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原諒我,當初不懂愛你:我是巨蟹座女孩

作者:晴朗海月
原諒我,當初不懂愛你:我是巨蟹座女孩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小恩邊哭泣邊說:「我沒偷東西,沒偷東西!」
「我英語也不好,你怎麼不幫我補,偏偏幫她補,這不是喜歡她又是什麼?」崔璨說。
崔璨嘴上不敢說什麼,心裏卻把陳老師罵了個狗血噴頭。她這次算是恨透了小恩,發誓要找機會讓小恩好看。
小恩懶得再想這件事,她想自己也該上學去了。便用力站起來,可剛一起身,突然眼前一黑,身子晃了晃,便麵條兒樣軟軟地暈倒在地上。
小恩急忙撲上去攔住舅舅:「舅舅,別打了,別打了!」
小恩舅舅見女兒這副樣子,氣不打一處來,他上前一把奪過崔璨手中的蘋果,扔在地上:「我跟你說話,你聽到沒有?」
「真的是你,你,你怎麼這麼惡毒?我打死你算了!」舅舅氣壞了,拿起放在床上的皮帶向著女兒一陣亂抽。
小恩沉著臉看了舅媽一眼,不說話。
她瘋狂地複製了一百個kiss you 發給他,還發給他一行小紅唇。可他理也不理,視她為空氣,這可把崔璨氣壞了!
崔璨盯著小恩的照片,罵了聲:「學習機!」然後又衝著照片吐了口唾沫。
「我是不一定有出息,這不是家裡還有個優等生嗎?讓小恩長大了買給您!」崔璨邊說邊看了小卧室一眼,小恩正在書桌旁埋頭寫作業。
「嚇,說你外甥女幾句你又心疼了是吧?她就說不得了是吧?」
舅舅舅媽都跟過來。舅媽惡聲惡氣地說:「哭什麼哭?自己做了醜事還哭?」
小恩當眾被莫名其妙地謾罵,不禁面紅耳赤:「姐,你說什麼呀!」
小恩低下頭,紅著臉承認:「是我……」
「姐,我真不會喝酒。」小恩為難地說。
小恩毫無反應,男孩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額頭,發覺她的額頭滾燙滾燙的。
小恩只好把那件露肩連衣裙換上。她覺得怪怪的,這還是自己嗎?
崔璨說:「小恩,給你介紹一下,這是羅子,是這家酒吧的二老板。羅子,這是我表妹小恩。」
羅子嘴巴歪歪地笑笑,誇張地說:「打得真疼,好,是個猛女!」然後招呼侍者上酒。
這下崔璨急了,跳過來奪著衣服,喊道:「幹嗎撕我衣服!給我,給我!」
羅子把戒指捏在兩個手指間,對著燈光仔細觀看。
崔璨咕咚咕咚喝掉一瓶酒,把酒瓶倒著對小恩說:「姐姐可幹了,你要看得起姐姐就也幹了吧!」
小恩只好舉起瓶子,勉強喝了幾口。
小恩舅舅開完家長會回來,臉色分外難看,對著女兒便一通教訓:「崔璨,你是怎麼回事,啊?居然考了個倒數第一,把你老爸這張臉都丟盡了!天天和你表妹在一起,怎麼就不知道向人家小恩學學?」
「那可難說!」

05

崔璨說:「哎呀媽呀,最近怎麼總丟東西啊?別是家裡進賊了吧?」
崔璨恨恨地指著小恩說:「自從你摻和進這個家,我爸我媽老吵架!我爸今天還打了我!你真是個掃帚星!」
「我慣的,我怎麼慣啦?我就知道,你現在心裏只有你的寶貝外甥女,你看她這也好那也好,就是看不上自己女兒。她功課那麼好怎麼不給她表姐補補課啊,就等著看她表姐笑話是吧?」
趙宇桐一個激靈,被毒蛇咬了一般,噌地跳起來,捂著右臉怒聲說道:「你幹嗎?有病啊!」
趙宇桐指著崔璨說:「她上課無緣無故騷擾我!」
「好,不承認是吧?非讓我把所有贓物都翻出來是吧,行!」舅媽說著,又將小恩的書包拿過來,仔仔細細檢查了一遍,連書包底部都用手一寸一寸捏過了,沒發現任何東西。
「我們沒有,她胡說的!」趙宇桐急忙分辯說。
小恩的心裏響起一個炸雷,腦子裡「嗡——」的一聲,一陣頭暈目眩,身體晃了晃,險些栽倒。
趙宇桐是小恩的前桌。崔璨發現趙宇桐在課間和自習課上總喜歡回頭向小恩請教問題,兩個人沒完沒了地探討,像是在密謀大計,還彼此微笑,一定是在互送秋波!
「怎麼回事?」陳老師一邊將那幾張艷照摔到地板上,一邊質問著小恩。
「神經病啊你!」趙宇桐厭惡地擦著臉上被她吻過的地方。
小恩一臉的莫名其妙:「沒啊,我沒偷你東西啊舅媽,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真的啊舅媽!」
喝了幾口酒,小恩覺得頭昏腦漲,乏力地趴在吧台上,對崔璨苦著臉說:「姐,我真不行啦,別再讓我喝啦!」
「小恩,你告訴我,誰帶你去的酒吧?」
台下的客人鼓掌,尖叫,吹口哨。
「媽!」她無限驚喜地叫喊。
小恩也搖搖頭:「我也沒見到。」
躲在角落裡的鏡頭繼續對著小恩狂拍不止。

「你們倆,你們倆誰看見我的項鏈了,那條白金鑽石項鏈!那可是我最值錢的一件行頭啊!為了買它,你舅舅跟我大吵了一架呢!」舅媽的臉都變白了,急急地說著。
「同學,請你放手,別在這兒拉拉扯扯!」趙宇桐說罷,用力甩開她的手,揚長而去。
Kiss you!Kiss you!Kiss you!
