是傻子!
她沒有理由不接受。
她好象準備得還不夠。
一轉頭,原智瑜已走到了身畔,笑咪|咪地說道:「我說一上午哪裡去了呢,原來把總經辦變成了臨時約會地點啦!真看不出這小子行動挺迅速,可恨你這女人,也不提前告訴我一聲,我還想著中午請你去吃欠你的那頓法國大餐呢,打了你好幾次內線都是小秦接的電話!」
小秦彈簧一樣跳起來,飛快地收拾著桌上的文件,說道:「啊呀,我忘了,我也有個約會,今天不能加班了!」
江菲第一次看到,林茗這樣業內聞名的大設計師也能繫上圍褲,跟在寶貝未婚妻后跑來跑去打下手,淘米洗菜剝蒜頭剁骨頭,忙得不亦樂乎。
已經過了下班時間,辦公室里四處空空蕩蕩,職員們早就走得差不多了,僅余的幾個沒去吃午飯的,正全神貫注地在電腦上斗地主,注意到許彥霖出現,才匆匆忙忙關了遊戲去餐廳,根本沒顧上看江菲一眼。
「你和原經理怎麼了?」她居然這樣問竣。
江菲做個鬼臉,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來:「現在許總是我衣食父母,借我個膽子也不敢拍許總的磚啦!」
學得好不如幹得好,幹得好不如嫁得好。誰願意天天起早貪黑看著別人眼色幹活,連睡個懶覺生個小病都得記掛著會不會給扣獎金或全勤獎,好容易買個房子,還得給按揭貸款每個月給按下去揭上一層皮!
這時候打原智瑜電話,好像有點惹眼。不過既然知道他暗地幫過忙,還是做好事不留名那種,她不立刻道聲謝,實在有點良心不安。
江菲已跳起身來,一把抓過自己的拎包就往外走。
兩人答應了,各自做個鬼臉,相視而笑。因為曾經談過戀愛而形成的一絲尷尬和隔膜,便被這濃濃的家常氣氛沖得一乾二淨。
江菲悻悻道:「有沒什麼好奇怪的?你自己都說了,我是許總的夢中情人,他記得我這麼多年,不是因為恨,而是因為愛。多浪漫的小言故事啊,你不怕狗血,可以用這個做素材寫成小說,說不準還可以一舉成名,成為明曉溪第二呢!」
水凝煙跟在她身後喊。
縱然她保持沉默,許彥霖望著她時那眉宇間的溫柔笑意,再聯繫起上午緊閉了好久的總經辦房門,傻子也猜得出是怎麼回事。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