舅媽頹喪地扔掉軟塌塌的書包。
二人打車,來到一家閃爍著七彩霓虹燈的門口停下,崔璨拽著小恩下車。小恩見前面原來是一家酒吧,水晶宮似的玻璃門,閃閃爍爍的彩色小燈組合成VIVI字樣,狂躁的音樂聲從門縫裡暴風雨般湧出。小恩感覺有些不妥,便停下腳步,不肯進去。
「你倒是心大啊,我戒指都丟了你也不趕緊回來幫著找找,還去看小狗,真行啊你!」她媽媽不滿地說。
小恩一怔。
晚上,小恩放學回到家,又陪著舅媽狂找了一通戒指,仍是做無用功。
舅舅走上前,拍拍她的肩膀,溫和地說:「小恩,先別哭,告訴舅舅,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小恩的半邊臉立刻紅紅的腫脹起來。
小恩很想大哭一場,但她強忍淚水,默不作聲。
很快崔璨換了一身性感的玫瑰色露臍裝,搭配黑色迷你裙,黑色網眼絲|襪。
崔璨說:「放心吧,是真貨,偷我媽的,原價三千多呢,就要你兩千塊,怎麼樣?」
「小恩,小璨——你們倆過來一下!」
記住,遇到任何事情任何情況都要淡定!越是傷痛,越要淡定!清者自清,濁者自濁,一切都會過去的!
崔璨下決心無論如何也要拿下這個不知https://www.hetubook.com•com好歹的死男生。
「怎麼樣小恩,姐喝一瓶,你喝一口行吧?」崔璨豪爽地說。然後又一仰脖,咕咚咕咚喝掉了剩下的半瓶酒。
儘管如此,小恩的名聲依舊受到了影響。好在小恩橫下心來,一門心思學習,對那些指指點點議論紛紛概不理會。
崔璨在一旁說:「媽,您可翻仔細嘍,翻仔細了就放心啦,別再疑神疑鬼地冤枉好人!」
「小恩,你呢?」舅媽問。
小恩從地上爬起來,定了定神,再次靠牆壁蹲下,抱住自己。真冷啊,她一陣陣地渾身打戰。
小恩莫名其妙地搖搖頭。
崔璨沖她喊了兩聲:「小恩,小恩……」見沒有一點反應,便衝著角落裡舉著相機的羅子招了招手。
崔璨遞給小恩一瓶酒,自己拿起一瓶,「咚」地碰了一下酒瓶,說:「小恩,陪姐喝一個!」
崔璨卻走過來,沒好氣地把小恩一推,賭氣地說:「滾,別在這兒充好人,我才不補什麼爛課,我就這樣,墮落到底,怎麼啦,能把我怎麼著?」
舅媽哭喪著臉,嘴裏不停地叨叨著:「哎呀你說這東西可哪兒去了呢?我就那麼點兒像樣的行頭,以後可讓我怎麼見人呢?小恩,你說怎麼辦呢?要不,咱報警吧?」
氣得她父親又要打她,小恩忙把舅舅攔住。
崔璨說:「她拉偏架。她和他在談戀愛!」
「我能不氣嗎我?家長會上,小恩給我長了臉,人家讓我作為優秀學生家長代表發了言。可一小會兒,我又作為最差學生家長代表表了態。家長們見是同一個人,都起鬨了。散會後,班主任把我叫到辦公室狠狠把我說了一頓,說我實在是教女無方,說你這寶貝女兒只會在課堂上瞎搗亂,還厚著臉皮勾引男生,還穿有傷風化的奇裝異服,每天上學打扮得跟逛夜店似的。」
小恩說:「清者自清,濁者自濁,一切都會真相大白的!」
第一個被她電傻的男生是她的同桌王吉米。自從身邊來了位「性感女神」,吉米就覺得教室被一片祥雲籠罩,每天暈暈乎乎地坐在那裡聽課,卻再也聽不清老師講的是什麼,目光經常情不自禁地被崔璨勾了去。崔璨沖他微微一笑,迷人的電眼沖他一眨,他立刻暈菜。大課間屁顛屁顛跑到小賣點掏出攢了八年的壓歲錢買了一大堆好吃的,什麼金帝巧克力、特侖蘇牛奶,以及西餅、蜜餞、飲料等,全部貢獻給了這位「女神同桌」。崔璨也不客氣,天天心安理得地享用著「貢品」。一個月後,吉米又用從他爸那兒偷來的一筆錢為崔璨買了一部三星智能手機。崔璨在課堂上趁著老師轉身在黑板上寫字時,突然間猛猛地、香香地親了吉米的臉頰一口。目睹此舉的同學被驚得目瞪口呆。

小恩看看那件衣服,搖搖頭說:「我不習慣,不換了吧!」
氣得舅舅對著女兒又是一陣猛抽。
「是……」小恩低聲說。
沒辦法,這是逼迫她拿出她的殺手鐧啊!

03

小恩和崔璨也看見了項鏈。三個人都愣在了那裡。
小恩只好隨著崔璨進去。
媽媽終於開口了:「小恩,別怕,你沒做壞事就別怕。記住,遇到任何事情任何情況都要淡定!越是傷痛,越要淡定!清者自清,濁者自濁,一切都會過去的!」
「噢,什麼好貨?讓我看看。」羅子晃著亮閃閃的銀耳圈感興趣地說。
她媽媽小聲嘟噥道:「切,就那丫頭,心眼子多著呢,我看是個小白眼兒狼,指不上!」
兩天後的早上,小恩像往常一樣去上學。走進校園的門,便發現不遠處的布告牆前圍滿了人,有學生也有老師。大家的表情似乎很奇怪,都在那裡指指點點,議論紛紛。有人發現小恩走了過來,便「噓」了一聲,小聲說:「就是她,就是她!來啦,來啦!」那些人的目光「唰」地轉向了小恩,彷彿在看一隻剛從外星球上降落下來的怪物。
她正想著,突然聽到「嘻嘻嘻」的笑聲,笑聲聽起來挺瘮人的。她激靈一下,抬眼一看,只見面前站著一個怪裡怪氣的小動物,像是一隻小狐狸,又像是一隻波斯貓,正衝著她咧嘴笑呢!天哪,那張臉怎麼這麼熟悉,那不是表姐崔璨的臉嗎?表姐怎麼變成動物了呢?她脖子上戴著一圈閃閃發光的東西,那不正是舅媽的項鏈嗎?天哪天哪!這太奇怪了!
而崔璨的成績依舊保持在倒數幾名。除了學校文藝匯演上請她唱幾首歌外,沒有人注意到她,即使有幾個好色的小男生追求她,她也沒有半點幸福感,因為那幾個不著調的小破孩兒分明是幾朵「爛桃花」,好男生對她眼睛都不肯眨一下。
她把小恩的書包拉鎖拉開,口朝下倒置過來,把裏面的書本筆袋等物什「嘩」地全部倒出,然後把所有的書本嘩啦嘩啦翻了一遍,最後把筆袋打開來,見裏面是幾支圓珠筆和鉛筆、橡皮、三角板之類的文具,也沒發現什麼可疑的東西。
「行啦!」舅媽衝著舅舅一聲尖叫,「有完沒完啦,你真要打死你親生女兒嗎?這打也打了罵也罵了,沒完了還?」
12朵玫瑰花
幾次月考,小恩的成績都穩居全年級第一,還在全市的英語作文大賽中拿了一等獎,連校長都親自給她發了獎品,小恩成了全校赫赫有名的「女學神」。那次「艷照門」事件倒是替她揚了名,增添了她的神秘感。
崔璨氣得直跺腳:「哼,臭男生,有什麼了不起!」
小恩停止哭泣,坐起來,紅著眼睛低頭不語。
「舅媽,我真沒見過。要不這樣吧,我先上學去了,晚上我和表姐回來再幫您找找。」
小恩和趙宇桐走後,陳老師把崔璨狠狠數落了一通,說她作為女孩要自尊自愛,不要再穿那些刺眼的奇裝異服,不要再在課堂上鬧事。還說:「你和小恩不是表姐妹嗎,還住在一起,怎麼就不向小恩學習學習呢!看人家小恩學習又好又懂事,哪裡像你這樣子,整個兒一小太妹!」
「站住!」舅舅厲聲命令女兒。
舅舅余怒未消,指著女兒說:「去,馬上去,找你們班主任說清楚,替小恩正名,承認你的錯誤!不然,我今天就打死你!」
羅子對崔璨笑著:「璨兒小姐,今天怎麼有時間光顧這裏啊?」和圖書
「什麼戒指啊?」崔璨問。
說著對著小恩的臉「啪啪啪」又是重重的幾記耳光。
學校通知開家長會。舅媽說自己工作太忙,讓舅舅去。
崔璨氣狠狠地說:「讓他打讓他打,打死我算了!」
「好你個鐵嘴鋼牙!我今天還就不信治不了你啦我!你要不承認錯誤就給我滾出去!」舅媽一邊怒火中燒地吼著一邊把小恩向外推搡。
「看來是真的啦!真有你的,崔璨,世上還有你這麼臉皮厚的女生,真是朵奇葩啊!」陳老師揶揄道。她看了看一旁站著的小恩,說:「唉,你們倆鬧事兒,你打人家小恩幹嗎?」
崔璨在一旁啃著蘋果,一副弔兒郎當滿不在乎的樣子。小恩在一邊靜靜地寫作業。
全班同學的目光唰地轉向了他們倆。
她再次把小恩的書包拿過來,拉開裏面的那個夾層,突然愣住了,她看見了她的項鏈!
崔璨才不在乎呢,她看不上吉米,對他的評價是「幼稚加娘炮」。
幾個人把傢具挪開一通尋找,什麼也沒找到。
崔璨回到家,和她媽媽說自己去了同學吳青青家裡一趟,去看她養的小狗了。
「不知道?我看你今天是鐵了心一問三不知了是吧?把我當弱智是吧?傻子都能想到,你把我的戒指賣掉換了錢!」
你的手動作太快
第二天舅舅親自到學校找了陳老師,說小恩是被壞女孩誘騙去的酒吧,又被灌醉后偷|拍了照片,為小恩洗清了「罪名」。
崔璨喜歡的是另一個叫趙宇桐的男生。那個男生帥帥的、酷酷的,據說是個富二代,學習還好,成績能夠和總是考前三名的小恩相比拼。真是個「完美小王子」呢!崔璨決心要拿下他。
「啪!」小恩舅舅劈手給了女兒一耳光:「我看不好好教訓教訓你不行了,你都穿的什麼衣服啊,這是正經女孩穿的嗎?」
「我送小恩這兩樣東西是要幫她補習英語,她買不起,我幫她買怎麼啦?」趙宇桐說。
不一會兒,門又開了,崔璨背著書包走出來。她看了看瑟縮在牆邊的小恩,「嘻嘻」笑著說:「怎麼樣親愛的表妹,被當成賊的滋味好受吧?」
崔璨一向走的是「性感女神」路線。不是學校規定必須穿校服的時候,她便一定會換上性感服裝,比如穿金色無袖緊身小毛衫,搭配金色蕾絲滾邊的咖色超短小毛裙,頭髮燙成小波浪卷,塗冰藍色眼影,看男生時目光一閃一閃的,像是在放電。。
「可我都找過了呀!來來來,你倆都過來幫我把傢具挪一下再找找。」舅媽說。
舅媽扔掉書包,「嘭」地將衣櫥門打開,「噌噌噌」幾下把裏面小恩的衣服全部揪了出來,甩到床上,然後開始把上衣兜下衣兜猛翻一遍,結果在一個牛仔褲兜里翻出一大卷的百元鈔。
崔璨收起笑容說:「咦,我陷害你什麼啦?東西明明是在你書包里翻出來的,你有什麼證據說我陷害你?」

04

「都是你慣的!慣成什麼樣了都?」
舅媽說:「那我可就不客氣了!」
媽媽微笑著看著女兒,不說話。
她向他要他的QQ號,他不給,說QQ號只告訴有限的幾個好朋友。她向小恩打聽,小恩果然有他的QQ號。她加了他的QQ,他卻總不在線。她只好給他留言:
這話提醒了舅媽。她驀地記起書包里是有個夾層的,她還沒檢查呢。
「怎麼,反省了一夜還是不肯承認嗎?」舅媽站在她面前說。
這天晚上,VIVI酒吧里,崔璨和羅子在吧台邊挨得很近地坐著。
校園裡有一個光榮榜,每次大考後成績優秀的學生的照片都被貼在上面。這一次,小恩的照片被貼在了第一位。
回到家,打開門,只見舅舅舅媽正坐在沙發上,也用異樣的目光看著她。小恩什麼也沒說,快速進到自己房間,一頭撲到床上,「嗚嗚嗚」哭了起來。
「怎麼不至於啊,三千多塊買的呢!我得拉多少保險才能掙回來啊!肯定沒丟在外面,就是在家裡不見的,我記得清清楚楚嘛,洗澡前我把它摘下來放在床頭柜上了,小恩你真沒見過嗎?」
陳老師臉色緩和了,說:「我就知道嘛,小恩這樣的女生是不會犯糊塗的,趙宇桐也沒什麼錯,你們倆先走吧!」又繃緊了臉對崔璨說:「崔璨你留一下!」
崔璨撒腿便向外跑,一邊喊著:「休想!」接著「嘭」一聲摔上房門,跑了出去。
能不能忍耐
雖然小恩彷彿並不記恨她,有機會就主動幫她補習功課,但崔璨覺得小恩是在裝大度,覺得自己這個表妹真是既有心計又虛偽,還是個打不死的女小強。在這個學習成績至上的校園裡,小恩就像一輪小太陽散發著越來越耀眼的光芒,而她崔璨呢,充其量是一小片雲,還是片髒兮兮的烏雲,如果哪天她在課堂上搗個小亂,或者打扮得出格一點,她就會變成老師和好學生眼裡的空氣污染物,被嫌惡和驅逐。小恩是眾口皆碑的超級優女,她崔璨則是個有待挽救的問題少女。小恩是位大眾女神,她崔璨則是個公認的女神經病!
崔璨拿起一瓶酒遞到小恩手裡,自己也拿起一瓶,對著小恩手中的酒瓶「咚」地碰了一下,說:「來小恩,你要真覺得姐姐唱得好,就陪姐姐再干一個!」
小恩驚魂未定地站著,說:「我不知道怎麼回事?」
崔璨唱得很投入,一邊唱還一邊扭著腰肢舞動,那甩頭髮眨眼睛媚笑的神態與COCO真是像極了!小恩不禁佩服起表姐來,心想:「原來表姐的才華在這方面啊,倒不如向舅舅舅媽建議讓表姐去學唱歌,將來報考藝術院校呢!」
「表姐!」小恩站住,不知說什麼好。
丟戒指事件就這麼不了了之了。
小恩和舅媽都跟了過去。
舅媽先翻了女兒的書包,沒發現任何可疑的東西。又翻小恩的書包。
「哎呀行啦媽,不就一破戒指嗎,您沒完沒了至於嗎?行啦行啦,等我長大掙了錢給你買個大鑽戒行了吧?」崔璨不耐煩地說。
「嘿,脾氣真硬啊!要是生在舊社會,你就是個劉胡蘭哪!」舅媽譏諷道,然後氣呼呼地說,「那行,你不是死不承認嗎?我這就找你們老師去,告訴她她眼裡的五好學生究竟是個什麼東西!」然後舅媽拎著小包、踩著高跟鞋篤篤篤下樓m.hetubook.com.com去了。
崔璨說:「媽,你不會是懷疑我們倆偷了你的項鏈吧?」
小恩以前一滴酒也沒沾過,沒幾分鐘,她就不行了,感覺一陣陣天旋地轉,然後軟塌塌地趴倒在吧台上,人事不省。
「算啦,別找啦!」舅媽說,「前幾天剛不見了戒指,今天又不見了項鏈,我看是出了家賊啦!」說完,把目光射向小恩,又把目光轉向崔璨。
看見你站在門外
崔璨笑道:「哎,這就對了嘛!來,再喝幾口!」
說完,媽媽一閃身就消失不見了。
崔璨燦爛地笑著,腳步輕快地跑下舞台,坐到小恩身邊。
「好好,表姐,我換還不行嗎?」小恩忙說。
「沒見到啊!」崔璨搖搖頭。
「你不知道?難道說這上面的女孩子不是你嗎?」
舅媽把那一卷錢扔到小恩面前,氣呼呼地質問:「這麼多的錢哪兒來的?」
崔璨低著頭,無話可說。
小恩那天早自習都沒上成,被陳老師狠狠說了一通,告誡小恩說不要有了一點成績就放鬆,就懈怠,就驕傲自滿。小恩也不辯解,默默地聽著老師教訓完,然後回教室上課。
「呵呵,還清者自清,濁者自濁呢,拽什麼文言文啊?姐姐我聽不懂!哼,待會兒全校園的人都會知道你小恩就是個賊。我讓你跳到黃浦江也洗不清。」
就在小恩舉著瓶子喝酒的同時,角落裡羅子舉著一隻圓筒相機對著她「咔嚓咔嚓」地拍照。
「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充當什麼正人君子,你送她詞典,又送她MP3,這就是證據!」
陳老師沖小恩點點頭,說:「行,小恩,犯了錯你還不肯承認是吧,那我只好叫家長了!」說完便拿起桌上的話筒打電話,按號碼之前,對小恩說,「你先上課去吧!」
小恩說:「舅媽,不至於吧?您再想想,是不是丟外面了?」
小恩仍是莫名其妙地搖搖頭:「我不知道啊!」
舅媽一把把項鏈抓起來,手抖動著,怒不可遏地指著小恩:「你,你居然偷我的東西!」
趙宇桐冷冷地背起書包,邊向教室外走邊說:「不好意思,我沒空,得馬上回家。」
崔璨引小恩在吧台旁落座。這時走過來一個穿著稀奇古怪,右耳戴著一隻小銀耳環的男子,對著崔璨笑道:「璨兒小姐,來啦!」一邊拿眼睛瞟著小恩。
舅舅和舅媽又亂糟糟地吵成一團。
小恩瞪了她一眼,說:「我知道是你乾的!你為什麼要陷害我?」
「哭什麼哭?犯了錯哭幾聲就完了嗎?說,你承不承認偷了我的東西!」
「我沒胡說,我有證據!」崔璨說,「他總是送她東西,送了英漢詞典,又送MP3!這不是談戀愛是什麼!」
小恩聽舅媽說這話,忙走上前去,說:「舅舅,舅媽,你們倆別吵啦,都怪我不好,以後我給表姐補課,一定會幫她把成績提高上去的!」
舅媽冷笑著說:「好一個鐵嘴鋼牙的丫頭,人贓俱獲了你還不承認?說,我的戒指是不是也是你偷的?」
小恩只聽清了其中的幾句:
「說,是不是你帶小恩去的酒吧?」
「是真的嗎,崔璨?」陳老師瞪著這個穿得跟夜店女郎般的女生。
「真是的,看來真是進賊了,我看看別的東西丟了沒有?」舅媽說完把房間里的柜子、抽屜打開一通亂翻,然後說:「別的什麼也沒丟,除了那條項鏈,我看不像是進賊了!」
趙宇桐也指著崔璨說:「神經病,你胡唚什麼呢!你有什麼證據?」
小恩被舅媽嘰里咕嚕推到了門外的樓道里,然後她憤怒地對小恩吼道:「給我在外面待著反思,什麼時候想明白了承認錯誤再回屋!」說完,嘭一聲將門關上。
崔璨喝了口啤酒,對羅子說:「我這兒有個好貨,最近手頭緊想出手,能不能幫個忙買下來?」
自習課上,崔璨故意向趙宇桐請教一道數學題,趙宇桐皺著眉頭為她講解,崔璨漫不經心地聽著,把一雙電眼火辣辣地盯著趙宇桐的眼睛,趙宇桐被她盯得有些不自然,躲閃著她的目光,繼續講題,崔璨猛地吻了他的右臉頰一下。
可是,不管她怎麼和小恩搗亂,小恩的學習成績一直保持優異而且是越來越強勢。第一次月考,小恩的成績是全年級第三名,崔璨是倒數第三名。第二次月考,小恩是全年級第二名,崔璨是倒數第二名。第三次是期末考試,小恩居然躍為全年級第一名,而崔璨卻淪落為倒數第一名。崔璨對小恩是羡慕嫉妒恨,簡直恨得咬牙切齒。
這時候,門一開,崔璨進來。她沒事人兒一樣摔下書包,便要去開電腦。
「切,說得好聽,就你那學習成績,長大了能有出息才怪!」她媽媽不屑地說。
「你他媽才有病,不知好歹的衰男!」崔璨罵著,一抬手「啪」地把手上的數學練習冊摔向了他的臉。
小恩捂著臉,哇地哭了。
崔璨「啪」地一聲打掉了他的手,說:「靚你個頭,我表妹是個初中小女生,別欺負她,拿酒去!」
羅子說:「好哩,你們姐倆喝著!」然後走開了。
小恩幫舅媽抬傢具,兩人折騰了一個早上,把床頭櫃、雙人床、衣櫥等所有的傢具都挪了地方,所有的地面、縫隙都找遍了,又翻遍了所有的柜子和抽屜,就差掘地三尺了,也沒見到那枚戒指的影子。
舅媽在洗手間梳洗了半個多小時,走進卧室,在梳妝台前精心化妝。她準備去參加一個商業Party。
「那不行,妝可以不化,但衣服必須換!要不換的話我就把你這身老土衣服剪了你信不信?」崔璨說罷便拿剪刀要剪小恩的衣服。
小恩舅舅氣呼呼地說著,一邊走到衣櫥邊,嘭地把衣櫥門拉開,接著把裏面崔璨的那些閃著亮片、鑲著水鑽的衣服統統拽出來,用力撕扯著,狠狠拋到地上。
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我就不信整治不了你!」崔璨恨恨地想。
小恩見二人真的撕打起來,忙上前用力抱住崔璨:「表姐,別打了,表姐,住手——」
緊閉的門終於開了,舅媽拎著小包走了出來,鄙夷地瞥了瑟縮在牆邊的小恩一眼。
上了一打喜力冰啤。侍者把酒瓶蓋飛快地一一打開。
崔璨沖羅子揮揮手,說:「行了,你忙去吧!」
班主任陳老師也在場,她用銳利而質疑的目光盯了小恩一眼,當機立斷走上前,「噌噌噌」幾下將照片和「大字報」撕下來,然後拽著小恩的hetubook.com.com胳膊便走,一直將小恩拽到辦公室。
班長見幾個人亂作一團,便飛跑到辦公室請來了班主任。班主任陳老師把崔璨、趙宇桐和小恩一起叫到辦公室,詢問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沒有啊,舅媽,我真沒有!」小恩急切地搖頭辯解。
小恩低著頭,有些發窘地說:「老師,我和趙宇桐關係很正常,真的沒有談戀愛!」
小恩忙起身來到舅媽房間,崔璨也懶洋洋地走了過去。
崔璨在後面猛推了她一下,說:「走吧,來都來啦,少裝聖女啦,進去吧!」
舅媽衝著小恩舅舅吼道:「你打女兒幹嗎?有你這麼當爸的嗎?動手打孩子算什麼?」
「就是那枚白金鑲紅寶石的戒指!」舅媽頭髮亂蓬蓬地跑過來說。
小恩眼裡湧出淚水,辯解說:「喝酒的事我記得,但是接吻什麼的我真不知道怎麼回事啊老師!」
小恩說:「媽,我知道我一定是在夢裡。可是,你能不能幫忙和舅媽說一聲,我沒偷她東西,真沒偷她任何東西!」
「我就知道是你乾的好事!你把小恩害苦了你知不知道?你怎麼這麼渾蛋?」舅舅怒斥女兒。
小恩把一段古文背完,又拿出英語課本準備背單詞,這時,只聽有人「哎呀」一聲尖叫,像是被打劫了,是舅媽的聲音,接著聽她大聲喊:「我的項鏈,我的項鏈怎麼不見了!」
崔璨憤憤地推開小恩,抬手「啪」地給了她一記耳光,指著小恩罵道:「你他媽別在這兒充好人,我打你男朋友你心疼了是吧?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倆那點不要臉的事兒!」
可是趙宇桐卻分明看不上她,他感興趣的似乎是小恩。
這個周末的晚上,舅舅和舅媽都沒在家,小恩給崔璨補課。剛補了半小時的古文,崔璨就不耐煩了,把書一推,對小恩說:「算啦算啦,大周末的,放鬆一下行不行?走,小恩,姐帶你去個好地方玩!」
趙宇桐黑著臉,說:「滾回你自己座位上去!」邊說邊把數學練習冊扔給她,正好打到她高挺的胸脯上。把她打疼了,她急了,拿起桌上堆著的書本「砰砰」地劈頭蓋臉地扔向了趙宇桐,還對著他打起了耳光。趙宇桐手忙腳亂地自衛。
「這麼說,真的是你在喝酒了,看樣子是在酒吧對不對?」
「她,她突然吻我!」趙宇桐紅著臉說。
崔璨一曲歌罷,又唱了一首蔡依林的《PLAY 我呸》。
小恩無奈,只好喝了一大口。
「她怎麼騷擾你了?」陳老師戴著一副高度近視眼鏡,長著一張女科學家的臉,萬事愛弄個究竟所以然。
親,你是我見過的最帥、最酷的男生!
「噢?是真的嗎?」陳老師質疑地看向小恩。
這時,一個大男孩急急地上樓來,正好見到小恩暈倒在地。男孩一個箭步沖了過來,對著小恩大聲喊叫:「小恩,小恩,你這是怎麼啦?」
崔璨捂著臉,「哇」的一聲大哭著跑開了。小恩叫了聲表姐,忙在後面追她。
崔璨拽住他的書包帶子,嗲聲嗲氣地說:「哎呀帥哥,就半小時,怎麼就沒空了嘛!」
崔璨欣賞地看著小恩,說:「不錯嘛,這下漂亮多啦!灰姑娘變白雪公主嘍!」然後拉起小恩的手,說:「走吧,白雪公主!」
崔璨把小恩的衣服拉鎖從領口處向下嘩地一拉,露出裏面蘋果綠色的文胸。
小恩急忙站起來要去追,卻一下子摔倒在地上,果然是做了個夢。天已經亮了,霞光透過樓道的玻璃照射到她身上。玻璃很好看,是半透明的暖紅色。但她仍覺得冷極了,身體被冷空氣凍透了。
舅媽說:「小恩啊,不是舅媽說你,你說你天天和你表姐在一起,怎麼就不知道幫幫她呢?這做學生的光學習好也不成吧,也不能太自私自利了呀?」
小恩第一次到這種地方來,覺得暈暈乎乎的。只見裏面的燈光幽幽暗暗、爍爍閃閃,像是迷幻的地下宮殿,又像是武俠小說里某個武林高手修行的山洞。吧台前面是一個小小的表演台,有一名男歌手正在那裡拿著麥克風唱歌,唱的是周杰倫的《東風破》。裏面客人不多,稀稀落落地坐著十來個年輕人,其中有兩對中學生模樣的少男少女,打扮得都很怪異前衛的樣子。
「哎,萬事都有第一次嘛!來,陪姐喝一個!」崔璨說著,仰脖咕咚咕咚一口氣喝掉了半瓶酒,看得小恩目瞪口呆。
「怎麼樣,小恩,姐唱得還行吧?」
羅子走過來,把相機交給崔璨,蹲到小恩面前,抱起小恩的頭,歪著嘴笑了笑,低頭吻向了小恩那花苞一般的嘴唇……
羅子嘴巴歪歪地笑笑,把戒指揣進褲兜里,說:「是真貨,兩千塊沒問題,這就給你。」說著從上衣兜里取出錢包,數出二十張給了崔璨。崔璨把一沓錢揣進牛仔褲兜里,放下酒瓶,說:「那就謝了,走啦!」又想想說:「我得先去洗手間漱漱口,省得我媽聞到酒味又和我啰唆!」說罷進了洗手間。
小恩仍舊委屈地哭。
崔璨不說話。
小恩沒辦法,只好學著崔璨的樣子,仰起脖子,咕咚咕咚,分三次把一瓶酒給喝完了。
這天下午,自習課前夕,崔璨用一盒金帝巧克力賄賂了趙帥哥的同桌,和他換了位子。
崔璨站住:「幹嗎?」
羅子走過來,和崔璨一起把小恩拖到了酒吧裡間的一個小包房裡,把她放到沙發上。
忌妒一旦在人的心裏紮根,就會越長越大,張牙舞爪地瘋長,終於變成魔鬼,使人的靈魂扭曲。
那動物向她「嘻嘻」笑著,小恩正想張嘴說什麼,那動物卻像隱身了似的,眨眼間就不見了。她正四處尋找,陡然間眼前紅光一閃,她就看到了她的媽媽,就在她的面前飄飄忽忽地立著,穿著臨死前穿的那件洋紅色的旗袍裙,像是萬道霞光把樓道里照得紅彤彤、亮閃閃的。
表姐崔璨轉到了小恩所在的班上,沒多久便成了惹人眼球的「班花」。
舅舅說:「有病吧你,還說人家小恩,怎麼就不能說你女兒幾句呢?」
「好啦,好啦!到了這兒還吵是吧?」陳老師大聲打斷他倆,對著小恩說:「小恩,你是個好學生,老師相信你,你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說完崔璨也踩著一雙高跟鞋篤篤篤地下樓去了,走路扭著屁股的樣子竟然和她媽媽一模一樣。
……

01

……
羅子上下打量著小恩,點和_圖_書頭說:「不錯不錯,是個靚女!」說罷,伸手拍了拍小恩祼著的肩膀。小恩哆嗦了一下。
「咦,真是奇了怪了,昨天我還戴著它見客戶了呢,我記得睡覺前洗了個澡,把戒指摘下來放床頭柜上了,怎麼今天早上一睜眼它就不見了呢?」舅媽撓著亂蓬蓬的頭髮說。
小恩說:「舅媽您別急,是不是掉地上了,您再仔細找找!」
「她吻你?」陳老師萬分驚訝,做了十多年的教師,還是第一次聽說一個男生被一個女生在課堂上給強吻了。
小恩仍是一臉的無辜:「我沒偷您戒指呀舅媽,我沒偷您任何東西!」
「對,我就是個渾蛋,怎麼了?是我帶她去的酒吧,是我拍的照片,一切都是我設計的!我就是想要她出醜!」崔璨無所畏懼地承認道。
證明你不是個壞的男孩
親,放學后我在VIVI酒吧等你,我唱歌給你聽!
「我愛給誰補給誰補,你管得著嗎?!」趙宇桐爭辯。
親,你相信一見鍾情嗎?Ilove you!
崔璨說:「我得走了,到點兒該上課了,再磨蹭非遲到不可!」說完,背起書包一陣風似的走了。
崔璨把一隻攥著的手伸出來,在羅子面前慢慢展開,手心裏是一枚戒指,白金鑲紅寶石的,紅寶石在迷幻的燈光下閃著詭異的光芒。
男孩急忙把小恩抱起來,飛速向樓下跑去。
小恩小聲說:「是不是掉地上了,再找找看。」
「那好啊媽,那你就翻吧!來來來,上這屋來翻!」崔璨一邊說一邊走到她和小恩的房間。
「去哪兒啊?」小恩問。
「你怎麼可以這樣?」陳老師氣得聲音都變了,「你怎麼可以做出這種醜事,赤身祼體地喝酒、接吻,還讓人拍了照!說,你是不是早戀了?看樣子還是和一個混混!你這樣子影響很壞你知道嗎?本來咱們班班風很好,校長都肯定了的,要把咱們班樹為全校的優秀班集體,這下好了,出了艷照門事件,一切都完了,我這當班主任的不被點名批評才怪!我都沒臉見人了,小恩!」
後來,吉米因為被他爸發覺偷錢和早戀狠狠暴打了一通。崔璨也因為在課堂上玩手機被點名批評並沒收了手機。
門燈壞了,樓道里漆黑一片。正是隆冬最冷的天氣,樓道里冷得像冰窖。小恩靠著牆壁蹲下來,抱住自己,在黑乎乎冷冰冰的樓道里,抽泣著哭到半夜。後來她累了,就坐在地上,水泥地面冰冷冰冷的,一股寒氣「嗖」地涌遍全身,她凍得直打寒戰,縮作一團。她想自己的慘樣子真像書里那個賣火柴的小女孩。自己還不如她呢,她手裡畢竟還有一大把火柴可以取暖呢,而且人家小女孩也沒有被視為小偷啊。自己真倒霉,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去了你就知道啦,讓你開開眼,見識一下什麼叫精彩人生!」崔璨興沖沖地說,一邊換衣服,化妝。
更要命的是,趙宇桐居然送禮物給小恩,一次送了本英漢小詞典,另一次居然送了個MP3,說是讓小恩聽英語用的。雖然小恩把MP3轉送給了崔璨,但崔璨心裏仍是酸溜溜的,像是喝下了半瓶醋。
小恩只好走出辦公室。來到班上,見班上所有同學的目光齊刷刷地對準了她,把她盯得膽戰心驚。她只好一動不動地在位子上坐下來,一整天,腦子裡都亂鬨哄的,什麼課也沒聽進去。課間去了趟衛生間,衛生間里的女生也對她指指點點,議論紛紛。放學了,她背著書包從校園裡向門外走,似乎所有的人都在議論她這位「艷照門」當事者。她一下子成了「校園緋聞女明星」。
帶我去看海
崔璨撫摸了一下小恩的馬尾辮,說:「那行,先喝這麼多吧,姐上去唱支歌給你聽!」說完,便走向表演台,與一旁的DJ打了個招呼,拿起麥克風,唱了一首COCO LEE的《如此瘋狂》。
突然間就把我的領口打開
「我沒偷東西!」小恩倔強地說。

02

崔璨有事沒事和趙宇桐搭訕,趙宇桐卻總是冷言冷語地對她。有一次放學后,崔璨叫住趙宇桐,說:「聽說你英語很牛,可不可以輔導我一下?」
這天一大早,舅舅就拎著行李趕火車去了,說是去南方出差,要十來天才能回來。
舅媽忙過來勸道:「幹嗎啊,一回來就火氣這麼大?」
崔璨不知去哪兒了,晚上8點多了也沒回來。
崔璨轉過身來,衝著小恩惡狠狠地說:「滾,別跟著我,裝什麼好人?要不是你在旁邊比著,我爸能這麼生氣嗎?我爸從來沒打過我,這是第一次,都是你挑唆的,這筆賬我給你記著,總有一天跟你清算!」
過了幾天,是個星期日的晚上,吃過晚餐,小恩收拾清洗完餐具之後,趴在書桌前寫作業,崔璨在電腦上玩《魔獸世界》。
崔璨沒想到他會是這樣子的反應,一時也窘了起來,不過她馬上鎮定下來,滿不在乎地說:「幹嗎,喜歡你唄!」
第二天早上,小恩和崔璨剛起床,就聽舅媽在房間里喊:「小恩,小璨,你們誰看到我的戒指了?」
「啪!」舅媽猛地給了小恩一記耳光,然後指著她的鼻子怒道:「我打你個沒良心的東西!你個小白眼兒狼,我辛辛苦苦掙錢供你吃供你喝供你上學,你還偷我首飾,偷了還不肯承認,什麼東西啊你,我今天要不教訓教訓你我就對不起你死去的媽!」
小恩笑著真誠地說:「姐,唱得真好,真好!」
感覺自己離開了安全地帶
塗完了眼影和口紅,崔璨又找出一件白色蕾絲露肩連衣裙,遞給小恩說:「你也把身上這件老土的修女服換了吧!然後我再給你化個妝,保證你變個樣!」
小恩沒辦法,只好對著瓶子喝了一小口,然後閉起眼睛,咽葯般地把嘴裏的酒水咽下去。
小恩莫名其妙。直覺告訴她此事與自己有關。她迎著那些目光走上前,向著布告牆看去,只見在原來光榮榜貼照片的地方竟貼著幾幅大大的艷照:一個穿著暴露的少女在曖昩的燈光下舉著酒瓶豪飲,一個上身半祼的女孩子在閉著眼睛與一個男子接吻!天哪,那個少女不正是她小恩嗎?照片旁邊還有一張列印體的「大字報」,上面寫著一行大字:且看女學神的另一面!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